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从此君王不早朝(第一更求推荐票)

    严十辉话音刚落,萧裔远已经给他发来一份电子合约过来。

    “这是有第三方即时网上认证的合约,电子签名也有法律效力。”萧裔远戴着蓝牙耳麦,气定神闲和地说,“签吧,你刚才答应了的。”

    严十辉最后一丝侥幸也没有了。

    他本来还想打一打时间差,拖着萧裔远,然后回去逼岑季言马上签合约,这样只要岑季言签了,他这边就可以反悔,不用分十亿给萧裔远。

    对于严十辉来说,这钱就跟他的命似的,能不给你不给。

    萧裔远看来也是特别了解严十辉这种人,严防死守堵住他侥幸的路。

    严十辉讪笑着用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下自己的签名。

    电子合约认可了他的签名,传到第三方机构进行电子认证。

    这种电子认证首先需要实名认证,然后认证平台会给双方CA证书和唯一时间戳,这样电子签名的合同就成为受法律保护的合同文件。

    简单来说,跟双方在律师的陪同下签署合约没有区别。

    当CA证书和唯一时间戳传过来的时候,严十辉已经认命了。

    签完这份合约,萧裔远就拥有威远智能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严十辉沉着脸说:“恭喜萧总现在是威远智能的大股东了。希望你也记得你自己的承诺,如果你现在把退出的消息放出去,我的公司一文不值,你也一分钱别想要!”

    现在的威远智能,除了他,就是萧裔远的股份最多。

    萧裔远笑了笑,“好说好说。我失心疯了才会跟钱过不去,是吧?您尽管放心,在您和岑氏的合同生效之前,我是一句话都不会说的。”

    然后又提醒严十辉,“严老板,等您跟岑氏集团签订的出售合约生效的那天,别忘了通知我。作为威远智能的第二大股东,我是必须要到场的。”

    严十辉被他气得几乎心肌梗塞发作。

    他捂着胸口喘了几口气,瓮声瓮气地说:“知道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严十辉挂了萧裔远的电话,脸上的神情近乎狰狞。

    他在心里暗骂了几声,才整整衣领,扬起笑脸,走回刚才的包间。

    岑季言已经等得心浮气躁。

    严十辉消失的时间越长,他就越担心对方还是要加码。

    说实话,五十亿已经是他的极限,如果对方真的继续加,那他想买也买不到了。——因为根本没有这么多钱。

    所以看见严十辉笑着进来,岑季言几乎从位置上站起来,着急地问:“严老板,你到底签不签啊?”

    “……岑总,您着什么急啊?我们吃完饭再说不行吗?或者,明天再说?”严十辉摆出一副不大想谈这个问题的样子,敷衍地笑着,还给自己斟了一杯红酒。

    岑季言沉下脸,将筷子往桌上一拍,“严老板,您这样可太不厚道了,我们是诚心诚意而来,您可不能只盯着价高者得啊!”

    严十辉放下筷子,很是感慨地说:“岑总,您的诚意我当然知道,可是您也知道,这公司是我十来年的心血,就跟我的孩子一样,我不会卖自己的儿女,我只想给自己的儿女找一个更好的家。”

    “我希望看见它们还能在新的公司里继续发挥作用,而不是买下来就被关闭,被雪藏……”

    严十辉说得十分动情,眼圈都红了,眼底还有泪花闪动。

    岑季言忙说:“那您一定要选择我们智胜啊!我们智胜公司有最好的首席技术官,有最强的资金支持,还有最大的客户群,威远智能在我们手里,连公司名字都不会改!”

    “真的?!”严十辉像是被他说动了,猛地抬起头,“你能保证威远智能的公司名字不变?!”

    “当然,我们买威远智能,是要整合有价值的人工智能公司,将它们联合起来,这样才能做大做强!”岑季言说话还是有几分煽动力,非常适合演讲鼓舞人心。

    严十辉正中下怀,也知道不能继续再拖下去,夜长梦多,只有拿到手的真金白银才是真的。

    他大叫一声:“好!来,岑总,我们干了这一杯!祝我们以后合作愉快!”

    岑季言大喜,激动得几乎浑身哆嗦。

    他举起酒杯,和严十辉噌地碰在一起。

    吃完饭,两人返回严十辉的公司,把两边的律师都叫了过来,在律师的陪同下,签下合约。

    严十辉以五十亿的价格,把威远智能卖给智胜公司,从合同生效日期开始,威远智能的一切事务,包括但不仅限于一切流动资产、固定资产和长期债务、短期债务,全部跟威远智能的股东无关,全部由智胜公司承担。

    这个合约签了之后,岑氏集团的董事会还需要讨论一番,才能最后生效。

    岑季言拿到草签的合同,急急忙忙又赶回了南方,召开董事会,生怕夜长梦多。

    ……

    萧裔远今天终于敲定了威远智能的事,坐在座椅上,半天动弹不得。

    这是他第一次在商场上展露自己的头角,不是靠技术,也不是靠后台,完全靠他自己,走了一招险棋。

    他看着办公桌上他和舒展的合影,在心里默默地说:舒展,我用自己的方式给你报仇了。

    下午的阳光从百叶窗照进来,在柚木地板上画出斑驳的纹路。

    萧裔远起身,嘴里叼着一支烟,手里拿起打火机,凑到嘴边点燃了烟,长长的吸了一口。

    为了这一天,他的神经一直是紧绷的。

    不确定因素太多,而他,只是根据自己的判断,在搅浑水的时候,还往前走了一步。

    静静地抽完一支烟,他嚼着口香糖离开办公室,往公司门口走去。

    叶临泽的办公室在靠门的地方,萧裔远走过他门口的时候,笑着说:“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早点回去了。”

    叶临泽忙站起来笑道:“萧总客气了,您不舒服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呢。”

    萧裔远点了点头,拉开公司的玻璃门出去了。

    ……

    回到家,他先去自己的房间洗漱了一番,换了身在家里穿的休闲服,端着一杯咖啡,悠悠闲闲来到温一诺的卧室门口敲了敲。

    “进来。”温一诺睡了一上午,这时正靠坐在床上用IPAD刷剧。

    萧裔远推门进去,看见她正把IPAD放到床头柜上。

    “在看剧呢?”萧裔远在她床边的单人沙发坐下,架起了腿。

    温一诺点点头,笑着说:“最近没有什么好看的剧,我正无聊呢。远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萧裔远调笑着说:“想你了,就回来了。”

    温一诺呵了一声,皱皱鼻子,“远哥你可别跟我来这套。”

    “我跟你来哪套了?嗯?”萧裔远放松下来,脸上的笑容倜傥中带着戏谑,勾人的凤眸温柔里漾起魅惑。

    温一诺被他的眼神看得心里一跳,不过还是笑着说:“当然是**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啊!哈哈哈……其实你也只是回家早点不加班而已,用这句诗太过了,不应景不应景!”

    萧裔远无声地勾了勾唇,浅抿一口咖啡,闲闲地放到咖啡桌上,说:“虽不中,亦不远。”

    顿了顿,他脸上的笑容淡了一些,轻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特别想回来,特别想见你。”

    说着,他轻轻握住了温一诺放在被子上的右手。

    她的手有点肉,软绵绵的,柔若无骨,手背还有几点肉涡,肌肤白白嫩嫩,指甲干净粉嫩,修剪得整整齐齐,没有任何指甲油或者做过任何美甲。

    他忍不住拉起她的手,盖在自己唇边,一根根,亲吻她的指肚。

    温一诺被他温热的气息弄得手指痒痒的,咯咯笑道:“好了,我知道你刚解决了一桩烦心事,需要跟我倾诉吗?我听着呢……”

    萧裔远心里一动,“这你都看得出来?”

    “别忘了我的老本行。”温一诺骄傲地仰头,“温小天师在此,假以时日,我也会成大天师!”

    “哦,差点忘了。”萧裔远不知道是该欢喜还是忧愁,有个能“察言观色”的女朋友,他简直一点**都不能有了。

    不过他其实乐在其中。

    “我今天是解决了一桩事。”萧裔远含蓄地说,“跟人签了份合同,不过没有卖钱,而是换了点股份。——那个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温一诺对这些不算很懂,所以她只是静静地看着萧裔远。

    萧裔远长得太好看了,给他看相的人,不仅需要特别高深的能力,还需要非常强悍的定力。

    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他的脸给吸引住了,忘了自己在看什么。

    温一诺发现自己自从答应跟萧裔远在一起之后,他的面相对她来说也是云遮雾罩,不像以前那样一目了然了。

    而且她也不擅长看相,因此只是大致看了一下,知道他不会有事,才笑着说:“远哥,你放心,你做的事,没什么波折,一定会成功的。”

    “真的吗?”萧裔远蹙眉,“合约是签了,但我还有点顾虑。”

    “什么变数?”温一诺笑着问,“能说说吗?当然,如果不能说就别说,我只是好奇而已。”

    萧裔远点点头,“不是什么秘密。是这样的,我跟人签了一份合约,把我的一份程序卖给一个公司,换取那个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现在这个公司被收购了,我能获得收购价格的百分之二十。”

    温一诺顿时笑起来了,眼睛几乎发亮:“那很好啊!远哥!恭喜你发财了!——合约都签了,你还能有什么顾虑?”

    ※※※※※※※※※

    这是第一更,下午一点为“歆上”盟主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今天是周一,推荐票很重要哦!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