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失忆的小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风户京介被零子打晕时,手上戴着橡胶手套,一手拿着手枪,另一手拿着一把伞。

    戴着手套自然是避免留下指纹,而伞则是他为了避免沾上硝烟反应所需用到的道具。他先在伞面上开了一个洞,然后撑开伞,将手枪透过伞面上的洞对佐藤进行射击。这样的话硝烟反应就会被挡在伞面上,不会沾染到他自己的身体,之后只要将伞藏起来即可。

    佐藤美和子在宴会现场被枪击,肯定场内所有人都要接受硝烟反应,只要自己身上检测不出硝烟反应,那就不会成为嫌疑对象。

    然而悲催的是,他在开枪同时就被零子当场打晕,作为现行犯被逮捕,一切阴谋诡计都没有用武之地。

    佐藤警官很快被送到医院急救,索性两枪都没命中要害部位,并没有生命危险,相信不久就能够出院了。

    小兰并没有什么外伤,很快就苏醒了过来,但醒过来之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很不对劲。小五郎不认识了、妃英理不认识了、柯南不认识了、其他人也全都不认识、就连她自己也不认识了。

    任谁都能一眼就看出来,小兰这是失忆了。

    犯罪现场还留有一个打开着的手电筒,那是犯人事先就留下的,为了就是在黑暗的环境中能看清目标。然而手电筒上只检测到了小兰的指纹,显然在停电时,小兰发现了这只亮着的手电筒并将其拾起,随后佐藤便遭到了枪击。小兰一定认为是自己捡起手电筒的举动害得佐藤警官犯人发现从而遭到射击,因此加大了自身所受到的刺激。

    风户京介被羁押后,只承认企图杀死佐藤警官的罪行,对于前两位警官遇害的案件却全都矢口否认自己就是凶手。这样的话就算被定罪,不过也就是个杀人未遂的罪行而已。至于前两起案件,你们说我是凶手,有证据吗?

    为了让风户京介认罪,零子装模做样地查了一天的案,然后将结果汇报给警方。

    零子坐在目暮警部对面,说道:“这位风户京介原来是东都大学附属医院的外科医生,医术十分精湛,年纪轻轻就被赋予‘天才外科医生’之名。结果在七年前的某次手术中,他不幸被另一位名叫仁野保的医生划伤了手,从此便再也无法进行外科手术了。做不了外科手术的风户京介只能改行,离开东都大学附属医院,去当了一名心理医生。

    一年前,仁野保医生右喉被割破而死,当时负责调查的是友成警部、奈良泽治警官、芝阳一郎警官以及佐藤美和子警官。结果在调查过程中,友成警部突发心脏病去世,再加上缺乏线索,且在仁野保家中发现遗书,最终以自杀结案。

    然而在不久之前,小田切敏郎警视长觉得一年前的这起案件疑点重重,决定重启调查,仍由当时参与调查此案的三名警官继续负责。而就在调查重启后不久,奈良泽治警官和芝阳一郎警官先后遇害,佐藤美和子最终也遭到了枪击。”

    听零子分析到这里,目暮警部插话道:“奈良警官和芝警官被杀,其实是和一年前的那起案件有关,这一点我们也有所猜测。我们曾将怀疑重点放在友成真、仁野环和小田切敏也身上,难道说……”

    友成真乃是友成警部的儿子,他认为自己父亲在办案途中心脏病突发去世,一定是收到了太多工作方面的压榨,且抢救不及时所导致的,因此对警方充满怨恨。

    仁野环乃是仁野保的妹妹,她认为自己的兄长绝不会自杀,因此对于当年警方的结论很不满意。

    而小田切敏也当年则被证实和仁野保有过纠纷。

    零子继续说道:“据我判断,一年前仁野保医生的死亡并非自杀,而确实是他杀,杀死他的凶手正是风户京介。我调查过了,风户京介乃是奈良泽治警官的心理医生,想必两人在对话时奈良警官向他透露了仁野保案件重启调查一事,生怕自己杀人行为被揭露的风户京介在听到这一消息之后,便决定先发制人,想要将负责调查案件的奈良警官、芝警官和佐藤警官杀害。”

    “如果是风户京介杀害仁野保的话,动机应该是憎恨仁野保划伤他的手,使他无法继续进行手术吧。可真要是那样的话,为什么风户京介不在七年前就将仁野保杀害,而要等到一年前才动手呢。”

    “这只是我个人猜测,风户京介七年前认为仁野保只是误伤他,所以姑且也就忍了下去。结果在一年前,他意外得知当年仁野保乃是故意划伤他的,于是就再也掩盖不住杀意了。”

    “故意的吗?”

    “没错,据我调查,仁野保乃是一名医德及口碑都很差的医生,经常发生手术失误,因而被不少病人投诉。除此以外,他还有私自售卖违禁药品的先例。像这么一个恶劣的人,出于对风户京介的嫉妒从而故意害他不能再进行手术,这也是说得通的。”

    “可是,仁野保故意划伤风户京介,以及风户京介杀害仁野保这些事情都是你的主观臆断吧。”

    零子点了点头,自己确实没有能证实这些的证据。在剧场版里,风户京介以为自己杀定了柯南和小兰,因此难免“反派话多”的坏习惯,在柯南面前将这些信息一股脑地主动曝了出来。而如今,自己又能到哪里去找证据?

    “如果只是这些臆断的话,恐怕根本无法定风户京介的罪啊……”目暮警部神情严肃地沉吟道。

    “要证据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零子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最初奈良警官遇害的时候,手捏胸口衣袋,当时警方都认为他所留下的死亡讯息是其袋中的警察手册对吧?其实不然,他并不是手捏衣袋,只是纯粹捏着胸口而已,想要提示给警方的是——‘杀死我的是心理医生’这一信息。”

    目暮闻言,很是无语,这真不能怪警方啊。手捏胸口就是提示凶手为心理医生,这谁能想得到?

    目暮警官思索了一下,问道:“照这么说,那么第二位遇害的芝警官,他手上的警察手册难道是风户京介塞上去的吗?”

    “没错。风户京介通过媒体,知道了警方误以为奈良警官留下的死亡信息是警察手册,于是在杀死芝警官之后吗,为了继续误导警方的查案方向,将其衣袋中的警察手册掏出并塞在其手中。”

    目暮扶额,敢情调查方向一开始就错了啊……

    “可是单凭手捏胸口这一死亡信息,也不能作为确切的证据啊。”

    “奈良警官和芝警官应该都是被风户京介通过手机叫到遇害地点的,他们的手机里应该还留着和风户京介的通话记录。”

    目暮警部马上派人去查,果然手机中还留有和风户京介通话的记录。

    但目暮警部面色依然不轻松:“即使如此,风户京介依然能狡辩吧,例如他会说‘我只是联络他们到约定地点,但并没有杀死他们’之类的。”

    “有这两份通话记录,加上他企图杀害佐藤警官的犯罪事实,我倒觉得已经足以给其定罪了。如果目暮警部还不放心的话,不如请一个厉害的检察官,例如狩魔豪?我相信以狩魔检察官的能力,必然能将风户京介定罪的。”

    零子结束自己的汇报之后,便从警视厅离开,警官连续遇害案件算是告一段落了。当然,警方还做了一些后续调查,查出了小田切敏也的某项犯罪事实,他曾经发现了仁野保出售违禁药品的事实,并对仁野保进行了勒索。这一剧情之前被零子给遗忘了,自己认为小田切敏也只是个叛逆青年,看来事实也并非如此啊。

    剧场版原剧情中,柯南调查案件时还与友成真、仁野环等人有着大量交汇,但如今凶手早早被捕,这些人自然也没戏份了。

    ————————剧情分割线————————

    8月5日,这一天是零子表弟阿一的生日,阿一昨天就打电话邀请零子和二三去参加生日派对,不过被零子直接拒绝了。

    因为自己已经和园子约好了,要去医院探望小兰。表弟什么的,哪有闺蜜来得重要。

    二三一看零子不去,自己也就懒得跑这趟路了。表哥什么的,哪有亲姐姐来得重要。

    于是阿一觉得很悲催,前来参加他生日派对的真壁诚也觉得很悲催。自己和阿一的关系又不好,要不是为了设法在派对上和零子多加亲近,自己才不会参加他的生日派对呢。结果到了派对现场才被通知,零子今天有事来不了了……

    零子自然是不会管阿一这边的情况,她此时已经带着二三,和园子来到了小兰的病房。

    小五郎、妃英理和柯南一直在病房里陪护着小兰,见到零子等人,点头打着招呼。

    “你是铃木小姐吧……”小兰前天半夜醒过来后已经和园子见过面,因此“知道”了对方的姓名。

    “真是的,小兰你这么见外干嘛,我说过喊我园子就行了吧。”

    小兰又望向零子和二三:“你们也是我的朋友吗?”

    零子前天夜里作为亲手擒下风户京介的当事人,自然一整晚都在警视厅做着笔录,第二天又查了一整天的案子,因此如今是她和失忆后的小兰第一次见面。

    “我是金田一零子,这位是我妹妹二三。与其说我是你朋友的话,不如说是恋人比较合适哦。”零子觉得气氛貌似有些沉闷,于是稍稍开了个玩笑。

    小兰当即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呃,自己的取向原来是这样的吗?

    “真是的,零子你再胡说八道些什么啊?”园子不满地说道。

    糟糕,这个玩笑开得太过火了吗……

    然而正当零子想着该说些什么来道歉的时候,园子已经继续说道:“要说小兰的恋人,那当然是我啦!至少不管怎么样,正室的位置一定是我的。不过零子你一定要坚持的话,让你当个侧室也不是不可以呢。”

    零子闻言,会心一笑,这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铃木园子嘛。行吧,侧室就侧室,谁让你是铃木家的大小姐,财大势大,而且还帮自己举办了生日宴呢,正室的位置就不和你争了。

    于是零子拿腔捏调地对园子说道:“那就多谢大夫人了。”

    小兰看着眼前的零子和园子,不知为什么忽然觉得心情变得很舒畅,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开心的笑容。

    小五郎和妃英理对于少女们的嬉闹并不反感,反而很高兴小兰能有如此贴心的朋友们,包括二三也没什么反应,他们三人都知道零子她们其实是在开玩笑。

    英理还对小兰揶揄道:“不错呢,小兰,你都开起后宫来了。”

    然而柯南现在就紧张得很了,卧槽零子和园子你们两个,别真把我的小兰给掰弯了啊!

    尤其是你金田一零子,明知道我是工藤新一,还在我身边对小兰说这样的话,你是存心想气死我对吧?

    还有英理阿姨,你瞎凑什么热闹啊!

    柯南觉得自己必须要补救一下:“小兰姐姐,其实你有个名为工藤新一的青梅竹马,他才是你真正的恋人啦。”

    也顾不得小五郎和妃英理就在一边了,毕竟小兰要真受了园子她们的影响的话那自己才叫悲催呢。反正自己如今是小孩子柯南,童言无忌嘛。

    小五郎一向不喜欢新一,此时听到柯南这么说,当即呵斥他道:“喂,小家伙,别乱说话!”

    妃英理倒没表态。

    小兰听了柯南的话,思索了一会,然后悠悠说道:“那么,那位工藤新一,现在在哪里呢?”

    …………

    诛心了。

    小五郎闻言,也是义愤填膺地说道:“没错,那家伙号称是你的青梅竹马,可如今你出了这么大事,他却连面都不露一个。我看你以后还是和那种男人断绝来往为好,即使以后记忆恢复了,也别再和他进行联系了。”

    柯南很是不好受,明明自己就在小兰身边,却只能传达“江户川柯南”的关心,而传达不了一丝一毫“工藤新一”对小兰的关心。

    倒是零子帮柯南说了句话:“工藤君如果知道小兰如今的状况,一定也是会心急如焚的。”

    平日里玩笑归玩笑,但零子也不至于真去拆散小兰和新一。

    园子也附和道:“是啊,新一那家伙虽然各种不靠谱,但对于小兰你还是十分关心的。”

    虽然零子经常劝小兰忘了新一重新再找一个,但那只是闺蜜间的嬉笑之语罢了,她也从没真想过让小兰和新一分手。

    柯南有些感动,这两个家伙平时虽然不怎么正经,但关键时候还是靠得住的嘛。

    但转念一想,要不是这两人莫名其妙地对小兰说些恋人啊、正室侧室啊之类的话语,事情又怎么会发展到这一境地?想到这里,柯南感动之余又有些不忿了。

    ————————分割线————————

    感谢书友们的推荐票,感谢“忠诚的变身文读者”的打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