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饥饿钟塔!

    “不好意思,条件可能简陋了些。”

    亚伯尴尬地挠着头,在他身旁,是一间废弃的仓库,屋里还摆着几个破碎的木桶。

    见此情形,周辰非但没有嫌弃,反而真诚地感谢。

    因为对他来说,能有个容身之处已是极为不易,更别说自己身上还背着几条人命。

    眼下周辰已经破坏了两处实验室,就算炼金术士再傻,也肯定察觉到了动静,派出人马搜查。

    不出所料,下一秒噩梦空间就传来了提示。

    【破坏实验室(2/5)、击杀炼金恶霸(0/10),宿主已被辛吉德列为追杀目标,请时刻保持警惕。】

    周辰缓缓攥紧了拳头,目光散发着冰冷。

    “大,大人……”

    感受到空气中泛起的凝重,亚伯打了个哆嗦,讪讪地往后退,生怕惹上这尊杀神。

    他很清楚,别看周辰表面上斯斯文文,真要动起手来十个自己也不禁打,完全是一匹残暴的独狼。

    “没事。”周辰摆了摆手,淡淡道:“叫我周辰吧。”

    亚伯慢慢咀嚼着这个名字,觉得有些拗口,再联系到周辰那张东方人的面孔,疑惑就更深了。

    “大人……您是外地人吧?”

    周辰微微颔首,心中产生了一个念头:符文之地除了艾欧尼亚,恐怕没有东方人面孔了吧?

    亚索、李青、易大师……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随着实力的提升,他也能和这些强人掰掰手腕。

    思索再三,周辰不露声色地岔开了这个话题。

    “对了亚伯,你还没告诉我大人物是谁?”

    “哈哈,大人您问到点子上了。”

    小男孩嘿嘿一笑,刚要开口,就见背后摇摇晃晃走来几道人影,看着流里流气。

    打头一人满头黄发,脸色苍白无比,走起路来踉踉跄跄,一看就知道是纵欲过度。

    他身后俩小弟也不怎样,皆是目光不善地盯着亚伯。

    “哟,亚伯回来了?”

    “皮特。”亚伯眉头微皱,嘴角笑容消失不见。

    感受到氛围变得沉重,周辰不经意间瞥了眼名叫皮特的男孩,发现对方眼神带着嘲讽。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就大放厥词,率先向周辰发难。

    “亚伯,不是我说你,怎么什么阿猫阿狗也往家里带?不知道大哥不喜欢吗?”

    “我会和他解释清楚的。”

    不料看似柔弱的亚伯呛了他一句,完全不在乎皮特脸色。

    此话一出,三个少年皆是一怔,没料到亚伯会反唇相讥,究竟是谁给他的勇气?

    唯有一旁的周辰默默不语,他早就看透了一切。

    亚伯性格懦弱,平日里受尽了几人欺负,现在傍上自己这条大腿,不免有些得意忘形。

    或许在他眼里,周辰不光是靠山,还是一台兵器。

    “解释?就凭你?”

    皮特对此嗤之以鼻,甚至还指指点点周辰:“我劝你还是赶紧把这个流浪汉扔出去吧,别惹上一身脏。”

    不料刹那间,周辰猛然起身,望向了几人。

    “你在说谁?”

    每一个字就像一柄尖刀,直接插入人心。

    那冰冷的眼神扫及皮特,瞬间让他有了种坠落冰窟的感觉,甚至……还流出了汗水。

    那两人也如临大敌,没想到点子这么硬。

    “你,你等着瞧!”

    说罢,皮特头也不回冲出了屋子,俩人紧随其后。

    看见三人灰头土脸地离开,亚伯喜形于色,对着周辰大呼小叫:“大人,您太厉害了!”

    好歹他还没忘了答谢周辰,一个劲儿地点头哈腰。

    “无妨。”

    周辰淡淡地笑了笑,又询问了亚伯附近的情况,终于明白了这群少年的身份……

    祖安迷童,也就是时间刺客的下属。

    实话说,这群游荡在祖安贫民窟里的少年,不是穷困潦倒,就是没爹没娘。

    他们终日玩耍于管道和污水里,如果没有特别的机遇,恐怕一辈子也离不开这座废墟。

    然而有的人注定要崛起,当然,这也全赖于他个人本领过硬,那个人便是艾克。

    他凭借着自身钻研与努力,发明了一种名叫z型驱动共振器的科技,以海克斯晶石为基底,能在短时间内时光回溯。

    至于亚伯等人,便是艾克的伙伴。

    就连周辰自己也没想到,无意中拯救的男孩,竟然会和一位英雄有关系。

    不过他并不能肯定,此时艾克到底是什么状态。

    “大人,您好好休息。”亚伯恭恭敬敬地离开,周辰这才舒了一口气。

    拍拍灰尘,他慵懒地躺在了轮胎里,完全把小屋当成了暂时的营地。

    “吱吱……”

    更有趣的是,周辰刚打完哈欠,脚下就蹿出两只老鼠。

    “算了,先睡一觉。”

    合上疲惫的双眸,不多时周辰就进入了梦乡,祖安也披上了一抹夜色。

    只不过在他看不见的角落里,还在发生着不堪入目的事实,比如那些惨死在炼金术士手中的实验品。

    翌日清晨,周辰起了个大早,趁着祖安的迷雾还没散开,就踏上了征途。

    由于噩梦空间的限定,他的时间只剩了三天。

    也就是说,假如任务失败,周辰虽然不会被抹杀,却会再次变成那个孱弱平庸的少年,也永远不知父母为何会死。

    “咚咚。”

    周辰轻轻敲响了房门,看了眼地址,他所停留处是一座造型怪异的钟塔建筑,通体乌黑,耳边有乌鸦怪叫。

    这里便是远近闻名的饥饿钟塔。

    在祖安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既有维克托那样的科学家,也有蒙多这般疯子,所以遇上什么都不足为奇。

    思索片刻,见无人应答,周辰直接推门而入。

    不料当他踏进时,才看见有道瘦弱的身影站在门后。

    那人衣衫褴褛,头顶只剩了个地中海,眼神里充满了畏惧。

    他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道:“请问,您找谁?”

    听到这话,周辰愣了愣,随即笑道:“不好意思,我想找安迪医生聊聊。”

    “他还没回来,要不您到屋里坐坐?”

    男子低着头作出邀请状,周辰也不推辞,大马金刀坐在了沙发上。

    他瞥了眼屋内,发现除了琐碎的生活用品外,仅仅陈列了几个空空的货架。

    看样子,自己来之前就有人打扫了个干净。

    “打扰一下,安迪医生什么时候回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