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袁海的执着!

    现如今出门不带手机就好比没带脑子一样,景天就很后悔自己没带手机,只好傻呆呆地望着窗外。</p>

    “天哥这手机给你玩。”</p>

    汤洋会意前面后视镜中袁海的眼神,接过王杉递过的手机看向景天。</p>

    景天回头一望,一眼就能看出这是袁海的手机便拿在手中打量着外型。</p>

    “老二你这手机壳不错啊。”</p>

    “还行吧,最近才还的。”开车的袁海附和道。</p>

    “摸着耐用的,回去链接发给我。”景天挪了挪股坐在后方中间位置从后视镜看向袁海,袁海专心开车也没注意到后边的变化。</p>

    “你直接用我手机买就行,咱们谁跟谁,别说一个手机壳买个手机也没什么难的。”袁海笑着说道,瞟了眼后视镜正巧和景天对上了眼。</p>

    “那我肯定不客气的,但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景天摇头不解道,这让三人同时发愣有意无意看向景天。</p>

    “还能去哪?这是去机场的路呗。”</p>

    袁海不知景天是怎么知道路线的,虽然来杭州的次数不再少数,可大多都是坐火车来的,机场是从没去过,这也压根不知道机场在哪。</p>

    “你们把我骗出来干嘛?有事就说呗何必瞒着我?”</p>

    景天一时间对三人有点失望,以前就有类似的况就是胡伟隐瞒几人过年不回家在外打工的事,但从那次过后六人就说好的有事直说,现在又来这出是何必呢?</p>

    三人也没说话,景天旁的汤洋也非常不自在。</p>

    “把手机还我。”</p>

    景天伸手向前面要,见两人没反应就拍了拍王杉,王杉还是从口袋里拿了出来。</p>

    三人不说景天也没再问,纵由袁海开着,只是到了目的地景天可就不听话。</p>

    氛围安静了几分钟,王杉开口道。</p>

    “老大,你也别抗拒,虽然我不信邪但总没有什么坏处,我们也是为你好。”</p>

    景天一听眉头一皱神甚是懵。</p>

    “什么意思?你们这是带我去哪?”</p>

    不看向窗外,竟然已经开上了山路!</p>

    “不是!你们到底想干嘛?这不像是为我好的吧!”莫名的抵触涌上心头,一时间景天反而不信任自己的兄弟了。</p>

    “都开到这了我们也就不隐瞒,景天你伸手摸摸车座下。”</p>

    听着袁海的话,景天好奇便弯腰伸手摸向了车座下,拿出一小捆麻绳。</p>

    “这…?”</p>

    “实话跟你说,倘若你不从我们今天绑也要把你绑去!”</p>

    袁海说地这么铿锵有力,景天反而有点害怕。</p>

    “你们的到底想干嘛?”</p>

    “我从我爸那听说这附近山上有座道观,非常灵便带你过来看看,驱驱你上的怪东西。”袁海说着时不时看向景天,汤洋也时刻盯着景天防止出现跳车的举动。</p>

    景天一听低下了头心里也有点慌张,毕竟体里确实有个盖亚,这该如何是好……</p>

    这举动让前面的袁海也心有余悸,担心的事难道真的发生了吗?</p>

    汤洋时时盯着景天,就连前面开车的袁海也看一眼路况再看一眼景天的来回切换着。</p>

    好在一路没出事,但自袁海那句话后景天就再也没吭过声。</p>

    到了目的地,看着面前树立着“正心观”这样的门牌,袁海扯下安全带转看向景天。</p>

    “或许是真的有什么杂物,咱们驱驱也没坏处。”</p>

    说完瞅了眼一旁的汤洋,只要景天拒绝就立马把他捆下去。</p>

    但景天什么也没做甚至主动开门走了下车,袁海一紧张也赶忙打开了车门,还以为景天是逃跑。</p>

    “走吧,看看吧。”景天顶着太阳眯着眼看向这个正心观,四人向这正门走去。</p>

    “你们是?”一个扫地束衣道士拦住了四人问道。</p>

    “你好,我是早上跟道长约好的,我叫袁海。”</p>

    “好的,等候多时请跟我来。”小道士说道,四人跟着进去。</p>

    看着这老派的古风建筑,看来电视剧里的也不是都是假的,至少确实有这么一段历史。</p>

    四人跟着小道士来到了侧房的后院,看到了一个披道袍的白发老道士。</p>

    看这被时间磨白的头发,但这老道的体素质却不低,背一直脸色也很不错。</p>

    还没等袁海开口问好阐明事的前因后果,这老道几个大步就来到了景天的面前,伸手似掐非掐的放在景天的脖子处。</p>

    三人一慌还是景天制止了他们,说</p>

    “没事没事。”</p>

    其实景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这是盖亚命令的,盖亚也没说明原因,还威胁自己倘若不照做的话就控制景天的体,大显神通。</p>

    因此景天只好照做,就算被这老道“掐”着也权当没事。</p>

    过了一会老道终于放手了,袁海上前询问。</p>

    “怎么样?道长?”</p>

    “哈哈哈,没事没事,这只是你们多虑了。”</p>

    袁海对这老道的回答还有些失望,还真希望能查出点什么杂物然后驱除。</p>

    “只是心火而已,不必担心。”</p>

    老道说完离开并嘱咐小道士送客,袁海想追却根本留不住老道。</p>

    难道自己一直多虑了?可这么多年来景天什么样自己是最清楚的,他说没说谎自己一眼就能看出。</p>

    早上在医院的时候景天就没说谎才觉得事灵异,问了老爸听说最近有个道士很灵便来了,可却是这结果。</p>

    “不行我不信!走上医院!”</p>

    说着便带着景天上车离开,连理事费用都没交。</p>

    景天也是懵的,盖亚说好了那就好了,可以走了那就可以走了,至于什么原因景天是一点都不知道。</p>

    又行驶一个多小时回到市里,景天能感受到盖亚“下线”了,便好声好气对袁海几人说:“回家吧,真没事。”</p>

    不过袁海还是执着要带景天去医院,景天也没办法,况且袁海还有强迫症。</p>

    ………</p>

    医院又来了个全检查,除了有些当天能出来,其他都要过两天才能有结果,但这刚出来的袁海也专门挂专门号详细咨询况,王杉和汤洋则一直看着景天。</p>

    不过袁海这一遭还真问出点什么。</p>

    脑科</p>

    “从片子上来看这些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有一段有点小问题。”</p>

    袁海看着被医生放在看片台上片子,顺着医生的手看到大脑一块“褶皱”位置。</p>

    “这里的有一点是不一样的,你这朋友曾经失忆过。”医生看向袁海说。</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