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谁是猎物(下)!

    一路上,周辰与红狐两人小心翼翼的沿着屋檐下走着,因此行进速度并不快。

    周辰若有所思的问着红狐,她是否知晓这三人刺杀小组,以及他们能持续追踪目标的原理。

    “这三个人的名字,我之前在组织里听过。”

    红狐不假思索的回忆起来。

    “没记错的话,这三个人是靠着气味追踪目标的。”

    显然,红狐对于血狼组织里的成员较为熟悉,有过一面之缘。

    但是被问及其弱点时,红狐只好苦笑摇头道:

    “血狼内部的人其实并不团结,总感觉每个人都在努力隐藏自己的杀手锏。”

    “对了,特别是那个叫土行者的男子,印象中组织老大似乎对他也敬畏三分的。”

    红狐便再三叮嘱周辰,下次再遇到对方时,一定要万分小心。

    周辰敷衍着点点头,此时他的注意力有一大半是留着提防空中寂的袭击。

    “周辰哥哥,我们接下来去哪呢。”

    有了周辰在身边,红狐便觉得有稳固的安全感。

    哪怕即使追杀他们的是血狼臭名昭著的刺杀黄金三人组。

    周辰想了想说:“首先医院是肯定不能去了,对方知道我会去医院的事,定会提前埋伏。”

    “我们去昨天那家商场,我有个东西落在那里了。”

    周辰略带笑意的说着,仿佛有种迫不及待想和对方交手的期待感。

    早上八点,山海最繁华市中心的红绿灯旁,站满了焦急等待绿灯的上班族。

    有的人因为即将迟到,显得急躁忧虑,有的是来大城市奋斗,脸上挂满了数不尽的疲惫与迷茫。

    而周辰与红狐两人,便挤在了人群中央。

    这也是周辰万不得已的办法,他断定剩余的两人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刺杀他们。

    毕竟一个人即使再强,也很难和整个国家作对。

    一旦被公众发现了像他们这样的异能者的存在,离毁灭也就不远了。

    所以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安全,可也不是长久之计。

    即使在人群之中,两人也不敢懈怠,毕竟别忘了土行者可是伪装高手。

    有可能他已经在极远处跟踪自己了。

    想想也是,之前完美的三人组合,每个人都可以弥补其余人的不足。

    但是一旦这种三人平衡被打破了,对方一定会陷入慌乱与不适应中。

    就比如土行者引以为傲的土遁术,遇上周辰这样的感知强人,只要有雾隐在,帮他屏蔽掉周辰的感知,土行者就可以肆意妄为。

    因此在少了一人的情况下,对方就不敢任意行动了,局面开始有利起来。

    但是想捉拿这两人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就不说在天空中打都打不着的寂,光地上的土行者就像泥鳅一样滑,一不注意就被他钻入地底遁走。

    而且对于红狐的定身术对方已经有警觉了,再次使用只会适得其反。所以想依靠红狐反杀对方只会更难。

    在人群中挪着步的周辰,忽然面色铁青起来,发觉异常的红狐忙问怎么了。

    周辰便将中毒的前因后果告诉了红狐。

    他忍着疼痛,满脸冷汗的说:“快点,现在去商场的洗手间,我预感土行者在跟踪我们。”

    而一边的红狐则是温柔的帮他把额角上的汗珠拭去,满眼心疼的神色。

    清晨九点,整个偌大的商场只有几个闲人在瞎逛着,顾客稀少几乎到了门可罗雀的状态。

    于是周辰与红狐两人便躲至一楼女厕所的倒数第二个隔间,最后那个隔间就是土行者让红狐伪装自杀的地方。

    当天布置好一切的土行者便在里面反锁好了门,然后土遁逃离密室。

    眼见这个空间狭小却挤着两个人,他们俩几乎是面对面贴着了。

    “周辰哥哥,我们为什么要躲到女厕所啊?”红狐小声地问道。

    虽然她知道周辰做任何事都有他自己的理由,可是她实在很想弄清楚为什么。

    没想到的是,周辰只是朝红狐点了点头便不再做声。整个人干脆直接闭目养神起来。

    末了,周辰忽然蹲坐在地,满脸痛苦的神色。

    红狐担忧的差点哭出来:“我们不要再躲了,现在去医院好不好。”

    她几乎是在恳求周辰了。

    “没事的,这点毒我自己就可以靠身体自愈,别忘了我现在可不是凡夫俗子。”

    周辰顿了顿说:“之所以我选择躲在这里,是因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昨天他在这里把你伪装成自杀的样子,现在土行者想也想不到我们居然还会回到这里。”

    周辰不知不觉的就放大了嗓门,仿佛对自己的计谋很有信心。

    然而好景不长,周辰还是太高估自己身体的抵抗力了,剧毒发作后他直接面朝红狐倒下了,抱住红狐的腿才没有倒在地上。

    “周辰,周辰你快醒醒!”

    “没办法了,只能送你去医院了。”红狐挽起袖子,准备先把周辰拖到厕所外面,然后找人帮忙送去医院。

    一直因为痛苦而紧闭着眼的周辰,猛然睁开了双眼。

    “他来了!”周辰冷冷道。

    同时他抬起红狐的双腿,把她往肩上扛。

    周辰抬腿踢飞厕所的门,整个人飞奔逃离厕所,整个过程几乎是一气呵成。

    而红狐却满脸不知所措的懵逼样子,她刚想问怎么了,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地动山摇地巨响。

    厕所爆炸了!

    也幸亏周辰开启了狂暴一阶,赶在爆炸之前逃了出来,两人都没有大碍。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爆炸了,还有你怎么康复了。”红狐越加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哦没事,应该是土行者被我事先埋好的地雷炸死了。”

    周辰就像一个没事人一样,轻轻地拍去红狐身上的灰尘。然后转身向厕所走去。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吩咐红狐立刻离开这里,同时递给了她一张纸条。

    纸条上面写着周辰的出租屋地址,他在红狐耳边轻声说道:“你现在去我家等我,事情结束后我再来和你汇合。”

    红狐怎么舍得现在离开他,即使知道现在的局势很紧张,红狐依旧是不舍的拉着周辰的衣角不肯离去。

    “小傻瓜,我答应你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周辰温柔的捏着红狐的脸蛋说道。

    “对了,还有你的仇,我一定会替你报的。”

    事已至此,红狐只好懂事的离开,其实她也知道周辰是担心她的安危才叫自己先走的。

    只是不能再帮到他更多,红狐心里觉得很难受,空落落的。

    确认红狐已经走后,周辰立刻走向了厕所,他必须赶在周围群众围观前结束这一切。

    一片废墟中,周辰来到刚才的隔间。

    面前有一个圆形大坑,一片砖石瓦砾中,好像压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

    “没想到,我,我又着了你的道。”

    土行者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从对方低沉的嗓音中,周辰确认面前的就是土行者本人了。

    显然对方并不清楚为什么这里会突然爆炸。

    “当时我也只是以防万一,没想到真的到了这一步。”周辰耸了耸肩,颇为无奈的说道。

    话说当时在酒吧里,周辰就知道有人潜伏在地底监视他们。

    假装去厕所后,找到了红狐,周辰便在思考万一要是对手潜伏地底偷袭他们怎么办。

    于是便把从空间兑换来的便捷式地雷装入隔壁厕所的地底。

    普通地雷是需要在地面上安装引爆装置的,而周辰把它拆除了,改装成触碰式雷。

    一旦土行者在他正下方往上移动,经过了地雷区域就会触发爆炸。

    至此周辰上次从空间兑换来的所有道具与陷阱,咒印、探毒药、便捷式地雷,已经全部用在土行者身上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