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围猎场(下)!

    周围一片静谧,不远处花园里,传来了安和的虫鸣声,一切都是显得那么的安静祥和。

    不知道情况的人,一定会惬意的吹着悠然的小曲儿。

    但是此刻的周辰,打起300%的注意力,观察着周围细微的一举一动。

    不得不说,三个人,都是暗杀高手中的高手。

    这么看来,血狼应该是一个暗杀高手的联盟组织。

    而且这三个人显然比薛浪更加的变态。

    毕竟只要你睁大眼睛警惕四周,薛浪是无法神不知鬼不觉靠近你的。

    然而眼前三人,却是可怕之处在于不可见。

    薛浪可以靠伊邪纳岐来打近身战,但是有时间限制。

    而这三个人给人的感觉仿佛就是隐藏起来没有任何什么限制。

    只要他愿意,他可以一直潜伏到周辰露出破绽的时候。

    而最麻烦的还是头顶那个叫寂的家伙。

    他仿佛全身变成透明的,与天空融为一体。

    冷不丁的来个冷箭,你看不见他,更打不到他,而他可以从高空直接秒你。

    而且即使看到他出手了,也只刚刚勉强躲开。

    思索间,一发疾风激射而来。

    周辰不敢再站在空旷的地带,直接朝漆黑的小巷子里极速飞奔而去。

    这三人精明之处在于,他们知道不能和周辰近身正面打,所以暗杀才是最合适的,而这也是周辰的软肋。

    如今周辰不仅要躲过他们所有的攻击,并且要把三人全都干掉。

    如果跑掉其中任何一个,以后睡觉恐怕都要提心吊胆的。

    可以说,情况非常凶险了。

    身后传来的是巨大的撞击声。

    奔跑中的他回头望去,地面上一个个的坑洞,赫然醒目。

    明明只是空气,便有如此威力,要不是周辰移动速度快,恐怕早就射成箭靶子了。

    可是这样的高速度周辰能维持一辈子,而且永不停歇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为今之计周辰只好先躲到巷子里的屋檐下,躲开头顶的射击。

    一边微喘着气,周辰同时也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雾隐的移速不快,应该甩开了他,那就剩土行者了,这家伙跟上来了吗?”

    寂静的漆黑巷子里,静的可怕。

    除了周辰有规律的呼吸声外,以及老式空调管子里流出的水滴声,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周辰紧靠在墙上,开始包扎起右肩上的伤口。

    摸了摸伤口,此时竟然一点痛觉都没有。

    “难道…”

    周辰揉了揉眼睛,忽然觉得看东西开始出现重影。

    “恐怕刚才被雾隐偷袭时,他的匕首上可能涂了毒。”

    好在周辰现在的身体素质早就是超人之躯,巨毒对他的影响要很久才会慢慢起作用。

    周辰忙去摸向怀里的血瓶,看能否有解毒效果。

    然而回到现实世界后,血瓶只是一个装着红色液体的瓶子,普通的再普通不过了。

    就在周辰思索这是什么类型的毒时,忽然感觉地面有细微的震动。

    低头一看只见脚底下凭空出现一个黑色大圈。

    “不好,大意了。”周辰想立马跳开。

    “地缚灵-魂葬黄泉殇!”

    土行者的话音刚落,还没来得及跳开的周辰,便感到脚下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

    仿佛有一双双无形的手,抓着自己的脚,猛往下拽。

    同时脚下坚硬的水泥地,变得像沼泽一样稀软,周辰失重般快速下沉。

    站在沼泽之上,开启了狂暴一阶的周辰竟然抬不起脚,可见有多粘稠。

    身体不断地下坠,周辰不停地想挣扎出来,直至好不容易能露着半个头在外面后,方才稀软的沼泽才变回了坚硬的水泥地。

    “没想到你这个小子,力量居然能大到和我召唤的黄泉阵相抗争。”

    身旁水泥地边,钻出一个矮小男子,正啧啧称奇道。

    “普通的轮回者早就会被饿鬼拖入地狱深处,被啃的皮骨不剩,永世不得翻身。”

    周辰现在处于一个不上不下的状态,就像被水泥灌注一样,浑身不能动弹。

    土行者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把巨斧,阴笑着走向只露着半个头在外的周辰侧面。

    “不过没关系,我现在就送你去地狱报道。”

    “大少爷还在等着你去陪他作伴呢。”

    言毕他举起硕大的斧头,猛往周辰脖子上砍去。

    周辰见状皱了皱眉。

    同时一道醒目的火光,迅速从地底钻出,迎面直冲向巨斧,硬是挡住了土行者势如破竹的攻势。

    待土行者看清楚火焰里面是一把短剑时,他不禁大惊失色的喊到。

    “这是…大少爷的…烛阴剑!”

    方才和短剑相抗衡的巨斧,斧面居然在快速融化,掉在地上,变成光亮的铁水。

    “哦?原来这把火纹短剑是有名字的。”

    周辰轻轻挥舞着手中的烛阴剑,就像黑夜中的火把一样,所到之处一片光亮。

    由于体内狂暴之力的加持,烛阴剑的剑身冒出的阴冷火焰显得更盛了,仔细听仿佛有恶灵在剑身上哀嚎。

    “我听噩梦空间介绍说,这把剑可以煅烧人的灵魂,你要不要试一下呢。”

    周辰漠然的望着前方面色凝重的土行者说道。

    那土行者自然不傻,丢下一句“鬼才要试”,便快速潜入地下。

    “想跑?”

    这么好的机会,周辰自然不能让他逃跑,迅速一剑刺入土行者体内。

    接着要做的便是催动体内的狂暴之力,施展主动技能【灵魂煅烧】。

    吃痛的土行者,连忙双手合十,掐动法诀,使出了一招【化蝉】。

    整个人就像金蝉脱壳一样,从自己的外壳脱离了出来,眼前是一个皮肤白的异常男子。

    仔细一看,原来土行者长的白白净净的,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脱离了丑陋外壳的白净luo男,想也不想,直接做出了个标准的高台跳水动作,钻入地底不见了。

    许久见土行者再也没发起偷袭后,周辰才放心的蹲坐下来。

    原来是方才交战时,体内剧毒便发作了。

    而天边也开始泛白起来,经过一夜的鏖战,终于是熬到了清晨。

    现在周辰只觉得是头昏脑涨,脑中慢慢出现一些幻觉,他搀扶着墙,艰难的往医院方向走去。

    其实他现在完全可以把混元袋里的红狐叫出来,让她送自己去医院。

    可是想到身边可能还潜伏着三个杀手时,周辰便咬了咬牙坚持住。

    “哎哟,我说你这又是何必呢,干嘛不叫那个小美人帮你把毒吸出来。”

    身后传来了阴森的冷笑声,而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住了周辰的喉咙。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