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何谓北冥

    MMP上章特意那样侧面带过了还是秒入狱,这种太伤了,上次847让大家补订,最后补的只有百来个人……基本等于白写一章。上章出来的话,跪求补上吧,太难受了。

    ——————

    对于大离国土来说,首都龙渊城是在偏西北的位置,所以当初李无仙亲征西凉,路途也不算太远。

    秦弈可以代入自己那世界的关中之地。

    但对于整个神州大陆来说,龙渊城最多只能算居中,因为越往北就越是无人迹的荒芜冻土,范围很是广淼,如今理论上也属大离地盘,可也没什么人间烟火。

    万里无人烟。

    秦弈同样可以代入西伯利亚。

    两世地理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方位不能硬套。但纬度与气候之类的完全可做参照,造成的环境也就很类似。

    但在此世,凡人稀少,却往往就意味着可能有仙宗。

    天枢神阙就居于此。

    坐北而望南,俯瞰天下。

    秦弈知道天枢神阙在这区域,但不知道具体位置,人家如今闭山,外围大阵隐藏,想找到也不容易。他也没想要这时候去拜访,拜访了说啥?老道姑你交出明河?

    欠揍还差不多。

    路过就只是路过,北冥在更极北之海,不在这。

    同样可以代入北冰洋。

    那个地方若是有族群聚居,会是谁啊,北极熊族?秦弈躺在甲板上,懒洋洋地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心思集中不起来。

    “还没回魂?”流苏在旁边没好气道:“我知道你很爽,也差不多点儿吧!至于吗?”

    “呃,倒不是因为那个。”秦弈道:“因为对如今的北冥一无所知,就算要准备也无从说起,空自紧张有什么用,还不如放空了休息。”

    “真一无所知?”流苏道:“你知道多少,说来参详。”

    秦弈道:“我知道北冥的冥,应该做溟,也就是海的意思,而不是幽冥的冥。所以之前并没有把冥华玉晶往这里想,总觉得这玩意更接近幽冥意。”

    “……就这?”

    “不然还怎么,就知道那是北海啊。”

    “区区北海危险个屁?”流苏没好气道:“之所以作冥字,当然也有原因,一指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海水黑深而幽静,理解为幽冥意也就差不到哪去。你有没有想过,日出之旸谷,和太阳照耀不到之处……这二者居然交叠起来了,这种扭曲会代表什么意义?”

    “咦?”秦弈坐直了身体。

    这回感觉有点意思了。

    就算按照地理意义,北冰洋和赤道要是重叠起来,那叫什么?

    流苏又道:“二则,北冥之称,本来不是实际的地点之意。”

    “嗯?不是北海么?”

    “地点是北……然而冥喻玄冥,本指大道,是个虚指。北冥有鲲,本指大道孕育先天无限之大,于下为鲲,化而为鹏。鲲鹏这种先天生灵,说是妖都不太妥当,它本只是一种大道的代表。一定要算是妖的话,那就称为万妖之祖也不为过。”

    “妖师?”

    “什么有的没的?”流苏道:“而北冥既能育鲲鹏,其中自然有无穷之妙,这就不是区区‘北边的海’这种概念能够体现的了。”

    秦弈点点头:“有点类似‘门’的意味了?”

    “对。”流苏道:“天下大道出于其中,此谓众妙之门,原本也不是一个具体的拱门杵你面前,不知何时慢慢演化,真变成了一个门的样子,虚指之物具现化了。当时我们想过,这种具现化的意思,其实就是公器化私的起始。”

    秦弈“咝”了一声,棒棒不说还没想到,棒棒这么一说,真有内味了。

    当大道之门无形无质,谁想独吞也不可能,此谓大公,也和棒棒之道有很大程度的贴合,怪不得说棒棒是最近道者。然而大道之门具现化,这就给了人争夺独占的可能,就像原始公有制化为了家天下。

    居然真是这个意味。

    怪不得一路北行,棒棒都挺沉默的。越是近北,越能让它想起很多事情,尤其是经过与瑶光的纠葛之后,你再看它,这时候的棒棒越来越有古意了。

    “可为什么这种本为虚指之物会具现?”

    “未可知也。可能也是修行之盛到了一定程度后反过来影响了大道吧,这种事应该不会是计谋导致。”流苏解释道:“你想想,本来饕餮睚眦只是一种人心之意的形容,它们既可以具现为灵,那么更高端的众妙之门又为什么不行?”

    “……这比喻好,确实。”

    “也许更早之时不到时机,而随着人们修行之盛,三界也就到了建立秩序之时,这些具现也就出来了。”流苏幽幽看着远方的天,低声道:“很不知为何,这门就像故意似的,根本不结实,也就不是任由我们争来斗去都能完好的,在我们的修行上几乎可以算是一碰就碎。很早的时候,还是伫立山巅,大家共有的,后来就……”

    秦弈很了解门,这玩意是真的脆,也许凡人会觉得很硬实,在他们的修行上就跟豆腐块差不多。仙神之战没把它碾为齑粉也是因为它实在是没法消失,怎么也会有个几段在那儿。否则估计早都成齑粉不见了……

    这么脆的东西,本来是不能争夺的,最多商议着归属。

    然而这不可能。

    谁都有私,于是相争。

    是建立更稳固的秩序,还是更加崩坏,就看这了……

    很明显,远古仙神之战的结局,走向的是崩坏。

    “扯远了。”流苏道:“北冥之海,在这种意义上说,可以算是低配版本的门。它可育鲲鹏,也难保这么多年下来没孕育出点什么别的。性质上,本应该是偏凶戾野性的,但如今旸谷既叠,情况肯定有变化,我已经摸不准了。”

    “这样……”秦弈沉吟道:“天上人没对这里做点什么手脚?”

    “他们搬得走建木,也搬不走海洋啊。那是浩渺的海洋,又不是个小湖挖了就算。”流苏语含讽刺:“说是移山填海,海倒是能填,可是能移走么?”

    秦弈问道:“太清可以么?”

    流苏抬首:“我可以,一般的不行。”

    秦弈:“……”

    是了,这也是玩弄空间。一般的确实不行,这未必是水准问题,而是大家主攻方向不同。

    也就是说北冥还真是一个天上人不怎么会去干涉的地方,因为他们能力并不够。但是有可能派人在这里建立据点,掺沙子之类的?

    不知此地修行界到底会是什么形态?海中龙子款?裂谷妖城款?大荒部落款?一盘散沙款?

    反正不太可能是神州人文吧。

    正思量间,下方传来断喝:“飞艇何人?竟敢擅闯我们天枢神阙!”

    秦弈差点没翻车。

    怎么这么巧的,这么瞎飞一条直线都能闯进天枢神阙的隐阵范围?

    阵法自动激活攻击,对擅闯入阵的飞艇来了一波集火。

    所幸这种攻击只是限制性的,怕有误会,所以也不是什么非常凶狠的必杀技。秦弈察觉出来,便也松了口气,张开飞艇的防护挡下,传音道:“万道仙宫秦弈,只是路过此地,并无恶意。”

    对方看守听了这名字似乎怔了一怔,正想回答什么,下方就传来熟悉的橘皮老道姑的灵魂传念:“你路过?本座怎么就不信呢……”

    一只大手虚空而握,跟抓小船一样抓住了飞艇:“说吧,是不是来偷见谁?”

    “偷见你妹啊!”秦弈气得跳脚:“怎么哪都有你的事,臭道姑放开我,我要去北冥!”

    “北冥?”曦月在静室中睁开了眼睛,有些哭笑不得地撇嘴自语:“还说不是去偷见谁……”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问道红尘》,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