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融合狂暴药剂!

    “这我就不知道了,大人一向比较神秘。”

    男人佝偻着身躯,用肮脏的水壶倒了杯水,不急不缓地朝周辰走来。

    “先生请慢用。”

    见他恭敬的姿态,周辰淡淡一笑。

    “能被赫赫有名的安迪医生伺候,真是一种荣幸。”

    话音未落,男人果然脸色微变,紧接着又打了个呵呵:“您说笑了,我可不敢和大人比。”

    “哦?”

    周辰并不理会他的辩驳,礼貌地接过了水杯。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头皮是在一次化学爆炸事故中烧伤的吧?”

    “还有……你身上那股味道,让我觉得很熟悉。”

    男子目光一怔,下意识摸了摸脑袋瓜。

    是的,从刚进门起,周辰就意识到了他是安迪,至于方才的对话,也是在演戏。

    不出所料,见伪装被撕破,男子眼中也泛起了厉色。

    电管火石间,就在安迪要出手偷袭时,周辰抢先一步把水泼向了他。

    水珠落到安迪脸上,瞬间响起了令人胆寒的腐蚀声。

    “刺啦……”

    安迪不由得嚎叫起来,忍不住去捂脸,看来那水就是他准备好的武器。

    只见他摸爬滚打退到了墙角,指着周辰喊道:“你,你……找死!”

    周辰嘴角勾起冷笑:“就这点本事?”

    见此情形,安迪再无迟疑,立马发出信号,就见房顶突然裂开大洞,跳下数道身影。

    仔细一瞧,赫然是七八个浑身绑满绷带的怪异士兵。

    看到这一幕,周辰按捺不住内心激动,关节发出噼啪声。

    “炼金恶霸,终于来了……”

    话音未落,就见人群暴动,个顶个地朝周辰来袭。

    经过观察,他发现这些士兵不光虎背熊腰、外貌唬人,无形中还散发着一种浓郁的死气。

    尤其是他们披挂着的绷带,更是画着违禁的标志。

    “吼!”

    嘶吼声打断了周辰的遐想,仅仅一个照面,炼金恶霸就锁死了他的所有退路。

    而指使这一切的元凶……安迪,正在用药品治疗脸部,露出狰狞的笑容。

    “我可不像那两个傻瓜一样,任由你屠杀。”

    他的话语声很轻,但落到周辰耳朵里,却多出了另外一层含义。

    这些实验室分布在祖安四处、相距甚远,却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消息,一定有极为便捷的通讯方式。

    不过这个时候周辰没工夫考虑,他正在忙着躲避炼金恶霸的夹击。

    一个不留神,他的胳膊就被撞出了红印。

    “嘶……”

    周辰倒吸一口凉气,没料到这群怪物力量恐怖如斯。

    渐渐的,他落入了下风,反观炼金恶霸的气势则越来越盛。

    不好,难道我要死在这里?

    这个念头闪过脑海,冥冥中,似乎有一种力量在牵引着周辰反抗。

    “痛,胸口好痛!”

    陡然间,周辰情不自禁抓住了胸襟,额头也因痛楚流下了汗珠。

    这并非是外伤所致,而是五脏六腑都在燃烧的疼痛。

    看到他即将落败,炼金恶霸们非但没停手,反而动作更为迅猛暴烈,恨不得马上撕碎周辰。

    在这群士兵的眼里,只剩了冷漠和杀意。

    后背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周辰踉跄着被逼到了角落,眼看要一命呜呼。

    他俯身查看,发现皮肤除了青紫色,还有一道道淡绿纹络。

    就在这关键时刻,周辰猛然想起了空间的提示。

    “抑制方法……更多的药剂!”

    说罢,他火急火燎地掏出仅剩的两根针管,直接刺入了血管中。

    视线里,绿色液体一点一滴渗入体内,转瞬间消失殆尽。

    随着狂暴药剂的注入,周辰也迎来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明目可见的是,他精实的肌肉愈发膨胀,甚至达到了撑破衣服的地步,而那双血红色的眸子,也充斥着暴戾和杀戮。

    “咔哒。”

    周辰缓缓起身,感受到他的锋芒,临近的炼金恶霸竟然产生了退意。

    注意到这离奇的状况,安迪哪能看不出是药剂起了效果?连忙催促士兵行进。

    “杀,快杀了他!不能让……”

    可惜无论安迪怎么呐喊,都为时已晚。

    咔嚓一声,周辰已经扭断了一人的脖颈。

    当那名炼金恶霸殒命之际,噩梦空间的击杀数也变成了1。

    冥冥中,周辰已经掌控了药剂带来的效果。

    “游戏……才刚刚开始。”

    每当周辰挪移一步,屋内都会刮起短促的旋风,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扑面而来。

    望着他周身那奇特怪异的花纹,以及举止间堪称恐怖的实力,安迪悔得肠子都青了。

    “杰森这个王八蛋,到底给他灌了多少药剂!”

    安迪气氛得面红耳赤,现在的他只能奢求炼金恶霸能拦下周辰,好给自己逃命的机会。

    正当他打着如意算盘,准备跑路时,一只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想去哪儿?”

    “嗯?”

    安迪没有回头,他哆哆嗦嗦着咽了口水,不知该摆出怎样的表情。

    为了保险起见,辛吉德麾下的炼金恶霸都已被洗脑,只剩了杀戮和服从命令的本能。

    而耳边这个慢条斯理的声音,除了周辰还能有谁?

    “大,大人,饶我一命……”

    面对安迪的求情,黑着脸的周辰撇了撇嘴。

    “药剂。”

    “有,有的是!”

    安迪连滚带爬地开始摸索,不一会儿就捧上了四瓶药剂。

    有了这些,周辰就能继续加深狂暴的效果,甚至……彻底融合。

    趁着周辰失神的工夫,安迪偷偷瞧了眼屋内,竟然堆满了炼金恶霸的尸体。

    “咕噜。”他吓得惨无人色,猜到了自己的下场。

    不料就在安迪要跪地求饶之际,门外忽然闯入一位不速之客。

    “放开他!”

    屋内两人不约而同一怔,周辰更是满脸疑惑。

    这群炼金术士在祖安可谓是臭名昭著,所有人都对他们恨之入骨,根本不可能有人愿伸出援手。

    唯一的解释,就是辛吉德派来的救兵了。

    想到这,周辰目光一凝,警惕地望向来者。

    只不过这一看不要紧,周辰竟然愣在了原地。

    黝黑的皮肤,瘦弱的身躯,以及脸上夸张的x,让他不禁联想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名……

    时间刺客。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