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心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ww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p>

    要不把亲家也接过来吧,”黄老爹真的心虚了,“好歹让他们享享闺女的福。”

    这段日子,但凡好的,丫丫就没少往老宅里送,半个月见识的好东西,比大半辈子都多。

    这可是人家闺女,他们已经吃了肉,总不能连点子肉汤也不给人家留不是。

    “这个再说吧,”姜暖轻声解释,“他们俩不一定愿意来。”

    上次的不愉快,娘嘴上不说,心里还有计较,

    而且,家里房间太少。

    还是过段时间再说比较好。

    “行了行了,”黄老太不耐烦地开口,“这种事丫丫知道该咋做,咱们就别掺和了。”

    说着,她站起来,“既然没啥事,我们也该回去了。”

    “我也要走,”黄石跟着站起来,“已经跟送砖的人说好了,下午过来送砖,这会儿该来了,我去点点数。”

    “我去把这事说道一下,走了。”黄老爹也跟着发话。

    转眼的功夫,厅堂只剩下姜暖和谢氏两人。

    “娘,咱们村要种果树呀。”

    她的声音有着说不出的甜蜜与喜悦,宛如熟透的水蜜桃,甜入心扉。

    姜暖简直爱死了这声音。

    “对呢,你爱吃什么果子,娘想办法给你倒腾出来。”

    完了完了!

    刚说完,姜暖就意识到不好。

    万一这小妖精说出什么奇葩果子,她去哪找?

    “真的?”谢氏歪着脑袋,认真地开口,“我听说西边有一种水果,甜滋滋的,有些酸,还可以酿酒,酿的酒,在京城卖到天价,我想要那个。”

    “你怎么知道葡萄的?”姜暖惊奇地看着儿媳,“谁告诉你的?”

    “一个大和尚,”谢氏笑着开口,“我以前遇到过一个游历的和尚,他跟我说过很多外面的事。”

    谢氏非常感激大和尚,他不仅救了自己的命,还告诉自己好多好多前所未闻的事。

    若不是有那些故事支持自己,自己可能根本无法坚持到嫁人吧。

    幸好,苦尽甘来,她现在活的很好,真的很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

    没有打骂,也没有干不完的活,更不用大冬天裹着一件烂棉袄睡灶房,婆婆疼,相公宠,女儿也乖巧……

    不过,对于当初在自己最难的时候伸出援手的大和尚,心里还是有非常怀念,莫名地,就想做点什么跟他有关的事。

    “这个有点难办,”姜暖无奈摊手,“咱们这找不到葡萄藤,回头打听一下,遇到了我就给你种。”

    “那好吧,”谢氏有些失落,“遇不到也没关系,儿媳也没有特别想要。”

    见状,姜暖瞬间生出一股罪恶感。

    好像自己是玩弄小姑娘的渣男。

    事实上,她确实也玩弄了小姑娘:并没有做到自己答应的事。

    “别急,”她扬了扬下巴开口,“你等着,娘铁定能找到,等结了果子,咱们把它酿成葡萄酒,埋在地下窖藏,说不准哪天还能遇到之前那个大和尚呢。”

    “真的?”谢氏眼眸的亮光瞬间升起,“真能遇到大和尚?”

    这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大和尚都变成了老和尚,她很怀疑是否还有这个人。

    可,谢氏又感觉,自家婆婆说的话不会出错。

    这盲目的信任,让姜暖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

    哄人就哄人,说这些没边没影的事干嘛?

    这下好了!

    但,她还真没办法拒绝可怜巴巴地儿媳。

    最终,闭着眼咬着牙开口,“放心,肯定能遇到。”

    糟糕,不但要找葡萄藤,还要寻一个没任何信息的和尚。

    我太难了!

    心疼自己一秒钟后,姜暖连忙找个借口离开。

    她真怕自己再说出什么不着边际的话。

    工地上,黄老爹到后,把果苗的事情说了一下,“我二儿媳弄到一批果苗,准备栽到路两旁,因为占了村里地,这果树的收成,分一半给族里。如果有人想要,按照正常价钱的一半给就成。”

    话音落地,立刻有不满地声音提出来。

    “咋还要钱?”

    “怎么滴,”黄老爹转向出声人,“你还想白要?”

    “不,不是,”那人紧张起来,“都够路两旁栽的,肯定有很多,也不差一棵两棵。”

    “谁说不差的,”黄老爹冷哼一声,“就这一棵两棵,你不给钱,看卖果苗的商贩会不会给你。”

    “这怎么能一样?她买这么多,人家肯定会送几棵当绕头的。”

    “够了,”黄四哥开口,“来福,你别不知好歹,果苗那么贵,便宜一半都要人家垫银子,你还想白要,脸呢?”

    “我……”黄来福被说的面红耳赤,最终,缩回人堆里。

    人群中,很多妇人有些不满意。

    她们不明白一直都挺大方的姜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小气。

    之前的做派,出手就是几十两银子,也不像缺这点钱的人啊!

    难道,这就是越有钱的人越抠门?

    “二伯,”一道怯怯地女声响起,“能不能再便宜点?马上就要农忙,要置办的东西也多起来,家里银子不宽敞。”

    “这话你自己信吗?”黄老爹脸色黑了起来,“前几天刚分的银子,你告诉我二百多文都拿不出来?骗孩子呢!”

    这些人,果然不能纵着。

    占便宜会上瘾,占着占着就习惯了!

    “早知道,就该同意那些人落户的,”黄老爹的话让妇人羞恼不已,而后口不择言地说,“五两银子呢,做什么不好。”

    “胡说什么,”妇人旁边的汉子啪一巴掌扇过去,“黄家的事,能容得你一个婆娘说嘴,再有下次,别怪我把你送回娘家。”

    黄老爹铁青的脸,被汉子的动作安抚不少,他环视一圈,打量了众人的神色,才不轻不重地开口,“还有谁,是这个想法?”

    黄四哥也跟着开口,“有这想法的,趁早打消,黄家口,容不得吃里扒外的人。”

    老祖宗打下的基业都敢卖,简直不配为人。

    黄四哥射向妇人的眼神,跟刀子一样锐利:来生家的,很好,他记住了。

    提防,必须提防,这种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最会坏事。

    “没有,绝对没有,”黄来生最先开口保证,“黄家口没有那种背宗忘祖的玩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