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面红耳赤!

    !

    前面的杨之拓一行人在老鸨的带领下走进明间上首位置。

    老鸨忙张罗着楼里的女孩们摆放餐位。

    温小筠眸色微动,跟在鄞诺后面不动声色的检查周围环境。

    所谓明间就是一层建筑里最中央,空间最大的房室。前后贯通着还有两个房间,一间是小一些的待客房,里面除了贵妃软塌,黄花梨茶几、玫瑰椅套件外,当中还摆放着古筝桌架,墙上挂着琵琶、弦琴、二胡等一应乐器。

    另外一间实木雕花的红木门紧紧闭合着,看架势应该是卧房。

    无论都是极具女性审美色彩的装饰家居。帷幔是淡粉色的轻纱丝缎,几处角落摆放着几株牡丹,都是最名贵的品种,姚黄魏紫大朵大朵的绽放,交相辉映。

    温小筠眉梢不自觉的动了动。

    小时候练习白描,她画过最多的就是各色牡丹图。

    对于各个品种的牡丹都十分熟悉,自然知道牡丹中最王道的两个品种就是姚黄魏紫。

    只这几盆牡丹,就能在最好的地界儿买下一座宅子。

    再联想之前老鸨的话,便知这处宅子根本就是杨之拓买来养女妓的。

    如果不是亲眼得见,温小筠绝想象不到,县衙之中一个小小的教谕会有这般阔绰的手笔。

    就在温小筠思量的功夫,老鸨就叫来了几个小姑娘,在明间里摆上了四张方桌。两张并列主位,两张侧在两边相对。

    杨之拓脱下大氅,旁边小姑娘立刻殷勤接过,挂在墙角衣架上。

    杨之拓朝着后面的鄞诺、温小筠摆手一笑,“二位不要见外,请坐。”说完他就坐在了左边的主桌位上。

    鄞诺拱手回了礼,在小姑娘的引领下,坐在了杨之拓左手下的桌位上。

    工房吏杨永与杨之拓并排,坐在他右手边的桌位上。

    剩下的户房黄清石与吏房李罗华则与温小筠鄞诺一样,合拼一桌,坐在她们正对面。

    温小筠虽然知道些古代官制的常识,对这种详细的规矩讲究就几乎一窍不通了。

    前世时,她还总是为自己的资深宅女作息自豪呢。

    从不把时间浪费在外面交际上,除了想分镜,配色作画,就是研究一些剧情上需要的相关知识。

    不敢说万事通吧,什么古今中外、历史、民俗、化学、物理,时尚、美食、文学、艺术等等资讯都有所涉猎。

    只是如今真的亲临古代社会生活,才觉出自己宅家十数年,埋头习得的不过都是些肤浅皮毛。

    万幸的是,她身边还有鄞诺。总之,鄞诺干啥她干啥就对了。

    不过温小筠还是有一件事没有想明白,那就是杨之拓与杨永那两张桌子并不是古代分餐制那种的单人位,侧边都还各留有一空位。

    而自己这桌和对面李吏房与黄户房那桌则各自空出两个位置。

    温小筠侧眸瞥了下自己与鄞诺手边的空位,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像是专为印证温小筠的猜测,就在这个当口,旁边珠帘忽然哗啦啦的响成了一片。

    温小筠抬头望去,只见从另一边的琴房内便走出六个身着豆绿色薄裙的妙龄少女。每个人手上都捧着一扇茶盘,茶盘上俱是一个茶壶一只茶碗。

    走到众人近前时,六名少女分流而行,依次坐在了众人旁边的空位坐下,一女服侍一位的斟茶劝引。

    温小筠不觉缩了下脖子,无意识的朝鄞诺那边挪了挪。

    分到她的那位少女身材最为丰满,薄如蝉翼般的敞领衣衫勾勒出圆润的轮廓,再加上她描画得勾人的眉眼,莹润的诱人红唇,因端着白瓷茶杯而露出来的半截皓腕,直教人看得两耳通红。

    温小筠偷偷瞥了旁边的鄞诺一眼,他的表现就淡定很多了。

    从侍女手中接过茶杯,朝着主位的杨之拓举杯致敬了一下,小啜一口,随手便放在了桌上,半点不自在都没有。

    温小筠抿抿嘴,有样学样的也做了一遍。

    伺候了众人喝过茶,老鸨又带着人给每个桌位上了些瓜果时令生鲜。

    等瓜子上了,杨之拓从腰间银袋里随手摸出两块银子撇在了茶盘之上,身旁女孩娇嗔着笑着收了银子。

    接下来才是一盘盘的酒菜被端上桌。

    每一桌都有皮色红亮的喷香烧鹅,四盘冒着热气的羹菜。茶具也被换成酒具。

    在开动之前,工房吏杨永率先站起身举杯环视众人,微笑着说了接风洗尘的开场白。

    众人才开始举箸吃饭。

    年轻女妓们满泛金杯,莺声软语的倚在众人身旁劝酒。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都是女性,面对这些妖娆尤物时,温小筠的脸颊还是忍不住的火热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