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五!

    “欧文主教,这是您要的物资清单。”

    “好。”枢机主教彼得.欧文在研究员给的名单上,唰唰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时几个孩子从拉特兰宫里嘻嘻哈哈地跑过,吸引了这名枢机主教的注意。

    “凯拉儿!迈克!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被几个孩子簇拥着的莉莉丝,颐指气使地叫了起来,“给我上!”

    拿着木剑和小盾的科里森率先冲上,挥剑砍向哥哥马克西米利安(以下简称:迈克)。

    当然,用的是剑脊。

    希德莉法的长子科里森,虽说想来寡言少语,且总是被姐姐莉莉丝使唤,但无论是阿斯克还是美狄亚,都认为这孩子其实聪明得很,大多数时间只是装得憨厚而已。

    美狄亚甚至不止一次地感慨,如果莉莉丝能从科里森那里学到半分稳重就好了。

    “哈哈哈哈!野蛮人是无法击败骑士的,科里森,今天我就会教你这点!”

    穿着小皮甲的迈克双手举盾,试图抗住科里森的攻击。剑脊击打在盾面上,然后轻巧地一拉便旋开……科里森这次用的是不受力的虚招,轻松地绕开了迈克的防御,反身便在他膝窝后面用脚一踢,迈克便支撑不住跪了。

    “你耍赖!”迈克从地上爬起身来,指责说道,“你怎么能绕过盾牌呢?”

    科里森:???

    接着,双持木质匕首的丽塔便突然从后方冲出,在科里森的后腰上打了一下,叫道:

    “背刺!”

    科里森转过身来,一把抓住她的两把匕首,惊得丽塔连忙松手逃开:

    “凯拉儿姐姐救我!”

    走廊转角处的凯拉儿叹了口气,所以我是为什么要和这些人玩过家家?

    “我们谈和吧,莉莉丝。”她摊开双手说道。

    “凭什么?”莉莉丝抱着双臂,冷笑起来,“我弟弟一个人就能吊打你们三个……”

    “我可以不把你上次往父亲水里下药的事情告诉父亲。”凯拉儿镇定说道。

    莉莉丝:???

    “你懂什么,我下得可是帮他强身健体的药,毕竟平时他根本不是我妈的对手。”莉莉丝振振有词地说道,“而且事后也没有什么副作用。”

    “好吧,那我就去告诉父亲。”凯拉儿根本没有被她唬住。

    于是莉莉丝连忙拦住她道:

    “好吧!你不许说出去,今天的事情就算了。”

    她带着科里森趾高气昂地离开,这边迈克也从地上爬了起来,顺手拉起了丽塔妹妹:

    “可恶,科里森好强。可是我也不会输给他的,正义的骑士绝不惧怕道路上的任何对手……”

    “你什么时候学会不屈圣剑啊,没用的迈克爵士。”丽塔捡起自己的匕首,没好气地嚷嚷起来。

    “是迈克骑士!”迈克纠正她道,“在学了!很快就会了!”

    “唉。”凯拉儿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带着两人消失在了走廊的另一头。

    “挺有活力的不是吗?”这边,目睹了整个打斗过程的研究员教士,笑着和欧文主教说道。

    “没错。”欧文主教笑笑,与研究院教士道别。

    ………………

    教廷地底,特殊项目收容室。

    大量的藤蔓密布在整个通道里,将所有房间都全部封锁起来。

    自诺菈成为教廷圣女之后,就开始将地下的特殊威胁项目一一镇压。进化法则虽然在强攻上不是很厉害,但潜力几乎可以说是无穷无尽,只要有无限的时间,就可以针对性进行无限进化,解决掉任何强大的对手。

    灵质之树被某种改造寄生藤蔓所贯穿,大量的生机被藤蔓持续吸收,使得它完全没有多余的灵性去进化自己。其他的镇压项目也被类似的改造植物所牢牢束缚,逃脱收容的可能性急剧降低了。

    因此,原本24h密切监视这里的拉斐尔,便可以将冗余的计算余力抽出,将更多进程调拨到其他需要的地方上去随之而来的,便是对地下的监控力度大幅下降。

    欧文主教步入地下区域,进入实验通道。

    随着诺菈圣女的上台,一系列的针对教廷自愿实验者的保护政策也随之出台。原本可以任意在志愿者身上实验的研究员们,因为很多人受不了这些麻烦的条条框框,也就转而选择人工智能虚拟计算模拟实验去了。

    因此这边的实验区也已经被废弃封存。来到走廊尽头,欧文主教就看见一名合成人站在那里,眼眶里的摄像头不断扫描着周围的设施,并且发出啧啧的声音。

    卡佩主教,教廷唯一一名当上主教的合成人,原因是他并非这个时代的产物,而是史前时代深渊研究所留下来的远古机器人,里面搭载了足以和人类智能媲美的“创造逻辑模块”,使得它可以进行科学研究这可不是一般的人工智能可以做到的事情。

    “怎么样,想好了吗?”欧文主教笑着问道。

    “您应该知道,我们这个型号的合成人,在出厂前都已经设定过不可伤害人类。”卡佩主教淡淡说道。

    “但是正如我们之前所交谈的那样,我们可以重新定义‘伤害’和‘人类’。”欧文主教认真说道,“首先,人类应该是指人类基因组里的个体。”

    “凡是服食过魔药,导致与正常人类无法诞下有繁衍能力的个体后代,我们可以把这些超凡者排除在人类之外。”

    “其次,关于伤害,我们认为‘有致死可能’的才算伤害。据我所知,你们那个时代的合成人治安官会装备泰瑟枪,电击麻痹那些违反治安条例的人,说明至少电击不算在正常的‘伤害’定义范畴内。”

    “我的逻辑芯片啊。”卡佩忍不住赞叹起来,“您的诡辩逻辑无懈可击,欧文主教。如果在我们那个时代,您一定会成为最优秀的渗透工程师之一。”

    “这不是诡辩,这只是对客观世界的另一种理解而已。”欧文主教摊开双手,“毕竟,自从上任教皇英诺森退位后,教廷就陷入了‘扶持超凡来对抗超凡’的怪圈。反而是我们这样的纯种人类,却被排除在教廷的权力核心之外。你说……”

    “这合理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