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小骗子乖乖(第一二更,6K大章)

    叶临泽说话的时候,温一诺已经在暗暗观察他的面相。

    等他说完,温一诺已经有了一点头绪。

    她朝叶临泽做了个手势,“你能转个身,让我看看你的后背吗?”

    叶临泽有些摸不着头脑,心想卜卦还要看后背?

    不过他还是依言起身,转身背对着温一诺。

    温一诺仔细看了看他的后脑勺,微微颔首,说:“行了,你转过来坐下吧。”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

    狂人妹窝在舒展怀里,呆呆地看着温一诺,心想一诺可能真的很精通这些旁门左道。

    三亿姐的心情更加复杂,她希望温一诺能够帮叶临泽找到点线索,但一想到温一诺如果找到新线索,她心里又不是很舒服。

    舒展是第一次看见温一诺这个样子,看得目不转睛,连嘴都微微张开了。

    只有萧裔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懒洋洋靠在座椅上,拿出手机开始查邮件。

    温一诺仔细观察叶临泽之后,将自己面前的桌面收拾干净,再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红色织锦小福袋。

    抽空福袋的细绳,她倒出来五枚铜钱,摊在嫩白的掌心里,笑眯眯地说:“这是小五帝钱,顺治通宝、康熙通宝、雍正通宝、乾隆通宝和嘉庆通宝。你随便挑三枚,我来给你卜卦。”

    狂人妹来了兴趣,坐直了身子好奇地问:“这是真的铜钱吗?我的意思是,真的顺治通宝和康熙通宝?”

    “我爸喜欢搜集古钱币,不过我们家不算富裕,我爸说一枚顺治通宝几乎花了我们家一半的积蓄,还被我妈骂了一通。”

    温一诺笑着点头:“我用的当然是真五帝钱。我还有一套大五帝钱,分别是秦半两、汉五铢、唐开元、宋太平和明永乐,都是真的。”

    “啊?!你居然有真的大五帝钱?那一套可值不少钱!”三亿姐的父亲是道上的资深混子,曾经也是身配五帝钱招财辟邪的大行家,所以她知道一套真的大五帝钱有多厉害。

    狂人妹更加好奇了,“很值钱吗?能值多少?”

    三亿姐想了想,“如果全是真迹,卖掉的话,可以在京城三环现款买一套三居室不成问题。”

    “卧槽!一诺妹妹不显山不露水,居然也是日常把京城三环一套三居室随身携带的大富豪啊!”舒展夸张地说,一把捶在萧裔远肩膀上,“阿远,你要努力赚钱啊!不然就被一诺妹妹比下去了!”

    萧裔远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看着温一诺不自在的表情轻声笑道:“我的钱虽然不多,但都是可以支配的流动资产。”

    “某人虽然身怀巨款,可并没有支配权。——你问问她,敢卖她的大五帝钱吗?”

    舒展还没有问,温一诺已经赶紧说:“不敢不敢!大五帝钱是我大舅的,我只有使用权而已。”

    狂人妹耸了耸肩,有些失望地说:“太可惜了,我还想跟人吹我室友多有钱呢……”

    “你是曾跟中南省的首富之女住一个宿舍的人,没必要妄自菲薄。你还是可以吹的。”温一诺一本正经朝她挤挤眼,然后把手伸向叶临泽,“挑吧。”

    叶临泽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五枚几乎一模一样的铜钱,除了上面的字迹不一样,别的地方都十分相同。

    一看就是被人用了很久的东西,表面被磨蹭得油光水滑,铜色几乎泛出晶莹的光。

    他略一思索,跳了顺治通宝、康熙通宝和乾隆通宝这三枚铜钱。

    温一诺点点头,把另外两枚铜钱放回红色织锦袋里,另一只手将叶临泽挑出来的三枚铜钱握在手里倒腾几个来回,然后往自己面前的桌面上轻轻抛洒。

    如此抛洒六次,得到了一个卦象。

    温一诺对着卦象看了一会儿,一双好看的远山眉微微蹙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微笑说:“这是易经第五十三卦,渐卦,巽上艮下。——挺有意思的。”

    这包间里的人除了她,没有一个人懂易经,因此大家都看不出来有什么意思。

    只等她解释。

    温一诺越想有趣,看着叶临泽说:“看来真是心诚则灵。”

    “是有线索了?!”叶临泽非常惊讶,“这样真的可以?”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线索,我只能凭着这个卦象,和对你骨相的观察说一些情况。至于有没有用,就看你愿不愿意信。”

    温一诺伸出手指,将三枚铜钱放回红色织锦袋里,同时开始解卦。

    她的声音和缓温柔,说话不紧不慢,语气非常有亲和力。

    “我在卜卦之前看了你的骨相。你的天庭饱满,玉枕骨突出,太阳骨凸显,说明你天生的命挺好的,你的家庭应该不穷,也不贱。”

    “再看这个卦象就更有意思了。”温一诺笑得意味深长,“渐卦的主要意思,是说女大当嫁,如果占卜女人的姻缘,是上上大吉卦。”

    “而渐这个词本身,又有循序渐进的意思,也就是说,你会逐步开运,时来运转。”

    听到这里,连心神不宁的三亿姐都开始集中注意力了。

    叶临泽更是聚精会神,生怕漏掉一个字。

    他身体对着温一诺的方向微微前倾,几乎都靠在三亿姐侧肩。

    三亿姐却像没有注意到的样子,只是斜侧着身子,所有视线似乎都集中在温一诺身上。

    温一诺接着说:“不过你占的寻人。按照卦象,你所寻之人,应该在东南方。”

    叶临泽高兴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但很快,他又觉得不对,急切地问:“……东南方?哪个东南方?以什么地方为基准的东南方?”

    温一诺抬手让他坐下,笑着说:“别着急,我还没说完呢。”

    “还有什么啊?你不是都说了吗?”狂人妹摊了摊手,“东南方啊……”

    “你听我说,下面的内容你可能就不会那么高兴了。”温一诺淡淡说道,收敛了笑容。

    她看着卦象说:“你是要寻人,卜到的是渐卦,渐卦跟女子姻缘有关,说明你不仅有姐妹,而且你母亲和你姐妹的姻缘跟你的身世有很大关系。”

    “同时它表示的是时来运转,逐步开运,也就是说,在这之前,你的运势很差,差到极点。”

    “再联系到你的具体情况,你最差的运势,就是父母双亡,所以根据卦象来看,你还有一个姐姐或者妹妹,但你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

    “如果你相信它,可以去东南方向寻找。”

    “这个东南方,从小了说,可以以我们所在的地方为基准。”

    “从大了说,以京城为基准,在京城东南方向。”

    三亿姐听入了谜,忍不住说:“一诺,能再具体些吗?”

    温一诺看着她笑而不语。

    萧裔远嗤了一声,淡声说:“……有多大诚意,就有多具体,是吧,温小天师?”

    温一诺:“……”

    三亿姐秒懂,毫不犹豫又给温一诺转了五千块钱。

    叶临泽也明白过来,低头给三亿姐发了条微信,找她要温一诺的微信号。

    三亿姐把温一诺的微信名片发给他,叶临泽忙加温一诺的微信号。

    温一诺点了通过,叶临泽立刻给她转了三千块钱,是他打工一个月的工资。

    温一诺心里一动,笑着点点头,说:“既然你们那么有诚意,我就再送一项服务,拆字。”

    “事先声明,我拆字完全是看字来拆,是不是符合你的情况,我完全不能保证。”

    萧裔远凤眸轻闪,等温一诺看过来的时候,他做了个口型:小骗子。

    温一诺:“……”

    她面无表情移开视线,看向叶临泽:“渐字有三点水,有车有斤,表示近在咫尺,但是隔着一道沟,说明有些说不清出的原因,将你和你的亲人隔开。”

    “再来,渐这个字,本身就有东方的意思,西风东渐,海风从西面吹来,首先登陆的就是我国东面的那些城市。”

    “所以你要找的地方,应该是在东部沿海地区。”

    “你本来是东部沿海地区的人,但你被送到Y市,和三亿姐的家乡是一个地方,位于我们国家的西面。”

    “Y市在西面,而你要找的东部沿海那个地方,既在京城的东南方,又在Y市的东面,这样可以在地图上画个交叉点了。”

    她划开手机,点开一个带地图的页面,找到京城和Y市的位置,按照刚才说的方位画了个圈。

    “还有,刚才的渐卦,说的是女子出嫁,既然跟女子出嫁有关,那Y市,和你要寻找的地方,不会是一点都没有关联的两个地方。”

    “所以我推测,你的母亲,应该就是Y市人,她是从Y市嫁出去的。”

    三亿姐精神一振,忙说:“那叶临泽在我们家乡那边应该还有亲戚!”

    温一诺缓缓点头,“从卦象上看,是这样。”

    “可这么多年,他们谁都没有来看过我。”叶临泽的心情从忐忑,到希翼,现在又跌入了无望的深渊。

    如果他的父母真的已经去世,那他寻找那些亲戚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一瞬间,叶临泽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瓢冷水,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他的脸上有种“哀莫大于心死”的平静和黯然。

    温一诺看了他一眼,很明白他的感受。

    她笑着又说:“我刚才说了,你们之间隔着一道沟,我说的是沟,而不是河,说明这个隔阂是人为造成的。只要能找到你Y市的亲戚,你的身世应该就清楚了。”

    “清楚了又怎么样呢?反正我的亲生父母已经去世了。”叶临泽不会告诉他们,他其实最希望的,是能找到亲生父母,将自己带离那个将他养大的,让他窒息到几乎无法呼吸的家庭。

    他可以为自己的养父母养老送终,可是他不希望自己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萧裔远这时淡声说:“诺诺也只是随便说说,你这么快就认为她说的话是事实?”

    温一诺撇了撇嘴,不过没有出言反驳。

    她确实只是按照卦象来说的,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恐怕就是她大舅在这里,也不敢打包票。

    三亿姐看了看温一诺,又看了看叶临泽,过了一会儿,双手一阖:“你们这是怎么了?叶临泽,之前你一点线索都没有,都没有放弃地找了三年。”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新的线索,咱们姑且不论一诺说的准还是不准,到底是一个方向,你居然就放弃了?”

    叶临泽低着头,不敢看她灼丽的眉眼,脑子里糊里糊涂,像是入了魔障一样颤声说:“如果她说的不是真的,那我又能怎么办?还不是一样找不到父母亲人。”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更让人痛苦。——这场仗我还没打,就已经输了!”

    温一诺这时用力一拍桌子,大声在叶临泽耳边说:“我都说了,卜卦和拆字,都是就事论事!如果你没有跨出这一步,那你的时来运转就无从说起!”

    “你已经走到这一步,如果现在放弃,那么你永远都等不来时来运转的一天!”

    “归根到底,你寻找的其实不是自己的身世,而是自己往上的动力!”

    温一诺的话,如同醍醐灌顶,当头棒喝。

    叶临泽微微一震,一团浆糊一样的脑子里渐渐清明。

    他反复咀嚼着温一诺刚才说的话,越想越有道理。

    他忍不住又问:“那我要怎么做,才能在我现在的家乡找到我亲生父母的亲人?”

    说完马上说:“我再给你转钱!”

    温一诺笑着制止他,“不用了,我还没说完呢。”

    她朝三亿姐眨了眨眼,继续说:“我刚才说了,你母亲应该是Y市人,但后来去了东部沿海城市,而且是在那里结的婚。渐字,又有迁移的意思。所以如果有人帮你查一查Y市二十多前的户籍迁出记录,说不定能有意外的惊喜。”

    她这话一说,就连萧裔远都为之侧目。

    他知道温一诺一直跟着她大舅张风起在外面给人看风水,但从来没想到,她已经厉害到这个地步了。

    如果她说的这个方法有效,帮叶临泽找到他失散二十多年的亲人,那真是不得了。

    叶临泽更是激动到话都说不清楚了:“好好好……窝窝窝马上请人查户籍迁出记录!”

    说着,他求救般看向三亿姐。

    不用他开口,三亿姐马上拿出手机,给她爸爸打电话。

    一通电话结束,三亿姐沉着地说:“我爸明天就去帮你查二十多年前的户籍迁出记录。”

    叶临泽长长吁了一口气,站起来对着包间里的所有人鞠了一躬,非常诚恳地说:“谢谢你们。哪怕今天的这些推理都不成立,我也一样感激你们。”

    在他寻找亲人的这三年里,他一直只靠自己一个人,那种无处不在的孤独几乎让他性格扭曲。

    好在他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

    叶临泽又专门向温一诺鞠了一躬,认真说:“我现在没有什么钱,但是以后我一定会赚非常多的钱。今天就当我欠你,以后一定会加倍偿还。”

    温一诺忙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你已经表示过你的诚意了,我们俩因果已清,用不着再给我钱,会对我不利的,真的。”

    “是吗?叶临泽半信半疑,看向萧裔远求证。

    萧裔远点点头,“是这样,一码归一码。如果你还有所求,那另当别论。”

    温一诺:“……”

    想不到萧裔远也是一把做生意的好手。

    这才几分钟,他就给她预订了以后的生意了……

    难怪她大舅说萧裔远这种人只能交好或者远离,绝对不能交恶。

    这样一想,她已经打定主意,等下回到宿舍,就把自己的积蓄提出来还债。

    叶临泽离开包间之后,大家又说笑了一会儿。

    狂人妹对温一诺更加感兴趣了,一直让她给自己和舒展算一卦。

    温一诺忙摇头拒绝:“一来我今天已经卜过一次卦,以我的本事,一周最多一次比较准。再多些,真的就不准了。”

    “还有啊,你真的有事才能请卦。不然会有不好的效果。”温一诺见狂人妹好奇,连忙叮嘱她一些注意事项。

    狂人妹还想再说,舒展忙制止她:“好了,我们现在这么幸福,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好说歹说将狂人妹终于劝回去了。

    五个人结完账,一起离开了一心餐馆。

    温一诺回到自己宿舍,首先把自己的存款理了理,然后很是心疼的转了接近五万出来,给萧裔远转账过去。

    她真没想到,自己曾经找萧裔远借过那么多钱……

    接着又想到萧裔远的父母可真宠他。

    他们自己挣的钱不多,可萧裔远从小到大,手里就没缺过钱。

    这个发财命,真是不服不行。

    温一诺心里满不是滋味,将钱转过去的时候,简直跟割了她的肉一样。

    没想到刚转过去,萧裔远就给她全部转回来了。

    这样有意思吗?

    逼着她欠钱?

    温一诺脾气上来了,又要给萧裔远转过去。

    结果发现,前后不过一秒钟,她居然就被萧裔远拉黑了!

    bsp;you believe it?!

    温一诺气得差点摔手机,当下决定,她要跟萧裔远一刀两断!

    他们再也不是好朋友了!

    她气咻咻地拿着手机,索性把三亿姐给她转的账,全部给叶临泽充了校园卡。

    校园卡可以在学校里消费,包括食堂、商店,还要系里付学费账单都可以。

    这种充值的校园卡是不能退钱的,而且可以匿名充值。

    等叶临泽发现自己校园卡里多了一笔钱的时候,已经好几天过去了。

    而他也来不及去追查到底是谁给他充的钱,因为三亿姐的父亲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好像真的从Y市二十多年前的户籍迁出记录里,找到了这样一个女子,年龄和迁出的目的地都符合他说过的条件。

    “真的吗?!真的是从Y市迁到C市?!”叶临泽兴奋极了,“她在Y市还有亲戚是吧?!——她的妈妈、哥哥和妹妹还在Y市?!姓名和地址呢?也都查到了?!”

    叶临泽狂喜到眼前发黑,他忙扶着椅背坐了下来。

    心跳得那么快,他都快无法呼吸了。

    过了一会儿,他才平静下来,继续说:“太谢谢席叔了!我马上回家一趟!我等不及了!”

    三亿姐的爸爸本来想劝他说等放假了再回家,反正对方那一大家子都在Y市,又不会搬走,着什么急啊……

    可是当叶临泽说:“我问问庄璧,看看她想不想也回去一趟。”

    庄璧就是三亿姐的名字。

    她爸爸马上说:“好啊好啊!你们买好机票后告诉我时间,我去车站接你们!”

    叶临泽挂了电话,马上又给三亿姐打了电话。

    三亿姐已经去公司实习去了。

    这是她第一周实习,跟她曾经的幻想完全风马牛不相及。

    她来了五天,每天就是在复印文件、冲泡咖啡和跑上跑下通知开会中渡过的。

    接到叶临泽的电话,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行,我们这个周末一起回去散散心。”

    ……

    从实习公司回到宿舍,已经是晚上七点。

    三亿姐一点胃口都没有,去浴室拎了一桶热水出来,开始泡脚泡小腿。

    温一诺握着一杯温热的牛奶,转过来看着她,惊讶地说:“三亿姐,你实习都干些什么事啊?怎么第一周就加班,看你都憔悴了……”

    三亿姐咬牙切齿地说:“什么混账公司!我下周就辞职!”

    温一诺:“……”

    “真的很累吗?”温一诺没有在外面的公司工作过,想象不出是什么样子。

    她唯一做过的工作,就是跟大舅在外面给人看风水。

    作为老板,大舅张风起除了抠门一点,提成高了一点,别的方面都挺好的,照顾她也照顾得无微不至。

    所以她其实没什么可抱怨的。

    三亿姐也就是发个狠而已,她从来没有对人抱怨过任何实习的细节。

    因此温一诺也只能把话题岔开,问她说:“今天班长来收简历,让我们填毕业去向。”

    三亿姐打开班级微信群,问了班长一声,确认之后,把自己的简历发给了班长。

    班长在群里艾特了所有人,说:“大家这个周末好好准备,下周一,有二十多个公司来我们系开招聘会,大家加油!”

    温一诺还没决定好毕业后到底做什么。

    是一直跟着大舅看风水,还是去那些公司工作几年,开开眼界?

    她拿不定主意。

    以前还会问一问萧裔远的意见,可现在,萧裔远把她拉黑了,她已经有一星期没有跟萧裔远见过面,说过话了。

    ※※※※※※※※※

    这是大章六千字,第一二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感谢“吾愛堂”亲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谢谢各位亲帮着安利这本书~~~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