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话 反骨(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呼声,反骨抬头看去,与蒲子轩的目光相接。

    尚未黑尽的天空,一轮圆月从东面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茫茫大漠远处,蜃龙埋头作呕的巨大身影如同鬼魅,火光之下,趴在地上的残缺白骨身泛微弱红光,目光空洞地看着众人,更是让这世界看起来诡异而虚幻。

    若是普通游客旅行至此,目睹此番景象,定然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但蒲子轩能说出如此戏谑的一句话,其他人也并无太大惊恐反应,反骨明白,这些人定然早已经历过许多不同寻常之事,今夜结伴至此,也定然是有些不同寻常的理由。

    倘若白骨还有肉身,那他此时的表情,一定是在诧异之余,又含有些许期待。

    尽管如此,龙雪茹还是首先沉不住气来,“蒲子轩你还愣着干吗?这白骨正是旱魃的士兵,他们已经出来了,快杀了他!不然,一会儿他就会变成犼了!”

    “哈哈哈哈……”听到蒲子轩的名字,白骨突然苍凉地仰天大笑起来。

    看着残缺至此的白骨,蒲子轩明白他丝毫无法给村民带来灾害,便也没立即出手,疑惑地朝四下看去。

    蜃龙仍在作呕,茫茫大漠中并没有永恒之城的影子,那么,这个白骨怪,只能是单独来到此处。

    “你笑什么?”蒲子轩纳闷地问道。

    “放心吧,像我们这样被抛弃的‘不完整士兵’,是无法变成犼的,不过,我可不是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才反抗旱魃……”

    “反抗旱魃?”

    蒲子轩霎时想到了他初次闯入永恒之城时,看门尸和元奭的对话——那时,他们的确提到了一个名字:反骨!

    “我知道了,你便是看门老头所说的那个反骨,你拥有生前的记忆,而你并不想听从于旱魃,所以,他们将你视为眼中钉。”

    “没想到,你也知道我的存在。”反骨愣了愣,欣慰道,“我此番出来,就是为了来找你。蒲子轩,满月出来了,永恒之城已经回到了这世上,快去结束这一切吧!”

    “什么?永恒之城已经出来了?”蒲子轩疑惑地四下望去,依然没见到任何城池的影子,不过,远处的蜃龙,倒是确实停止了作呕。

    于是,蒲子轩茫然地看看反骨,又看看熊枭,不解道:“永恒之城在哪?我怎么看不到?”

    熊枭也同样一脸茫然,“奇怪,旱魃的确说过,满月之夜,他们整个城会被吐出来啊……你们看那蜃龙,也恢复正常了啊……”

    “没时间了,我都告诉你们吧!”反骨疾声讲道,“永恒之城的确已经被吐了出来,可是,它并非一个实体,而是由妖气做成的虚幻之城!我也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搞明白。你们一定读过《聊斋志异》,里面有一个篇章叫做《画壁》,永恒之城,就是画壁中的世界!”

    “啊?”这次,最惊诧的是陈淑卿,她瞪圆了双眼道,“画壁,原来也是真的?”

    “不错,能做到这一点的,是一个擅长画作的单纯小妖怪,他的能力,正是用妖力制造出一个画中的世界,凡是看了他的画作的人,都会进入他制造出的虚拟世界。旱魃知道了这一点后,捉住了这个小妖怪,将他命名为画尸,并强迫他制造出了永恒之城,以容纳旱魃的僵尸军团。可是,制造画壁世界需要消耗极大的妖力,更不必说永恒之城这种规模的城池。旱魃为了维持永恒之城的存在,想了各种办法保持画尸有源源不断的妖力,最后,他想出一个办法,在城池的北部区域建了一座‘永动之屋’,将画尸关在其中,并通过某些办法给那座房屋提供源源不断的妖力,让画尸永远妖力充盈,让城池永不消失,这也便是‘永恒之城’名字的由来。”

    听了反骨的解释,所有人均愕然不已,若不是他亲口说出,谁会想到,永恒之城居然是这样一种存在方式!

    熊枭笑侃道:“呵呵,这么有趣的事情,旱魃过去可从来没跟本熊说过呢。当然,不只是我,这种关乎他老巢根源的大事,恐怕他对红夜叉那老妖婆也同样守口如瓶吧。”

    反骨接着讲道:“蒲子轩,你上次来永恒之城之所以被吸到东部沙漠,是因为那便是永恒之城唯一的入口,那片沙漠下方,有一副巨大的天女散花图!”

    “天女散花图?”这次是祝元亮惊呼起来,“的确,《画壁》那个故事中,进入画壁世界的入口,正是一副天女散花图呢!”

    反骨又道:“旱魃是一个以追求永生为目标的妖王,他有了永恒之城后,仍然不确定自己是否能获得永生,才又找了蜃龙,将永恒之城藏在蜃龙的体内。蜃龙能吞下世间的一切,包括妖气,只是,妖气构筑的永恒之城到了他的体内,便因空间的不同成了实体形态。”

    蒲子轩叹道:“如此说来,那座城是假的,那里居住的人类,也全部是假的,难怪,他们和我们有完全不同的生存规则……”

    “蒲子轩,这句话,或许算不上错误,可是,我却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何为真?何为假?那些人类是画尸制造出来的不错,可是,他们并非靠着本能生存,而是有了各自独立的意识,那么,他们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个问题,在我这一路爬来的路上,一直困扰着我……”

    “也对啊……”蒲子轩喃喃道,“若是那画尸突然停止了作法,永恒之城和里面的人类突然消失,那么,如此多懂得喜怒哀乐的意识也会同样消失,我们算不算杀人呢……”

    苏三娘冷哼一声道:“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想?我问你,上帝创造了这个世界和我们人类,那么,我们是真的还是假的?若这个世界之外的生命认为我们是假的,那么,又是不是可以随便将我们抹除而不必付诸任何的同情?”

    简单一个类比,已然让众人茅塞顿开。

    反骨却没有深入这个艰深的问题,转而讲道:“我也是今日才知道这一切,我冒着极大的风险往北区跑去,不想,却被另一个白骨兵发现。我拧下了他的脑袋,自己却也受了重伤。但是,我到了那永动之屋,透过铁窗,我见到了画尸,我用诚意取得了他的信任,他也将一切都告诉了我。我本打算将这一切告诉那些还蒙在鼓里的人类,想告诉他们,他们要做的,并不是摧毁永恒之城,来到蜃龙外的世界,恰恰相反,他们只能永远依靠永恒之城而活着,而代价却是,画尸将永远无法从永恒之屋中解放出来。他们能获得的最完美的结局,就是消灭旱魃和他的军团,并继续将画尸蒙在鼓中,让他永续永恒之城的存在……”

    一干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蒲子轩禁不住叹道:“我的天,这真是太残忍了!”

    “所以,当时我犹豫了,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他们真相,看门尸便赶了过来,那些百姓便将我塞入通道,来到了这外面的世界。”说完,反骨望着蒲子轩道,“蒲子轩,他们让我一定要找到你,将一切都告诉你。我看得出来,他们是如此信任你!那永恒之城就在前方,可是,面对如此两难的局面,你可有解决的办法吗?”

    蒲子轩长叹一声道:“画尸和他创造的百姓要同时保下,这可不是空有一身力量所能解决的问题啊……你可知道,那永动之屋的妖力,是从何而来的吗?”

    反骨摇头应道:“若是时间充裕,我一定能调查出来,可惜……”

    祝元亮不耐烦道:“现在想那么多干吗?既然有产生永恒妖力的办法,那等咱们消灭了旱魃,再慢慢研究便是。”

    “也对……”反骨笑着指向身后道,“该说的我都说了,永恒之城的入口就在那边,剩下的,就看你们的了……”

    蒲子轩刚走出几步,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问道:“对了反骨,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反骨愣道:“还有什么问题?”

    “你身为旱魃妖术所变的士兵,却可以不借助外力,仅仅依靠自己的良心便摆脱对旱魃的效忠,这在我此前的战斗中,可从来没有遇到过。你生前究竟是谁?”

    蒲子轩以为反骨或许会报出一个惊天动地的名字,甚至是像关羽、岳飞、王守仁这样的大英雄也未尝不可能,不想,反骨只是哈哈大笑一番,随后超然应道:“我是谁,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世上,即使面对极致的邪恶和黑暗,总有人不肯低头罢了……”

    说完,反骨仿佛终于完成了使命一般,脑袋从身子上断裂而去,全身的骨架也逐渐裂开。

    黄沙漫漫,夜风轻拂,那颗高贵的头颅,保持着最后的笑容,被众人携手埋在了在这片黎明前的夜色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