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 教主大战!

    西洲,大雪山星系,灵鹫星。

    此乃定光如来佛国所在,定光如来又称燃灯佛祖,乃佛教真正的话事人。

    同时,也是阐教的副教主。玉清一脉打入佛教的最高级间谍。任鸿的佛教换血计划,就是他和任鸿两个人一起想出来的。

    当然,燃灯从不居功。对惧留孙、文殊等人宣称,这是任鸿自己的计划,他只负责做内应,做了一点点小小贡献。真正的功劳应该是任鸿的。

    而任鸿也十分谦虚。他在跟青玄等人讨论计划时,坦然承认整个计划来自定光道人,他只是燃灯佛祖和玉清一脉沟通的联络线人。荣誉归属定光道人。

    灵鹫星最核心的灵鹫洞前,燃灯佛祖带着一众佛陀对峙李圣人。

    李耳骑着青牛,笑道:“定光,你是阐教仙人,且退下吧。这是贫道和释迦的论道。”

    然而定光道人郑重其事:“太上圣人,贫僧到底是佛教之主,此时岂可退让?”

    他搬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招呼诸佛联手摆列千佛大阵,全力护法释迦如来。

    青牛看到这一幕,心道:不愧是在仙佛两家反复横跳无数量劫,还能保持高位的顶级大罗,果然有水准。

    哪怕这次佛教换血计划和燃灯佛祖有直接关系,他也没放水。定光施展全力,哪怕佛门教主看到这一幕,也难挑出他的错处。

    彼时,白光从太空涌来。如潮水般澎湃的光辉覆盖灵鹫星,镇压燃灯佛国。

    “师伯,你自去入洞。这座千佛大阵交给我们。”任鸿声音朗朗传来,白光不远处又有雷光和青气涌动。

    三帝君在分裂内讧之后,又一次联手。

    三座圣境包裹星球,隔绝佛门支援。

    当然,这一路被李圣人镇压诸佛,也没几个佛陀有能力赶来援手了。

    多宝道人等见状,联手祭起诛仙四剑,配合文殊、慈航、普贤一起杀入千佛大阵。

    燃灯佛祖的千佛阵,是过去诸佛为核心。一佛化生一方佛国,千座佛土连成一片,犹如三千世界循环不息,自成宇宙天道。

    “定光老师,你这是打算模拟我们的教主圣境吗?”

    任鸿创造九重道业体系,弄出一个“假格教主”的境界后。各方势力纷纷效仿,研究所谓的模拟圣境。

    在巫教,巫祖们通过信仰香火勾勒神国,以巫祖神国演化教主圣境的神髓。

    在地仙,镇元子教导门人演化洞天福地,利用福地洞天模拟圣境。

    而佛门,就是燃灯佛祖的千佛阵。上千座佛土连成一片,以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为核心,打造三座教主圣境。

    但可惜的是,比起任鸿巧借天道权柄,千佛阵破绽百出。那些佛陀有阐教门人,也有截教门人,更有许多东土仙人度化而来。

    任鸿观察一阵,笑道:“但人道之力集合而来,失了天道纯粹,不得长久。”

    白光散开,无数青龙、朱雀等神兽出现在光辉中,扑杀佛国之中的诸天护法。随后白光聚拢,直接吞没一座佛国,将里面的截教仙人救走。

    紧接着,白光冲入下一处佛国……

    多宝道人四人杀入千佛阵,前面有任鸿顶住压力,遂祭起四剑如切菜一般,快速杀穿整座阵法。

    青玄帝君紧随其后,顺着四位上清高手开出的通道,来到燃灯佛土之前。

    眼看四人要布置剑阵诛杀定光如来,青玄帝君赶忙上前:“诸位,速速随我前往灵鹫洞,莫要和定光纠缠。”

    多宝四人寻定光道人晦气,可不仅仅是为破阵,更是为上次封神大战。要不是定光心狠手辣,他们截教怎么可能输得那么快?

    如今找到机会,他们根本不给定光开口的空隙,直接布置剑阵杀人。

    幸亏青玄帝君来得快,且上清家还需要依仗玉清一脉在天庭的权柄。四位上仙作罢,随帝君杀向灵鹫洞。

    任鸿和其他玉清仙真负责清理千佛阵,镇压诸佛菩萨。

    过了半天时间,白光才将外围佛土一一转化,钻入燃灯佛国。

    燃灯佛祖虽然又一次逃过劫数,但也累得气喘吁吁,身上被好几道上清剑气戳伤。

    “这伤势挺逼真的,看来佛门教主又怪罪不成你了?”

    看到白光涌来,燃灯义正言辞:“我乃佛门教主,岂能不尽心!更何况,善慧是我弟子!”

    “呵呵……”

    白光中,任鸿笑眯眯看着佛祖。

    “所以,你主动弄出这个‘换血计划’,把你徒儿坑入轮回?”

    “胡说!”老佛一听这话,马上急了,他跳起来怒斥:“这是你的计划,莫挨贫僧!”

    任鸿马上否决:“不不不,明明是你的计划,我只是在旁边敲边鼓。”

    他俩相互推脱,这对曾经在神农座下效力的帝师损友,不约而同选择将“功劳”甩给对方,以此展现他们深厚的情意。

    废话,这斩杀佛陀的计划,谁敢站出来抗大头?

    回头佛教满满的仇恨值啊。而且不是这个量劫,是未来数个量劫的针对!

    想到未来一群古佛盯着自己,哪怕燃灯佛祖都不敢出来承认。

    燃灯:都是任鸿的错,都是他蛊惑我,才害得佛门遭此劫数。

    想到这,定光心中稍安。

    任鸿: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新晋大罗仙。而定光是老牌大罗,距离教主只差一步。外人看到,定然以为是他牵头。

    想到这,任鸿心中也安稳了。

    两人呵呵一笑,一起等候文殊等人到来。

    南极帝君在外掠阵,当所有佛教精锐被镇压后,才带文殊等人赶来。

    “师弟,一会儿咱们去洞里。让文殊他们在外头整顿,构建现世千佛体系。”

    “好。”

    逼释迦入轮回,这活的确不适合殊菩萨这些人。毕竟文殊普贤是他的胁侍菩萨,而燃灯佛祖是他的老师。

    也就慈航道人仗着自己整年在西方净土修行,作为阿弥陀的胁侍菩萨,才不怎么在乎释迦教主。

    “师兄、师弟,我随你们去。”

    如今慈航道人显化男身,捧着宝瓶乐滋滋跟两位帝君前往灵鹫洞内。

    望着三人往洞里走,燃灯忽然想起一事,喊道:“你们小心点,洞里有佛教至宝‘万佛图’。”

    那是佛教传承无量劫纪的至宝,也是佛教世尊的神兵。燃灯佛祖执掌佛统,每一量劫都会暂掌一段时间。

    也正是操持至宝的诱惑,才让他不得不每一量劫跑来佛门,学习研究教主大道。

    白光裹着南极、慈航进入灵鹫洞。突然眼前一片幽暗,再不见光明,就连任鸿的护体光辉都一点点黯淡。

    在黑暗中,任鸿陷入前所未有的空寂。与此同时,无量寂灭之中又有一团奇怪的灵性在元神滋生。

    “师弟,这是觉悟佛性。是佛教至宝帮我们参悟佛门大道。”

    慈航道人不做反抗,专心研究佛法,一道佛光在他身上冒出,幻化佛陀真身。

    “不灭佛性是佛陀证道法门,师弟,你也可以研究下。”

    “哼,佛门逃禅尔!”南极看慈航劝说任鸿修佛,一脸不满。他挥动雷霆至宝,无数雷光划破幽暗。

    彼时,黯淡白光中也有一道似轮非轮,似盘非盘的奇怪至宝祭起。无量光辉震碎寂灭涅盘界,回归洞内。

    三人继续往里走,看到山洞深处的佛壁。

    在佛壁前,有一团金光和赤气、清气纠缠。

    那团金光很渺小,只有巴掌大。但让任鸿三人走过去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逐渐变小,而那团金光渐渐变大。

    当任鸿来到金光面前,那已经是一尊高耸天地,规模等同于星海的庞大佛陀真身。而在真身之畔,有四道宝剑演化的赤气牢牢锁住。同时,青玄帝君依仗清微圣境和佛陀交手。

    至于李耳,他没有攻击,而是骑牛和佛陀双目平等,跟他论道。

    先天大道之音和佛音彼此对轰,彼此相互湮灭,没有一丁点的逸散。

    “师伯不愧是大道修为第一人,论道行,是我仙道教主之首。”南极见状,挥动雷霆神树也参与战斗。

    慈航只是过来旁观,他没资格参与教主大战,目光落在任鸿身上。

    “师弟,你要去吗?”

    “当然。毕竟是我牵连的……是定光老师邀请我来,不出手怎么行?”

    白光展开,也钻入娑婆净土和佛陀真身较量。

    ……

    就在灵鹫洞进行教主大战的同时,另一场教主之争也已开启。

    大昆仑山,元始天尊悄然消失,下一刻出现在西方净土之畔。而在他身边,通天教主徐徐现身。

    两位在封神之战大打出手的教主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出手运转上清、玉清仙光,镇压西方极乐世界。

    佛国净土内,一朵朵圣洁的莲花飘出,将上清、玉清仙光抵住。

    “两位施主,你们这是打定主意和我佛教对抗吗?”纵是阿弥陀的心性,也难免动了真怒。

    太上教主携一群三清门徒跑去阻杀释迦如来降临。如今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又跑来自己门口,真以为我们佛教好欺负?就算我们教主人少,也不能被你们这样羞辱!

    “道友,我也不想。奈何我家徒儿不安分,我这做老师的只能给他们善后了。”天尊掏出神幡,出手毫不留情,法力全开。

    轰——

    佛门净土被他以开天辟地之力重创,无数佛子菩萨在这一击中毁灭。

    阿弥陀眼皮跳动,连忙祭起至宝金莲护持佛子菩萨重新于净土转生,然后高喝:“贤弟助我。”

    菩提树从净土中央探出,枝头托起七尊佛陀真身挡住开天神幡。

    铮——

    剑鸣一动,旁边上清通天剑道催动,斩碎最右侧的一尊佛陀真身,无数菩提枝桠碎落。

    “准提,你的对手是我。“

    佛母轻叹一声,主动从净土走出:“两位道友,你们这又是何必?泰皇即将归来,你我在此大打出手,岂非便宜了外人?”

    “外人?”元始天尊嗤笑:“我跟太一互称兄弟的时候,道友你还不知在哪呢?”

    论亲厚,怎么也是元始和泰皇更亲近。就如同他俩的徒弟,任鸿和宿钧一般。人俩最初也是同源而生的混沌教主。

    通天翻白眼,埋头挥剑攻击准提。

    不错,要论关系好。元始和泰皇搭伙过日子时,别说准提,连他都没出生。

    直到元始天尊转入仙道之前,他俩关系一直都不错。

    好些教主暗搓搓怀疑。

    之所以泰皇一力护持古神,每次都要下场和仙道为难。怕不是为了跟跑去仙道的元始天尊作对?

    你要发展的,我就去毁灭?

    当然,从元始天尊改变阵营以来,泰皇跟他并没怎么正面对上。顶多是泰皇的帝子弄死几个元始门人。又或者元始门人把泰皇宫人屠戮一个遍。

    总之,这两位古老教主还没真正打起来过。就算三清对上三皇,泰皇最常见的对手是太上圣人和通天教主。

    三宝如意在空中亮起,天宝君、灵宝君、神宝君纷纷现身,合在一起围攻准提佛母。然后元始天尊杀入净土,直接去寻阿弥陀真身。

    “你倒真不怕他的主场啊。”通天嘀咕了一句,赶忙跟天尊进去净土,和阿弥陀交手。

    阿弥陀号称佛教第一高手。佛法比曾经的世间自在王佛、宝藏如来更加精深。

    他一出手,净土立时散灭,无数佛子菩萨被他挪移开来。然后整座净土化作三千佛性汇聚的无上佛国胜境。

    在这里,纯粹的佛性汇聚为光明、汇聚为解脱。每一道佛光意味着一尊佛陀,意味着一重佛国。

    一重重佛光压制,燃灯演化的千佛阵在这里,不过是三千道佛光合在一起的光束。而三千光辉凝聚的千佛光束再度叠加三千,又有一座大千佛阵。在这座大千佛阵内,孕育一座真正的教主圣境。

    类似的大千佛阵还有无数座,上面还有万佛阵,大万佛阵……

    天尊见了,直接祭起元始珠护身,也不管这些世界佛国如何,直接以开天幡斩碎。

    “道友,论佛理数算,我们仙道的确不如。你们夸大数字,卖弄噱头的手段,我们比不了。但万物皆是元气,教主即为元始。哪怕你演化一千个,一万个教主圣境。只要证了元始道果,便入我圣境。“

    大道圣境展开,不论阿弥陀如何凝聚佛国,在元始圣境的碾压下都一一破碎。

    这就是经历无量劫数而存留的无上元始大道,是这方混沌鸿蒙最古老的大道之一。

    昔年元始和泰皇把教主境界定义为元始,定义为太一,是万物源头,大道最初的一炁。

    一切教主,一切古神乃至天道宇宙,皆由此“一炁”而成。教主在大道鸿蒙,就是太初炁。

    所以,哪怕阿弥陀凝聚无数座圣境,演化无数位佛门教主。在元始天尊眼中,不过是一种梵炁罢了。

    千佛阵、万佛阵一一破碎,阿弥陀正要召唤无量光佛,忽然剑光划破佛光,通天教主的攻击随后杀来。

    紧接着,准提佛母赶来联手,四位教主在净土内大战。

    ……

    后土悄然无息来到净土之外。

    看了一眼四位教主的战斗,趁大家全力对轰的那一刻悍然出手。

    天地玄黄气蠢蠢欲动,化作一条条龙蛇纠缠净土。

    然而,就在后土娘娘出手那一刻。

    天尊、教主、佛母、阿弥陀立刻罢手,开天神罡、诛仙剑气、无量佛光以及菩提妙树统统轰向后土娘娘的七臂真身。

    后土娘娘微微一笑,继续托着净土往外走。

    眼看攻击到来,人参果树在净土世界之外升起。翠绿仙光狠狠一刷,把菩提妙树和无量佛光挡住。

    然后时光凝滞,天尊和教主的攻击被一股力量拨转到未攻击之前。

    “镇元、烛龙?”

    四位教主惊愕不已。

    后土娘娘和烛龙大神偷袭,是为重创他们,为泰皇归来争取时间。这点,四位教主心知肚明。

    刚才准提佛母刻意说那一番话,就是暗示仙道二教主,大家留几分力气,一会儿准备反杀。

    毕竟仙佛争斗是一码事。要是把泰皇放出来,尤其是泰皇疗伤完毕,以后每一量劫都要跑出来蹦跶,当他的永世神皇,仙佛两教的教主谁能忍?

    至少,准提和通天忍不了。

    至于元始天尊,他一脸迷惑:

    “镇元子,你这又是为何?”

    通天教主也看向外头的人参果树,不理解镇元子:泰皇归来,对你有一丁点的好处吗?

    “也没什么。就是贫道也有立教之心,打算和三位道友争一个量劫。”镇元子道:“天在地上,无数量劫如此排布。我地仙一脉再无教主出世,贫道想要求一个机缘,看看我教到底能否再多一位道友。”

    “天仙地仙之争?”准提佛母笑道:“道友好雄心。只是你跟大地之母的后土娘娘联手,又把另一尊大地主人放在哪里?道友,莫忘地皇时代,娲皇对你可是多有照顾。”

    人参果树传出镇元子的笑声:“我们地道如何争,那就是我们的事,不劳佛教的道友费心。”

    后土娘娘似笑非笑看着准提,再看看果树。

    “老朋友这么喜欢挑拨?你就不怕回头娲皇拿至宝砸你?三十八件至宝处刑,想必天尊很有话说。”

    元始天尊嘴角一扯。

    论修为,他比娲皇要强。但娲皇作为教主护道人,手中拿着太多道友的宝物。打伤娲皇,回头且不论其他教主帮娲皇出头。单单伏羲和泰皇归来,三对一就要找他说理来。

    几位教主说话间,圣境被后土挪入宙光长河。

    随着一阵大浪冲来,四位教主恍然大悟。

    “你们打算把我们放逐到下一劫?”

    烛龙哈哈大笑,推着净土往未来走去。

    “你们不觉得,现在的教主太多了吗?少几个人,大家都清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