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琴起箫声共和鸣

    不多时,一曲罢了。

    林晨放下手中的箫,好似紧绷已久后终于得到放松般的轻吐出一口气。

    他微微抬头,目光看向那船楼上的窗户,却并没有出声。

    那船楼的房间里,依旧没人说话,但却仅仅是安静了片刻儿之后,便是再度有着琴声响起。

    林晨微微一笑,再次拿起被他横放在双膝上的长箫,开始附和着这琴曲吹了起来。

    时间,一点点地在两人的琴箫和鸣之中流逝……

    第二天清晨,李潇然盯着正在吃早膳的林晨看了好一会儿,喃喃自语道:“林兄,我怎么感觉你这几天好像有点奇怪呢?”

    “我?”林晨抬头看了李潇然一眼,旋即继续吃着早膳,口中含糊不清的问道:“我有什么奇怪的?”

    “我说不上来,但总是觉得林兄你有点奇怪!”李潇然摇了摇头,在盯着林晨看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是放弃了,说道:“或许是我的错觉吧,这几天一直呆在船上,不是看戏就是听曲儿,虽然不至于无聊,但只能止步于这艘船上,总觉得少了点自由……”

    林晨没有接话,他倒是没有这种感觉。

    这几天下来,林晨除了吃喝拉撒之外,几乎就只做那么几件事情。

    早上就呆在自己的房间之中翻看阅读那本《春江花月剑》的剑谱,而中午就走到外面去观看这清风江里翻腾的江浪,感受这江中所蕴含的大势,而到了晚上,林晨都会前往甲板那里找个地方坐下,去聆听那船楼之中每晚都会弹奏的琴声。

    月幕降临。

    今夜,林晨也就是准时来到甲板上,而片刻儿后,那船楼的房间之中,也依旧是准时的响起了那动听的琴声。

    林晨并没有立即开始拿出长箫附和,而是就这么找了个地方坐下,闭着眼睛,静静的坐在甲板上伴着江浪聆听完了这一曲之后,等到船楼的那个房间里开始第二次弹奏时,他才缓缓地将手中的长箫吹响。

    朦雾游鱼波澜荡,

    二月春风过清江。

    碎月红笼行船缓,

    江花激荡水流急。

    少年倚栏向天望。

    琴起箫声共和鸣。

    就这样,两人一曲终罢,又是一曲,一曲之后,又是一曲……

    不知过了多久,船楼里的琴声停了。

    “时间到了么?”林晨抬头向天望去,那一轮弯月牙已经高高地挂在了天空的正中央。

    正当林晨轻吐出一口气,准备起身离开时,却看到有人从那船楼里迈着小碎步走了出来。

    是一个小丫鬟?

    林晨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但仅仅是打量了片刻就不再关注了。

    因为能坐上这艘船的人,皆是非富即贵的,身边带个小丫鬟算不得什么。

    然而却让林晨没想到的是,当那个小丫鬟看到林晨手里拿着的长箫之后,便是立即迈着小步子朝他走了过来,红着脸将林晨上下地打量了一番后,这才略有些害羞地轻声开口问道:“请问刚才可是这位公子在此吹箫?”

    林晨看着这小丫鬟朝自己走过来,又听得她的问题之后,微微一愣,旋即便是点了点头,开玩笑般的说道:“如果这里没有别的什么鬼魅的话,那就的确是我在吹箫了。”

    那小丫鬟闻言,倒是没有被林晨口中的“鬼魅”吓到,而是轻轻地笑了一声,虽然依旧红着脸,但被林晨的这个玩笑一闹,脸上却少了些许的害羞之色,轻声说道:“不知公子此时是否方便?”

    “怎么了?”林晨问道。

    那小丫鬟说道:“若是公子此时方便的话,我家小姐想请公子来见上一见。”

    “你家小姐?”林晨闻言,倒是一愣,问道:“你家小姐是……?”

    小丫鬟听得林晨的问题,轻笑一声,伸出藏在长袖之中的一只小手,微微地朝着船楼的上方指了指,小声地说道:“我家小姐,自然就是与公子琴箫和鸣的那位呀!”

    当然,她还有后半句话只在心里说:“只不过呀,小姐说公子的箫艺虽然上不得台面,但却有着几分的独特……”

    到底是哪里独特呢?

    跟在那位小姐身边耳濡目染了好几年的小丫鬟想了好久也不知道,这位公子的箫声到底哪里独特了。

    “那就走吧!”林晨点了点头,让小丫鬟带路。

    说实话,虽然林晨在这船楼里住了好几天,但除了牧月娇、李潇然等人的房间,以及膳堂、戏曲勾栏之外,还真没去过其它的地方。

    林晨跟着这位小丫鬟一直往上走,走到三楼之后,又走过一条安静的过道,不多时,便是在一个房间的门前停下了脚步。

    小丫鬟伸出小手,在房门上“笃笃笃”地敲了几下后,又开口朝着里面轻喊一声:“小姐,楼下的公子已经请来了。”

    只听得里面有人轻语道:“请进来吧。”

    小丫鬟闻言,便是将手撑在房门上,微微地用力一推,只听得“咯吱”地一声,房门便是被小丫鬟轻轻地推开了。

    林晨跟着这小丫鬟走了进去,迎面便是看到一幅绣着寒梅傲雪的屏障,借着火光,可以看到屏障的后面有着一道人影正端坐其中。

    “公子请坐!”

    小丫鬟将林晨待到屏障对面的一处,让其坐下后,便是朝着屏障后走去,小声的和那屏障之后的人交谈了片刻儿,不多时,林晨只听到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屏障之后传来:“请问公子可是那吹箫之人?”

    林晨点了点头,微笑道:“正是。”

    那端坐在屏障后面的人闻言,安静了一会儿,又是问道:“不知可否请教公子姓名?”

    (第二更完毕,求推荐票,求收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点剑意千川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