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零零章 光海!

    松京开城府在夜里发生的事情,次日一早就跟着四下逃难的恐慌人群传了开来,到了这天中午,更被紧急报送到了汉阳城中。</p>

    而此时昌德宫中,李倧依然与一群不愿替他背黑锅的大臣们相对枯坐着。</p>

    李倧连日召集大臣,但却始终议而不决,他指望着议政府的大臣们一起跪请他接受与杨振的密约。</p>

    但是大臣们与当年在南汉山城时的表现一样,始终达不成一致。</p>

    而崔鸣吉被罢官以后,李倧的议政府里也没有了敢于挺身而出替他背锅的人物。</p>

    结果,三天了,李倧每日召见大臣议事,却没能达成一个结果。</p>

    除了拖延时间之外,他们也没有议出任何一个比接受密约更好的办法。</p>

    眼看着人人都阴着脸不说话,又快到了散场的时刻,昌德宫大殿外匆匆忙忙地跑来了一个须发花白的大臣,正是汉城府府尹具宏。</p>

    这个具宏可不是别人,他能得判汉城府,当上李朝国都的最高长官,完全是因为他是李倧的亲舅舅,是李倧即位以来最信任的人之一。</p>

    具宏的到来,立刻打破了昌德宫大殿里气氛尴尬又沉闷压抑的寂静。</p>

    “大王,大事不好了!昨天夜里,开京城出事了,开京遭劫了!不仅城中百姓,不分良贱,皆被杀戮殆尽,就连城中的宫室府库,城中的宫室府库,也被焚毁一空啊!大王,开京城,让一把火给烧光了啊!”</p>

    具宏一进昌德宫大殿,就扑通一声跪在了殿门内伏地大哭,一边哭嚎着,一边向李倧报告他所收集来的消息。</p>

    其实昨天夜里,汉阳城内的有心人就已经注意到了开城方向的异常,那红彤彤的夜空,怎么看都像是开京城里燃起了大火。</p>

    但是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发现西北开城方向的夜空有点异常的臣子,没有一个敢于在夜里多事去叫宫门。</p>

    就这样,开城头天夜里燃起的大火,直到第二天中午,汉城府才收到确凿的消息,到了此时,才被判汉城府的府尹具宏报进宫中。</p>

    而他的消息一报告,整个大殿里面顿时炸了。</p>

    “啊?!”</p>

    “这——”</p>

    “开京?!”</p>

    “有贼袭开京?!”</p>

    李倧完全愣住了,目瞪口呆地看着说完了话兀自伏地大哭的舅舅具宏,一时说不出任何话。</p>

    而原本跪在殿中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如同土偶泥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大臣们,顿时活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大呼小叫地议论了起来。</p>

    “肃静,肃静!”</p>

    议政府领议政洪瑞凤声音极其洪亮地压住了其他所有声音,而其他人也似乎意识到了殿中失仪的问题,很快闭上了嘴巴。</p>

    “大王,此必是杨振所为无疑了!昨日江华观察使金尚宪前去要求杨振宽限一日,杨振告诉他,过了期限,必有惩戒,勿谓言之不预。</p>

    “当时老臣以为,杨振此语,乃是说宽限一日之后不可再过了期限。但是现在看来,却是对,对之前误了期限的报复啊!”</p>

    洪瑞凤能当上领议政,果然不是白给的,略一联想,他就判断出进犯开京,烧杀开京的人马,必定是杨振的人马了。</p>

    而他这么一说,像是立刻提醒了跪在地上嚎啕的具宏,就听见具宏瞬间抬头,对着李倧说道:</p>

    “没错,应是杨振所部人马无疑了!那些今日逃到汉城府报信的百姓说,他们深夜破城而入,用的多是鸟枪,说的多是汉话,为首者穿着的也是明国衣冠!”</p>

    洪瑞凤和具宏两个老臣一前一后所说的话语,立刻让方才震惊到无以复加的李倧明白了过来,这时就见他突然满面怒容,重重地捶打着身下的座塌,咬牙切齿地说道:</p>

    “杨振,你敢毁了寡人的开京,寡人与你势不两立!”</p>

    狠人通常不会轻易说狠话,而把狠话常常挂在嘴上的,往往都是怂人。</p>

    李倧就是这样的怂人。</p>

    面对比自己强大的敌人,他总是前脚说完最狠的话,后脚就不得不挨最毒的打。</p>

    丁卯胡乱是如此,丙子胡乱也是如此,而这次的开城之劫,就更是眼前的例子了。</p>

    这几天来,李倧的态度随着大臣们的争执不下,也在不停地变化。</p>

    他时而倾向于叫沈器远集结了大军直接渡海作战,不等清兵到来,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了这一次的杨振之患,时而又倾向于以忍一忍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愿意以一时之屈辱,换来杨振归还江华岛并撤军。</p>

    而他的臣子们似乎也都习惯了他的这个脾气,此时见他怒气冲冲地说着要与杨振势不两立决一死战的话,大臣们再一次选择垂首不语。</p>

    一直等到李倧发完了火,渐渐平静下来,领议政洪瑞凤才又张口说了话。</p>

    “大王,借岛毕竟不是割岛,而赔矿也不是赔款,就是每年支给稻米两万石,不是也有一个五年之期吗?</p>

    “大王再想一想,光是一个松京开城,就顶得上支给金海镇多少年的米粮?而我们,又经得起几次开京被毁这样的劫难?”</p>

    “是啊,大王,洪领相说得对!若是他杨振借的是江华岛,那咱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了他,就是玉石俱焚,老臣也要跟他抗争到底!可他借的是济州岛,再说有个五年之期。五年,大王且忍一忍,转眼就过去了。”</p>

    跪在地上嚎啕了一阵的李倧舅舅汉城府尹具宏,听见议政府领议政洪瑞凤终于松了口风,好像有了背锅的觉悟,立刻就跟了上去。</p>

    杨振最后同意的密约,是具宏的儿子具仁垕谈下来的,其中种种过程,具宏从自己的儿子那里知道得很是详细。</p>

    从他的本心来说,他自己的儿子具仁垕,能够把杨振最初的撤军条件,谈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是大功一件了。</p>

    不管别的人满意不满意,总之他对自己儿子带回来的密约条款,是满意的。</p>

    听说这个杨振,在大清兵的面前,都已经连赢了好几场了,眼下汉阳城这点兵马怎么可能是杨振的对手啊!</p>

    对此,其他的那些大臣们嘴硬可以,他这个舅舅凭借外甥贵的汉城府府尹,可跟其他的大臣们不一样。</p>

    其他那些大臣们更担心的,是怕他们自己的名声坏了,怕在史书上留下骂名。</p>

    可对具宏来说,李倧都已经投降了清虏了,当时在三田渡虏营之中,面对胡虏群丑他连三跪九叩之礼都行过了,还有比那个更大的屈辱吗?</p>

    因此,他这个国王的舅舅更担心的,却是自己外甥的王位没了。</p>

    李倧的王位没了,其他的那些大臣们可以拥立其他的李氏宗室子弟,然后继续当他们的大臣,高官厚禄少不了他们的。</p>

    可是到那时,自己这个李倧的亲舅舅,是一定会倒大霉的,不仅眼前的荣华富贵肯定保不住,就连脖子上这颗大好头颅,恐怕也是保不住的。</p>

    洪瑞凤和具宏两个老臣一前一后说完了话,都拿眼看着李倧,而殿中的其他大臣虽然不说话,但也都偷眼打量着李倧这个王上。</p>

    唯有李倧颓然长叹了一声,闭着眼睛,闭着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是不肯松口,殿中再次陷入寂静。</p>

    可是这个寂静很快就又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所打破。</p>

    一个值守昌德宫大门的王宫扈卫厅别将,手里提着一个红绸包裹匣子模样的东西,一路小跑到了殿门台阶下,跪地报道:</p>

    “启禀大王,三道水军统御使李敏求大人,从全州遣了一队人马,送来了一道六百里加急的急报,要紧急呈递大王!”</p>

    “全州?”</p>

    “全州又怎么了?”</p>

    殿外那个扈卫厅别将所说的话,立刻引起了殿中大臣们的一阵交头接耳,都在猜测着到底发生了何事。</p>

    李倧闻言,睁开眼,也是一脸的惊讶狐疑,他扭头看了看自己的表兄具仁垕,而具仁垕立刻站了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到殿门口,从那人手里接过红绸包裹的匣子,转身回到李倧榻前,躬身呈递给了李倧。</p>

    李倧接在手中,先是打开红绸,就见其中是一个贴着白色封条的小匣子,而白色封条的上面赫然写着“急急急”三个行书大字。</p>

    李倧心中一惊,急忙私下封条,打开匣子,却见匣子里只有一张写着小字行书的信纸。</p>

    李倧慌里慌张地放下了匣子,然后手忙脚乱地从中取出信纸,展开来看了一眼,只一眼,李倧就突然大惊失色,大叫起来:</p>

    “啊?!混账,混账,混账!李敏求,你该死,该死!”</p>

    面对李倧突如其来的变化,殿中跪坐着的大臣们一时都傻眼了,而隐约知道其中奥秘的一些人,更是满脸惊恐地看着暴怒的李倧。</p>

    “大王,不知全州发生了何事?不知臣下的弟弟因何惹得陛下如此气愤?”</p>

    正在气头上的李倧一听左相李圣求的这个话,一下好像找到了怒气发泄的出口一样,随手抄起了那个木匣子嗖得一下掷了过去。</p>

    “废物,你还有脸问!你那废物弟弟,坏了寡人的大事!”</p>

    好巧不巧,这个匣子正好掷在左相李圣求的脸上,只听啪的一声,匣子落地,而李圣求鼻血长流,但是李倧状若癫狂,根本毫不在乎,继续破口大骂。</p>

    “出去,都给寡人出去,全都出去!”</p>

    李倧骂了左相李圣求不说,还把昌德宫仁政殿里议事已经议了小半天的大臣们,全都赶了出去。</p>

    大臣们从未见过李倧这个样子,因此片刻也不敢停留,纷纷爬了起来,躬着身退了出去,只有扈卫大将具仁垕一人仍然跪在李倧的座塌旁边纹丝不动。</p>

    等到其他大臣们都退出了大殿,李倧慨然长叹了一声,将手中已经被他揉成了纸团的信纸,扔给了具仁垕。</p>

    “光海君,光海君被那个杨振,派人劫走了!”</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