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同归于尽(上)!

    曾经山海最繁华的购物广场,一个充斥着奢侈品品牌的地标性建筑,就这样瞬间变成一片废墟。

    废墟之上,有一群志愿者自发组织起来救援刨出废墟下被掩埋的人们。

    大家都在争分夺秒的抢救,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位于废墟中心,有一个少年和一团虚影在对峙着。

    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没有任何人发觉。

    周辰望着远处的救援者,不禁担忧焦虑起来。

    在洗手间里已经有一名无辜的男子命丧在土行者的白骨爪下,如果不快点结束战斗,将会有更多牺牲者。

    “啧啧啧,你现在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怜悯这些普通人,呵呵有意思。”

    白骨听到了周辰内心的想法,便不断冷嘲热讽着他,而周辰并不在意,他现在最担心的是红狐没有在家呆着而往他这边来了。

    唯一能对土行者造成伤害的,也只有这把烛阴剑了,凡间的武器将不起任何作用。

    “是鬼就了不起了?”周辰淡淡的笑道。

    同时他将烛阴剑反手握着,藏于身后,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向白骨走去。

    “呵呵,如果我还是人的话,我一定会被你现在这个气势吓到。”

    “可惜,现在的我,已经听到你刚才心里在想什么了。”

    土行者露出不屑的笑容,说: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让我主动攻击你,然后你好开启狂暴二阶,闪现到我身后,并且斩断我的双手,我说的对吗。”

    土行者一副志在必得表情,而闻言的周辰却是不由得一阵恶寒。

    “这个家伙,好厉害,我刚才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他居然也能知道。”

    老实说,和这样变态的对手较量,纵使周辰再老谋深算,也没办法伤他半根毫毛。

    这样的战斗,从他化身为鬼的那一刻起,周辰就已经输了。

    周辰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拖时间,土行者的鬼魂在阳间逗留的时间已经不长了。

    “呵呵,想的美。”听到周辰暗自心想的要拖时间后,土行者便率先发难,要夺取周辰的魂。

    对于年老或幼小的人类,土行者可以直接附身其上,但是青少年的火太旺了,所以土行者只能掠夺。

    这也是为什么学校多建于墓地之上的原因,便是借青少年的大阳之气镇压。

    见土行者扑了上来,周辰并没有躲闪,两手握着剑柄并藏于身后,跳向土行者,迎着腥风,杀了过去。

    “臭小子,你不逃跑是你最大的失误。”土行者自信的笑道。

    这其实就像一个猜左右手的游戏一样,周辰两手别于身后,普通人类只有50%的概率能猜对等会周辰是左手还是右手出刀。

    然后土行者已经听到了周辰的念头,提前知道周辰等会用自己不擅长的左手出刀,右手只是佯攻。

    土行者不屑的笑了笑:“呵呵,这就像小孩子打架一样,真幼稚。”

    两人眼看就要近身肉搏了,只见周辰的右胳膊动了动,然后一个虚晃,果然在右手的假动作下,直接用左手刺击过来。

    提前知晓的土行者闭上眼睛,向左侧转了一个优美的弧线躲闪而过。

    土行者竟然开始和周辰玩起了游戏,只躲不攻,毕竟他要羞辱周辰,从小到大,他最痛恨的就是在智商上碾压他的人。

    见一击不中,周辰再次将双手别于身后冲了过来,同时暗自心想:“刚才我出了左手,他一定想不到我这次还是出左手。”

    偷听到的土行者还是微笑着闭上眼,就仿佛一位自信的斗牛士一样。

    周辰每一分每一秒的任何念头,他都能瞬间知晓。

    果然周辰再次如法炮制,又是用左手刺击,土行者再次躲开。

    说实话,周辰已经在开始吐槽了,这要是去玩猜拳,谁还能赢的了土行者啊。

    躲闪后的土行者再次微笑着,用全是白骨的手朝周辰勾了勾,意思是有什么本事就放马过来。

    他还想多羞辱一会周辰,预计还有十分钟,勾魂差使才会赶来这边,在这十分钟里他要尽情享受吊打着把自己耍得团团转地周辰的那种快乐。

    周辰咬了咬牙,再次双手别于身后,这次还是左手……

    第四次冲锋,第五次冲锋,第六次……每次周辰都是右手佯攻,左手实施真正刺击。

    土行者每次都是防着他的左手,每躲一次,土行者就更加小心的聆听周辰的内心。

    因为他知道周辰是故意每次都出左手,好让土行者养成只对他左手防御的习惯,等时机成熟,周辰就会出右手。

    然而问题不大,土行者心想着只要你想真的出右手了,我就向右躲。

    第九次,第十次,第十一次,周辰每次都是出左手,土行者也有点不耐烦了。

    而周辰脸上露出了平时难见的焦虑感。

    周辰再次双手别于身后,坚持不懈的冲了过来,同时心想“这次还是出左手,下个回合就可以出右手了。”

    即使周辰再小心的不去想左手右手的问题,但是毕竟已经是二十多年的思考习惯了,一个人不可能一点思考念头都没有。

    知道周辰这次还是出左手后,土行者便盯着他的左手,准备再最后一次羞辱他,土行者也玩腻了。

    “呵呵,真无聊,你的智商也不过如此,之前我还挺期待你这回能怎么耍我。”土行者耸了耸全是骨头的肩膀笑道。

    噗呲!

    一把短剑贯穿了土行者的左肩。

    “周辰,你…你居然出了右手,不这不可能!”

    土行者不敢相信的抬起了头,望向眼前的少年。他不理解一个人有出右手的念头了,为什么自己听不到。

    当他看到周辰后,他发现有点不一样的东西。

    周辰的眼神变了。

    变得空洞和迷惘。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土行者开始语无伦次起来,因为这实在太反常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现在眼前的周辰,已经不是那个刚才在和他交手的周辰了。

    是另一个“周辰”。

    其实,周辰在失去了父母以后,因为过于痛苦,时常把自己一人关在出租屋内,这段时间他焦虑无比。

    一旦焦虑起来,周辰就会变得满脑子空白,什么念头都没有,就像白纸一张。

    刚才和土行者的猜左右手“游戏”时,周辰内心不断的担忧红狐和周围人们的安危,这让周辰开始焦虑起来。

    本来他是想出左手的,这个念头刚想完,因为焦虑脑子变得空白,接下来整个人都是按本能行事。

    而人的本能便是用右手,右撇子都是如此。

    所以在最后一次冲锋时,周辰进入了恍惚状态,几乎是本能的用了惯用手,而这个并没有形成念头。

    因此土行者并没有感知到眼前这个满脑子空白的周辰想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