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北出烟云!

    陌云城中福清商行。

    一辆辆载满货物的马车,静静地停靠在商行门口路边,福清商会的人正在轻点数目。

    川风与良木并排同行,跟在艾草佣兵团后边,依次停靠在货车旁边等待。

    他们停下脚步没多久,一名身穿红袍的男子,快步从里边出来走向艾雅琴。

    这名男子的相貌一言难尽,正气凛然的方脸盘子,却长着一双怪异的桃花眼,尖嘴猴腮一副奸诈表相。

    “艾团长,你们准备好了吗?”

    红袍男子走到艾雅琴面前,目光贪婪的撇了一眼,此女年龄虽然已是中年,可犹存的艳俏颇有几分韵味。

    “和老板,就差你们了!”

    艾雅琴眼中射出一丝冰冷,和坤脸上的好色一览无余,要不是任务在身的话,恐怕她会当场给和坤一个教训。

    “好,那我们出发!”

    看到艾雅琴杀机的目光,和坤心虚的低下头来,这一刻他才想起来,对方可不是个普通的弱女子,货真价实的武宗级别大高手。

    和坤一声命令下达,福清商会人员趋使货车,迅速走到陌云城大街上。

    艾雅琴与那两名女副团长,带头走到商队的前方,其余艾草佣兵团成员自觉的散落在两边。

    川风与其他两名临时拼凑成员,则跟着良木骑马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艾草佣兵团此行是个常规任务,护送福清商会的货到铁剑城。

    这支队伍迎着初升的太阳,朝着陌云城北门浩浩荡荡的走去,沿途竟然还有两支商队并行。

    看到陌云城如此热闹的景象,马上的川风露出一丝疑惑:“今天什么日子,怎么都出来凑热闹?”

    看着另外两家齐头并进的商会,良木的脸上露出兴奋之色:“老哥有所不知啊,每当剑之大卖场举行,各地的商会便会铆足劲,挤破脑袋往铁剑城里面钻!”

    百年一遇的剑之大卖场,此行的佣金必定是价值不菲,不然艾雅琴也不会,让他强制去外边拉人拼团。

    “原来如此!”

    听到良木这几句话,川风才明白了过来为什么,商会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跑出家门赶路去铁剑城。

    这剑之大卖场果然厉害,竟然连那些有钱的大商会,都安耐不住性子,通通跳了出来凑个热闹。

    福清商队应该提前打过招呼,陌云城北门的城防守军,看都没看艾草佣兵团等人一眼,任由川风他们大摇大摆的出城。

    福清商队出了陌云城,一路向北平稳驶去,后边的川风则观察着周围环境。

    在队伍正北方向三十里处,一条狭长的灰色城墙,沿着山脉将北边云雾缭绕的山区隔离。

    烟云关,铁峰王国里最大的关卡,衔接陌云与铁剑两大城池,其间小城池不下数十个,长度达到八千六百里。

    “厉害!”看着面前长龙一般的关卡,川风脸上露出一丝震撼,根据之前他在地图上了解的数据,这烟云关较之前世万里长城毫不逊色。

    福清商队众人花了近一个时辰,才走到了云烟关的大门处,望着头顶铠甲鲜明,纪律森严的驻关守军,川风眼中闪过一丝谨慎。

    这群士兵身上散发的杀伐之气,比那日追杀他的烬木军团士兵,整体来说还要强上些许。

    川风那肆无忌惮的目光,引得烟云关将领的注意,审视的目光撇向商队后面,发现是一个实力弱小的老头,随即收回杀气腾腾的目光。

    “都排好队,老实等待放行!”

    一名骑着战马的烟云关百夫长,手提鞭子朝队伍后面跑过来,凡是有阻挡他前进脚步的,全都被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

    这名百夫长走到队伍后边,看了一眼还在观察的川风,眼中露出一丝凶恶神色:“再敢乱看,挖了你的眼珠子!”

    检查完毕这支队伍的情况,这名烟云关百夫长,拿起一个小黄旗向北挥动。

    随即烟云关大门上方,一枚黄色旗子也挥起,福清商队停顿的脚步也动了起来。

    艾雅雯三女取回通关证件,率先驾马进入烟云关大门,踏上骁雷山脉的土地。

    这一次的速度十分缓慢,前边的人足足花了半个时辰,才轮到川风走到烟云关大门。

    看着头顶苍劲古朴的烟云两字,川风深深地吸了口气稳定心神。此刻他的身份要是突然暴露的话,恐怕会被烟云关守军当场擒拿。

    “你磨蹭什么?快过来!”

    看见川风呆滞的抬着头,之前那名巡查的百夫长,一鞭子抽向川风的胸膛。

    百夫长驻守烟云关这么多年,川风是他见过最傲慢的人,面对盘查竟然有心思左顾右盼。

    迎着飞过来的鞭子,川风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他完全有实力,躲过百夫长这随意的一击。

    可如此一来,定会激起对方的火气,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想清楚得失之后,川风身形纹丝不动,任由鞭子抽在他的胸膛上:“啪!”

    鞭子的力道被耀银盔甲完全抵消,一丝力道都没有传递到川风身上。

    “哼!”

    百夫长冷漠的看了一眼川风,对方如此“温顺”的态度,到让他不好意思再教训。

    任何一个自尊心强的武者,都会被鞭子的抽打惹怒火攻心,而此人竟然如此沉稳镇定。

    百夫长激怒川风暴虐情绪,趁机捞一笔的心思落空,他挥手让下属继续,自己则满脸不爽的离开。

    一旁拿着书画的士兵走来,跑到花花牛前方,与川风现在的面目来回对比。

    川风目光不动声色地转动,将书画里的内容尽收眼底,这幅画像正是他自己的原画。

    士兵换着角度来回对比三次,发现川风与画像没有一点重合,随即收回这张通缉画像。

    他做完这些从腰部重新取出一张画像,放到花花牛面前略微对比一下。与画像里面无毛赖皮马不同,这匹黑马神峻非凡绝对不会是它。

    “麻烦出示一下你的名帖!”

    这名士兵收回第二张画像,右手递到了川风面前,左手习惯性的搭在剑柄。

    听到士兵的请求,川风耸了耸肩膀,露出一脸的无辜:“忘带了!”

    “什么?”

    士兵听到川风说的话,果断地拔出剑出鞘,将剑刃抵在川风脖子上。

    好家伙竟敢戏耍自己,没有名帖也敢出烟云关,真不把他们烟云守军放在眼里。

    “名帖我真没有,佣兵令牌可以吗?”

    川风装腔作势的拿出令牌,将它递给这名抽查的士兵,仿佛他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

    士兵接过佣兵令牌看了看,用手触摸一下山溢两字,确定此物真是佣兵公会颁发的,神色顿时缓和下来。

    “佣兵令牌也可以,下次记得带上名帖!”

    士兵说完将佣兵令牌抛给川风,转身退到一边为花花牛让开道路。

    “谢谢!”川风朝士兵点头示意一下,轻轻地甩动花花牛的缰绳,驱赶着它朝烟云关外面走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