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要学会搞事!

    红色跑车停下街口,鹰取严男用牙咬断了手上的绳子,打开车门下车,拉了拉外衣,发现没蛇挂在身上后,心里松了口气,转头调侃道,“不过,我未来的老板,你说话真是太不留情面了,有钱不赚,不一定是傻子,也可能”

    “嘭”

    车门被关上。

    下一秒,车子咆哮着快速驶离原地。

    鹰取严男僵了两秒,无语擦了擦脸上的灰,转身离开。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以后他是全天候保镖了吧,都不沟通、了解一下的吗

    谈完就不管了算怎么回事

    离开的车里,池非迟打开了项链上的通讯,“非墨,让乌鸦跟着他,我要知道他的动向。”

    虽然说,大家都是做见不得光的事,鹰取严男不可能报警,而且以鹰取严男以往经历表现出来的性格和声誉,他放过对方一次,对方也不会反手就把他卖了,但以防万一,还是盯着点比较好。

    谁知道他的判断会不会出错鹰取严男会不会因为之前的逼迫怀恨在心

    港区码头,103号仓库。

    一辆红色跑车一路开过,在附近找了个能挡住车子的地方停车。

    片刻后,一辆越野进口车开来,停在103号仓库门口,一群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将五个人搬进仓库后,上车离开。

    没多久,一辆黑色保时捷开了过来,同样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停车。

    池非迟蹲在角落里,戴着手套,将绑过鹰取严男的绳子点火烧尽,以防留下指纹,抬头看到伏特加也来了,估计是忙完了过去接琴酒,起身走向仓库,“五个人的团队不好控制。”

    “伤得太重也很麻烦,”琴酒也朝仓库走,“先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东西来。”

    池非迟突然停下脚步,“要不要用吐真剂”

    “你能弄到”琴酒也不急着进去了。

    “青山第四医院里有东莨菪碱、巴比妥酸盐之类的东西,我不确定具体的配比,不过可以试试,”池非迟看向仓库,“反正这五个人不可能全部留下。”

    琴酒点头,又转身去车子旁,“那就试试,不用去青山第四医院拿,去实验室,我找个医生送过来。”

    两辆车离开码头。

    池非迟把非墨留在码头盯梢。

    琴酒也安排了人去码头盯着。

    等会儿他们还要回来,要是被人发现行踪、提前埋伏,三个人都有危险。

    两个小时后,两辆车再次开到仓库区。

    池非迟下车后,跑去琴酒车子的后备箱里拿了一件黑袍披上,这还是上次丢在琴酒车里的,顺便将一把手枪上的指纹擦掉,丢了进去,关上后备箱。

    既然拖了一会儿才进去,他这个大少爷参加审讯的事最好别被对方发现,能用黑袍遮挡还是遮挡一下。

    琴酒见池非迟把自己的车当成移动储物室,也没说什么。

    伏特加举起手里的小瓶子,对着月光打量,“拉克,不确定配比正不正确的话,会不会死人啊”

    “大概率不会,不过这东西本来就致幻、麻醉、抑制大脑过多思索,长期使用有成瘾性,”池非迟解释着,顺手拿了一袋密封的一次性注射器,丢给伏特加,“量别用多了。”

    伏特加接住袋子,“那大概用多少”

    “我也不知道。”池非迟很光棍地回答。

    伏特加“”

    琴酒“”

    仓库里,五个人被绑在集装箱上。

    池非迟和琴酒坐在一旁偷懒,看着伏特加忙活。

    既然不确定用量,那就从少到多加着来好了。

    另外,五个人也被隔离开,一个个问。

    原本的名字、家庭地址、家里还有什么人、兴趣爱好、喜欢的东西、常出入的场所先是一些个人的基础信息,然后问到和其他四个人的关系、其他四个人的信息,最后是一些情报。

    等五个人问了之后,再互相核对、确认,基本就能确定真实信息,看能不能控制。

    仓库上方的钢架挂着一个小灯泡,昏黄的灯光照亮地面一小片区域。

    池非迟坐在一个木箱子上,低头看之前存进手机里的文档,一些关于编程和网络安全的知识。

    这么看是挺枯燥的,特别是大晚上的熬夜看,容易犯困,不过记一会儿,关注一下审问情况,再把记下的内容回想一遍,也算有东西消遣。

    琴酒也坐在另一边,对着手机使劲,不知翻看着什么,不时点支烟,或者抬头看着被问话的人问两个问题。

    问到第三个人,出问题了。

    那个刀疤脸还算有点血性,愣是一声不吭。

    伏特加问了几遍,见对方还是一声不吭,有些恼火,也没办法了,转头看后方盯着手机的两个人。

    池非迟抬头看了一眼,又继续低头看手机,换了嘶哑的声音,“他不说,我也没办法,全部问完再处理。”

    吐真剂没那么神奇,不能让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要意志力强一点、保持沉默,一样没法问出什么来。

    这跟用量无关,再加量也没办法让吐真效果更好,还会对大脑造成损伤。

    刀疤脸什么都不说,此外,不配合的还有一个,那个人独身一人、没什么牵挂,对自己老大刀疤脸也够维护,只要涉及到刀疤脸的信息,就选择沉默。

    至于其他三个人,问到的都有回答,不过对于刀疤脸的信息也不清楚。

    早上六点半,问话结束。

    琴酒打电话,让人去三人的住址跑了一趟,核实三人家里的情况。

    接下来就是等回馈。

    伏特加走到刀疤脸身前,掂了掂手里的枪,“你现在开口说话还来得及哦”

    “哼”刀疤脸轻哼一声,他不想说话,以免之后控制不住自己,开口说出不想说的事。

    “一心守好自己秘密的人,怎么也不会开口了。”池非迟嘶声道。

    连吐真剂都扛住了,这个人明显不想祸及家人,再拿对方的生命威胁、也威胁不出什么来的。

    “那么,再见了,”伏特加举枪扣动扳机,又顺便将另一个刀疤脸死忠解决,“你也是”

    其他三个人精神还在恍惚,不过就算清醒,也不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你那边那个”琴酒转头看向池非迟,“打算让他接触组织的事吗”

    “赏金猎人飞鹰,一个声誉不错、能力也还过得去的人,”池非迟简单说了一下鹰取严男的情况,“让他一点点接触,慢慢来,现在他那边有人盯着。”

    他总要观察一下,免得鹰取严男把他卖了,这才是正常反应。

    琴酒没再问下去,低头点了支烟,“飞鹰吗反应能力也不差,这次可以进一步检测一下用从他们三个这里问出来的信息”

    “那个银行防卫漏洞的信息吗”伏特加感兴趣地问道,“还是那个”

    “炸药。”

    “炸药。”

    池非迟和琴酒同时开口。

    伏特加“”

    这两个人迷之默契

    每次三个人一待在一起,他就会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池非迟没多解释。

    他比其他新加入组织的萌新了解得更多,还是那一位亲自给他开的小灶。

    想要在组织混得好,权限在手,一定要会抓住机会搞事。

    弄到了炸药,那一位不管他们怎么用,也随他们怎么用,相当于就是他们自己的。

    一个人手里有大量炸药,就意味着很多时候不需要自己去冒险,也容易清理痕迹。

    对于这五个黑色地带的人物而言,能问到的情报无非就是抢劫、黑色交易方面,如果趁机弄点炸药,比弄多少资金都划算。

    炸药在手,资金还会远吗

    池非迟和琴酒两个人出了仓库,又确认了一下接下来的行动章程。

    那五个家伙似乎主要是抢劫、绑架,有一个关于银行防卫情况的情报,有一个关于某个地产开发商的调查情报,另外,不知从哪里得知,一个军火走私贩最近会有一批炸药从美国运过来。

    有价值的情报就这么三个。

    抢银行不用考虑,相关信息可以记下来。

    那个地产开发商,他们也不会去做绑架对方家人这种事,不过有一些黑料可以用,这方面琴酒去核实、找证据,看能不能跟这个人达成不可见人的交易,以后组织建实验室之类的东西,也可以用上。

    一般这种人,只要配合的话,是会合作很长一段时间的,就像那个资本家卡瑟琳,一直到对方起了不好的心思,或者接触到了核心,才会被解决掉。

    关于炸药的情报,知道的不多,只是一个被不经意间传出来的小道消息,大概知道对方是在下一个月行动,具体时间、仓库地点不明,这方面池非迟负责调查、核实,顺便也检测一下鹰取严男的能力。

    具体的情报调查肯定不止他们,行动到时候也不会让他们自己去,就算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琴酒自己多半也是会参与的。

    不过时间也不急,他们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完成。

    虽然对于这一个月时间,池非迟持怀疑态度,具体有几天还真不好说,但只要查清了这个走私贩的情报,这批不行还有下一批。

    之后,就是死掉那两个人的遗产,有多少钱他们不关心,不过留下来的一些注册时信息不明朗的账户,也可以用的,比如说赏金殿堂的账号、用了别人身份登记的邮件地址。

    不知道密码没关系,只要确认账号原主人没法再干涉账号,组织方面强行破解就行了。

    这些账号两个人暂时用不到,丢给组织,至于以后是丢给其他人用、还是他们自己紧急的时候用,都可以。

    组织信息库里一堆这种账号,至少池非迟和琴酒不缺,要不是乱换邮件账号、在联系时容易产生混乱,每月一换都够用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