第六百五十章 借力!

    玉洲新秀榜,

    由玉洲最为神秘莫测的宗门天机阁编纂而成。

    是为玉洲新一代修士之排行榜单,主要收录的都是百岁以下的新一代天之骄子。

    不同于云水宗五十年一度的内门大比。

    云水宗内门大比的条件,虽然也是百岁以下,但由于五十年开办一届的关系,实际上如张清元这般只历经过一届内门大比之后晋升真传的也并不是没有。

    而晋升真传之后,就再不是内门弟子了。

    实际上,

    在这一次内门大比的时候,内门三杰虽然声名赫赫,但却也并非是云水宗新一代弟子当中的翘楚。

    实际上在百岁以下,

    能够步入真元后期这一个界限的云水宗亲传弟子当中,并不是没有,这一类人虽然不显于内门,但却在玉洲新秀榜榜单之上!

    甚至在新秀榜之上,更有更上一级的潜龙榜,云水宗亲传弟子当中,也不是没有名列其中之辈。

    作为玉洲第一宗门,

    云水宗的底蕴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不过潜龙榜这些,与寻常的真元境修士而言,就暂时不是他们所能够触及到的层面了。

    玉洲更多人的目光,都会放在新秀榜单的争夺上。

    只因若是能够名列新秀榜,就能够参与百年一度的玉洲新秀大会。

    这样的一个新秀大会,对于任何一个有志气的新一代真元境修士而言都是无比憧憬的巨大舞台,不仅能够得到庞大的名气,同时也能够获得巨大的收益!

    “那张清元是为云水宗亲传弟子,年轻气盛,实力强大,若是我等硬碰硬,即便胜了也是两败俱伤,不为我等之所取,如今唯一的办法就只有借力取之!”

    某处大地与大海交界的瀚海天涯之处,数百上千丈之宽的巨大河流,奔腾而过,将大地一分为二,磅礴的水流冲入大海之中。

    剧烈的轰鸣,有如连绵不断的雷霆在震响。

    那是奔流不绝的巨量河水冲击流入大海所引发的浩瀚景象。

    海浪冲击奔腾,一丛丛水汽冲天而起,将大片大片的山崖峭壁都是笼罩如同云烟仙境。

    在这连绵的山崖峭壁大海周遭,十三孤立如若撑天之柱,直抵云霄,

    云雾蒸腾之下,如若巨神俯视众生。

    每每有凡间渔民经过,都忍不住俯首叩拜,视之如神山。

    此时,

    数道身影驾驭一道剑光正朝着高大的石峰神山,为首的羽衣修士对身后随行的几人出言地道。

    “天才也唯有天才能够对付,借力打力,方为正道!”

    身后几人也不是愚钝之辈,眨眼就明了其中真意。

    那张清元既然是云水宗天骄,月连群岛也本地属于宗门,自己等人就算联手对付,败了先不说,就算是胜了,难道还能将其驱逐离岛不成?

    这根本是一个死局。

    但是如果其被另一个天骄击败,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刘兄之计,吾等心里已然明白,只是不知刘道友要请谁来对付那小子,难不成那隐藏的天骄就隐藏于此?”

    一中年的修士抚摸下颔胡须,望着前方高耸,云雾缥缈的石崖神山,眉头微皱地道。

    “那姓张那小子传闻实力极为强大,云水宗内门之中也少有人能是其敌手,放眼整个玉洲修身界在新秀榜排名之中也能够达到四十三位,寻常的天才可不会是此人的对手!”

    另一人也是上前谏言,言语之中不乏担忧之色。

    “况且这等实力强大之辈,就算能够找到实力比之强上一筹的天骄,我等应该如何说动对方?让其帮我等对付那姓张的小子?”

    说实话,

    张清元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不是利益受损,眼看整个家族或麾下势力的血液即将被抽干,好不容易在这一偏僻地界打下这般根基来,不可能轻易放弃这基业,他们最终不得不抱团与之对上。

    否则的话谁才会闲着没事干,去惹上这般强大的对手。

    “哈哈,诸位尽管放心!”

    那羽衣男子笑道,面上满是自信之色。

    “诸位可曾听闻过杨云天之名?”

    “哦,是玉洲新秀榜单第九十一名的拳皇杨云天?那人就隐居在此间修行?”

    闻言有人眼睛为之一亮。

    周围几人心气也在这一刻提了起来,目光纷纷汇聚在为首的羽衣修士身上。

    “不错,那一位天骄正是在此!”

    说起来这拳皇杨云天的经历也倒是极为的玄奇。

    在七十年前,

    杨云天原本为南海一名为极海拳宗的宗门弟子,因为天资出色,成为了那一个宗门的新入门弟子第一人。

    但谁知此人修为晋升到灵元境九重,准备冲击真元境,志得意满之际,在一次外出冒险之时,被人下手暗害。

    点破了丹田,

    自此经脉尽废,沦为一个废人。

    于是在宗门之内,立时间从天之骄子跌落凡尘,成为废材,被赶去当作是扫地仆役,被昔日的敌人随意打骂羞辱。

    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那杨云天不知得了什么机缘造化,改练一门炼体法门,不仅重塑经脉,在其后十年的时间之内将原本灵元境九重的修为境界进境,并且一鼓作气破关提升,晋升了真元境。

    其后此人叛出极海拳宗,

    以一手极为强横霸道的拳法武技从击溃宗门的追兵开始,越战越勇,在整个南海打下赫赫威名。

    是为整个南海地区之中,年轻一代第一人,并且在整个玉洲新秀榜之内也是排名前列的存在!

    其经历之玄奇,让人为之振奋不已。

    也因为其强悍的实力,

    杨云天在整个南海之中是为无数人眼中当之无愧的偶像,

    被冠之以拳皇之称!

    “可是,非是我看不起那杨云天,而是那拳皇不过是玉洲新秀榜第九十一名的天才,而张清元可是榜单上是十三位的存在,如何能涉及对手?”

    振奋归振奋,

    但也有人脑子清醒,意识到了问题的存在。

    “哈哈,诸位放心,我与那杨云天有过一番交情,因而得知其在两年前已经是晋升了真元七重境界,步入了真元后期的层次!”

    羽衣修士自信满满地道:

    “我也打听过了,那张清元当年之所以能够在新秀榜排名排到四十三位,不过是因为当初在内门大比上击败了云水宗内门三杰当中的一位,然而那一战之中其水分颇大,不过是最后一记威力强横的武技才侥幸得以将对方击败。”

    “杨云天对付此人,不过是手到擒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