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还爬着蚂蚁!

    黄章发感觉人生一片昏暗。刚刚结婚不久,老婆非常想要小孩,还没怀上呢,就出了这事儿!

    他是一家企业机修部门的员工,临近年关了,公司反而各种事情忙,天天加班。这一天晚上,十点多了,他和几名工友仍旧在奋战,在公司内的一处草坪上安装下水管道,其中有几根管子需要切割。

    黄章发是老手了,拎起切割机,低头弯腰,十分熟练地连续切了六根。

    由于切割机是用手提着操作的,振动较大,他的手臂开始有些酸痛。

    此时,他想停机休息一会,可是,当他伸腰站立的时候,一时疏忽,竟然忘记关掉正在飞速旋转的切割机,于是,悲剧发生了!

    切割机瞬间划伤了他的下腹部和关键部位。

    汩汩的鲜血流出来,瞬间染红了裤子!

    “快,快,送医院!”工友们慌神了,急急忙忙帮他捂住止血,可是哪里止得住,公司的急救员赶来,都是血,被吓懵了。实在是伤势太重了!

    而且,伤了那种部位,急救员虽然有个证,经历过培训,但没经验,没经历过这种阵仗啊!

    培训的时候,也就培训了两天,还是假人。哪里能和现在的场面相提并论?

    这时候,叫120已经来不及,等救护车开过来,再开去医院,这一来一回还不知道耽误多少事呢!

    公司一名值班的副总知道后,立马让司机用那辆奔驰v260l,平时接重要客户的专用车,火速载着黄章发开往最近的省一医急诊科!

    黄章发的老婆,新婚妻子熊慧慧,也在这家企业内上班,是一名仓库管理员,因为有工人加班,需要不时领用物资,她又想等老公,所以也在加班。

    熊慧慧听闻后,差点晕过去,在同事的帮助下,也爬上了车,跟着去医院。一路上,她抓着老公的手,不停哭泣,泪水根本止不住,也说不出话来。

    鲜血汩汩,没等到医院,黄章发就昏过去了。

    到了医院,黄章发被抢救了过来,一边输血,陈俊一边给其做清创。

    只是,做清创的时候,陈俊仔细一检查,有点懵,这咋少个物件啊?连忙去问外面的工友们。

    外面焦急等候的工友们一听,坏了,这黑灯瞎火的,急急忙忙,肯定是掉哪儿了。多半是掉草坪上了。当时也没想到这茬啊,只以为他是被割伤了,没想到被割掉了啊?!

    “现在回去找还来得及吗?”

    “甭管来不来得及,赶紧先找了再说!”

    一名工友连忙给厂里的人打电话,让厂里的人去找。

    于是,工厂里留守的人都不干活了,大家都去找,事发地点,以及沿路救援的途中。

    最后,一名工友打着手电筒,终于在草丛里寻到了,当时上面还爬着蚂蚁。一般来说,冬天很少见到蚂蚁,它们靠夏秋两季储存的食物过冬,可能挖下水道,将蚂蚁巢穴给挖开了吧,再加上这两天气温暖和,所以,小蚂蚁们便都跑出来了。

    那名工友胆子也是大,立马用塑料袋包着,揣口袋里,搭乘另一名工友的面包车,火速赶往医院。

    从打电话到送过来,不到三十分钟,陈俊就收到了那半截是非根,上面居然还有蚂蚁,把抢救室的医护人员们给雷到了!

    但时间紧迫,来不及多想,陈俊立刻清创,开始续接。

    他之前做过断手续接,经验也算是丰富,而且手眼灵巧,有一定的信心。

    续接的时候,黄章发苏醒,陈俊便安慰他,没事儿的,问题不大。

    董子皓在一旁打下手,说道:“这是我们急诊科最牛逼的缝合师,您遇上我师傅,包好!”

    黄章发浑浑噩噩,但终究是听懂了,心里不由发苦,我说医生呃,都这时候了,您就别吹牛了!我都伤成这样了,那还好得了?可怜我孩子还没有呢。

    他面如死灰,根本不相信啊,然后,又晕过去了。饶是陈俊娴熟级的医患沟通术,还有40%亲和力加成,这时候也派不上用场啊!

    抢救室外,黄章发的新婚妻子熊慧慧嚎啕大哭,简直是闻者流泪,见者伤心,工友们怎么安慰都安慰不住。

    谁摊上这种事,能经受得住打击?

    一名老工友叹了口气,说道:“年轻人,想开一点,这一辈子还长着呢!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实在不行,以后去领养一个!”

    边上,就有一名女同事“呸”他:“我说你个糟老头子,到底会不会说话啊?慧慧都这么伤心了,这是提这种事情的时候吗?”

    那老工友便道:“得,我口不择言,不过,我也说的是实情嘛。”

    大家便沉默了,这老工友话虽然不中听,但确实是事实,那切割机多狠啊,而且,当时掉了,送医的时候没捡回来,还是事后过了这么久才送过来的。这能不能接活还是个问题呢。就算接回去了,能不能用又是个疑问。

    多半,是不可能的,工友们除了同情还是同情,也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

    黄章发的妻子便哭得愈发伤心,哭天抢地起来。

    闹得这么大,急诊科的医护人员,以及其他来看病的病人和家属们便忍不住打听,知道事情经过后,议论纷纷。

    “人间惨事啊,听说那小伙子才二十八岁,刚刚结婚不到三个月呢!”

    “要是我啊,宁可当场死了,也不要受这种罪!”

    “就是,抢救不过来最好,抢救过来了,以后要当一辈子太监,搁谁那里谁受得了啊?”

    “呵呵,你们这思想觉悟就低了啊,想当年,司马迁遭宫刑而写史记,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有人掉书袋,摇头晃脑。

    当场就被人骂:“我去,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咱都是普通人好吧!”

    “唉~,若是世间真有葵花宝典就好了!”一戴眼镜的武侠迷发出感慨。

    “听说负责抢救的那医生挺年轻的,不知道行不行噢!”

    “这医院也是,这么紧急严重的病情,就不能派个老专家吗?这可是关乎到人家一辈子的幸福,整个家庭的圆满的大事啊!”一名因为胳膊不小心扭到,前来挂急诊的老人家用批评的口吻说道。

    凌晓晓路过,便忍不住为陈俊说话:“陈医生是我们急诊科最厉害的缝合师了,他要是不行,其他人应该更不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