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大型动心现场(第三更)

    傅宁爵一下子呆在门口。

    他从来没有看见过温一诺这样活色生香的样子。

    他以为以前见到的她,妙语连珠嬉笑怒骂,已经很真实动人了,没想到她还有这样一幅完全不为人知的一面。

    她趴着看手机,从他的角度,看不见她墨玉般的瞳仁,只能看见长长浓厚的睫毛,像两排小扇子。

    忽闪一下,就是蝴蝶翅膀扇起的风,在他心里刮起了风暴。

    她穿着烟灰紫休闲裤,长腿翘起,束着脚踝的休闲裤松松垮垮倒垂下来,一双不大的脚有点肉,细白如玉雕。

    当她发现有人进来,下意识抬头,明丽的眼眸秋波流转,视线如箭般射过来。

    傅宁爵只觉得胸口中箭,火辣辣的疼,酸得发疼那种疼。

    他从十六岁就开始交女朋友,到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有的男人突然会收心养性,回家结婚生孩子。

    就是他现在的感觉。

    看见她这个样子,他的脑海里已经一瞬间脑补了无数画面,连自己和她生的孩子的小名都取好了,还有以后是要上私立还是上公立,大学是在国内读,还是本科就出国。

    他有点茫然,也有点难以置信。

    就是她吗?

    真的是她吗?

    可是特么的为什么这种感觉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她有了男朋友的时候就来了?!

    傅宁爵瞪着萧裔远,恨不得将他一把从床上拖出去斩了!

    还没结婚呢怎么就敢大摇大摆坐在姑娘家床上?——要脸吗!

    蓝如澈站在傅宁爵旁边挑了挑眉。

    萧裔远自称是温一诺的男朋友,看来确实有这回事。

    他的眸色渐深,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也没说话。

    张风起本来还乐呵呵地想看笑话,结果看傅宁爵呆若木鸡,蓝如澈稳如老苟,温一诺慌得一匹,萧裔远胜券在握,他又觉得没意思了。

    他轻轻哼了一声,说:“一诺,你的朋友们说有话要跟你说。”

    又朝萧裔远懒懒地招手:“阿远你出来一下,让他们好说话。”

    这是什么唯恐天下不乱的瞎借口?

    萧裔远眼皮都没抬,淡淡地说:“一诺胆子小,得我陪着她才能跟外人说话。”

    从六岁就跟着张风起半夜看风水的温一诺突然就被胆子小了。

    她想反驳,努力抬起头,刚想说话,跟萧裔远对视一眼,察觉他眼神里不动声色的威压,和温柔的祈求,矛盾的交织在一起。

    她又心软了,顺着他的话,笑嘻嘻地盘腿坐了起来,说:“大舅你走吧,远哥留在这里陪我,我身体还不太舒服,万一一会儿又头疼了,远哥才知道怎么安慰我。”

    张风起“挑拨离间”没成功,只好又哼了一声。

    温一诺扬声说:“大舅,你是不是鼻子不舒服?”

    “我哪有?”张风起瞪她一眼,“你不要咒我生病。”

    “我哪有?”温一诺也无辜地说,“你老是用鼻子哼哼,我才以为你生病了。”

    张风起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瞪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傅宁爵回过神,扬起笑容,往温一诺的卧室走进去,说:“你不用起来了,最好还是躺下吧?脑震荡可不是好玩的。”

    温一诺笑着说:“我没事,等你们说完话了我就睡觉。”

    说着还打了个哈欠。

    傅宁爵忙说:“你是不是累了?要不你先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哎哟,可不要再来了,让我好好休息吧……

    温一诺在心里哀叹,明面上还得礼礼貌貌极为客气地说:“真的不用了,小傅总,你来一次,我就要起来接待你一次,我这脑震荡可真好不了了……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我当然不是!”傅宁爵忙摆手,有些急切地说:“那我明天不来了,你每天跟我报一声平安我就安心了。”

    温一诺:“……”

    傅宁爵怕她拒绝,补充说:“你也不用说很多话,就打一个字就好,或者发一个表情包,甚至打一个句号就好。”

    温一诺无语半晌,说:“小傅总,我可是在休假,又不是在家里上班,您还是饶了我吧。”

    蓝如澈也似笑非笑地说:“是啊,一诺没说错。小傅总,你可高抬贵手,给我们这些员工一点活路吧。”

    傅宁爵瞪他一眼,这时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太着相了,只好改口说:“那好吧,我就不来看你了,你好好养伤,一周后公司见。”

    “嗯,谢谢小傅总!”温一诺微微点头,不敢晃悠脑袋晃悠地太厉害。

    傅宁爵说完,又戳蓝如澈,故意说:“你不是有合约的事要跟一诺谈吗?还不说?”

    温一诺惊讶地问:“合约?什么合约?蓝仔仔你最近又跟人签约了?”

    “当然没有。”蓝如澈忙摇头,“你现在是我的经纪人,我的合约你不签字都是无效的。”

    “哈!我就知道!”温一诺得意起来,“蓝仔仔你回去好好休息一周,我可跟你说,这是你难得的假期了。等我伤好了回公司,可得卯足劲儿给你安排工作让你营业!”

    “好,那我等着你。咱们,不见不散。”蓝如澈突然看着温一诺的眼睛,含情脉脉说道。

    这正是温一诺最喜欢的蓝如澈拍的那部电影里的台词!

    他也用的是一模一样的表演方式和语气说这句话。

    哎嘛!实在是太苏了!

    温一诺情不自禁捧住有些发烧的脸,迷妹一样的神情,梦呓般说:“蓝仔仔你别这样……我是你的经纪人!你不能再随便对我放电了!”

    蓝如澈抿嘴一笑,视线从温一诺身上停留一瞬,然后淡淡往萧裔远那边看了一眼。

    萧裔远能够察觉蓝如澈这一眼的力度和涵义,可他也没在怕的,跟着抬眸,不动声色看了他一眼,又将目光转向蓝如澈身边的傅宁爵。

    和内敛淡定的蓝如澈比起来,傅宁爵的感情就外放多了。

    萧裔远早就觉得傅宁爵对温一诺“图谋不轨”,现在算是拿到实锤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让温一诺辞职。

    被一个这样好条件的男人时时刻刻觊觎,萧裔远有点不放心。

    特别是温一诺还那么财迷……

    万一傅宁爵掌握了“攻克”温一诺的“特殊方法”——用钱砸,怎么办?

    萧裔远再一次察觉到危机,他一定要多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

    说完话,两人再没有停留的借口了。

    萧裔远甚至从温一诺床边站起来,朝他们一展手,“两位这边请,我送你们去电梯。”

    傅宁爵再看看温一诺,见她也在笑着跟他们招手再见,他就不由自主招手“再见”了。

    等他再回过神,已经和蓝如澈两个人站在电梯里。

    电梯一路向下,两人都没说话。

    等电梯到了一楼大厅,两人出来之后,傅宁爵突然对蓝如澈说:“阿澈,我以前什么都让着你,这一次,我不想让了。”

    蓝如澈好笑地说:“这话你不应该跟我说,应该跟萧裔远说。”

    “他不是对手。”傅宁爵懒洋洋地说,一向飞扬跳脱的神情居然有了点少有的倨傲,“我的对手只有你。”

    蓝如澈却摇了摇头,“你别想错了。只要萧裔远在,你我都不是他的对手。”

    傅宁爵“哈”了一声,勉强笑道:“你是真的承认你对她有意了?”

    蓝如澈没有说话,直到上车的时候,才困惑地说:“我也不知道,你说奇不奇怪?”

    “这有什么奇怪的?”傅宁爵发动汽车,一边说:“你知道我以前女朋友不少,可我知道,我从来没想过要跟她们结婚。我今天看见卧室里的她,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这就是我老婆。”

    蓝如澈皱了皱眉头,连老婆都出来了,难道傅宁爵要来真的?

    他想了想,说:“你是傅家独子,还是小心一点吧。一诺……跟你以前的女朋友不一样,一来她是你下属,处理不好就是骚扰。二来,你父母会同意吗?她的家世还算有钱,但远远够不上你的阶层。给你生孩子可以,嫁进傅家,估计不太容易。三来,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你难道想当小三?”

    还提醒他:“如果追求不成,一诺肯定会辞职,你可能连见她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傅宁爵怔怔听着,过了一会儿,笑着说:“没关系,我可以等。等她和萧裔远分手,我不就可以趁虚而入了?——等我趁虚而入,我会马上求婚!不会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谈恋爱上。”

    “等结婚之后我们有大把时间谈恋爱,我可舍不得把她放在外头,被你们这些坏男人觊觎。”

    蓝如澈噗嗤一声笑了,啧啧两声,“看看谁在说话。之前你妈咪怎么催你你都不肯考虑订婚,更别说结婚了。连那个小明星设个局你妈咪都恨不得是真的……其实你才二十三岁,她干嘛那么急啊?”

    “我怎么知道?听说是我小时候有人给我算命,说我早婚比较好。”傅宁爵耸了耸肩,“你说现在什么时代了,怎么还有人相信算命这种事?”

    蓝如澈静静听他发完牢骚,只说了一句话:“……一诺家祖传算命看风水。”

    傅宁爵浑身一震,马上说:“回去得找几本相书风水书好好瞧瞧,免得以后没有共同语言。”

    ※※※※※※※※※

    这是第三更。

    亲们求订阅啊~~~(?ω?)。

    群么么哒!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