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血脉压制(下)!

    仅仅恢复了五成狂暴之力的周辰,此刻就能单手提刀,轻松压制住双手握刀的柳生十三郎。

    唐刀-斩铁,就像自带净化一样,将附着在村正上的妖气全部一扫而尽。

    武士刀与唐刀,此时处于一个此消彼长的状态。

    “这不可能,我要把你剁成泥。”恼羞成怒的柳生开始歇斯底里起来。

    柳生没想到,自己打遍天下无敌手,竟会碰到天敌。

    而妖刀村正犹如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般,见到父亲唐刀,就瞬间心虚了。

    前脚刚不可一世,下一秒就开始装孙子。妥妥的血脉压制!

    时间还剩最后一分钟!

    留给周辰的时间不多了,纵然全身的狂暴之力已经恢复了一半,但他必须跟时间赛跑。

    周辰从来都没有学习过怎么用刀,此刻对于刀法却仿佛无师自通。

    获得唐刀-斩铁的一瞬间,一股挥之不去的记忆便涌入脑中。

    周辰知道这是刀的原主人,名将苏烈征战沙场无数积累到的经验,都一瞬间传授给了自己。

    周辰自然的单手舞动着斩铁,配合着狂暴之力,发挥出刀法的最佳水平。

    挥舞斩铁的同时,周辰尝试将狂暴之力注入至刀刃之上。没想到刚注入一份,剑芒便更盛一分。

    “这是我的自创技能。”

    【武技·狂暴剑舞】!

    跃起、突刺、挑剑、劈斩,尘封回忆中的一招一式在脑海中快速唤起。

    斩铁剑身在狂暴之力的灌溉下,顿时长剑如芒,气贯长虹。剑身激荡出来的剑气咄咄逼人,环绕着周辰身边自在游动。

    剑刃风暴的中央,屹立着一名独臂男子。

    淡然的男子虽然才二十出头,但眼中却满是风霜。

    狂暴剑舞,这是只有在开启狂暴二阶获得高速度的前提下才能使用的招式。

    毕竟要求每一秒的时间内就至少要挥舞刀刃一百零八式,普通人根本使不来。

    换句话说,这是狂暴二阶专属技能。只有手速够快的男人才能释放得了。

    感觉不妙的柳生忙架起妖刀村正格挡。

    “给我破开!”

    周辰再次虚空中一阵极快速舞剑,方才还在地面游走的万千剑气,就全部腾空而起。

    空中不断爆鸣出“嚓嚓嚓”的声响,这是周辰快速用刀在前方来回挥舞,刀刃与疾风不断摩擦发出的音爆声。

    漫天的剑芒,犹如绚灿的银龙。先是围着柳生斡旋,再是万箭齐发,不断飞向柳生所在的方位。

    这阵势,竟比刚才柳生的觉醒技【三刹斩·血月乱舞】还要震慑人心。

    毁天灭地的万千剑气在空中不断激荡,柳生此刻就连大气都不敢出。

    他感觉哪怕就算吞一口唾沫,仿佛也会立刻死无葬身之地。

    纵使如此,一向心高气傲的柳生十三郎也不愿在气势上输给周辰,便叫嚣道:

    “哈哈,只要村正还在我手中,你就杀不了我!”面对不利的局面,柳生依旧乐观微笑。

    确实,只要村正在手,柳生就绝对立于不败之地。

    这也是为什么每个轮回者一听到柳生十三郎的名号就要逃跑的原由。

    周辰微微颔首道:“你说的不错,但是前提得妖刀村正还存在。”

    万千剑气没有攻向柳生,全部都涌向了妖刀村正。

    话音还未落,村正在如疾风骤雨般的剑气面前,就像风雨中的油灯一样,显得是如此弱小无助。

    无数银光刃斩的冲击下,村正的裂纹不断扩大。整个武士刀刀身发出了痛苦的哀鸣。

    一顿饱和打击后,人称第一妖刀的村正再也扛不住,瞬间炸为齑粉。

    空中飘散着村正的碎铁屑。

    失去了妖刀村正的柳生,被顺势无死角的剑气反复切割。

    顿时半空中弥漫着一阵浓烈的血雾。

    然而柳生那残缺的肉身再也没有缝合在一起。

    空中下起了一阵血腥的热雨。血雨滴嗒在周辰脸上,他来不及擦拭,不停在周围寻找什么。

    果不然,有三颗珠子先后掉落在地,引起了周辰注意。

    “可恶,我的骨头。”

    周辰这才发觉狂暴二阶持续时间已过,感觉全身骨头都在剧烈疼痛。

    右胳膊上那暴涨粗如树干的肌肉,此刻像退潮般,快速的瘪了下去。

    特别是周辰发现此刻眼里慢慢看不见东西,而身边的红狐还没有醒过来。

    周辰想也不想就拾起地上沾有血污的三颗道具‘六甲秘祝’,藏到混元袋里面。

    【宿主队伍获得道具‘兵、者、行’。】

    同时周辰看见状态栏里,除了原先‘临、斗、行’三个字外,‘兵’与‘者’字也被点亮起来了。

    现在手中就有六颗珠子,有五个字被点亮了,分别是‘临兵斗者行’这五个字。

    而‘行’字因为重复,多了一个出来。

    只要再收齐剩下的‘皆阵列前’这四个字,就能召唤出队旗了。

    周辰现在根本没有时间了解自己收集了哪些珠子,连忙奔向红狐,将她扛在自己肩上。

    目的很简单,他要把自己和红狐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以度过最虚弱的时候。

    周辰甚至感觉自己因为剧烈的肌肉收缩感,走路也打着晃。

    扛着红狐的周辰飞奔起来,踉踉跄跄的差点摔倒。

    看来少了一只左胳膊,再加上重量全压在右侧,对于平衡性果然有很大影响。

    慢慢,他奔跑的速度也放慢了下来,只因为力量的丧失,周辰终于恢复了初始状态。

    远方一个隐蔽的小山洞映入眼帘。

    希望就在眼前,然而周辰却因全身如蚂蚁叮咬般疼痛难耐,最后体力不支的趴在地上。

    仅靠一缕残存的意志支撑,周辰拖着红狐,艰难的爬向那个山洞。

    眼皮像灌满了铅一样沉重的睁不开,还没爬到山洞里,周辰却晕厥过去了。

    四周都是茂密的灌木丛,人躺在里面,就像陷进去一样。外面人不仔细看一般看不出来。

    如果运气好的话,一个小时里两人也许都不会被其余队伍发现。

    对于其他队伍来说,毕竟周辰手里可是有六颗珠子的存在,他们怎么能容忍煮熟的肥鸭子飞了。

    周辰此时能做的也只剩下祈祷了,但愿一个小时的晕厥期赶紧过去。

    终于熬不住撕心裂肺的疼痛,周辰昏了过去。

    意识模糊间,周辰仿佛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

    脚步声比较杂乱,听这声音,身后不远处有两个人在靠近。

    下节预告:第10章合作共赢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