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夭娃

    鼠湘湘听我如此说,也微微颔首,指着师父的脸,便道师父太瘦弱了,只怕是需要好好将养一段时日才行。

    “嗯。”我也看着师父,他的脸颊依旧凹陷,不过,今日气色确实是好了些。

    “冥夫人,鲲神大人要出发了。”鼠幺妹抱着玄凌过来告知。

    玄凌吃过午饭,玩耍了一会儿,便已然昏昏欲睡。

    “那劳烦你们帮我看顾,我去去就回。”我说完,就出了屋,不过,走了几步,又立即想到,布料的事儿。

    “湘湘那些布料,你们选几身喜欢的,也给自己制些裙褂。”我看着鼠湘湘她们身上的衣裳,都有些老旧了。

    鼠湘湘和鼠幺妹一愣,两双小眼睛,都呆呆的看着我。

    “冥夫人,这,不好吧?”鼠湘湘摇头推辞。

    “有何不好的,我的衣裳够多了,你们都制几身,小贵儿也一样,让他选他喜欢的缎子。”我想着,鼠贵身上的衣裳也该换了。

    “那真是多谢冥夫人了。”小姑娘家,都是爱俏的,鼠湘湘和鼠幺妹笑着点头。

    我也笑着转身离开,到正厅时,见冥北霖同鼠贵正在说着什么。

    俩人见我过来了,才停止了交谈。

    “走吧。”冥北霖开口说道。

    鼠贵立即递给我们一个布袋子,我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用的。

    冥北霖接过布袋,放入袖中,牵着我就朝着宅院正门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抬起眼眸向外看。

    “今日,还有暖阳,就当出去散散步了。”他侧过脸来,柔声对我说着。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我觉得好奇,这个地方,白日里,可是家家闭户的。

    “去后山上,挖些黄泥。”冥北霖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

    “啊?挖黄泥?”我有些讶异。

    “本神君此次要用的巫蛊转生之术,需要用黄泥。”冥北霖说完,就俯身,将我的裙角打了一个活结,这样,我走起山道来,便是能方便许多。

    这后山,只要绕过冥北霖的府邸,就能看的到,而且,并不算高。

    山上种着一大片黑青黑青的树,这些树,长的细长,树杈上的皮给人一种湿滑之感。

    “夫君,这是什么树?”我伸出手,本想摸一摸这树,冥北霖赶忙制止。

    冥北霖说这树,原本不是如此的,应是有妖将此处,当做是巢穴了。

    这些湿滑的液体,应该是唾液,而这山上的树,本是清一色的常青树,枝繁叶茂,夏可遮凉,冬可赏之,是冥北霖种下的。

    如今,都糟蹋了。

    “妖物的巢穴?夫君,如今,你的身体还未彻底恢复,还是别?”我担心,若是我们碰上大妖,冥北霖只怕又要与之交战。

    “放心,不过是些小喽啰,妖气并不强。”冥北霖说完,又侧目看了我一眼。

    这里山道上都是“滑,腻腻”的,走的十分艰难。

    他半蹲下身子,要背我。

    “不必了,我自己能走。”我非要跟着他来,就算帮不了他,也不能给他添麻烦。

    “别倔,上来。”他用命令式的口吻,对我说了一句。

    我这才趴到了冥北霖的后背上,冥北霖背起我就继续朝山中走去。

    入山之后没多久,我便感觉到,有种说不出的湿寒之气。

    如今是午时,可这些树,却将日头挡的严严实实,就连一缕光都投不进来。

    冥北霖让我拿出火折子照明,我们这才勉强的继续前进。

    “呼呼呼!”

    光束不见,这阴风倒是不小,而且,迎面扑来的风里,带着一股子腥气。

    这种腥气,让人有种想要作呕之感。

    “好重的腥气。”我说着,拿出帕子,轻轻捂在冥北霖的鼻上。

    “我无事。”他微微侧过头来,示意我自己小心。

    “嘿嘿嘿,嘿嘿嘿。”

    冥北霖的话音刚落,突然就传来了一阵低低的笑声。

    这笑声好似是小孩的笑声,就在我们的周围响起,不止一个,应该是一整群孩子。

    “看,来了两个生人,咱们吃了吧。”

    一个脆生生的,小娃娃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听这说话的口吻,和语调,应该和宏图差不多的年纪吧?

    “滚出来!”冥北霖开口,语调之中带着杀气。

    “还挺凶?三哥,我吃那女的吧,你看,她年纪多轻,肉应该嫩的很。”

    “哼,傻子,你看看那男人,手多细长啊,长的也好看,皮肤白白的,肯定好吃。”

    “诶,我们一起吃,别分了。”

    好几个“孩子”在探讨着,我听了,不由的蹙起了眉头,不过因为冥北霖在这,我并没有半分害怕。

    冥北霖不见这群小孩出来,嘴里便突然念念有词。

    “诶,三哥,三哥,怎么突然变得好冷啊?”

    “额?你的手怎么都长冰嘎达了?”这四周开始变得越发热闹。

    没过多久,就传来了一阵阵哀嚎之声,紧接着,十几个穿着红肚兜的娃娃,从四周的树后走了出来。

    这些娃娃,个头和玄凌差不多,约莫两岁左右的样子,眉目清秀,不过一嘴的尖牙看着有些骇人。

    “是“夭娃”。”冥北霖看着这些孩子,说了一句。

    “妖娃?妖怪的孩子么?”我看着这些娃娃,她(他)们完全是长的一副人的模样。

    “不是妖,是早夭的孩子。”冥北霖对我说完,又立刻扫了这些孩子一眼,开口问道:“这山,已经变成了坟山,你们的坟,入了阴气,如今成了精怪,不能超生对么?”

    “你是何人?”一个圆眼,小鼻的娃娃,指着冥北霖,大声质问着。

    虽然,这胳膊上,都长出了冰坨子,可这小家伙还挺有气势的。

    “我能帮你们。”冥北霖淡淡的回答道。

    “我们有老大,不需要你们帮,快滚,否则,我就吃了你们!”这小家伙,龇着牙,表现出凶悍的模样。

    “老大?把你们囚禁在这的妖物?你们尊他为老大?”冥北霖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你晓得什么?老大说了,可以带我们一道修仙。”这娃娃仰着头,一脸的稚气。

    “哦?那就带我去见你们老大吧,让他吃了我们。”冥北霖说着又顿了顿:“不过,你们老大未必有这本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