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背叛!

    !

    随着沼泽上的仪式彻底建成,威尔便感觉到一股力量萦绕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推动着他向着更高的地方。

    返阶段的门槛即将对他展开,而一旦他晋升返阶段,那么他便能成为特林德尔家族在血脉议会的常驻议员。

    当然哪怕没有晋升,他也有着相应的资格,毕竟奈瑟当初之所以将这个秘地建造成沼泽的模样,便是为了好安排人。

    沼泽人在沼泽之中的优势十分大,威尔这种只差一点就能将自身血脉能力锻造成为仪轨的存在,在沼泽之中基本能够视为是一个返阶段。

    而等威尔进阶为返阶段,再配合血脉议会之后会布置的各种防御阵线,那么除非是大规模进攻,要不然秘地便万无一失了。

    随着仪式的建成,奈瑟也检查了一下仪式的运作,放心的点了点头。

    神敌意志显然是和异种有着密切关系的,只不过异种常用的罪之力侵染生命体,是会让生命体向着异种转变,而神敌意志却是令生命体崩溃罢了。

    更像是一种相同力量的不同运用。

    而圣力则是另一种相对的力量。

    实际上可以将两种力量看做是神与神敌的争斗延续,神敌输了,但是却并没输的一干二净。

    罪之力以及神敌意志这些力量依旧留存了下来。

    奈瑟以争斗的形势,让神敌意志和圣力相互碰撞,最后稳定了这种结构,留下了临界层那×型的通道,最后配合沼泽地这种本就能够吸引罪之力的地形,以及之前艾斯帕里家完成的仪式雏形,就能牵引其他的罪之力。

    就好像神敌意志和圣力掐架,掐架过程中自然是摇人,打的越激烈,叫的人也就越多。

    圣力的主体被奈瑟限制住,而神敌意志牵引罪之力到来的时候,那些罪之力却会被沼泽给吸纳走,因此僵持住的神敌意志只能一直叫人。

    今后如果献祭的修士足够多,积存的信仰足够多,那么神敌意志也能适当的增强,然后更快的聚集更多的罪之力。

    这一切的原理看似十分简单,但是想要动手弄出这个效果却并不容易,反而十分的困难。

    奈瑟自身本就对教会的一切十分熟悉,如果不是身为异种的限制,他甚至能够感知到神的存在,然后接引圣力,之后只要凝聚稳固信仰,就能成为一名修士。

    其次关于仪式,仪式看似简单,任何人任何行为,都能成为仪式,但是一个大的仪式需要的是对于自然环境的理解以及运用。

    就如同钻木能燃火一般,这是一种对自然规律的运用,理论上只要达到要求,就必然能够取火成功,但是真要去尝试,你就会发现钻木取火的困难。

    可以说其他人哪怕知道构建秘地的一切详细资料,同时也有着相应的环境和资源,给他实验百八十来次也难以成功。

    对于事物的力量,对于力量的掌控,对于仪式的把握,都需要十分的精准,才能让这个仪式正常的运行起来。

    否则神敌意志和圣力之间相互碰撞太过于厉害的话,便会直接爆炸,这片沼泽都不一定还能存在。

    这需要对神敌意志的数量,和圣力的数量有着明确的把握。

    最后那点燃一下火焰更是一道无形的关隘,那需要将神敌意志和圣力混合在一起,让它们不断碰撞的同时,又维持住稳定的结构。

    需要的是对这两种力量的细致掌控。

    大概只有升阶段的存在,并且对这些事物有了足够的了解,才能做到奈瑟这种程度。

    秘地算是初步构造完毕,接下来便没有奈瑟什么事情了,利用血脉议会理事的特权,将威尔提升为特林德尔家常驻的议员之一后,奈瑟便准备离开了。

    和荣妮奶奶交谈了一段时间,奈瑟正准备离开,便看到了远处伊芙在向他招手。

    “奈瑟,有件事情你得和我一起回去一趟。”伊芙等到奈瑟走近了之后,神情变得郑重了起来,开口说道:“我奶奶想要将你一面。”

    “马上么?”奈瑟倒是有些意外,然后点了点头,他回到奥德地区也是去地方军进行战前训练,同时准备一些底牌,现在去见见这位特林德尔家的长辈也没有问题。

    伊芙的奶奶是拉尔夫的三女,罗尼家族正式成为贵族之后,她便嫁到了莫拉莱斯家族,以此象征特林德尔家和莫拉莱斯家族结盟。

    她的名字是卡里娜·特林德尔·莫拉莱斯。

    特林德尔是中间名,莫拉莱斯是嫁过去之后改的姓氏。

    从这里便能看出这位拉尔夫的三女和特林德尔家的关系,在她的影响下,莫拉莱斯家族对于特林德尔家十分的照顾,但是也仅仅只是照顾,一些两家相争的事情,她会尽力的缓和矛盾,但是当矛盾无可缓和的时候,她会偏向于莫拉莱斯家族。

    毕竟现在的她信莫拉莱斯,所以在罗尼家出事之后,卡里娜并没有回到罗尼家来主持大局。

    奈瑟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异议,这个世界的贵族乃至于大部分人,相对来说都轻血脉重荣誉。

    比如姓氏的规则,三子之后,连在名字之中加上姓都不可以,一般在成年之后,由家主来赐予姓,如果关系不好,说不定会逐出家族,成为无姓之人。

    这种行为虽然会让人说闲话,但是却并不能成为什么罪名。

    这一方面是因为贵族寿命悠长,子嗣太多容易带来家族混乱的关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神言。

    在神言中,牧羊人只有三个孩子,长子、次子以及三子。

    而这便是神对世界影响力的延续。

    卡里娜现在想见奈瑟,令奈瑟有些惊讶之余,却又隐约有了些猜测。

    身为现在年龄最大的特林德尔成员,虽然只继承了中间名,但是这位祖宗的手上,说不定有着一些事关特林德尔家秘密的事物。

    奈瑟坐在马车上,回程的路上,反而多了一人,正是约埃尔。

    他现在骑着马跟在奈瑟的马车旁边,之前纷乱的内心终于稳定了一些,也幸好他的直觉能力起到了作用,让他承认错误投靠了奈瑟。

    否则像库卡家族,明明吃了亏,在之后却反而要先奈瑟表示感谢,对于家族来说,这种行为并没有什么,但是对于家族之中那些被牵连的人,就没有那么好受了。

    那些第六营的‘逃兵’原本被纠察队抓去,就受到了惩罚,回到家族之后,那些家族为了先奈瑟示好,又大多被惩罚了一边,并且今后的前途显然是没了。

    其中最为冒进的那一家,甚至直接将家族中的‘处死’来表明自身对于奈瑟完全没有恶意。

    这也是家族的无奈之处,他们这些家族子弟能够得到家族的种种资源,但是一旦家族出事了,他们也随时会被推出去牺牲掉。

    越是如此想,约埃尔便是越是庆幸,他这次算是因祸得福,成功攀上了奈瑟的大腿,前途一片光明。

    这样想着,约埃尔便感应到了一些恶意,他扭头看了过去是奈瑟车队中的一员。

    如果约埃尔没有记错的话,那些人的组织被称之为命之组,是奈瑟这段时间打造的特殊部队,里面都是一些普通人才对。

    “为什么会露出恶意呢?”约埃尔皱起眉头想到,他现在的感知十分的敏锐,不单单是自身觉醒的直觉能力,还有着其他方面的加持。

    或许是和他之前做的那些被杀死的梦有关,他对于那些梦现在已经有了猜测,但是不敢说不敢问,甚至生怕艾斯帕里家族知道他的存在。

    这样想着,约埃尔渐渐对于那个命之组的成员满是怜惜。

    这些命之组的成员或许比他更早跟随奈瑟,但是却并没有他那般了解奈瑟,知道奈瑟的恐怖之处。

    背叛也就算了,还敢露出恶意,这孩子多半是废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