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五章曲线救国!

    关于吃不吃得饱饭的这个问题,祁阳抬头看了眼顾渊并翻个白眼表示自己不想说话。</p>

    其实也不是没有饭吃,只是他单纯的对那些能吃饱的食物有些生理性厌恶罢了。</p>

    又不是啥真的野人食人族什么的,有药扛过去,还可以吸收晶核也还好,只是嘴里没啥滋味的日子过得让他自己越发觉得自己跟个清心寡欲的和尚一般,甚至让他自己又瞬间觉得自己不是丧尸是什么修仙的了。</p>

    虽然最开始他被抓了在这里一直挺憋屈的,但是有一说一,这里的给丧尸提供的伙食还真就挺不错的!</p>

    今天,虽然眼前这男人给他提供的是一碗烫蔬菜,但是那味道,这不是麻辣烫么?</p>

    这浓郁丰富的滋味,他、可、以!</p>

    但是,他还是不可能为了这口吃的就能把邵星河卖了的。</p>

    见他不说话,顾渊又感受不到对方着丰富的内心戏,问道:“那你一直保护大、额……邵星河的?”</p>

    “嗯。怎么的?我跟你说,就算我一直保护我们先生,但是许多事情他很少和我们的,你问我我大多数也不知道,知道的我也不告诉你,要打要杀你就给个痛快。”</p>

    看着祁阳这样二愣子的憨憨青年的模样,顾渊倒是暗中笑了一下,但是面上不显,倒是显得像是在发怒一般。</p>

    而恰好,一旁随行的一个斯文白净的中年男人忽然轻笑开来,打破了这僵持的气氛,他倒是表现的比起顾渊看着跟容易让人心生好感。</p>

    只听他说道:“你也别激动,我们这边只是例行询问,既然都被作为俘虏了,那一些该问的我们会问,你拣一些你能回答的问题回答就好,总归是有些问题能够回答不是?”</p>

    “……”理是这么个理,但是祁阳总觉得哪里不对,“就这样?”</p>

    他狐疑地盯着眼前这两人,总觉得他俩在不安好心。</p>

    “那当然了……不是啦,你想,你有你的立场,我们也有我们的立场,来找你问问题就是我们的工作不是?我们体谅你的立场、理解你一些话不能说,我们也不强求你回答。那……是不是你也得体谅一下咱们,你也得说一点你觉得能说的,好让我们交差不是?”</p>

    “唔……”好像是哦。</p>

    祁阳不确定地又望向那个中年男子,犹豫了一秒,还是点点头,道:“那你问,我看能回答的,我还是尽量回答,但是你别想从我这里套出来什么有用消息。”</p>

    “行呀,放心~”</p>

    接下来的问话中顾渊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做语言的艺术。</p>

    提问中,顾渊自然是问了问题,但是很容易看见的,顾渊的单刀直入直接就被祁阳毫不犹豫的拒绝半个字都不带透露的。</p>

    而那一名中年男子的询问的问题就相对的让祁阳更容易能接受,连祁阳自己都没发现有些问题其实很隐晦的和顾渊直接问的问题类似,这种说话的艺术还真就不是先天能够学来。</p>

    比如——</p>

    顾渊:“你们这次支援是事先就有计划提前部署的,还是过程中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提前收到消息过来的?”</p>

    对方拒绝和你说话,并朝你扔了一坨粑粑.jpg</p>

    中年男子:“虽然这次我没去前线,但是听说场面还是极其惨烈的,尤其是你们支援的时候还遭受到了‘晋省基地队友’的袭击,好不容易的不是?”</p>

    “是啊,谁来支援被自家队友捅一刀都不快活啊。”</p>

    中年男子:“哎,被背后捅刀是个人都难以接受,好在咱们消灭了那个怪物呢。”</p>

    祁阳:“嗯,可不是?”</p>

    中年男子听见对方的回他,看着对方的表现,笑意更加真切了几分。</p>

    ……</p>

    “谢谢你了郭叔。”出了牢狱顾渊像郭书瑜的父亲道了声谢。</p>

    “哎呀不客气,我呀别的本事也没有,也就会说点话,会看点眼色。”郭叔谦虚地伸出手拍了拍顾渊的胳膊,感叹道,“其实呀,我还要谢谢你在戚战出事的时候赶过去。”</p>

    “那是我应该做的,倒是今天这事……”</p>

    “放心,我就是嫌得无聊跟你过来看看,没什么的。”郭叔虽然是受到了自家女婿的拜托,但是私底下拎着东西找自己聊天,这事一看就不是像能摆到面上说的,便先这么说出来,让顾渊听了嘴角微微上扬。</p>

    “谢谢郭叔。”</p>

    “说了不谢了,等你有空的时候抽空找戚战来咱们一起好好吃顿饭就行。不说了,家里人还等着我买菜回家做午饭呢,先前我和你分析的你反正捡着和自己的想法放在一起分析分析,比对一下,差不多就那些信息了。”</p>

    说着郭叔便一脸轻松地冲他摆摆手也不去深究顾渊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自己就直接走开了。</p>

    忙他已经帮到了,接下来就看他们自己了,他现在要紧的是去一趟云省基地那边买点新鲜的蔬菜回家做饭。</p>

    与戚战岳父刚刚分开,顾渊便立刻找到了戚战,将今天一上午得到的消息和戚战分享了起来。</p>

    “所以说他们这次支援是事先就有安排的?”戚战听见顾渊的结论,挑眉问道,“对方这么说的?”</p>

    “郭叔猜的。”</p>

    “爸……他怎么这么猜的?”</p>

    “郭叔说了,在提到他们被自家队友背后捅刀的时候,对方语气中带着愤怒,眉宇间也是微微凝起,嘴角下压的厉害,身子身体都随着有些紧绷像是在发怒边缘,显然这件事对对方来说确实很生气。”</p>

    “嗯,这模样看着确实很生气,不作假。”</p>

    “后来郭叔又提到那个晋省基地的首领被我们解决的事情,他说那人却语气有些平,嘴巴微抿,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但是又忍住了,目光却隐隐带着一丝不忿。郭叔后来又在对方这种状态下又夸了他们,说是消灭那个怪物好在大家一起出手的,并没有做出什么相互扯后腿的行为。这话让对方的的情绪变好了几分。”</p>

    “难不成他们先前是因为我爸他说消灭那个怪物没有说他们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所以生气了?”</p>

    “一半一半。”顾渊说道这也是忍不住赞叹道,“后来郭叔又是话锋一转,刚夸完他们,紧接着就又夸了我们,说还是我们出的力最大,在怪物暴走的时候是我们勇敢冲上前制止的。”</p>

    “这是事实。”戚战挑眉,后来那个怪物暴走的时候确实是他们这边人上前的,反倒是对方,受伤的受伤,寻求离开的想法子后退。</p>

    “可是啊,郭叔他说再说到这话的时候对方的表情又转而便差不说,甚至眼睛里透露着些许嘲讽。但是对方却始终没有开口再为此多说些什么。</p>

    郭叔说对方一定是有什么重要信息没有说,怕我们从中推出什么来郭叔说结合前面来看,他们在消灭怪物的过程中一定动了什么手脚是我们没有看到的,而对于他们来说,这个手脚才是扭转这场局面的关键。所以,他对我们的揽功劳才有着那种表现。”</p>

    “他们是想隐瞒对付这个怪物的手段?”</p>

    “嗯,我后来也是这么想的,不过郭叔说除了隐瞒这个手段以外,可能是为了隐瞒他们如何做到预判带来着种手段的。”</p>

    “你是说他们来这里支援是有提前准备的,因为要来这里支援,又因为可能知道那个怪物会失控所以特地带准备这个手段防止不时之需?”</p>

    “郭叔后来和我说光是说这些的回收他还是并不能完全确定他们到底是事先准备还是接到消息赶过来前准备好的,后来我再问他们基地有多少丧尸的时候……”</p>

    “你直接问,人家能回答?”</p>

    顾渊:“……”</p>

    看破不说破!</p>

    “后来,郭叔又接着我后面询问了各种小问题,比如他们基地丧尸管理累不累。郭叔举咱们这边的例子,说人类和丧尸想要达到和平共处比较麻烦,想来他们那边管理也是如此,毕竟无核丧尸听不懂人话,丧尸化也听不懂,他们觉醒丧尸和无核丧尸相处一定比较麻烦。”</p>

    “这是原话?”</p>

    “差不多,然后对方就说了一件有趣的答案。”顾渊想着当时对方听见郭叔说人类和丧尸和平共处比较麻烦,推断他们基地也不容易,结果却遭到对方无情‘打脸’,“他说他们基地没有无核丧尸。”</p>

    “噗,没有无核丧尸,这次带来的都是从哪来的?”听到这戚战也听出了那么点味儿来了。</p>

    “对呀,没有无核丧尸怎么在短时间内聚集那么多无核丧尸赶过来呢?”顾渊当时听见这话的时候也是差点没忍住。</p>

    顾渊回想起了后来就是这样,他先单刀直入被对方拒绝,郭叔又根据自己想问的问题开始迂回作战,最终虽然他们的询问时间过久,但是结果也很明显……</p>

    祁阳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都说完了。</p>

    ------题外话------</p>

    祁阳:我要是先前一直不说话就好了QAQ</p>

    郭叔:我们体谅你不说话,你也要体谅我们问问题必须有个回答不是?</p>

    祁阳:对呀。</p>

    郭叔:说话就行,多说点,我们从里面抠就行。</p>

    祁阳:……</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