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华伏的算!

    说起来,三大爷已经不再是当初那只能被我们抱在手里的小家伙了。

    如今的它身高超过三米,体长超过五米,浑身都是洁白的羽翼,左边的鸟头如今有了一丝神圣之感,右边漆黑的鸟头则是一副没精神的模样,其上的法则波动竟然能够让我感到一丝威胁!

    “果然,这个小胖子撞大运了,神圣法则和罪恶法则,也就是光与暗的结合体!未来前途无量啊!不过,竟然能够诞生这种东西,不可思议。”

    毛球惊讶的说着,不过我却不是很懂这两种法则是个什么情况,但是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神圣法则是所有阳性法则之力的集合,罪恶法则是所有阴性法则之力的集合,大部分法则处于中性,能够有其中之一的天赋都已经可以稳稳的成为一方强者,这玩意竟然存在两种天赋,如果能够不断成长,确实会是一个了不得的存在!”

    亚摩也不禁赞叹。

    看样子当初那个蛋拿得还是挺值的嘿,幸好没直接吃掉。

    而且,胖子最厉害的地方还是能够与契约的生灵进行化身,两者之间会有一定属性转化,也就是说原本就了不得的存在会因为胖子和三大爷的契约而变得更恐怖。

    真是有些期待呢。

    “对了,大兄弟,你先帮我把那玩意给弄上来瞧瞧。”

    鬼王传承是目前排在第一位的,不直接使用掉实在让我有些放不下心去说其他的。

    “没问题!”

    不多时,一坨莫约二十多米长,四四方方砂石块在风起云的掌控下迅速升起,我能明显概念的感觉到鬼王传承就在其中。

    看上去,风起云是直接将它所在之处的细沙直接凝聚成了那块石头,真是,许久不见,风起云也强了那么多,应该也是达到了二段名中阶的样子。

    “需要代劳吗?”

    “哈哈,你来你来,我还没见过你狩猎的方式呢。”

    “献丑了!”

    下一刻,四方的砂石像是受到了无比强大的牵引力,疯狂向中间坍缩,发出爆碎的声音,说实话,这种简单粗暴地法则之力运用我也是第一次见。

    简直无情。

    而后,那一团鬼火能量再次飞速降低,很快失去了生息,最后剩下一团飞灰飘散,我挥了挥手,漂浮在天上那个灵体迅速飞到了我的手中。

    吞噬!

    这一团灵体能量不少,看上去应该是一头王级魔兽的样子,能够让我灵魂强度稍微提升一点,不过也就真的是一点点,连那头异族逸散出来的魂力都比不上。

    拿到了鬼王传承,谢绝了跟风起云和胖子去风家大本营之中叙叙旧的邀请,我们一行人再次踏上了寻找鬼王传承的路,只不过,距离太远的传送林锋睿也无法短时间内连续使用。

    另外,林锋睿和萧月凝目前的传承也并没有完全凑齐,顺道让易天行帮他们找找,现在的情况就是多一份力量多一份希望吧,可惜的是那异族偏偏是用的是迷幻法则,这种东西除了我就没几个人能够与之对抗,就特喵扯淡。

    当然,更扯淡的是那只异族能够爆发出四段名高阶的攻击,如果没有非常强大的保命用的卡片在面对它之时实在是太过无力。

    死亡之地借助卡片的力量最多达到二段名顶峰,连三段名都达不到,哪怕是众法则化身给我们开挂,直接提升对相应法则领悟能力,最强的一个也只是萧月凝堪堪达到了二段名高阶,距离三段名都遥遥无期。

    除非……

    我突然想起来当初在月狼湖的时候林锋睿似乎使用过一种莫名其妙的能力直接召唤出了规则化身,如果是使用那种力量的话,或许可行!

    “可是,那种东西我也只有一张,而且在月狼湖的时候就已经使用掉了,说起来,空间神似乎一直在催我尽快得到所有的空间传承,只是,有一份空间传承在暗界的人手里,我实在是不好动手去要……”

    听到我的想法过后,林锋睿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说起来,两天前时间神也让我去集齐时间传承以应对未来的灾难,还让我全力帮助晓天你去收集鬼王传承来着。”

    “两天前,那就是鬼王找所有规则化身的时候,呼~最后一份鬼王传承,到底会在哪呢?可惜众规则化身为了遵守当时定下的游戏规则,就连他们也无法知晓传承所在的位置……”

    不错,原本所有的法则化身都觉得这只是一场游戏,从而使用契约定下了游戏规则,这一点就连契约法则化身都没有办法解除,谁知道竟然出了这么档子事,就特么操蛋。

    另外,实际上在很久之前,两位神和五王都或多或少的在传承中夹带了一些私货,但是由于那些私货实在是太影响游戏平衡,最后全都给移除了。

    额,也不是移除,照鬼王的话说,所有的私货都在凑齐传承的时候才会给,这就非常蛋疼了。

    再加上除了鬼王的传承之外,剩下的王和神的传承都是十份,现在的话就连最后一份传承都没有放出来,根本就没有办法凑齐。

    唉~太难了。

    闲着无事,我突然想起来林家家主继任仪式的那天还不知道华伏到底是怎样扭转乾坤来着。

    “那个啊,就得从小弟他第一次过来的时候留下的那堆材料说起。”

    话说那天我留下材料过后就先离开了,拿到材料的华伏很快发现了那些蜘蛛的残骸之中有些成分竟然能够吸收掉异族能量,只需要找到一些其他的药材对此进行辅助,提升这种效果就能够驱散那种能量。

    关于这部分对华伏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掌握同化法则的华伏甚至能够抹除掉药材的一部分不需要的特性,仅仅两天过后华伏就已经将解药制作了出来,并且在其中动了些手脚。

    这些手脚就是加入一些能够抑制解药药效的药材,将这些药材的某些特性用同化法则抹除,将解药的药效完全压制住又不会对服用解药的人造成影响。

    之后的时间华伏主要就是让所有林家大本营的人服下这种没有药效的解药,以华伏的身份,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哪怕就是说那是用来强身健体的东西都没有人会怀疑。

    而之所以继任仪式当天所有人都是浑浑噩噩,完全就是被林水幽控制的状态,就是因为解药并没有生效。

    当然,事情到这还并不能解释为什么林水幽在发表继任感言之后所有人都会往林锋睿那边走。

    这件事情就更绝了。

    在林水幽发现华伏不对劲之后就不断地找华伏让他加入,而华伏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行动,只是他的行动与一般人不太一样,那就是催眠!

    不错,每一次林水幽过去找华伏的时候华伏都再不断地对林水幽进行心理暗示,特别是林水幽对华伏进行能量侵入的时候。

    按照华伏所说,在林水幽使用异族能量对他进行侵入之时,他的精神必须处于高度集中状态,这就意味着此时的林水幽非常容易进入催眠状态,接受他的暗示。

    华伏的第一个暗示就是在林水幽第二次对他使用那种能量对他强行侵入华伏的灵魂的时候,华伏就已经加入了林水幽的麾下。

    而第二次使用的时候,恰好就是恶魔分身赶到的那一天,因此,我也刚好看到了华伏透支灵气的状态,其实那时候的林水幽还有足够的异族魂力对华伏的灵魂发起入侵,但是由于华伏之前的暗示,林水幽直接满意的走了。

    说明华伏的催眠起了作用,这也是他之所以信心满满的对我说林水幽已经不会再对他做什么的原因。

    在取得了林水幽的信任过后,华伏自然就畅通无阻的给被林水幽掌控的人服用解药,这些人其实也包括了林家的八个长老,只不过,后来因为那八个长老的灵魂被侵蚀的太过严重,华伏的解药没有起到作用。

    解药给他们服下过后,华伏开始对林水幽进行第二次催眠,得到了他的信任过后不论是靠近林水幽还是对他进行暗示都变得非常简单。

    而华伏的第二次对林水幽的暗示,则是在继任仪式当天,当华伏拍他的肩膀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为了林家家主,而后就是华伏为准备的说辞,并且暗示林水幽当上林家家主的时候如果没有合适的言论,会被取消家主的继承权。

    这就是继任仪式的当天华伏一直站在林水幽身后的原因,只有华伏这个林水幽“最信任”的人才能够激活那种暗示,而林水幽当时的说辞,是为了让他分心,让他无法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台下受控的林家人。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为最后的绝杀做铺垫。

    在林水幽注意力分散的过程中,华伏暗中使用同化法则之力盗取了那部分林家人灵魂的掌控权,并且直接让他们往林锋睿所处的投票区域移动,由于同化法则自身的隐秘性,再加上林水幽本就处于分心的状态,一时间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样。

    另外,那部分林家人的灵魂依旧保持着之前的模样,就更难让人察觉,但也仅仅是难,并不是完全不可能被他发现,按华伏的话说就是“我承认里边有赌的成分!”。

    他赌了,他赢了,就这么简单。

    直到后来,那只附身林水幽的异族才感觉到了华伏不对劲,想到了同化法则,想必它在上古时期入侵水云星的时候也狠狠地被同化法则给坑了一波。

    事情的最后,恼羞成怒的异族再次夺回了林家人的掌控权,想要借助他们对我们发动攻击,可惜,那些人早就已经喝下了解药,华伏既然能够抹除那些药性,自然也能将之恢复。

    在华伏挥手说话之际,侵入灵魂的那些魂力迅速被驱散,那些人也因为灵魂损伤倒在了地上。

    而原本意气风发掌控林家绝大部分人的异族直接被逼到了绝路之上,在华伏的算计之下,异族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一切依仗都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这,就是华伏葫芦里卖的药!

    完全可以说是以一人之力扭转了整个战局,不只是棒,简直是外瑞古德!

    事情到了后来,它的迷幻领域被我们合力击破,心态一次次爆炸的异族抽取了林家大本营之中所有的魂力对我发动了一次攻击,看样子也几乎耗尽了异族这具躯壳中的所有能量……

    也就是说,林家的那八个长老身上的异族能量也都全部被吸收了出来,理论上来说他们已经没有大碍,可惜的是没来得及给他们几巴掌。

    华伏的事情,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果然传说并没有错,眯眯眼的人都是怪物啊!”

    我实在是有些惊叹华伏能够把事情算到这种地步,让我来做的话,估计是找个机会把林水幽给掐死,不过逼急了他,死的人八成是我,而且还是白给的那种,哪怕耗尽了异族身躯的能量,他还是有很多林家人身上的能量能够作为补充。

    “牛逼!”

    文艺的话我水平不够,说不出来,牛逼就完事儿了!

    “唉~原本以为华伏兄弟你只是医术造诣无人能及,想不到这一手谋划之术也是如此的通天彻地,林某佩服,佩服~”

    林锋睿也是惊叹的冲着华伏拱了拱手。

    “哈哈,说的没错!如果不是现在情况紧急,我可真是要找华兄你好好下几局古战棋!”

    古战棋是一种从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一种棋类游戏,双方控制相同且具有不同行动特点的棋子进行对局,我曾经听萧月凝说过这个东西,但这对我这么懒的人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好说,好说,许久没有下过古战棋了,倒是有些怀念呢。”

    突然想起来,华伏也很喜欢这个。

    而后的时间,他们三人竟然等不及直接开始了嘴炮下法。

    “六行三列,兵卒进一!”

    “一行二列,鬼车左斜!”

    简直了,为什么听上去还有点好玩的样子,明明我之前都见过,那玩意我玩不来啊……难道这就是吃不到葡萄酸?

    无视了嘴炮模式的三人,我专注到灵魂状态,开始钻研迷幻法则的运用,一时间也是感觉清净了不少。

    ……

    一天之后,也就是第八十三天降临,据死亡之地最后的时间只剩下十七天。

    得到了加速增益的奥达然索抵达了风沙域与火炎域的边界。

    穿过域障,奥达然索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时间加速并不会减少它的消耗,为了让奥达然索不至于产生时间的混乱感,萧月凝只是给它提供了四倍加速,也就相当于奥达然索不眠不休的飞了四天,真是难为他了~

    “现在这里稍微修整修整吧,天行,来活了!”

    “得嘞,天哥~”

    现在的易天行已经能够做到看到奥达然索的时候不再惊慌,只要奥达然索不故意吓他的话一切都能十分正常,不得不说,这厮适应力确实不是一般的强。

    啪!

    “军绝,你输了。”

    军绝指的是对方的主帅已经彻底没得活路了的意思,这一场棋,也是以华伏的胜利而告终。

    说起来,嘴炮三人组后来发现仅仅嘴炮实在是满足不了他们的决战之心,林锋睿当场使用空间之力做了一副古战棋,三人下的不亦乐乎,倒是让乏味的旅途有趣了不少。

    “天行,如何了?”

    为奥达然索烤着肉的我见到易天行拿着那卦盘走了过来,开口问道。

    “天哥,火炎域里边也没有你需要的东西啊喂,不过,倒是有一份空间神传承和一份时间神传承。”

    “什么?这里有空间神传承?”

    “什么?这里有时间神传承?”

    下棋下的正嗨的两人转过头看向易天行,然后又发现有什么不对。

    “该死,下棋的时候怎么能分心呢?”

    “是极!差点犯了这种低级错误,萧兄,我们继续!”

    “来嘞,我刚才想到哪了来着……”

    见到这一幕的我瞬间就无语了,这玩意有这么好玩吗?竟然连传承都找了?不过现在的话,奥达然索还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倒是等会再去找也无妨。

    “来来来,天行,不管他们几个,咱俩再唠唠你家预言的事情。”

    “哈哈,天哥,你有什么就尽管问吧喂!”

    易天行点点头,坐到我的旁边。

    “你知不知道有什么方法,能封印住时间,让被封印的人不会衰老?”

    突然想起来,既然墨家有方法让墨心进行轮回,那是不是有什么方法能够如我记忆中那般将我封印,在林锋睿将五颗欧家传承下来的晶石全都交给我之后,我能感受到晶石发生了些许变化,但具体是啥说不上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说明我跟千年前的欧家有关。

    说不定我记忆之中所见的场景都是真实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