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退缩了!

    想到这里,我内心很是澎湃,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做一个公司的高管,也从来没想过能当一个什么都不用做的老板。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这算是被人重视还是被人利用了呢?我搞明白了却有点犹豫了。

    “哥,退缩了?”冷嘉月看着我,大概我迟钝的反馈让她觉得我还没下决心,实际上我的确有点拿不准,不过因为现在很困了,不想思考任何问题。

    “嘉月,我要睡觉了。”说完我倒头就睡,还真的立即睡着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房间内漆黑一片,开了床头灯,房间里就我一个人,冷嘉月大概在我睡着后就离开了。拉开厚重的窗帘,刺眼的光线让我睁不开眼。

    大概是我没有生活在这里的原因,映入眼帘的是高楼大厦和灰蒙蒙的天空,并没有太阳,外面已经是车水马龙了。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快十一点了,到了吃中饭的时间,我咕哝了一句:“完了,错过了五星酒店的早餐了。”

    昨天入住的时候我查了一下,这酒店每晚的价格达到了一千七百块,房间的设施确实不错,但我觉得早餐可能更适合我,一般这种酒店的早餐会相当的丰富,对边开车边啃馕的我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

    虽然已经没有早餐了,酒店的咖啡厅依然提供点心、蛋糕和咖啡什么的,不过份量比较小。我要了鲜榨的果汁、一块蛋糕和一小份色拉,先垫一点。

    这几天有点时空错乱的感觉,昨天还在沙漠里飞驰,现在确在吃上午茶。这几天常常会感觉到一种不真实,一边是我喜欢的孤独,单车飞驰,一边是繁华的大都市。

    垫了肚子,我反其道而行,去健身会所锻炼的四十分钟,回到房间,洗澡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去到游泳池里游了半个小时,因为是午饭时间,诺大个游泳池里就我一个人,一个服务员孤零零站在边上看着我。

    再回到房间时,已经是下午了,我在上海和喀什的生活让我完全没有时差的困惑,能无缝切换。躺在沙发上,我拨打了华雯的电话,电话终于通了。

    “华雯,你在哪儿?我去学校找你了,你有事怎么也不给我说一声?”我有点责怪的说道。

    “二傻,对不起,看见未接来电和留言了。我昨天刚到美国,因为不想让你担心,之前就没告诉你,你真傻,为啥不先给我个电话或消息再去学校找我呢。然后就一直在飞机上,没信号,再然后就是在医院里照顾我爸爸,很快就又到这边来治疗了。”华雯的声音充满了疲惫。

    “叔叔怎么样了?好像很突然,校长也说不清楚什么。”

    “现在还算是稳定,否则也不会飞那么久来美国了。突然就昏迷了,国内查不出原因,说可能是有脑出血,症状很像,ct看不出来,刚来这边,还没得出结论。你怎么样?回到喀什了吗?”华雯说着说着,声音有点哽咽。

    “我说出来你不准生气!我昨晚从库尔勒飞的北京,本来以为你们还在北京呢。”我赶紧转换话题。

    叮嘱了华雯多注意身体,有什么事尽快和我联系,说完就挂了电话,海外漫游费用太贵,不敢多说,尽管华雯应该不在乎那个钱。

    挂了电话想想不对,应该把冷嘉月的事也汇报汇报,于是就打字简单说了说,说我可能要接一个冷嘉月的项目,这两天会在北京,然后再看情况,让华雯不用担心。

    我自身和华雯差距很大,我的家庭和华雯家差距很大,所以刚才我做了个决定,不管怎么样,不能和钱过不去,因此冷嘉月这边的事我决定接了。

    决定了就行动,我给朱蒂发了消息,问她是否需要我去公司找她,不过被朱蒂很客气的回绝了,她说不用我那么辛苦,她过来酒店这边。

    “李总,冷总和你在一起吗?”

    “哦,不在,冷总今天没去office吗?”

    “没见到,那么等会我在酒店的咖啡吧等您。”

    大概因为我是一个人,所以朱蒂并没有提出要到我的房间,这样最好,虽然我和朱蒂被吐鲁番的大风刮的在一个房间住了一晚,但现在她似乎还是很分的清上下级。

    自己照了照镜子,发现无论是从穿戴打扮还是气质和肤色,我都很像一个从沙漠里来的人,这次本来没准备长途,带的衣服也不多,最后还是找了件相对比较新的t恤换上,自己叹了口气,决定晚上出去看看能不能买几件像样点的衣服。我这身打扮真的和这个酒店格格不入。

    和朱蒂聊的相当的快,她只是给了我几份文件让我签署,我大概看了看,没什么特别的,都是一些授权文件和工商注册、银行开户需要的文件。

    朱蒂走之前问我要了身份证,然后说暂时要用两三天,用好了会还给我。坐在咖啡吧里给冷嘉月发了消息,很快就问我在什么地方,我说了说,五分钟不到冷嘉月就来了,咖啡吧是内部客人使用的,所以在高层,窗外能看到小半个北京。

    给冷嘉月说我刚签署了一些文件,朱蒂也拿了我的证件去办手续了,冷嘉月终于露出了笑容。

    “哥,这次我做了一件疯狂的事,你猜猜是啥?”

    “闪婚?”

    “去你的,别乱说。昨晚看你睡的真香,要不是你说一声,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怎么叫都叫不醒。我是羡慕嫉妒恨,回房间就关了手机,开了免打扰,决定和你一样睡一觉。睡好了真舒服,可能是有时差,我半个小时前才刚醒来。我就在想,如果这个时候有个北京的帅哥给我打电话我就和帅哥约会。”

    冷嘉月前半段话可能是真的,她受困于抑郁,作息时间一直是不规律的,睡眠质量很差。这次能睡这么久很不容易。后半段可能就是瞎编的了,她在美国都没啥朋友,更别说北京了,一般员工也不敢给她打电话,朱蒂作为助理,也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打电话。就算我到晚上才打电话给她,估计也是那个在北京的帅哥。

    “我没约到女孩子陪我逛街,能麻烦你抽点时间陪我买几件衣服吗?”我笑着说道。说完不忘记点上一根,这是这两天的第一根烟,库尔勒上飞机时把打火机捐了,酒店的火柴很好用。

    “介不介意我吸烟?”吐出一口青烟,我才问她。冷嘉月不反感我吸烟,所以我也就出于礼貌性问问。

    “哥穿衣服是有点问题,我们现在去吧。我嘱咐朱蒂订的吸烟房。”冷嘉月并没有直接说吸烟的问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