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天覆阵仙游村!

    <script>app2();</script>

    龙血树?这名字颇为怪异,一凡不明白有何特别。

    只听蒋宝赫说道,“相传古之神龙与妖魔大战,神龙负伤,龙血洒落,渗入大地,由此生长出龙血树,高数丈,冠如盖,长相奇特。

    传说只是传说,但龙血树的叶、皮、根确实富含一种赤红如血的汁液,也是一种名贵的药材,叫血竭,也称麒麟竭。

    龙血树生长极其缓慢,也很少见,这般大的,不知有几百几千年。”

    “原来这就是龙血树。”

    花满城平时也研究药理,他知道血竭的用途,其药性利于心血,可以治疗筋断骨折、敛疮生肌、淤血肿痛、叮咬烫伤等症状,还能帮助愈合伤口。

    一凡看着那树问道,“这么说来,它的树根树皮都被人剥走,以致这般模样吧?”

    “封魔谷土地贫瘠,税赋却不轻,很多人一年到头的奔命,却总是食不果腹。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封魔谷林子多,那就只能“吃”树咧。”

    蒋宝赫说道,“为补贴家用,不少人在林子里打猎、采蘑菇、采药材,如果找到龙血树,那一年半载的活计便有了着落。

    只是一点,一个人发现龙血树,那全村人都会知道,说不定周围的村子也会闻讯而来。

    找到龙血树就等于找到血竭,找到血竭,便能换来银钱,换来粮食果腹,哪个不抢?”

    花满城点头,“如果龙血树的汁液蕴藏在根须树皮里,一旦被发现,就难逃被抽筋扒皮,敲骨取髓的下场。”

    “是啊,发现一棵死一棵,发现两棵就死两棵。”

    蒋宝赫说道,“龙血树越少,血竭越贵,血竭越贵,百姓更到处找。到头来,血竭越来越贵,龙血树却不多咧。

    你同为修道之人,白日门学院被誉为道法正宗,主张万物有灵,和谐自然。对于这种自私贪婪,利眼前却毁千秋的行为,你怎么看呢?”

    蒋宝赫盯着花满城发问,花满城一时语塞,说不清这种迫于生存的破坏,到底是对还是错。

    花满城感觉给人莽汉印象的蒋宝赫并不简单,他这话似曾相识。来封魔谷之前,花满城和绍敏郡主有过一场‘天道’与‘人道’争辩。

    蒋宝赫领着大伙找村子,没走多远,果然在树林中发现一片空地。

    二十来间茅草屋和木板房错落分布,外面围着一圈坚固的栅栏。中间一座高大的房屋,便是学堂,歇息百八十人不在话下。

    花慕兰很高兴,“瞧村寨不大,学堂却不小,想必村主是通达之人呐。”

    “我想起来了!修学悟道,不入凡尘!”李骥恍然大悟,“蒋都尉,莫非此处就是游仙村?”

    “正是,这村子偏远,但独此一例,小有名气。”蒋宝赫让众人在空地稍等,他去找村主准备饭菜。

    林木幽深,风景如画,村寨宁静,祥和自然,几抹青烟袅袅,恍如仙境,不愧是悟道修真的好去处。

    李骥告诉他们,在封魔谷,很多人知道仙游村。那是一位富足的婆婆在此居住修行,收留了许多无家可归的人,渐渐形成村落。

    那婆婆建起学堂,教育孤儿启蒙识字,以后也好谋生计。还曾经有得道高人,在学堂给村民讲道,凡夫俗子被道家真言感悟,居然身强体健,百病不侵,被村民奉为仙人。

    名声传播开来,求仙之人越来越多,那高人却和婆婆先后离开,再没返回,仿佛神仙下凡,踪迹难寻,村子也被称为仙游村。

    “这村子还有如此故事。”花慕兰感慨说道,“那位婆婆富足,倒也心善,令人钦佩又感觉神秘。”

    蒋宝赫很快返回,他身后还跟着一位老者,那人颤颤巍巍的拱手作揖,“小老儿萧方,愧为仙游村村主,已备下粗茶淡饭,盼望诸位勇士为民除害咧。”

    “多谢萧村主。”李骥抱拳道谢。

    那些军士听说有热乎饭菜,有房子过夜,都兴高采烈的往村里走去。花满城边走边低声提醒一凡和花慕兰,“你们保持警惕,随机应变,此处设有法阵!”

    法阵,乃是功法大成的修行者利用蕴含灵性的物品、法器,或者符箓,布置出具有特定功效的阵列。

    就像金吾卫曾用水龙八卦阵镇压牛家庄活死人阴地,白日门学院在主城院墙,以及历代掌门和长老的墓园设置防御法阵,还有那些广泛分布,用来引诱妖族前来的伏击法阵。

    倘若达到更高的修行境界,譬如地仙,也可以使用土石草木等凡物布阵,这就让人难以察觉,防不胜防。

    刚才在村外空地,花满城猛然察觉出异样,仙游村的房屋建筑看似错落无序,其中居然隐蔽着一道天覆阵!

    村口为生门,几十座房屋相互照应,正中学堂则是阵眼。

    天覆阵,天阵十六,外方内圆,四为风扬,其形象天,为阵之主,为兵之先。善用三军,其形不偏。

    此阵法相当了得,如果不能精通八门阵,不能晓其理数演变,断然摆不出。

    何为八门阵?之前说过‘五花八门’,其中一种说法便是‘五花阵’和‘八门阵’。

    五花阵,是运用金、木、水、火、土的五行阵法。

    八门阵,则是开、休、生、伤、杜、景、死、惊,如此八门。

    开门,西北乾宫,属金。

    休门,北方坎宫,属水。

    生门,东北艮宫,属土。

    伤门,东方震宫,属木。

    杜门,东南巽宫,属木。

    景门,南方离宫,属火。

    死门,中西南坤宫,属土。

    惊门,西方兑宫,属金。

    通常开、休、生为三吉门,死、惊、伤为三凶门,而杜、景两门中平。但也并非一概而论,还要依据临宫方位,决者运势具体推算。

    常言道‘吉门被克吉不就,凶门被克凶不起。吉门相生有大利,凶门得生祸难避。吉门克宫吉不就,凶门克宫事更凶’。

    天覆阵,在正阵中属乾位,守景门,西北为乾,乾为天。故景门是八门中除开、休、生外,唯一可能的吉门。

    仙游村以栅栏为方,隐藏屋宅之圆,在危机重重的封魔谷如此布置,通过精妙的法阵之力庇护村民。由此可见,那位建立仙游村的婆婆绝非一般人。

    难道,那婆婆是一个精通法阵,战力极强的修行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