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2章 郁闷的水陆儿!

    因此院长实在看不出来,宁凡收人的标准是什么,这也是他心中的一大疑惑。

    以院长所掌控的资源,想要找出比小蒙儿和小柔资质更好的孩子并不困难,比如水陆儿就是,不过,她似乎最终也走到宁凡身边。这次她也跟着进来了,虽然沉默得几乎没有话,但能看出她非常执着。

    “不多想了,事情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认知,我们所能做的是增强实力,这样才能更好地应对。”院长最终压下心中的思绪,强迫自己保持冷静,进入修炼状态。

    “好!”北域圣女还是很了解他的,此刻也很认同他的想法,无论如何,实力掌握在自己手上才是真的,依靠别人的想法肯定不靠谱。

    两人背靠背,相互传递着暖意和爱意,不久便双双进入修炼佳境。这是两人始料未及的,没想到这样坐在一起修炼还有如此奇效。

    再说金儿她们一行四人,她、小蒙儿、小柔以及跟在最后的水陆儿,不断往禁山腹地深入。到了这个时候,一直没太在意金儿的水陆儿,不时看看金儿的背影,变得比之前更加沉默。但她的表情依然倔强,显然不肯放弃,哪怕她们没有一个人理她,她也要坚定地跟下去。

    至于西陵神子,早就在她心中变得模糊不清了,她甚至都忘了那个人的存在。

    在这段日子里,虽然和宁凡只有过极简短的对话,几乎没有独处过,更不要说有什么交流和交集,但水陆儿还是以一个女人的直觉,意识到宁凡有着极大的来头,连院长在他面前都仿佛了矮了几分。刚才看了金儿和院长之间的对话,她更加确信心中的判断了。

    在水陆儿的猜测中,宁凡来自一个神秘处所,和世外高人学了惊世之学。他真正的实力,应该比他在书院所表现出来的更高。否则的话,无法解释他在登天梯上那惊艳四座的表现。

    但水陆儿实在想不出来,除了书院和西陵神殿,世上还有哪个地方如此厉害。或许是某个隐世圣地,以前从来不过问世事,所以一直没有名声传出吧。水陆儿没有想到宁凡来自天外之天,但她的猜测也算**不离十。

    如果把她所想的隐世圣地改成天外之天,那么她的所有猜测都基本符合实情了。她是一个绝顶聪明之人,同时也是一个敢做敢当的人,否则就不会跟过来了。

    “陆儿姐姐,你快点呀!”小蒙儿对水陆儿还是蛮有好感的,尤其是一路上水陆儿和她讲故事,讲这个世界的一些古籍经文,对她的帮助非常大。

    水陆儿的博学多才折服了小蒙儿,所以两人也结下了深厚的交情。这一点和金儿不同,金儿来自异世界,在宁凡没有决定透露之前,她没有东西可以讲,所以这方面反而不及水陆儿。

    小柔因为性格的原因,加上见识也很有限,没有水陆儿那样的才气,最多讲些草原上狼和鹰之类的故事,其它的她也讲不出来。所以要论谈天说地,小蒙儿还是最喜欢缠着水陆儿。

    在看到水陆儿落在后面后,小蒙儿便会叫她一声,让她快点跟上来。小蒙儿可是一个鬼灵精,一眼看出水陆儿心事重重,便好奇地问她怎么了。

    水陆儿偷瞟了金儿一眼,见她没有注意到,这才若有所失地摇摇头。以金儿和院长说话时态度,尤其是院长对她的态度,聪明如水陆儿,当然能从中判断出金儿的身体也非同一般,她想取而代之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更何况在进入禁山后,都是金儿庇护着大家,她也受到了庇护。水陆儿之所以落在后面,是想尝试一下,把手伸出金儿的庇护罩之外,险些没想她吓死,那种戾气侵蚀身体的滋味,她现地不想受第二次。

    如果不是禁山这些地方的戾气变得稀薄,刚才那一下就有可能要了水陆儿的命。就算换成院长,深入到她们现在的位置也吃不消,更何况是她。

    她和院长之间的差距,不比院长和宁凡之间的差距小。

    在琢磨这些的时候,水陆儿的心情非常复杂,有种说道不出的郁闷。她曾经是有名的天生英才,也是因为天资超群被破格收入书院,在外院也不过才呆了两年,就获得进入内院的资格,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在这个世上能超过她的同龄人都屈指可数。

    但是在金儿面前,她所有的骄傲和自信都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她一直自傲的容貌,似乎也好不到哪去,甚至在某些方面还不如对方,总之让她自信不起来。之前以为实力方面稳赢对方,现在看来更是可笑,实力上她已经是被对方彻底碾压,完全没有可比性。

    那么她还能拿什么比呢,既然啥都比不过,她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呢……水陆儿心里翻来覆去地琢磨,久久难以平静,直到小蒙儿叫她,她才悚然惊醒。

    “我没想什么,只是觉得这里奇怪。”水陆儿的俏脸微微一笑,她真的不太习惯撒谎。

    别看小蒙儿年龄不大,但是鬼精得很,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话,吃吃笑道:“这里哪都一样,没啥好想的,你不会是想别的事吧。”

    水陆儿一听这话顿时脸更红,不过好在她在登天梯后得了不少好处,修为大增,心境也稳固得多,所以很快就恢复如常,摇摇头道:“正因为哪里都一样才奇怪,而且一个鸟兽都没有,岂不是更奇怪。”

    听她说出具体的奇怪之处,小蒙儿的注意力由此被她成功地转移开,呀了一声:“是啊,我们只顾赶路,却没有注意你所说的,果然还是你细致。”

    小柔嚷着要进来的,但进来她却是一心赶路,似乎急着要赶去某处。别的人没看出来,其实金儿心知肚明,这小丫头是和宁凡较劲,想去看宁凡出丑的样子。她总是巴不得看宁凡笑话,这是她最开心的事。

    所以她们只顾走,没管别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