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找人!

    另一边,秦家的气氛越来越惨淡。

    得知大儿子把儿媳送回娘家后,秦母气的牙都快咬碎了。

    “当家的,老大这是要翻天?”秦父愤愤不平,“不啃不响地,连夜把婆娘送回娘家,几个意思?防着咱们两个老不死的?”

    秦父知道这个消息时,脸也深沉的厉害。

    只是,他多少能理解儿子的心思。

    若是让他为了十两银子把婆娘送上别人榻上,他也不愿意。

    “行了,少说两句,没了张屠户也不用吃带毛的猪,车到山前必有路。”

    “都走到了死胡同还有啥路?”秦母恨恨地开口,“都怪那个贱蹄子,就知道狐媚男人。”

    即使事情是自己儿子做的,秦母依旧把账算在大儿媳头上。

    在她心里,儿子万般不好,都是儿媳挑唆的。

    “不然咋办?”秦父轻叹一声,“咱们还能去亲家那里把人抓回来?”

    不说不合规矩,这万一儿媳把事情嚷嚷出来,本来能安安稳稳过去,也会把事情闹大。

    到时候,儿媳固然名声不好,可他们老秦家的名声,绝对会臭的招苍蝇。

    “那不行,”秦母立刻摇头,“不能让外人知道。”

    转了转眼睛,她试探地开口,“要不,咱们去妮子那边试试?”

    秦母觉得,闺女既然伺候贵人,清风观肯定不会亏待她。

    即使没有银子,首饰头面啥的也能换钱,凑吧凑吧,说不定自家这场劫难就过去了。

    想的很美,但,不太现实。

    秦父虽然很很心动,却明白自家已经把闺女得罪惨了,“不大可能,先不说妮子有没有钱,就是有,也不会拿出来。”

    “爹娘,”秦老二急切地开口,“不管事情能不能成,咱们都要试试,不成也只是多跑一趟,没啥损失,万一成了呢?”

    “就是就是,”秦母连忙点头,“不管咋样,总要试试才行,再说了,妮子是秦家血脉,咱们纵然万般不好,也是她最亲近的人,哪能把事做的这么绝。”

    “有道理,”秦父想想才开口,“先试试吧,万一没用,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这可能性不大吧,”秦老大自觉做错事,一直缩在角落不出声,这时候却忍不住了,“小妹她恨咱们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帮忙。”

    秦老大真觉得,他们这次去不会有什么作用。

    反而,会遭到刁难,

    秦老大的想法并没错。

    秦氏听到秦家人来找自己时,首先是不敢相信,“甘落,你没说错?我爹娘要进来找我?”

    她感觉自己还是低估了秦家人的厚脸皮程度,前脚刚对自己又是打骂又是下药送进清风观,后脚又要跟自己扮演亲亲热热。

    这种人,还真是,无耻的让人牙痒。

    “秦姐,”甘落拍着胸脯保证,“绝不可能听错,弟弟觉得,这几个人是想你掏银子解围。”

    说完这句,他把秦家的事简要说了一遍。

    “原来牛车是杨家的,”秦氏眼眸多了一丝笑意,“那我就放心了。”

    她之前以为牛是村长家的,还不确定自己的计划能不能成。

    知道是杨家的后,立刻放心了。

    村长即使有威严,碍于同族,也不好把事情做的太绝,而杨家却不用担心这个。

    “秦姐,伯父伯母那边似乎想把人送过来,但是你大哥连夜把人送回了娘家。”

    “送回娘家,”秦氏冷哼一声,“他以为把婆娘送回娘家就没事了?没那么好的事。”

    自己因为他们陷入烂泥无法抽身,这些人,凭什么能清清白白做人?

    说完,秦氏不紧不慢地开口,“老头子他们想见我可以,给他们找点事做,先折腾折腾人。”

    说完,她回到榻上,缓缓闭上眼眸。

    昨儿一夜没睡,身体乏的很,不养好精神,哪来的力气跟秦家人斗。

    见状,甘落没说话,直接退了出去。

    管事既然嘱咐他顺着秦氏,甘洛就会执行到底,少说多做,少问多看,是他们这一行的规矩。

    秦家人看到甘落出来,立刻上前围着人,“小真人,丫头怎么说?”

    “秦姐同意见你们,但,因为之前的不愉快,心里很是不痛快,所以要做些事发泄。”

    闻言,众人对视一眼,眼睛立刻亮了。

    果然有希望!

    “小真人放心,”秦父笑着开口,“之前的事,我们确实做的不妥当,丫头想出口气也是正常,小老儿能理解。”

    “能理解就好!”

    甘洛说完,立刻让人过来,“这里有两盆衣裳,两盆袜子,先洗好这些。”

    “先洗好这些?”秦父笑脸一凝,“此话何解,莫非还有别的活计?”

    “别急,过会儿就知道了。”甘落说完,直接离开。

    他并不怕这些人会阳奉阴违,这些打手,并不是吃素的,正巧找不到借口揍人。

    看着塞得严严实实的木盆,秦母皱着眉开口,“怎么这么多衣裳?”

    她严重怀疑死丫头故意报复她这个当娘的,因为之前,她逼着闺女用冷水洗全家衣裳。

    “别啰嗦,赶紧洗,先让她出口气再说。”

    “怎么,”秦母不可思议地看着秦父,“你让我一个人洗?”

    这么多衣裳袜子,又臭又脏,她一个人,累断腰才能洗完。

    现在水依旧很冷,连续泡几个时辰,她的手都不能要了。

    “不然还让我们帮忙?”秦父皱着眉开口,“你们女人家的活计,我们怎么能掺和?”

    那也太丢人!

    闻言,秦母立刻反驳,“我一个人怎么洗的完?你们为啥不能帮忙?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

    若不是知道自己推不掉,秦氏真的不想干。

    自从儿子娶媳妇,她就只管监督儿媳干活,自己好久都没有动弹过。

    干起活,也早就没有之前的麻利。

    “可是这只有娘一个女人,”秦老二撇着嘴说,“从来都没有老爷们洗衣裳的,传出去,娘让外面人怎么看我们爷仨?”

    “就是,”秦父横着眉头斥责,“赶紧把衣裳洗了,别耽误正事,以前你躲懒也就躲了,不碍事,现在可不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