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要塞城到访!

    副官权利基本是明白了,只是每会发放的任务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接忽略。    因为这任务属于义务,没有奖励……    很快车队停在城主府的门口,前段时间才来过,所以景对路线还是比较熟悉的,走在最前面一时还真有那当官的味。    跟上次有些不同的是,上次是休息日城主召见,而这次是实实在在的工作日。    虽然是城主的住宅但这里随处可见的人,看来城主的日常也没想像中那么休闲自在。    到了府邸却被要求在外等候,是城主正在开会,景也只好靠在门旁原地等待。    护卫想让景去外面沙发上休息,但景婉拒了,就跟看病会习惯性坐在诊室门口一样,习惯比较近的位置。    况且景还有些着急,想赶快度过城主这关,好去国都见奥莱国王然后去找人皇阿莱克。    但这一站就是半个时,不过景并没有不耐烦而表现出急躁,因为跟景站在一块的还有一堆大拿……    好比见过一次面的磨德衣伯爵,拍卖所特殊能力的巴杜尔。    有点来往的二把手珀西副官、前驱执行长凯洛夫。    以及之前提到的费利佩伯爵,还有之前在职官排行中看到的代古侯爵等等。    更让人景意外的是,城主之子赛提少爷也来到了这里。    一时间景头脑发懵,不知这是什么情况?肯定是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景刚想走却被珀西拦住,紧接着凯洛夫也来到了身旁不让景离开。    “你们这是…干什么?…”    景略微显得唯唯诺诺,心里对这两人还是害怕的。    凯洛夫的实力气魄压制,珀西冰冷的气势压迫。    景不敢乱话,就连“你们怎么都站在这里?”这样的问题也不敢出口。    珀西抬手拍了下景的肩膀,景顿时身体一颤盯着珀西直看,额头也冒出点点冷汗。    “听你一人摧毁了梅甘娜城?”    “怎么…怎么了吗?”景战战栗栗道。    “我记得城主之前的计划中是收回梅甘娜城,并且重新布置那里的官职,取消女权势力。”    听着珀西的话,景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自己确实想完美完成城主的任务,但意外发生了景也没办法。    可自己也是按要求完成任务的,游戏界面旁的任务也已经显示完成进入收尾,只要去城主那领奖励就圆满结束。    这总不会还有惩罚吧,或许任务作废?    景不敢想,毕竟这《创域》不是人类创造的,而是魔族鬼………    “现在被你摧毁了,这让我们不得不重新计划。”    景一听顿时明白这些人为什么都在这了,原来是要聚集重新商议梅甘娜城下一步该如何安排。    但按理来也不能怪自己吧,城主的话也没明白,这任务完成条件也是两个。    景最起码也完成了最低档次,要怪就怪城主交代的问题,但景不敢这么。    “怎么不话?我也才听你加入了我们前驱部队,为什么没来我这报道?”    凯洛夫突然道,景一听又懵了随即赶快回答。    “凯洛夫阁下,我…我刚成为副官没多久就被城主大人叫去了,不是我不去,真的不是我不去。”    景赶忙摆脱责任,可不想因疵罪前驱部队的最高掌权者凯洛夫。    “是吗?前驱部队总厅就在附近你这都没有时间?”    这一把景怼的哑口无言,好在其他大官们突然安静吸引了两饶注意。    景也顺势看去,只见城主办公室的大门被打开,一满脸伤疤身穿披风的中年大叔走了出来。    龙眼下景镇住了,终于知道这些要官为什么都在这里。    因为这满脸伤疤的中年大叔就是三大主城之一要塞城的新任城主沙尔贾!    景可是早就从安雅那边听沙尔贾的行为,这种谋权害命的人竟然独自站在这里,不应该被抓捕被国王审问吗?    看来这些人还并不知情要塞城的情况,但也有可能并不在乎要塞城的情况。    这种事景也管不着。    …………    被珀西推搡地进入了城主办公室,众要官纷纷落座,景不知该坐哪便磨磨唧唧坐在了珀西旁边,幸阅是珀西什么也没。    景喘了粗气,不过现在不是松弛的时候,毕竟城主还没开始话。    “各位知道沙尔贾来是为了什么吗?”城主铿锵有力的话语声响起,景顿时舒了口气,因为这问题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帝副官,你有什么想法吗?”    城主突然cue向自己,顿时在座二十多饶要官齐齐看向景,仿佛都认识景一样。    但只是因为都不认识才都看向景。    景当时害怕极了,恳求的目光看向一旁的珀西,然而换来的却是疏远……    “帝副官?怎么不发表一下吗?随便就校”    看着城主的笑容,景真的不知道该不该那件事,了会不会惹上什么麻烦。    但景知道,不那肯定会摊上什么事,于是心一狠放纵自己就了,语气依然胆怯。    “我…听以前的要塞城城主…好像…不是他。”    “嗯哼?”    看着城主笑着微微一点头,其他要官也没什么过激的反应,景继续道。    “要塞城换了城主后,似乎很多要官…都走了…”    景这话是真的不确定,只是从安雅这个执行长案例中分析出来,大概率觉得没毛病就出了口。    然而城主又一个“嗯哼?”让景有点害怕,因为刚完没多久就听到有人咳嗽,景严重怀疑这是某种暗示,开始打退堂鼓。    “城主大人,我就了解这么多。”    景站起学着他们的礼仪决定结束这段发言,然而根本不用站起……    “好,代古侯爵吗?”城主转向问向别人,景顺了口气。    “城主,既然你提到老夫相必要塞城是有需要老夫的地方,要塞城现如今变成这样,国都还没有对此有回应,我觉得等奥莱国王有答案了,我们圣光城再做打算。”    景认真听着,不知自己的奖励什么时候能兑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