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九十五、奉命

    “老爷。”

    不一会儿,驾驭妖风的周黄虎,就急忙忙赶到了陆玄这里。

    灵池福地尚未有过如何布置,不过陆玄有坎离玉圭这福地枢纽在手,却也能够随时唤人过来。

    周黄虎如今还是本相,四丈虎躯就这么趴伏在陆玄的身前。

    “变个人形,我有些事情要你去做。”

    陆玄微微摇头,吩咐道。

    周黄虎不做多想,当即化成人形,仍旧跪拜在陆玄身前。

    “起身吧。”

    周黄虎依命起身。

    “近前一步,弯下身来。”

    陆玄又道。

    周黄虎不知道陆玄要做什么,不过也没有迟疑,上前两步,躬下身来。

    陆玄见此,遂并指点在其眉心之上。

    不一会儿功夫,就见其中一枚黑金颜色,宛如种子的东西,被牵引了出来。

    见得自己的身体之中出来这么一个东西,周黄虎有些诧异,脸色也不太好看,他还算是比较聪明的,自然知道这东西应该和陆玄没有什么关系,仔细一想,就明白怕是因为那和尚的缘故。

    毕竟自家这位老爷这段时日似乎就是在研究那和尚留下来的东西,如今突然叫自己过来,弄出这物件来,要说没有几分关系显然不可能。

    “老爷……这……”

    “是那魔头留下的暗手,取出来便无事了,你也不必太过在意。”

    指尖一点离火之气腾出,将那种子焚烧了去,陆玄说了这么一句。不过也未与周黄虎多做解释,法明之事已经过去,与周黄虎也再没什么牵扯,自然没必要在这事儿之上多说什么。

    周黄虎看了陆玄的态度,大抵也明白自家老爷不想多说,于是一些想要询问的话都憋了回去。

    “我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做。”

    “老爷吩咐便是。”

    陆玄点了点头,随即道:“此事也算与你有几分关系,那魔头驱使你去奎门关,本有他的算计,却是为了炼一桩手段。而同你一般的妖怪,拢共有二十四只,如今高云国四方,理当还有十一只。”

    “那魔头如今我已除去,你这些同类却并不一定都有你一般的好脾气,未免他们发觉魔头不在之后,为祸四方,你替我带个消息去紫贞山白衣教总坛一遭。”

    “那白衣教教主是我一个后辈,届时看了我信,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如是去了,也不必急着回来,且先助她把事情办妥,待得事情解决,再回山来。”

    周黄虎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少不了还有一些疑惑。

    陆玄叫他问来,随即又一一与他解释了。

    看他都问了个清楚,这才从剑匣之中取出了一物:“这是你的兵器,你拿回去吧。”

    周黄虎老实接过他的那杆长朔,这朔算不得法器,却也不是凡俗,对于寻常左道修士,算是一件珍奇兵器。

    “我这里还有一只法钟,你此去怕是少不了与人斗法,有这落魄钟在手,想也能与你不少助益,这落魄钟经我祭炼,餐霞以下,等闲修士凡遭此物玄音,都要被摄住魂魄,不得抵抗。”

    “你只要好好运用,想来此去当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难处。”

    周黄虎闻言,看向了不知何时出现在陆玄掌心之中,宛如一只小铜铃的落魄钟,有些惊讶,也有些激动。

    激动是因为他百十年修行,身上都没有一件法器过,实在没想到现在居然能够掌握一件法器,哪怕陆玄并没有说赐给他,但这也足够让他感慨了。

    至于惊讶,则是没料到自己这才跟了陆玄没几日,陆玄就如此放心的将法器交给他使用,毕竟在他百十年的修炼生涯当中,法器十分珍贵这个印象已经牢牢的印在心里,而在这个世界,事实本来也是如此,所以在遇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多多少少有些出乎预料。

    惊讶过后,又有几分感动,自觉被陆玄信任。

    当真正将落魄钟捧在手中,感受到那自家长朔完全不能相比的玄妙气机之后,心中更是不由暗付:“日后须得好生修炼驭风之术才好,老爷境界非我可比,我亦不能飞遁。思来想去,身为脚力,也只能省却老爷一些赶路的功夫,速度之上,自是要下力气的,不过除此之外,还得想法子赶路更为平稳才是……或许我该试试钻研出一门合适的小法术,好在赶路的时候不叫任何东西影响到老爷……”

    陆玄不知周黄虎的想法,对于周黄虎的修炼问题,他也是有一些想法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且也得先看看周黄虎办事的效率和心性,此番的事情,正好可以看看他的情况。

    “你自去吧,到了紫贞山,听云澜的吩咐便是,你只与她明说了你有何等本事,她自会做出安排。”

    “是。”

    法器入手之后,周黄虎对于陆玄更为恭敬了。

    当下告退离去。

    陆玄看他远去,不一会儿,感应之中已经是出了灵池福地,微微摇头,又将心思放在了骨珠之上,虽说心中各种构思的实现并不急于一时,但将骨珠洗练,化为纯净元珠,为后续工作做准备,还是有些必要的。

    ……

    且不说陆玄自在灵池福地之中洗练白骨舍利,只说周黄虎得了陆玄赐下落魄钟,又取回了自家兵器,便分毫不敢怠慢,妖风一卷,朝着紫贞山方向赶去。

    参上山之地,相去紫贞山本就算不得远,哪怕周黄虎境界不高,但这点距离却也不会费上太多时间。

    没两日的功夫,便已经是赶到了紫贞山。

    白衣教之人自然是认不得他,见他手持兵器,便要上山,当即有人出来拦阻,问他来路。

    说来也亏得白衣教一直都在招揽异人,所以往日紫贞山不久也有几个异人来访,以至于白衣教的教众们对于这等事情还算适应。

    这才没有在看到周黄虎的第一时间便动手。

    换做是以前助力奎门关高云军队的时候,周黄虎态度算是比较桀骜的,也不大看得上那些普通的凡人将士。

    不过此番却是不同,毕竟他如今身份也不一样了,多多少少性情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此外因为陆玄的吩咐,他知道这白衣教是陆玄后辈的底盘,而陆玄又是自家老爷,自然不会太过怠慢了去,导致坏了事情。

    于是明明白白的按着陆玄的吩咐,表明身份。

    对于白衣教的教众来说,倒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知道杨云澜与陆玄的关系,所以是有一些怀疑周黄虎的来历的,但是看周黄虎说的如此信誓旦旦,话里话外几乎言明了与自家教主关系的亲近,也不敢胡来。

    遂匆匆禀报了去。

    不多时,便有人恭敬来请。

    “这位壮士,请随我来。”

    周黄虎对此并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应,很快便跟随教众上了山,没等多久,便见得了三人,分是二女一男。

    如是只来一个女的,他分辨不难,毕竟自家老爷说过后辈是个女子。

    可来上两个,一时未免就分辨不出来了。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二女身上气机,都与老爷所显示与他看过的一般无二,因此他要找的人,当就在二女之中。

    “敢问哪位是云澜小姐。”

    周黄虎请教道。

    老爷的后辈,叫一声小姐当不会错,他想着。

    杨云澜看着眼前的大汉,她修为尚浅,还看不出周黄虎的妖魔本相,所以也未多想,不过她倒是看出了周黄虎也是修行中人,不说其它,手里的兵器便不是俗物。

    “我便是,听教中兄弟说,先生是替陆爷爷送信来的?”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周黄虎放下兵器,礼拜道:“黄虎见过云澜小姐,额,这两位……”

    正想说明自己与陆玄的关系,却看到另外两人并未离开,于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杨云澜看到这个,知道他心中想法,解释道:“这是吾妹观燕,以及我挚友苏游苏先生,想来陆爷爷并未与先生说明此事,不过都是亲近之人,先生无需避讳,有什么话直接说来便是。”

    许多事情陆玄并未一一详述,周黄虎自然不知道,不过陆玄也吩咐到了地方之后让他听从杨云澜的吩咐,所以听到杨云澜这话之后,周黄虎也就直接道明了。

    “黄虎乃是老爷座下仆从,奉老爷之命,送一封信给小姐,此为凭物,还请小姐查验。”

    未免误会,陆玄自是使了手段的。

    而杨云澜通过传信之物,也确认了周黄虎的身份不假,这才接过,阅览起陆玄的来信。

    她看信的时候,苏游与杨观燕二人也都看着周黄虎。

    二人对于周黄虎都是有一些好奇,此外如此注视也不乏陆玄的原因在里头。

    当然,相对而言,杨观燕性格纯真,少有变化,好奇是真好奇,也没多余的心思,苏游心中想法就更多些,打量了一眼之后,也很快就回神,毕竟多年主持教务,得徐烟霞指点之后,修为也渐有收获,性情还是有了很大的变化。

    “周兄,不妨坐下说话。”

    他看出周黄虎对于杨云澜比较恭敬,一副把自己当成了下人的模样,很清楚这是因为陆玄的原因。但在他看来,周黄虎的功行还要在自己与云澜之上,不好因为与陆玄的关系便真个将眼前的周黄虎也当成了下人看待,自然不会去怠慢。

    周黄虎听了,微微一顿,抱拳一礼,倒也没有太过客气。

    不过坐下之后,也不怎么说话,只等着杨云澜看完信之后做出安排。

    “周大哥是才从陆爷爷身边赶到紫贞山的么?”

    自从昔年一别,杨观燕便再没见过陆玄,虽然不久之前陆玄还曾经来过紫贞山,与姐姐见过面,还做了不少事情,可那时候的她却并不在山上。

    从姐姐的口中,她知道了一部分关于陆爷爷的不少信息,可好奇心还是少不了。

    未免多问了几句。

    从杨云澜刚才的话,周黄虎知道二人是姐妹,如此一算,杨观燕也算是自家老爷的后辈,自然不会轻慢了。

    于是有问必答。

    当然跟随陆玄时间并不长的他,很多事情都不清楚,所以大部分杨观燕的问题,其实都无法回答,也只能明说。

    “黄虎跟随老爷时日不长,许多事情都不是很清楚,不过观燕小姐如果有心的话,可以去参上山一遭,老爷如今正在参上山一处福地之中修行,只要不打搅老爷闭关,想来老爷也会很高兴小姐去山上探望他老人家。”

    “陆爷爷已经回山去了?”

    杨观燕眼睛一亮,年纪虽然长了不少,模样也有了些许的变化,看上去成熟了很多,可由于一直受到保护的原因,天真浪漫半点不少。

    听到周黄虎这么回答的时候,看上去已经是有了不少的想法。

    “观燕,陆前辈既然并未亲至,相比如今还在闭关修行,如何好去打搅,待日后前辈得闲,请教之后,再去拜会,莫要胡来,搅扰了前辈安宁。”

    多年相处下来,苏游与姐妹二人之间的关系变化不大,却也可以说变化很大。

    可以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所以苏游这么教训,杨观燕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只是未免还是有些不甘,到底心性如此,安定不下来,若非如此,以她的身份,也不会没事总在江湖上浪荡了。

    周黄虎把这一幕看在眼中,对于苏游不由多看了几眼,他没从陆玄的口中听过苏游的信息,但现在看来,这位似乎与杨氏姐妹关系十分的不错。

    心中暗自记下,对苏游的看法又变了些。

    “辛苦周大哥了。”

    没一会儿,杨云澜已经看完了陆玄的信,而且显然也经过了一番琢磨,因为话落音的时候,周黄虎三人看去,能够看出杨云澜的精神提起了不少,似乎得到了什么十分有用的信息。

    “不敢,身为老爷座下仆从,这本也是应该的事情。老爷命我来时,叫我听从小姐的吩咐,待办妥了事情再回去,如是小姐有什么需要黄虎去做的,尽管吩咐便是。”

    杨云澜微微点头,陆玄已经在信中说明了这件事情,也点破了周黄虎的身份,不过并没有叫她因为周黄虎坐骑的身份便轻慢对待。

    “黄虎一介粗人,本事不大,只一身气力的功行还算过得去,会些武艺,这一杆长朔也算有几分不俗,战阵之上的事情,倒是能够帮上一些。除此之外,黄虎来时,老爷曾赐下法器落魄钟,可助小姐对付一些左道之辈。”

    “少不了劳烦周大哥之处。”

    杨云澜一笑,陆玄叫来的这个助力,以及种种信息,给她来带的帮助却是不小,许多麻烦之上,正好可以运用,心下一时不由生出许多感念。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问道峨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