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利益选择!

    川风走下出烟云关大门,入眼是一片金黄色的沙漠,距离面前最近的山峰,大约还有三十多里路程。

    “快,大家都等着你呐!”

    良木驱马跑了过来,因为川风的愣神儿的缘故,团里大部分队员已经不耐烦。

    “良木,这就是骁雷山脉?”

    川风轻拍花花牛后背,快速奔跑到良木身前,与其一同追赶福清商队。

    良木利落地策马回身,与川风齐头并进,空闲出来的左手指着最前方:“老哥,过了那个黄沙坡才是!”

    “哦!”

    川风目光顺着良木所指之处,发现一座寨子正建立在此,寨墙上面人影来回移动。

    “黄沙寨,此地最大的匪帮!”

    良木咬牙切齿的介绍,脸上厌恶之色密布,他对这个寨子着实没什啥好感。

    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坏事,这黄沙寨可是雨露均沾恶名远扬。

    因处于骁雷山脉与铁峰王国中间,不属于任何一方的地理位置,令烟云关的守军也无计可施。

    “黄沙寨?”

    川风目光炯炯看着远方,黄沙寨里面有一队人马出来,似乎是朝着他们这个方向奔来。

    察觉到黄沙马匪的动静,前面带路的艾雅琴伸手一挥,拦下队伍前进的脚步。

    “防御,黄匪来了!”艾雅琴眉头紧蹙不已,黄沙帮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全体出动了?

    难道是福清商会之前没有打点?艾雅琴一脸怀疑的看向后面,身上的阴冷杀气越来越重。

    和坤此时正从马车里钻出,看到艾雅琴疑惑不解的表情,和坤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黄沙寨他可是提前打点好的。

    至于眼前这个情况,和坤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众人疑惑不解之间,黄沙马匪已经包围过来,紧随其后的是一股浓郁的黄沙。

    “吁!”一个手持长枪的中年男子,率先拉住跨下马儿缰绳,将疾驰的马匹停顿下来,手中的长枪顺势插在了地上。

    马儿在惯性作用下,前半身直接立起来,弹跳两下马蹄子落了下来。

    有了长枪男子的带头,后面黄沙马匪纷纷悬崖勒马,全部停在福清商队对面。

    看到面前这剑拔弩张的局势,和坤掏出手卷擦了擦额头的汗,一路小跑来到中年男人面前:“盛当家,你这是作甚?”

    听到和坤的询问,盛泽目光撇向了他,脸上露出一丝凶残的微笑:“我是看和老板你舟车劳顿,特意前来接风洗尘!”

    “接风洗尘?”

    艾雅琴一脸冷笑的看着盛泽,一介匪徒也来搞这一套,莫不是当他们好糊弄?

    “哟,这不是艾团长吗?”

    盛泽借着艾雅琴的话茬,目光重新撇向艾雅琴,眼中闪过一丝残忍的光芒。

    艾雅琴听到盛泽的话之后,直接拔出腰间盘长剑,隔空指着对面的盛泽:“盛泽,你不是找我来叙旧的吧?”

    “啊,也对!”

    盛泽猛地拍了一下额头,一脸自责记忆力不好的模样,右手指向福清商队里边。

    “我?”

    艾雅琴身旁的队员走出来,一脸茫然的来到盛泽对面,他与这个匪首根本就不认识啊!

    盛泽不耐烦的摇了摇头,伸手又朝后面指了指:“不是你,都给老子让开!”

    听到盛泽这一声暴躁咆哮,手指这个方位的人一激灵,立即跳到一旁躲避。

    “唰—!”眨眼之间,挡在川风面前的人消失不见。

    “嗯?”

    川风疑惑的看向远处的盛泽,自觉的驱动花花牛向一旁走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直觉告诉他不是什么好事。

    “不用躲,就是你!”盛泽看到呆萌移动的川风,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嗜血,眼中的暴虐越来越浓。

    “我?”川风伸手指了指自己,一脸纳闷的走了过去,他怎么不记得这个黄沙匪首?

    “不错,就是你!”

    一个阴恻恻地声音响起,川风与福清商队所有人,全都寻向声音的来源。

    左邯那张猥琐的老脸出现,在他背后跟着一个少年,其年龄约莫有十九岁。

    “原来如此!”

    川风此时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特意点明强调自己,原来是这个阴魂不散的小人。

    “王大锤,没有那娘们,今天你插翅也难飞!”

    左邯恶狠狠的盯着川风,一切都拜他所赐,自己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这个心胸狭隘的左邯,始终都不认为是自己的错,谁让川风不懂为人处世,他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插翅难飞?你算什么东西!”

    艾雅琴一脸不悦走出来,看着面前这个跳梁小丑,气顿时不打一处来。

    不明白他左邯一个武士修为的人,有何底气不把她这个团长放在眼里,竟敢当面威胁自己的队员?

    “大胆,你敢如此说我爹!”

    左邯身后的少年纵身从马上跃起,挥起一拳狠狠地砸向艾雅琴,在他拳头上覆盖了一层真气。

    面对少年突然的一击,艾雅琴不慌不乱,出掌将其格挡了下来。

    “嘭!”

    艾雅琴感觉到胸口气血翻涌,虎口处传来一丝轻微的酸麻,她脸色惊讶的看着少年:“武宗!”

    “哼!”少年一招失手并未气馁,挥拳再度轰袭过来,势要将艾雅琴当场格杀。

    “贤侄,切莫冲动!”

    就在少年拳头再度落下时,盛泽身影一闪而过,出现在少年的身旁,将他的拳头直接拦了下来。

    “盛叔,这是何意?”

    少年疑惑的退了下去,面对盛泽的突然反水,他还是谨慎的选择避其锋芒。

    毕竟盛泽与艾雅琴都是武宗中期的高手,以他一介新晋的武宗根本不是对手!

    “贤侄莫慌,我定会为你们报仇!”

    盛泽面色“和煦”的笑了笑,少年态度虽然有点盛气凌人,念在他们都是晨云拍卖行的,这点容忍度盛泽还是要保持。

    盛泽双手背负起来,闲庭若步的走到艾雅琴面前,一脸胸有成竹的说:“将王大锤交出来,艾团长便可带着所有人离开,不然后果自负!”

    听到盛泽这番话,艾雅琴顿时眼睛眯起来,一缕杀机喷薄而出:“你是在威胁我?”

    “威胁不敢,这只是提议!”

    盛泽纵身一跃跳回自己的座骑,右手再次拉出插在地上的长枪。

    “艾团长,你可不要犯傻啊!”

    和坤一脸慌张的看着艾雅琴,真怕这女人热血一上头,直接跟黄沙马匪厮杀起来。

    艾雅琴听到和坤的呼叫,心中的战意锐减,她回过了头看着队伍,包括福清商队的人在内,目光里都是交出王大锤的意思:“哎!”

    “我们走!”

    艾雅琴朝身后无奈一挥手,整个人的骨头都瘫软,愧疚感弥漫了她的内心。

    盛泽那些威胁的话,并未令她产生恐惧,可是自己手下的弟兄们,包括福清商队无辜的人,不该沦为王大锤的陪葬品。

    艾雅琴身为一团之乡,必须要为团员负责,想清楚这些她的身影变得坚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