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留言!

    !

    其实细想一想,在这件事里面,江强其实也是无辜的,方林岩也不愿意为此将这个人毁了。

    所以,方林岩就直接从旁边拿过了一个手提袋,里面装了两万块钱现金,然后从脖子上将那个买的佛像取了下来,对江强道:

    “这两万块钱和佛像都给你吧。”

    江强连看都不看那两万块钱,却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十块钱能买三个的佛像道:

    “真的......给我吗?难怪你气色这么好,原来是有泰国的大师请的佛牌啊。”

    方林岩正色道:

    “当然了!这是泰王的皇家玉佛寺出来的正牌,什么恶鬼之类的都望风而逃的,哎,你别以为我骗你!我tm也是为了我自己。”

    “你好好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鬼样子,要是你死在了我的前面,说不定就会被那老鬼操控了来搞我,给他平添实力,你自己说对我是不是满肚子怨气?”

    江强顿时干笑道:

    “那哪能呢?”

    方林岩怒道:

    “别废话,你就说要不要,不要我就拿走了。”

    江强立即动作比谁都快的一把抓过了佛牌,然后以惊人的速度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立即就感觉到他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打了大大的一个哈欠。

    “不行了,顶不住了,我要回去睡一觉。”

    说完了居然就这么有些踉跄的就走了,连装钱的袋子都是方林岩提醒了拿给他的。

    其实方林岩这一招就叫做安慰剂疗法,在医学上都很常见,对于一些疑心病太重的病人有奇效。

    最有名的安慰剂实验就是科学家做的“二月实验”。

    实验是在1987年2月的时候进行的,科学家对一群阳痿患者说,这是最新研发出来的治疗药物,吃了就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结果居然有20%的人吃了以后真的就不药而愈。

    而所有人吃的,只是包装精美实际上胶囊里面都是面粉的安慰剂......

    看着江强离去的背影,方林岩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非常疯狂的眼神......?这线索还算有点用,可是我还是毫无头绪啊!”

    “不过,这个家伙只是用眼神就能瞬间征服一个人的意志,这很显然可比粉碎一个人的意志难得多了!这就和随便杀一个人简单,让随便一个人死心塌地的就跟着您是一个道理。”

    “并且事隔这么久,这目光还给江强带来了这么久的精神压制和精神污染,只能推断出这家伙应该在这方面的实力非常惊人!”

    “难道这个人也是空间战士?恩,这种利用精神来奴役生物的技能,我在逛市场的时候也看到过,好像还有很多种。”

    “有一本叫做诱惑之光的技能书我也了解过,不过奴役的生物是有时间限制的,到了时候就会叛变,基本是一次性产物。”

    “还有一本叫做驯服的技能书,貌似这玩意儿就挺贵的,不过驯服到的生物就是永久性跟随,还有忠诚度,得像养儿子那样去慢慢的养成........”

    脑海里面掠过了这么多念头之后,方林岩这边发觉电话直接开始震动,他接起了电话,里面传来了伊夫琳娜的声音:

    “阁下,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是:你要找的那名牌照为md-j871的出租车司机已经去世了。”

    方林岩皱眉道:

    “去世了?有没有具体的消息?”

    伊夫琳娜道:

    “有,两个半月前死于一场车祸,他本人就是肇事方,在高速路上超速行驶,然后追尾一辆大货车,当场死掉,连出租车都直接报废了,我们基本找不出来任何谋杀的相关痕迹。”

    方林岩犹豫了一会儿道:

    “那么好消息呢?”

    伊夫琳娜道:

    “md-127a的司机找到了。”

    “嘶......”方林岩惊奇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道:

    “你确定是我要找的人?他没死?”

    伊夫琳娜道:

    “确定。”

    方林岩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两名出租车司机一死一伤,其中一名还是意外。

    这说明那个人虽然看起来十分凶残暴戾,实际上却还是有一定的原则,否则的话,活下来的这个司机有很高的概率被灭口啊。

    于是他很快的就对伊夫琳娜道:

    “好的,给我相关情报。”

    ***

    见到这名叫做李远的司机,方林岩用了两个小时,主要是泰城那糟糕的交通给了人太大的压力。

    这名司机大概有四十多岁,皮肤黧黑,看起来面相憨厚老实,一看就很是有些紧张,应该是今天这件事来得太突然,或者说伊夫琳娜那边找人的手段太粗暴的缘故。

    不过,比起之前的江强那种一看就身体状态有问题的人来说,李远的精神和身体状况和正常人并没有区别。

    方林岩看了看四周,便道:

    “我请李先生来只是为了了解一些信息,并不是拘捕疑犯,就是聊聊天而已,你们都走吧。”

    周围的人点点头,便直接离开了,方林岩直接来到了李远的面前道:

    “李先生,放轻松,我们这一次来找你不是什么大事。”

    然后给李远扔了一支烟过去,李远急忙抓住了烟,便有些抖抖索索的去掏裤包里面的打火机,不过方林岩已经直接给他点上了。

    深吸了两口以后,李远终于放松了一些,这时候方林岩才道:

    “你还记得我吗?”

    李远摇摇头,有些惶恐的道:

    “不记得了。”

    方林岩道:

    “我有一个孪生哥哥,长得和我一模一样,但是气质却截然不同,他在去年的一月份的时候曾经坐过你的车。”

    李远摇摇头:

    “我真不记得了,时间太久了,而且我每天都会接送差不多十几个客人。”

    方林岩道:

    “你是在xx路的7+2超市门口上的客人,那个超市紧接着就出了一件大事情,一辆运渣车冲了进去,撞死了好几个人。”

    听到了这个关键信息,李远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道:

    “那件事我好像听说过一点,对了,被撞死的一个还是我们车队老三家的亲戚。”

    方林岩微微点头,拿出了手机,然后点开了监控视频,那里面有“方林岩”上车的一幕。

    李远看着视频,顿时恍然道:

    “我想起来了!这位客人出手很大方,当时车费是55块,直接给了我100块,剩下的都是小费。”

    方林岩心中顿时一动,然后道:

    “那么,他去的地方你肯定还记得吧?”

    李远很肯定的道:

    “当然,他去的地方很是偏僻,乃是靠近老港口的妈祖庙。”

    “那地方只有初一十五的时候还会有人去上香,晚上八点的时候几乎是没人去的。”

    “不过我们这样的工作也没办法,哪怕是半夜十二点客人要去烧埋场,给足车费上了车也得带他去啊,不然的话被投诉了要扣三天的工钱啊?”

    李远口中的妈祖庙方林岩同样也是有印象的,那里据说已经传承了差不多一千多年的,乃是正经的千年古庙,庙里面还有一株老黄角树,寿命也是达到了九百多年。

    而这时候,李远的脸色忽然变得古怪了起来,明显是想到了什么,然后看了方林岩一眼道:

    “那个人下车的时候还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方林岩认真的道:

    “什么话?”

    李远道:

    “他说,如果以后有人来找到我问起任何关于他的问题,那么就告诉来追问的人,在下一次日全食的时候来到黄角树下,答案就会出现。”

    “恩,然后.......这句话值一万块。”

    方林岩听到了这句话以后,心中顿时生出了明悟:

    “果然!他知道我会来查问这件事,所以给我留下了线索!”

    接下来方林岩又问了几个细节,然后点点头,给李远递过去了一万块:

    “感谢您的配合,这是误工费。”

    李远推辞了几下,还是收了,方林岩接着道:

    “如果有什么遗忘的东西后面又想了起来的话,来找我,只要从中能拿到有价值的东西,还是一万块奖金。”

    李远急忙道:

    “一定,一定......”

    等到李远离开了以后,方林岩才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好厉害的家伙,居然将我的反应算得如此精准,他可以有很多办法给我留下线索,却选择了李远......很显然,这是一个并不算高的门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