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危险的夜掠者!

    唔,唔!

    沙沙沙…磨刀声。

    唔,唔!唔!

    刀砍在案板上的声音。

    “???”

    鲁波林拿着把菜刀,看着被绑起来的三人冷语道:“准备好受死了没?”

    “卧槽你俩以前干了啥?他怎么这样了?”秦德也被绑了起来。吉尔特被揍的鼻青脸肿,嘴巴上塞了一个袜子,是从巴洛夫的脚上脱下来的。

    有一说一,绝对够味。

    “我怎么知道?”巴洛夫看着发飙的鲁波林一脸震惊,对他苦口婆心的劝道:“你现在还喜欢这种play了,不能往变态的方向上发展啊队长!”

    你特么不要用这种正义凛然的语气去惹他啊!秦德—

    一边的吉尔特,眼皮上翻,眼泪流出…

    “我喜欢?”鲁波林阴着脸走过来:“我现在只想拿刀剁了你们仨。”

    “那你就来吧!正义是不会屈服与邪恶的!”巴洛夫。

    谁过来堵住这星星的嘴啊,话说这不是热血一类的小说么?怎么画风都变了喂,作者这样真的行嘛?喂!—秦德

    在角落的某人:“咕噜咕噜,阿巴阿巴。”

    鲁波林在一张椅子上做下,鼻子深深的往外喷气。

    “呼呼…”

    “你像个河马,哈哈”

    “我像你!!!”

    “你哥俩这德行我也知道个七七八八。”鲁波林看向秦德:“身为新兵,违反纪律。”

    “我们两个擅自把他拉过来的。责任我们二人愿意承担。”巴洛夫难得正经的语气道。只不过满脸淤青的他说起话来支支吾吾的。

    “嗯嗯。”吉尔特也表达自己的意思。

    鲁波林看着兄弟二人,道:“虽然你们的态度不错,但是该罚还得罚。”

    “我想整你们两个小子很久了,哼哼…”

    烈日当空,某处那奇特的发酵臭味几乎使人昏厥。

    “哦,我的天啊。刚被袜子塞满嘴现在又过来扫厕所,这是什么人间疾苦。”吉尔特的鼻子用两个木棍组成的夹板夹了起来,以做到厕所里那股发酵的臭气的作用。

    “够味,哈哈哈哈。”巴洛夫

    ???嗯?秦德?

    啊~莫名被拉过来打扫这玩意。秦德脸上带着面具根本没法堵住鼻孔以屏蔽嗅觉。

    我特么咋就脑子一抽把这破面具订在脸上呢?

    一个穿着狮派服装的军官捂着肚子匆匆的来到厕所门口,等他看到秦德的时候忍不住开口:“嗯?是你?”

    莫兰迪亚依旧穿着那身白色的狮派军官装。只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很急。

    “没想到你还有机会进狐牙。”莫兰迪亚轻蔑的语气对秦德道:“不过你别得意的太早,你在招兵会上让我丢了面子。我肯定会…”

    “噗。”

    “额,你等着。”莫兰迪亚说完匆匆的跑了进去。

    “你得罪过这小子?”吉尔特忍不住过来问道。一旁的巴洛夫也过来凑热闹。

    秦德把事情的原委对吉尔特和巴洛夫说了一遍。

    “这些人有点权力就这么得瑟,真讨厌。”吉尔特说道。

    “不过你正在他要抓人立威的时候触他霉头。”巴洛夫啧嘴:“你也是狠人。”

    “嗯…只能说是选择吧,我只是想看看这些军官的实力如何。”秦德实话说道。

    “我建议你不要太放肆。”巴洛夫张口:“这些军官基本上都是天选者。我没猜错的话你还没有天选者的实力。”

    “嗯…谢了。我会记住的。”秦德回答。

    “其他派别和部队的性质不像我们这么松散。”巴洛夫说道:“不过你也不要觉得狐牙次,身为皇帝培养的第三支部队,我们的资源比起专业的配比只是略低一些。”

    “现在在狐牙部队的小队,紧急任务。”鲁波林的声音从一个黑匣子里传出来。“在第三地区有一大批人为饲养的夜掠者挣脱了牢笼,现在正在该地区造成破坏,准许射杀。”

    “我们走,巴洛夫。”吉尔特说道。

    “等一下,我也去。”秦德开口。

    “对于刚入伍没有进行过低级以上任务的新兵不准许参加任务。”莫兰迪亚的声音出现在秦德身后。“现在,回去。”

    “那我就是想去呢。”秦德忍不住道,不知为何他就是有点跟莫兰迪亚对不上眼。

    “盖亚,莫兰长官说的不错。你快回去。”巴洛夫张口。

    “我允许他去了。”莫兰迪亚,看着秦德开口:“我从不用职位压人。如果你有真本事,就让我看看。不然就别做这么蠢的事。”

    “我会让你看看的。”秦德微笑:“我不只会用拳头。”

    第三地区,原本喧闹的集市此时却更加吵闹。人们的惊呼声,房屋倒塌的声音,以及,野兽的咆哮声。

    一个熟透的橘子从摊位上滚落下来,在地上圆滚滚的转了几圈,最后在一具尸体处停下。一只巨大的且黝黑的喙叼起尸体,然后…进食。

    这就是夜掠者,漆黑的巨型食肉鸟类!

    “该死该死该死。”身穿礼服的绅士红着眼用手里的棍棒敲打着手下:“快!把那该死的畜牲射下来!”

    操纵着巨弩的手下苦不堪言,绅士的捣乱让瞄准变得异常困难。

    “冷静,西斯阁下。”队长硬着头皮劝说西斯:“我们的人需要时间瞄准。”

    “瞄你。。我。。”西斯一直在骂,没有一句重复的话。

    手下一个不小心,还未瞄准精确的巨弩就发射了,巨大的弩箭被警觉的夜掠者发现,在夜掠者蒲扇着翅膀往后面退几米后那根箭直接插到了夜掠者前面的土地上。

    “啊!”夜掠者的尖叫声难听且刺耳。被激怒的夜掠者如暴风袭来!一对利爪撕开脆弱的盾牌防御!

    “不要乱了阵脚!防御!”队长大声指挥。但夜掠者翅膀间掀起的风就足以让人往后退步。

    “一,二,承受冲击!”队员们齐力合心,在队长的指挥下组成的盾牌阵抗下了一波又一波的袭击。

    面对危险生物依旧从容镇定的态度以及面对危险的能力!人类并不是天选者就可以高于一切!

    夜掠者掀起的狂风将大部分的建筑摧毁,这让藏在一处酒桶后面的小孩显露出身形,小孩忍不住哭喊起来。

    巨大的吵闹声一下成为战场的中心,夜掠者的利爪调转了方向,小孩危在旦夕。

    “噶啊!”夜掠者如果可以做出表情,那么他一定是裂开嘴狞笑着的饿鬼!

    千钧…一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