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就静静地看你装逼!

    无论陈昊与瑞雯如何看待彼此的关系,起码在公开场合,男方必须扮演女方的召唤兽一职。说白了,就是对其言听计从的战斗奴仆。

    与术士之流纯凭血脉和天赋,就职即是巅峰的群体不同,召唤师作为常规职业一员,能通过锻炼方式磨砺自身,进而增强自己的实力。作为坠星城享有盛名的知识交流地,姆斯季斯拉维奇学园自然掌握了大量相关技巧,并不吝传授给通过测试的‘正式生’们。

    “请各位把课本翻到十九页,我们继续上午的课题,”有些浑浊的视线扫过教室,头发与眉毛皆是灰白色的女性动作缓慢点着头,脸上的皱纹如泥鳅般抽动了两下。“正如我之前所言,灵魂契约是召唤师最独特、也最重要的技艺。第二代召唤贤者诺查·清风曾对此有过评价,‘一位连契约都无法维持的人,你很难指望在其他方面有建树’,就是为了强调其重要性……”

    照例占据了教室最后排的位置,时不时把凑上来互动的波波推开,做笔记的陈昊强忍倦意打了个呵欠。不知是否众人大被同眠的缘故,经常身上挂妹子的他睡眠质量愈来愈差,以至于格拉西斯家族攻防战过去了一个礼拜,当事者依旧祛除不掉疲倦的debuff。

    不幸中的万幸,是今天上课内容陈昊早就熟练掌握,哪怕自己睡到下课亦无伤大雅。

    与精神涣散的陈昊半斤八两,正摆出认真听讲模样的瑞雯同样心不在焉。但和被睡意骚扰的前者不同,少女丝毫没感到疲惫,导致她异常的乃是另一种情绪。

    其名为,幸福。

    仅仅是手指的无意触碰,便会令自己浮想联翩;即便是些无关痛痒的家常之言,也能使自己胸膛满溢着喜悦;安眠时偎依着他不算宽阔、却很温暖舒心的脊背,就导致自己情不自禁傻笑,心无芥蒂一觉至天亮;哪怕现在这般相邻而坐,彼此并未交头接耳情话绵绵,瑞雯亦会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

    刚开始还以为自己也到了适婚年龄,产生了些成年人该有的欲望,瑞雯还紧张了好一阵。待冷静下来认真思索,少女很快弄清这是灵魂契约搞得鬼---在后者潜移默化影响下,她正不可逆地喜欢上陈昊,并将这份情感转化为忠诚与狂热。

    本就处于不算安稳的环境,如今还对朝夕相处之人牵肠挂肚,要说瑞雯暗地里没有任何怨言肯定是撒谎。好在通过几次摸索,她已经摸到了一点窍门:只要正视这种情感,并坦率地回应它,便能比较平和地与对方相处,并保有较大程度的理智。

    这么做毫无疑问会引起另外几位女性、尤其是某绿毛萝莉的不满,但为了保有个人思想更长时间,某人也只能装傻充愣,过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日子。自欺欺人般再度告诫自己‘只要拜托女神便可重获自由’,把台上讲师的内容赶紧记下,抽空瞥了眼身侧的瑞雯禁不住额头迸起青筋:金发碧眼的少年正拍着不知何时坐到膝盖上的女仆脑袋,另只手则握着笔在纸上计算着什么。

    好羡...呃不对,好可恶,这里可是课堂,你们几个都不知道收敛吗!碍于场合不能训斥,白发姑娘只能抬手给了身边人一记肘击,换来他莫名其妙的视线。“你干嘛呀?”

    我很不高兴,你都不来安慰我!差点脱口而出以上抱怨,但潜意识深处的某种执念,还是让瑞雯选择了隐忍。“认真听课!”故意摆出严肃表情,她拿手指了指陈昊的笔记本,压低嗓音狠狠道:“成为正式生后三个月,就将迎来下一轮‘狩猎’,我们必须成为佼佼者,才有机会加入并实现当初的计划。”

    合情合理的说法,乍听起来并无问题,但陈昊稍加思索,很快发现了自己召唤兽的无理取闹。“我有在听啊,只是老师讲的东西我都会了欸~~”

    “呃!”

    “再说我也没玩,不信你自己看。”很坦然地把笔记推到对方面前,某人身正不怕影子歪,主动展现着他下午的成果。“因为有天赋加持,你我的灵魂契约强度已经很高,没必要再用老师介绍的方法。事实上我觉得你们的术式有些古怪,正尝试对其破解,看看能否去改进它......”

    两年前还在上初级扫盲班,为来到坠星城积累资本,如今看着纸上密密麻麻的文字与算式,瑞雯活像只离开了水面的鱼,嘴巴一张一合愣是说不出话。见对方满脸懵逼,禁不住有点得意的陈昊轻轻给了她额头一个弹指,随即继续在纸上书写着。

    并非装逼去博取异性好感,而是真觉得掌握了课堂所学,在试着探索更深领域。

    台上那位老态龙钟女性费劲口舌,讲述的内容正是如何借助祈祷增强灵魂契约,令召唤兽更加安份。这招在其余召唤师眼里,或许是能大幅提升战斗力的秘笈;但对于已经有了天赋加持,灵魂契约快要触及天花板的陈昊来说,这完全是过时且无用的伎俩---

    就好像你玩英雄联盟升至王者段位,再看到别人一本正经研读着‘青铜段位最好获胜的十位英雄’,你也会觉得那玩意对自己没用。

    至于说反向推演...也并非吹逼。通过希斯与珍妮对数据的分析,陈昊发现这里的法术能施展成功,全都仰赖黑暗女神所提供的能量。某种程度上替代了洛斯特无处不在的游离元素,这位与月亮女神同名的神祗一切成谜,却悄无声息间主宰了整个城市:不管男性还是女性,精灵或是异族,地位崇高或卑微者,都敬畏地称颂着祂的名讳,试图获取祂即便片刻的垂青与庇护。

    有盖亚的先例在,陈昊并不奢望轻松掌握精灵们传承多年的技艺,但通过将术式数据化、碎片化的方式,如同仿造原件编写新代码那般借鉴这种施咒方式,他已经取得了一些头绪。

    这些东西还停留在理论阶段,而且实践层面还需要反复演练,如去除bug般频繁修改,所以陈昊并未多加宣扬,只是借助两位小伙伴强大的计算能力稳打稳扎慢慢来。

    在少年又写下一行算式,并用尽可能通俗的语言将之解释给已经进入未知领域的召唤兽时,台上女性的讲解也告一段落。拿起桌上水杯喝了一口,发现台下女生们纷纷做出若有所思的模样,个别急性子的甚至当场开始了尝试,布尔洛克欣慰地点了点头。

    经历了漫长岁月,已经步入生命晚期的她不再像年轻时那般专注于荣誉、权势、力量等东西,能把族群的知识传播给下一代,就是她最渴望与喜悦的工作。

    要不然...来一场现场演示吧,可以让她们更好地领悟到召唤师的修行。粗略打量了一圈,视线已不如昔日敏锐的她注意到最后排一位有些瘦弱的女性,正瞠目结舌盯着前方一动不动。

    是觉得课堂知识太深奥了吗,可怜的孩子,就帮她一把好了。注意到对方的发色并非雪白,布尔洛克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装作没看见。“那位同学,你带你的召唤兽上来,现场演示一下强化灵魂链接。”

    咦?总算摆脱了痴呆模式,觉察到台下老妪正朝自己招手,还弄不清状况的瑞雯本能地伸手戳了戳旁边之人。“她刚刚说啥来着?”

    “她要你带你的召唤兽上去,现场演示强化灵魂链接,估计是想教导你吧~”并未从布尔洛克身上感受到敌意,猜出其想法的陈昊耸耸肩,分别用手指了指自己和波波。“‘主人’,我们是一起上,还是你挑一个?”

    可恶,装傻充愣就这么在行,你平时就很擅长骗女孩子吧!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当着所有人面站起身,觉察到猫娘眼中的欢快,瑞雯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刚刚召唤并与之契约时,她以为自己的苦难终于到了尽头,总算获得了一只传说中的古代种。可随着交往的深入,她才明白女神并未垂青自己,那头古代种实际上缔结的是双向契约。

    卡特尔确实隶属于自己,但因为自己隶属于陈昊,所以她一并被归入了陈昊麾下。之所以紫发女性如今态度温和,纯粹是因为在其眼里瑞雯和她地位相当,都是陈昊的召唤兽;倘若瑞雯哪天对陈昊不利,都勿需后者开口,猫耳娘绝对会扯断她的喉管,挖出她的心脏,然后再一脚将她踢飞。

    别怀疑,某人在格拉西斯家族就是这么做的。以至于萨曼莎后来专门派了一队武士随行,负责俘获被她击败的女性精灵。

    亲眼目睹过那一幕,还留有阴影的瑞雯当即抓住陈昊胳膊,将其从座位上拽了起来。装作没看见俩个萝莉的表情,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讲台前,少女朝布尔洛克行了个礼,随即指向还在捋顺长袍的少年。

    “老师,他就是我的召唤兽陈昊。”

    “欸,这难道是...”眯起眼观察了好一会,脸上皱纹密如蛛网的女性这才招招手,示意二人站到不远处的石台上。“算了,反正女神没意见就行。”嘴上嘟噜着蹲下身,熟练地绘制完法阵,布尔洛克以台上的少男少女为例开始了讲解。“记住,这种强化仪式必须带着你们的召唤兽一起参加。考虑到女神的威能难以预测,最好提前喂饱它,以免其因饥饿或口渴...你想不想吃点什么?”

    正和瑞雯大眼瞪小眼,双臂环抱的陈昊闻言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老婆婆,你还是说精灵语吧,你的洛斯特语说得还不如波波。”

    哦哦两声点点头,似乎在确认石台下法阵的运作,布尔洛克过了好一会才追问道:“那你想不想吃点什么?”

    故意表明自己会说精灵语,本想暗示自己并非那种原始到只剩生理本能的动物,却没想碰到个钻牛角尖的老古董,以至于陈昊一时间有些无语。听着周围有些压抑的轻笑,感觉碰到克星的他叹了口气。“我不饿,再说时间只要不是太长,我可以忍耐。”

    “那就行。”指导瑞雯做出个y的姿势,布尔洛克退后两步朝众人解释道:“强化契约时,歌颂着女神的名讳,抛弃内心的杂念,接收她的馈赠并引导其进入意识深处,它会自动强化你与召唤兽的链接。”

    察觉到对面的少女正如晾衣杆般杵在原地,陈昊先是觉得滑稽笑了几声,很快在她怒目而视下装模作样干咳了两声。“加油,主人!”

    “谢~谢~”明知对方是在调侃,但碍于无法吐露真相,瑞雯也只能咬牙切齿收下这份‘好意’。觉察到布尔洛克已经开始念念有词,明白无路可退的少女深吸一口气,只能闭上眼来了个有样学样。“伟大的女神,您的信徒恳请您的赐福...”

    祷词并不长,效果则来得更快:瑞雯最后一个字出口才过去了不到十秒钟,浅绿色的荧光从天而降,把两个人都笼罩在内。觉得一股暖流自头顶传到四肢百骸,感官愈发敏锐的陈昊似有所悟打开视窗,随即噗哧一声捂住了嘴。

    之前被他用技能点提升到五级的强化灵魂链接,如今在神秘力量加持下突破极限赫然达到了六级。不但相关数值得到了提升,还获得了一个新效果:召唤兽好感度获得提高百分之十。

    “你在笑什么,”利用荧光还未彻底消散的功夫踹了少年一脚,成功复仇的瑞雯察觉到对方乐不可支的模样,禁不住皱起眉头。“我总感觉不是好事。”

    “没事,只是觉得女神似乎也认可我们的关系,有些感慨罢了~”记起来自己的界面召唤兽无法查阅,陈昊赶忙找了个借口忽悠过去。意识到荧光正在削弱,示意瑞雯继续演戏的少年退回原位,很快迎来了布尔洛克激动的解释。“同学们,看到了吗,这就是女神的赐福!”

    哼,这女神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难道真想给我送个黑妹子当召唤兽?正佯装乖巧呆在原位,暗自琢磨的陈昊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掌心位置放着一片散发着奇特味道的干瘪物质。

    “蜥蜴肉,”面对陈昊探询的视线,布尔洛克一本正经道:“饿了就吃一点。”

    “......我不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