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骚乱结束!

    一根利箭如流星般闪烁,旋转着撕裂开空气。是一根巨弩的箭!被这射中夜掠者必定陨落当场。

    夜掠者极速上升,但是弩箭依旧对夜掠者的尾羽造成了伤害。飞行不稳的夜掠者歪歪斜斜的在一处房顶上降落。

    “你…”队长看着眼前这个刚才带着面具的人指挥着他的手下射出那一支救命箭。

    好果断。队长忍不住想。刚才那夜掠者和小孩的距离已经很近了。如果弩箭哪怕稍微偏差…

    队长不是看不出来,是他不敢,钥匙真一箭了结了小孩的生命

    而另一边。

    当看见那只巨型鸟类就要袭击那个小孩的时候,秦德第一个反应就是呵斥那些等待指挥的手下们重新装好弩箭,再凭借着自己那特殊的预判感使这支弩箭仅仅差一点就将夜掠者命中。

    “漂亮!”吉尔特和巴洛夫赶在秦德的前面,吉尔特手持一柄战锤掩护着巴洛夫抱着小孩逃脱战场。

    “有点…意思。”莫兰迪亚右手一招,一只握着白色长刀的虚影在他身后浮现。在夜掠者再次袭击之时莫兰迪亚操控着虚影挥砍。

    夜掠者尖叫一声,躲避长刀锋芒的同时秦德指挥下的第二根弩箭再次射出。

    “嘎嘎!”夜掠者的叫声是能摧敌的声波。在这叫声影响下的所有人思维开始混乱。

    “危险种!”莫兰迪亚皱眉。在他身后的长刀虚影又强了几分。

    夜掠者本能感觉到这虚影对它的威胁,鸟头一转就欲要飞走。

    “放箭!”在秦德的指挥下身后的手下按下开关。利箭擦着夜掠者的羽翼朝着另一处房屋射去。

    “小心房屋!”巴洛夫喊道,他身边的吉尔特凝聚出巨锤的影像,不同的是他没能凝聚出手臂的模样。巨锤呼啸着将飞来的利箭砸碎。

    夜掠者的翅膀被弩箭撕开一道可怖的伤口。大片的血液掉落。

    “别伤害我的宝贝!”一个绅士举着一根手杖嚷道。只是没人会理会他。见此有些恼怒的绅士对着自己的手下和队长喊道:“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停下!要是伤害了我的宝贝我拿你们的脑袋绑箭上射出…”

    接着便是刺耳的侮辱,队长和那些手下默默忍受,刚才还配合秦德攻击的手下们也不动了。

    另一边,夜掠者已经全然消失了再攻击底下人们的念头,张开双翼便要飞往天空。

    “拦下他!”莫兰迪亚深知在场的能力者都没有天空作战的能力。硬是凭借着强硬的身体素质爬到一处房顶上欲要跳上天空。

    白色长刀的刀芒仅仅挂到了夜掠者的腹部。莫兰迪亚的身体下落…

    可恶,就差一点!

    “巴洛夫!”吉尔特举着大锤朝着巴洛夫的方向跑过去,巴洛夫凝聚出巨锤虚影回应:“哦!准备好了,来吧!”

    吉尔特跃起,反身旋转踩到巴洛夫凝聚出来的锤面上。“额啊!”巴洛夫的胳膊青筋暴起,异与常人的力量发挥极致!

    吉尔特,在飞?

    转眼间吉尔特已经达到了夜掠者的上空,他高举战锤!

    “威力之击!”巨大的花纹方头锤呼啸着,如同晴空霹雳!

    巨雷灌顶!

    “噶啊!”夜掠者吃了这一记。歪斜着向下降落。同时发出惨叫的还有一人。

    “不!!!”绅士惨叫的声音带了一丝凄凉。

    “那…是我挣钱的宝贝!你们这帮…,…!”绅士模样的人面目可憎。而吉尔特根本不会理会他,举起战锤就欲要往下敲。

    “该死,给我放箭!”绅士怒吼。“目标是?”队长试探性问道,他大概能猜出来绅士的意思。

    “朝着那个野人!”绅士的指挥下,手下对着巨弩缓缓移动。此刻还是秦德在扳机的位置上,但是秦德怎么可能对着吉尔特放箭?

    “你聋了吗?”绅士不认识秦德,还以为他也是手下的一员。作势就要去扳巨弩的扳机。

    一拳,没有其他的话语,秦德一拳揍懵了那个混蛋。

    “真的是…”秦德看着绅士道:“让人恶心。”

    “唔…”绅士捂着鼻子,点点鲜血流下。看着自己手掌上的鲜血,绅士的瞳孔一缩。“我要你死!”

    手杖如同利刃一般朝着秦德捅了过来,秦德右手挡掉的同时接着一拳又揍到了绅士的面门。一旁的队长意欲阻止秦德,他拔出了刀。

    “你要维护这个人渣么?”秦德直接开口。

    “…”队长皱眉:“工作需要…嗯…”

    “什么情况?”莫兰迪亚赶了过来,自从他看见秦德给了绅士一拳后就觉得事情不对。只是他没有看见绅士指挥着巨弩要射击吉尔特的一幕。

    “你们的人是疯子!他无缘无故上来给了我一拳!”绅士指着秦德破口大骂。秦德阴着脸,这种人真的是有一种打死他的冲动。

    “队长!告诉他你看见了什么!”绅士指着莫兰迪亚。

    “刚才,这个人。上来就给了我们主顾一拳…”队长回答。

    “随意仗着身份就欺凌平民是缺德的。”莫兰迪亚看着秦德,他知道秦德是凯尔意图穿插进来的。他自知不能对秦德太过分。不过他实在有一些失望,之前看秦德面对夜掠者的快速反应积累的好感瞬间扫光。

    “我知道。”秦德在忍。

    “这局尸体要怎么处理?”吉尔特和巴洛夫扛着夜掠者的尸体走了过来。在现场里,莫兰迪亚属于长官。在带着一丝雇佣兵性质的狐牙里遇见狮派与鹰派的长官执勤要以长官的任务优先。

    “带回你们的营地,可利用的部分充公吧。”莫兰迪亚在思考,狐牙作为目前辅助两派部队的存在需要大量的资源。狮派作为老一辈部队也不缺这点克扣。

    如果狐牙能正式晋升为独立作战单位,那对帝国是极好的。

    “不行,这只夜掠者是我们的资源。必须我们带回去。”绅士急了。就算夜掠者死了,羽毛啊,肉啊之类的还能卖出去回一点本啊。

    “是你,放出来的夜掠者?”莫兰迪亚语气相当不好,他直接抓着绅士的领子道:“我告诉你,你不仅得不到一点好处,而且我要抓你去法院处理。”

    “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跟我走。”莫兰迪亚一点也不留情,对着意图阻拦的人说:“狮派办事,阻拦着一样下场。”

    “但是你,贸然出手打人也有过错,等待你的处罚吧。”

    我…

    真的恶心,完蛋前还要咬人一口。

    看着被薅着领子走的绅士,秦德也是略带无奈。

    还行吧,至少恶有恶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