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巴洛夫和吉尔特!

    “二十,二十一。你说队长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居然要咱俩做这样的事。”

    “二十二,二十三。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他看你的眼神很奇怪。”

    “二十四,二十五。不可能,都是男人他能干啥?”

    那边忽然沉默。

    “我去!别吓我。”这边一阵恶寒,不知道想着什么奇怪的事。

    另一边盯着他的屁股,吹了一声口哨。

    “芜湖—”

    “特么我不喜欢男的啊,还有你吹口哨不都是噗噗的叫么?”说完这人闭上嘴任由气往外吐。“噗噗噗噗。”

    “笑死我,祝你俩百年好合。哈哈哈。”

    “滚蛋,话说咱俩做到多少来着?”

    “忘了。”

    烈日下,两个男人光着上身背着手作兔子跳。汗水已经浸湿了他们下身的裤子,白色的盐渍清晰可见。

    看他们身上流下的汗看起来可不止做了二十多个。

    “啧,重新算吧。”

    另一边,秦德正好领取完自己的装备,跟着一个老兵往自己的宿舍走。

    “唉,那边的是什么人?”左边的男人看着跟着老兵走的秦德问道。

    “没看过的生面孔。”右边的男人说话的时候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看来他累的不轻。

    “把他忽悠过来,替咱俩做一会?”左边的男人出点子道。

    “啥?体罚还能有人帮忙做呢?”右边的表示惊讶。

    “那小逗比在那边歇着也看不见咱。”左边的看向在树荫下眯着眼的鲁波林。

    “那咱俩直接跑不就得了?”右边的疑惑。

    “傻啊你,让他抓住了咱俩不又得加罚?”左边的似乎很是自信:“他又不过来查,只要确定有人在挨罚不就得了。”

    “有道理昂,那你快去。我在这边帮你盯着。他一来我就说你上厕所去了昂。”

    秦德忽然感到一阵恶寒,一股莫名的恶心感随之而来。

    “喂!那边的新兵。”一个光着上身满身都是汗的男人往秦德这边走来。

    男人的皮肤晒成了古铜色,上身的肌肉匀称而又发达。

    走过来的男人一想到哄骗秦德的事脸上不由得散发出一种小人得志的气息。

    秦德就看着远处的肌肉男越走过来表情越猥琐。

    “喂,兄弟。”男人走过来,右胳膊直接搭在了秦德的肩膀上。

    我去,好浓的汗味。秦德皱着眉头,只不过他带着面具所以男人看不见罢了。

    “你们这些来的新兵都会自己组成一个团队去领任务。”男人把脸靠近秦德道:“怎么样?我们的团队现在就我和一另外一个前辈。现在加入你的话咱们三个完全可以拿下大多数让人眼红的任务。而且我们两个前辈参加过许多任务…很有经验的哦。”

    怎么总感觉这兄贵不带着什么好目的来的。

    “我拒…”

    “嘛嘛。”兄贵发达的肱二头肌发力,秦德的嘴感觉被堵上了。

    明明还带这个面具的说。

    “来吧,来吧。前辈先带你去训练训练。然后咱们就一起领任务啦。”兄贵拖着秦德就往前走。

    这特么,为啥这个人的力气那么大。秦德挣脱不能。而兄贵那看向秦德“和谐”的眼神配上那猥琐的笑容。

    谁特么信你是阳光前辈啊混蛋兄贵!

    “就这?”秦德疑惑。

    “啊,对。就这。”兄贵对秦德说道:“做兔子跳就行,能蹦哒几个就蹦哒几个夯,你说呢巴洛夫。”

    “没错没错,简单得很。”另外一个一脸兄贵的男人面带微笑同时对秦德喘着粗气(锻炼原因)。

    “没错没错,来和前辈一起锻炼吧!”

    鲁波林在一处树荫下半眯着眼睛,难得借着罚两兄弟的借口休息一会。

    特么这么不给爷面子。鲁波林也有些无奈,这两兄弟的性格他是知道的。但是该罚就得罚,这是规矩。侮辱上级没骂他们个狗血淋头不错了。

    这两个小子不会半道溜了吧。鲁波林一个激灵,事在私下虽然小但是足矣说他一个监管不严。传到上面去肯定有人说他的。

    “星星的,因为这两个活宝挨了几顿批。”鲁波林看向一旁的操场,只见两兄弟在操场上老老实实的做着兔子跳。

    嗯,不错。难得这么老实。鲁波林居然觉得自己有一丝欣慰。

    嗯,还有一个把衣服穿上了,不错不错,更像个人了。

    鲁波林接着在树荫下乘凉。只不过另一边可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老实。

    “你特么,歇够了没?”巴洛夫气喘吁吁的坐着兔子跳从某个灌木丛路过,在灌木丛里躲着的就是另一位兄贵。

    “吉尔特,你再耍赖我就去揭发你了!”等巴洛夫和秦德又跳了一圈后巴洛夫对着灌木丛喊道。

    “出来出来,你小点声啊笨蛋。”吉尔特从灌木丛里出来,做贼一样的把巴洛夫塞了进去。

    而一边的秦德是看明白怎么回事了。

    “喂。”

    “我叫吉尔特,我不叫喂。”

    “吉尔特。”秦德看着另一侧树荫下的鲁波林问道:“你们是在受罚吧。”

    “什么?受罚?”吉尔特把脸转到另一边去:“没有哦,只是锻炼呢,噗噗噗。”

    这么大个兄贵学人家可爱是什么鬼啊?

    秦德无语,自己绝对是碰见奇葩了。

    “我信不过你们,我要回去了。”秦德起身就要走。

    “唉,别。再待一会啊小哥。”吉尔特出声挽留。

    秦德要走的时候吉尔特抓住了他的裤脚。等秦德看向他的时候这厮瞪着个大眼睛“楚楚可怜”的看向秦德:“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我星你先人板板,管我星星事?

    吉尔特盯着秦德。

    …

    闪亮闪亮~

    ?

    布灵布灵

    ???呕

    难得这两个家伙这么老实,结束后一起去喝酒吧。鲁波林休息了半天,心情特别好。

    在操场上巴洛夫裤子上的那些盐渍映入鲁波林眼帘。嗯嗯,这回不但没整事还很好的完成了任务。

    “巴洛夫,难得你和吉尔特这回这么老实的挨罚么,不错不错,之前你们顶撞上级的事我就不和你们追究了。”

    鲁波林看向另一边的“吉尔特。”不对啊,这小子捂着跳了半天兔子跳不流汗?

    “你小子是不是偷懒了?”鲁波林想看把脸掰到另一边的秦德。

    我转

    嗯?不给看?鲁波林把脸跟过去。

    我再转

    嗯???鲁波林缓缓起身,接着快速低头。

    我还转,安全上垒,啥也没看见吧。

    “嘿呀我就不信。”鲁波林脑袋再一探。

    唉,我还转?

    两人四目相对。

    “咳咳,那啥?”

    “哈哈,没想到吧”鲁波林得意:“我特么没转!”

    两人四目相对

    “哎呀我去?你特么是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