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叶临泽心情更好了,他的笑容也添了几分真诚。

    看着这个非常有可能是他母亲的女子,叶临泽的眼神里更多了一丝孺慕之意。

    他这种眼神也感染了苏长枫。

    看着这个帅气的燕大男生对她恭敬有加,苏长枫甚至升起了一股母性的感情。

    她说话的声音越发温柔谦逊:“你别紧张,别拘束,想问什么就问什么。我就是个普通的生意人,赶上了好时候,又有一群朋友帮衬,才有现在的一点点成就。”

    叶临泽咳嗽了好几次,才找到自己的嗓音,开口说:“您太谦虚了。我对您个人的成长经历非常感兴趣。请问您是哪里人啊?”

    苏长枫笑着顺口说:“你猜我是哪里人?”

    叶临泽眯了眯眼,笑着说:“您说话的口音有点像Y市人,请问您是Y市人吗?”

    “咦?这你都能听得出来?”苏长枫掩嘴笑出了声,“我还以为我的口音已经没有了,哎呀,还是被你听出来了……”

    说着她点点头,轻快地说:“是啊,我是Y市人,我在Y市长大,念大学,后来大学毕业来C城工作,才有了我现在的生意规模。”

    叶临泽装模作样翻着手机里的记事本,看了一会儿,又问:“听说您的乘风商业地产有限公司拥有好几个特别旺的商铺,您能不能说说,您当年是怎么看上这些商铺的?”

    苏长枫张了张嘴,似乎有什么话要脱口而出,但是在最后一刻还是忍住了,她的笑容微敛,说:“……这些是我的商业机密,请恕我无可奉告。”

    叶临泽:“……”

    这怎么是商业机密?

    难道那些商铺不是她的?

    可是街道办事处那边的资料写的清清楚楚啊?

    这样一想,叶临泽又想起一件事。

    那就是二十多年前,苏长枫才二十出头,刚刚大学毕业。

    按照她刚才的说法,大学毕业才从Y市来C城。

    短短一两年内,她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怎么就成了这么多地产的拥有者?

    Y市的苏家人可不像有钱人的样子。

    难道苏长枫中彩票了?

    叶临泽想着,又换了一种方法问她:“……那您能不能说说您是如何挣到您第一桶金的?”

    在白手起家的生意人中,第一桶金一般是最难赚的,也是最有偶然性和戏剧性效果的。

    苏长枫的眼神有些飘忽,她似乎不想谈论这个问题,微皱了眉头,抬起手腕看了看,淡淡地说:“你还有八分钟。”

    叶临泽:“……”

    说好的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呢?

    他也没问什么出格的问题啊?

    不就是想追问二十多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让这个女人把亲生儿子都丢了……

    可是她似乎对那个时候的事十分忌讳,几乎闭口不谈。

    这可不行。

    如果她什么都不说,他怎么得到更多的线索呢?

    叶临泽灵机一动,索性半摊牌一样说:“我去过苏总的家乡Y市,也见过您在Y市的一些亲戚,我想问问您,您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从他说起Y市的亲戚开始,苏长枫的脸色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坏了下去。

    她抿了抿唇,声音有些尖利:“你不是要做女企业家的系列报道吗?怎么又问起我的亲戚家人?你这是要挖掘我的**吗?”

    “这些只是常规问题啊,报道女企业家,当然不能脱离她的家庭,是吧?”叶临泽不慌不忙地说,笑容也淡了一下,没有那么亲切了,显得很公式化。

    苏长枫根本不愿意谈起Y市的事。

    她冷冷地说:“我二十八岁结的婚,这在我的很多访谈和履历中都有,你来采访我的时候,难道没有提前做过功课吗?”

    叶临泽心里一沉。

    如果苏长枫是二十八岁才结婚,那自己要么是她的私生子,要么根本不是她的孩子……

    刚才还信心满满,觉得几乎触摸到真相的叶临泽,一下子被打击得不轻。

    他的笑容完全消失,定定地看着苏长枫,心里翻江倒海一般进行着剧烈的思想斗争。

    怎么会这样?

    他就这么见不得人吗?

    苏长枫见叶临泽脸色不对,心里也有些膈应。

    刚才因为两人相似的气质产生的好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已经是一副要送客的架势,沉着脸说:“我还有很多会要开,如果你没有别的问题,我们今天就……”

    她一句话没说完,叶临泽已经不顾一切站起来,往苏长枫肩膀上拍了一下,顺手捻下她几根头发握在手心。

    “你干嘛?!”苏长枫怒视叶临泽,“你不要动手动脚!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我可以马上报警的!”

    “苏总这么急干嘛?”叶临泽拿到了想要的头发,一下子又镇定下来,他似笑非笑抱着胳膊,说:“苏总,您在结婚之前,有没有生过一个孩子?”

    “啊呸!你才在结婚之前生孩子!你才有私生子!”苏长枫大怒,顺手一把将叶临泽推开,指着大门斥道:“滚!你现在就离开我的办公室!赶紧滚!”

    “为什么要我滚呢?是不是我触到您的痛处了?”叶临泽缓缓笑了起来,但是这笑像一个面具一样凝在脸上,并没有直入眼底。

    他的眼神冰冷而狂躁,下眼睑甚至微微发红,看上去既像是要哭,又像是要发脾气了。

    看见他这幅样子,苏长枫非常明显的恍惚了一下。

    她呆呆地看着他,好像透过他,在看另外一个人。

    叶临泽看见苏长枫这个样子,觉得自己大概明白她的心态,忍不住说:“二十二年前,你是不是生过一个孩子?那时候你才大学刚毕业,男朋友又离你而去,你独自一人生下孩子,但是没法自己抚养,所以你把他……送人了?”

    苏长枫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她瞪着叶临泽,眼里充满了恐惧。

    涂着大红唇膏的嘴唇不断翕动,连手都在颤抖。

    她想说话,但好像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叶临泽看着她这幅样子,越来越觉得自己真相了。

    原来是这样。

    他之所以被她遗弃,是因为他是她的私生子!

    当时才大学毕业的她,应该是无法承受人们异样的目光。

    二十多年前,单身妈妈还是不被社会接受的惊世骇俗之举。

    苏长枫作为一个普通人,自然也不能免俗。

    可是她就算要遗弃他,就不能给他找好一点的人家收养?

    为什么要把他放到一户残疾人家门口?!

    叶临泽的眼圈霎时就红了,他一字一句地说:“……我一直想问你,就算你无法一个人抚养孩子,你为什么不把这个孩子送到孤儿院?!”

    “你为什么要放到那种人家门口!”

    苏长枫终于回过神,她眼神冰冷至极,看着叶临泽,不像是看被她遗弃的私生子,而是像在看仇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现在给我出去!立刻!马上!”她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前,终于摁下了桌角的警铃。

    很快,公司安保部门的人和总裁秘书一起打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苏总,出什么事了?”

    “苏总,您还好吧?!”

    大家推门进来,看见苏长枫跟叶临泽两人对峙般站在办公室中间宽敞的空地上。

    叶临泽手里没有任何武器,只有一个手机。

    并没有什么危险到要叫外援的地步。

    苏长枫见自己人进来了,轻吁了一口气,冷声说:“这个人擅自闯进我的办公室,说了很多对我不敬的话,你们给我赶他走!现在!马上!”

    她公司里的安保人员立刻冲上来,一左一右架住叶临泽的胳膊,就把他往外拖。

    叶临泽不顾一切大喊:“苏长枫!你生了我!又遗弃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苏长枫对他置之不理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叶临泽。

    他知道自己大概是无法让这个“亲生母亲”接受自己了。

    这种冰冷的跟仇人一样的态度,简直比被人嘲笑是残疾人的孩子还要刺痛他的心。

    可以不爱他,可以不要他。

    但为什么要视他为仇寇?!

    被自己“亲生母亲”仇恨的感觉,就是这个样子吗?

    就像有人拿刀掏出了他的五脏六腑,他彻底成了一个“空心人”。

    叶临泽“哀莫大于心死”的时候叫出来的话,一下子轰动了整个公司。

    就连架着他的两个安保人员都下意识松开手。

    如果这个小伙子真的是总裁的私生子,那他们对他不敬,会不会以后总裁想起来就给他们穿小鞋?

    母子之间哪有隔夜仇?

    而那个前台小姐听见叶临泽的话,更是心情无比复杂。

    不是燕大新闻系的学生吗?

    怎么又变成被苏总遗弃的私生子了?!

    她这是被利用了?

    前台小姐恨不得整个人缩到桌子底下去,不要被总裁和总裁秘书看见自己。

    这个时候,她不想被任何人关注!

    叶临泽整了整衣袖,对着总裁办公室的方向再次大声说:“你二十二年前抛弃我,我不怪你。可是你到现在都不肯承认我是你儿子……”

    突然,苏长枫从办公室里风一样冲出来,啪地一巴掌打在叶临泽脸上,怒道:“你住口!你不是我儿子!我也没你这样的儿子!——你再胡搅蛮缠,小心我报警抓你!”

    ※※※※※※※※※

    这是第三更。

    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谢谢各位亲帮着安利这本书~~~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