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 谁让你招惹我的?

    第七百七十四章 谁让你招惹我的?

    舒窈望着面前男人邪肆冷峻的容颜,确实和梦境中的如出一辙,她轻微的眯了眯眼睛,往后退了几步。

    厉沉溪还想上前,却被她伸手拦下了。

    她没再开口说话,而是就这样远距离的望着他,慢慢的抬起手,用手语说了句,“你什么时候来这边的?”

    厉沉溪看着她,“两天了,一直在找你。”

    马尔索拉这边,对于厉沉溪来说,还是比较陌生的,因为这个城市虽然很繁华,但适合旅游业,而厉氏在这方面,将精力和重点都集中在了国内旅游的开发,所以,这里并无什么厉氏的产业。

    他只身到此,等同于没有任何下属,之前那庞大的关系脉络,也不会遍布于此,和普通人差不多,想要找她,也是比较困难的。

    加上她之前一直在住院,厉沉溪能找到这栋别墅,也算实属不易了。

    舒窈美眸微沉,再度用手语说了句,“为什么来这边?你不是陪着吴小姐周游世界吗?留下她一个人,多不好?”

    这句话,着实有了讽刺和嘲弄的意味,但因为不是用嘴巴说出来的,所以那种浓浓的异样之感,也就少了很多。

    厉沉溪望着她,深眸紧了紧,大步上前,想也没想随之就擒起了她的脸颊,大手掰开了她的嘴巴,“怎么不说话?你嗓子怎么了?”

    舒窈无语的面容坍塌,旋即就使劲推开了他,“我嗓子很好!”

    她无奈的又后退了几步,“厉沉溪,你懂手语,也会手语,那为什么结婚以后你从来不和我手语交流?”

    “是嫌弃我是个哑巴吧!觉得自己堂堂的厉氏集团董事长,竟然为了什么奶奶的遗嘱,娶一个小哑巴过门,还因为一夜醉酒,而让我有了身孕,着实太让你丢脸了,对吗?”

    她突如其来的一腔怒火,话音一字一顿,宛若机关枪一般,突突的将他此刻的思绪,全部泯灭。

    他一愣再愣,定定的看着她,“你……你恢复记忆了?”

    舒窈深吸了口气,是该感谢她舍弃性命给安嘉言下药吗?能让她在濒死之时,竟打开了曾经的记忆大门。

    只可惜,这扇门,只推开了一点点,她记起来的东西,着实不多。

    可仅凭这些许,也对他的怒火和敌意,着实不小。

    “怎么?厉先生很怕我恢复记忆吗?”她冷然的讪笑着,“是怕我想起曾经你的所作所为吗?”

    她饶有兴趣的抬手遮挡了一下刺目的光线,美眸也跟着渐次浅眯,“厉先生好像素来都很有女人缘啊,小时候说什么?我的名字很好听,然后长大了,又嫌弃我是个哑巴……”

    没等她再说下去,厉沉溪直接箭步上前,一把就捧起了她的脸颊,将她絮絮叨叨不停言语的嘴巴,封堵了下去。

    这个吻,来的太快,也太猝不及防。

    等舒窈略微有反应时,他已经轻轻的放开了她,低眸望着她明媚的容颜,笑了,“怎么断章取义呢?什么时候嫌弃过了?”

    她倒吸了口冷气,先再次推开他,然后嫌弃似的使劲擦了擦嘴,再凛然的抬眸,染满怒意的目光不桀,“厉沉溪,别再靠近我!”

    “那叫没嫌弃吗?从和我结婚以后,你是怎么对我的?嗯?我生了政儿以后,你,还有你全家,尤其是你那位妈妈,又是怎样对我的?”

    她真是感谢上天,竟让她这个时候恢复了一点记忆,可是,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竟然前段时间还为了救蒋文怡,不惜舍掉了自己一颗肾脏!

    早恢复一点记忆,她打死也不这么做。

    “孩子一出声就做基因鉴定,担心政儿会随我,像个小哑巴似的,还有……”她顿了下,满腹的愤懑凌乱狂窜,“我告诉你怀孕时,你说了什么?”

    “打掉。”厉沉溪语速极快的给予了回答,阴鸷的深眸沉沉,俊颜也深了起来。

    当初曾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每做的一件事,他都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他不会忘记,绝对不会。

    当初有多狠,现在就有多狼狈。

    舒窈愣了下,更多的怒意再度袭来,“你竟然还有脸说出来,厉沉溪,你……你竟然还能出现在我面前,一次又一次的勾搭招惹我,做人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我知道自己很无耻,也没有资格再对你说爱,更清楚我根本就对不起你。”他重新看向她,狭长的凤眸璀璨,像凝满了银河繁星,熠熠闪耀,“但怎么办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你早就已经在我的心里了。”

    虽然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也无法弥补当年亏欠她的一切,也知道,再出现惊扰她,确实有够无耻,但心之所向,其他的又怎受控制?

    “余生还很长,我想用往后的时间,一点一点补偿你,可以吗?”

    “不可以!”

    舒窈极快的语速也碾超他的尾音,她连想都没想,完全不假思索,“你现在唯一应该做的,就是离我远远的,永永远远,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说完,她便愤然转身,拂袖离去。

    厉沉溪并未按照她说的这样离开,而是继续慢慢的跟着她。

    因为担心再刺激,或者惹她不高兴,所以放慢了步子,尽量和她保持了一百米左右。

    舒窈愤愤地走了一会儿,再回身时,就看到了厉沉溪还跟在她身后,她气的有些头疼,“你还跟着我做什么?”

    “不回去陪你的小女朋友了?让吴小姐一个人多不方便啊!”

    厉沉溪望着她,“我和她什么关系都没有,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慢慢和你解释。”

    “我不想听。”她冷冷的一句话封堵。

    他也马上就噤了声,甚至还轻微的低下了头,高大的身形,颀长的身材,明明满身气势的男人,此刻竟屈尊降贵,听着她一遍遍的发泄。

    舒窈无力的闭了闭眼睛,感觉自己这样也真像个小怨妇似的,太没什么意思了,便深吸了口气,重新转身,继续前行。

    但她走了没几步,似又想到了什么,重新转回身,“你既然不喜欢我,嫌弃我是个哑巴,那小时候没事还招惹我做什么?”

    “夸我名字好听,没事就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你不知道这样对一个女孩子很不负责吗?”

    厉沉溪低眸轻微的叹了口气,大步到了她近前,伸手端起了她的脸颊,“因为喜欢你。”

    “那时候就喜欢上了。”只是他自己都没发现罢了,后来就算发现了,也碍于身份和很多事情的缘故,尽量克制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他另只手握起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心口位置,“根本就没有我奶奶临终前的什么遗嘱,遗嘱是我伪造的,娶你才是真正我想做的。”

    “当时你在舒家那种环境里,把你娶到我身边,就是我唯一想做的。”至于之后发生的那一切,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可能就是年少心高气傲,着实不太懂得什么是爱吧。

    所以才会用最粗鲁最狠厉的一面,去对待了自己最爱的人,但却忘了,错误的方式,错误的过程,最终只会将结果,也衍生为错。

    这不是爱,而是伤害。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