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做了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第三更)

    一直看到赵良泽垂下头,路近才冷哼一声,对着手机认真说:“真的叫九宫莲花阵?那我们可要好好谈谈了,你今天有没有空呢?来我这里说说话好吗?我请你吃大餐!”

    路近有意用一个吃货的热情感染温一诺。

    温一诺果然有些动心了,“……呃,什么大餐?我吃过的东西挺多的,一般好吃是打动不了我的。得是特别好吃!”

    路近笑着说:“非常好吃的某国海鲜炒饭!全国独一无二非专业名厨烹制,保证你吃得停不下来!”

    “……这个,我吃过啊……一般般吧……”温一诺根本不觉得这个某国海鲜炒饭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还不如自己白饭就白灼虾蘸生鲜酱油好吃……

    “呵,这就是你没吃过好的!”路近极力劝说她,“我保证是你吃过的最好吃的某国海鲜炒饭!不好吃我给你发大红包!”

    一个大红包终于坚定了温一诺的决心,“好!您在哪儿?我这就过来。”

    路近忙说:“我在赵良泽的公司这边,你们在哪里?多久能到?”

    赵良泽的公司在四环的高科技园区,离萧裔远的公司很近,但是离温一诺的新家就有点远了。

    萧裔远看了看路程和时间,说:“我们十五分钟就到。”

    ……

    刚好十五分钟,萧裔远的车在赵良泽公司所在大厦门前的停车场停下来。

    温一诺和他一起走进大厦一层的电梯。

    看着电梯冉冉上升,往十八层行去。

    萧裔远有些不放心,抬眸看了温一诺好几眼,但是一句话都没说。

    温一诺知道萧裔远在担心什么,她也不想继续解释了,反正等会看见她怎么跟路近教授说话就明白了。

    温一诺笑着跟萧裔远一起走进赵良泽公司的大门。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公司,门口一块很普通的铭牌:网络安全有限公司,根本看不出是大名鼎鼎SSA私募基金所在地。

    而且这里平时基本上没有人,就连前台小姐都没有。

    温一诺走进去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走进一家快要倒闭的废旧物品回收公司。

    直到萧裔远熟门熟路带着她在公司里七弯八拐,走到一扇看上去很高档的黑胡桃木大门前停下来。

    他把手掌放到墙上的自动感应器上,再扫描了虹膜,那扇大门才自动开启。

    温一诺看得津津有味,跟着萧裔远迈步走进去。

    黑胡桃木大门在他们走进之后,又悄然无声地自动关闭。

    看上去有点智能的样子。

    门内的陈设,跟门外拿着陈旧到普通的风格完全不同。

    这间房子几乎像一个全是显示屏的立方体。

    头上的天花板,两墙壁,脚下的地板,是LCD显示屏。

    看得出来朝南的整面墙都是玻璃窗,只用一整块投影仪屏幕遮挡,权当是窗帘。

    屋子正中间摆着一圈呈半圆形的沙发,每两个座位中间有个小小的咖啡桌作为隔断。

    沙发面对的地方摆着一张长条桌,也是黑胡桃木的。

    温一诺很熟悉这种树木,因为她跟大舅张风起给人看风水的时候,曾经在某个有钱人家里看见过整整一屋子的胡桃木家具。

    被人科普过这种木头有多值钱,好一点的不比传统“木中贵族”紫檀木或者花梨木差。

    在这种装修极端后现代的办公室里,看见黑胡桃木的长桌,还是有些突兀。

    但是并不丑,反而有种厚重感,将满屋跳脱的后现代气息很好的整合起来。

    用一句通俗的话说,就是镇得住,不飘。

    赵良泽抱着胳膊站在那张长条桌后面,路近则坐在沙发上,正回头看着他们。

    “会算命的小姑娘,你终于来了!”路近欢欢喜喜迎上去,还跟她握了握手。

    温一诺也挺喜欢路近的,没有别的原因,就是投缘。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都很自来熟的样子。

    萧裔远扯了扯嘴角,来到赵良泽旁边,征询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诺诺的那个什么九宫莲花阵,你真觉得有用吗?”

    赵良泽没有说话,只是在长条桌上摁了一个按钮,一块虚拟光屏出现他面前。

    这是他们机构现在用的新型电脑,已经不用传统平板电脑屏幕了。

    温一诺眼角的余光瞥见对面长条桌上,突然凭空出现一派车水马龙的高速公路景象,顿时瞪大眼睛,问道:“这是什么?”

    赵良泽面前的虚拟光屏是双面可见,就跟双面绣一样。

    路近兴致勃勃地解释:“这就是上午你弄的那个……九宫莲花阵。”

    顿了顿,他很困惑地问:“……真的叫九宫莲花阵?你没有骗我?”

    “当然没有。”温一诺随便说道,眼睛却紧紧盯着赵良泽放出的高速公路监控画面。

    说实话,她跟张风起用这个东西不知道多少次摆脱别的风水师的跟踪,可是就连她自己,都没有真正看见过他们的方法到底是怎么生效的。

    此时赵良泽把监控画面已经重新编辑过,汽车的形象被极大的缩小,几乎像一只小小的蜜蜂在花丛中飞行。

    “一只小蜜蜂啊,飞到花丛中,抖抖你的蜜啊,装进我的瓮……”

    温一诺哼着自编的儿歌,看着自己和萧裔远的那辆车就在高速公路上前后左右的穿梭行走。

    它驶过的每一步,都在屏幕上留下一个小黑点,显示它的路线。

    最后这些小黑点被一个个串联起来,像是一个套一个的8字,但是每个8字都比前一个略偏一个角度。

    从高空俯瞰,很明显这些角度甚至是相同的,看上去真的很像一朵盛放的重瓣莲花。

    而且随着这车在这些8字花瓣上行走,这些花瓣甚至像是动起来了。

    视网膜上留下的残影一帧帧播放,如同在看动画片,注意力全部被占领了,他们甚至看不到旁边的那些车流。

    最后他们冲下高速公路的时候,那重瓣莲花却突然消失,因为先前闭合的8字一个个从中间断裂,变成一个个零,然后就气泡一样消失在天地之间。

    温一诺看得津津有味,不断地感慨:“太美了!真是太美了!居然这么厉害!最后还能消失!666!我给双倍666!”

    路近:……

    赵良泽:……

    只有萧裔远面露微笑,背着手站在赵良泽身边,心情很轻松。

    路近看了看依然车水马龙的虚拟屏,又看了看满脸赞许惊叹的温一诺,好奇地问:“……一诺,你自己没有看见过这幅景象吗?”

    “没有啊。”温一诺摇了摇头,“我又没有这些设备,我怎么知道是这个样子。”

    她可不是什么计算机黑客高手,怎么可能连到高速公路的监控上面?

    她兴致勃勃看着赵良泽,问道:“赵总,你是怎么连到高速公路的监控上面的?”

    赵良泽当然不能说实话,只是含糊地说:“我有朋友帮忙。”

    温一诺会意,也不再问了,转了话题说:“看!我这朵莲花是不是画的很美?当然,远哥的车技更好!我第一次跟他合作,他就能领会我的意思,而且执行的分毫不差!”

    路近连连点头,赞道:“确实不错。你指挥得好,阿远做得也很好,不然画不出这么完美的图像。”

    温一诺听得很高兴,朝对面站在长条桌后面的萧裔远竖起大拇指:“远哥最棒!”

    萧裔远笑道:“还是诺诺指挥得好,我只是做了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

    赵良泽扯了扯嘴角,低声说:“你们俩可别秀恩爱了,牙都要被你们酸掉了。”

    “赵总你这是嫉妒。”温一诺一本正经的说,“我看你眼带桃花,印堂发亮,应该桃花星动了。”

    路近也拍着大腿笑道:“没错没错!他看什么都说是花!肯定是思春了!”

    赵良泽没有理会路近,只是纳闷地看着温一诺说:“……我知道有紫微星、文曲星、贪狼、廉贞、破军,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桃花星?——这是哪里的星星?”

    温一诺笑道:“这你就不懂了,桃花星是道门中的专有名词,又不是天文学上面的。你刚才说的紫薇、文曲、贪狼、廉贞、破军都是天文学上的星星。紫薇是北极星,文曲、贪狼、廉贞和破军是北斗七星中的四星。”

    “而桃花星,是紫薇斗数里面的名称。”

    温一诺接着说:“紫薇斗数是用人的阴历生日加上出生时辰,配合黄道十二宫,加上十四星盘排列而成。贪狼、廉贞也在其中,属于最厉害的桃花星。——你随口一说,就是桃花运最强的星盘,所以我说你桃花星动了!”

    “你要知道这个,那我真要敬你博闻强记了!”

    温一诺还朝赵良泽拱了拱手。

    这一瞬间,她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带了一点飒爽的江湖气,飘逸中多了质感,有种超越年龄的稳重。

    萧裔远含笑看着前方,似乎没有看着温一诺,但是只有他知道,他现在心里眼里,只有她一人。

    路近听了哈哈大笑,拊掌说:“紫薇斗数?!你还懂紫薇斗数?”

    温一诺摇摇头,摊了摊手,遗憾地说:“……不懂。”

    路近:“……”

    白费功夫了,好想收回某国海鲜炒饭的许诺肿么破?

    ※※※※※※※※※

    这是第三更。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