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南明是盟友,需要五十个师保护!

    南明小朝廷的北伐,从一开始的喜剧性开场,似乎便已经预兆了它之后悲剧性的收场。

    苏观生麾下的津辽水师,郑鸿逵带来的福建水师,云帆片集,大船排列为长龙。再加上扬州一带本就数量庞大的漕运小船,至少在水师船只的数量上,南明对于清军和顺军都占有优势。

    可是这样的优势,在群臣诸将的内讧之中,在朱由崧儿戏般的出尔反尔面前,又有什么意义呢?

    经过扬州的一场闹剧以后,黄得功当场发作,纵容士兵哗变向马士英索要北伐的开拔银。其余藩镇军阀也都有样学样,各自纵兵大掠,使得富甲天下的扬州一府,刹那间就遭到了一场空前的兵灾。

    还好刘泽清的山东镇、黄鸣俊和朱大典带来的浙江团勇,还有郑鸿逵手下的福建兵,都还比较靠谱,没有参与到江北军阀掀起的大哗变中,局势才算还能控制。

    无可奈何的马士英到处乞讨借贷,又向扬州富商借取一笔钱财后,才勉强满足了江北军阀们的胃口。

    到了这时候,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拖沓,南明的北伐军才总算施施然地出发了。

    而在北方,清军和顺军两支近十万人的大军,早就已经从不同方向汇集到徐州城的附近。漫山遍野都是灰白色的军帐和深蓝色的旗帜,大军掀起的烟尘遮天蔽地,万马奔腾的地震更非南明北伐军所能想象。

    等到南明军队先行出发的一批漕运船只抵达宿迁以后,顺军部署在徐州以南的少数守军——总共只有一千多人而已——也发现了他们的动向。

    从兵力的布置情况来看,李来亨在黄河沿线布置了约三十万大军对抗清军南征。可是在徐州以南却仅仅部署了一千多名守兵监视江北地带,晋王对于江南小朝廷的蔑视和鄙夷也算足够直白。

    南明军队出动的消息,很快就传进了徐州城,引起轩然大波。

    许都深谙江南朝廷的内里情况,阎尔梅本来就是对南明彻底失望才赶来徐州。他们都是和江南士林有很深关系的人物,因此对于南明军队的北伐,并不感到担忧。

    反而是谷可成等大顺军将领,对此感到隐隐的忧虑。

    谷可成直言:“不管江南兵战斗力有多弱,一下子在战场上又增添数万与我敌对之兵,于大局形势来说,一定是极端不利的!”

    吴兵北伐的消息,同样被多尔衮和李来亨获悉。

    多尔衮此时已经率军到达了茶城一带,距离徐州城不过数里之遥。徐州城的大顺守军依托已经完全化冻的微山湖湖区和镇口闸,深沟高垒,严防死守,清军又要分兵一部分监视李来亨大军的西进,因此攻势尚不算猛烈。

    南明北伐军虽然失期,但到底还是出现在了战场附近。宿迁距离徐州虽远,但由于运河、黄河相通,范文程估计水师船只只要一天时间就能赶到徐州。

    这条大好消息,总算让压力深重的多尔衮松了一口气:

    “江南水师至矣!明军这样及时赶到,真是天欲亡流寇,是天欲遗中原于我大清啊!”

    南明水师已到宿迁的消息,传到清军营地里后,所有爱新觉罗宗室的有力诸王贝勒,还有孔有德、尚可喜等汉人大将,无不露出惊喜之色。

    军中将士也都欢声鼓舞,连营欢呼,清军士气受到这一援兵消息的影响,立刻止跌反涨起来。多尔衮的会战信心更是迅速坚定了起来,他不再踌躇,而是顾盼自雄,对于扫灭流贼已不再怀有任何的疑虑。

    而大顺军的先头一万五千名骑兵,在今天早上就已经抵达丰县。由于丰县已经遭到清军彻底的毁灭和屠杀,李来亨也没有在丰县做停留和休整,大军直接进抵至华山东麓驻军休整,距离清军营垒,仅有不到十里距离而已。

    李来亨站在山峰上面,已经能够远远眺望到清军如云海一般繁多茂密的旗帜。看着清军十万大军强盛的军容,晋王的决胜信心也难免有所动摇。

    “沿黄河一线,六十万人相互厮杀。不仅仅是中原,全天下的命运都决定在这场会战上面。孤是否太着急了?我们再等一等,再消耗一下敌人,继续再坚守防线,等待开春的到来,是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呢?”

    但是南明水师已经开抵宿迁的消息传到军中后,郭君镇、刘芳亮、顾君恩三人皆大感吃惊。顺军诸将帅都为敌军总兵力的骤然增加,特别是新增了一批对于黄河沿线作战较有巨大影响的水师这点,感到极度的震惊和担忧。

    唯独李来亨,唯独原本踌躇犹豫的晋王,在获悉这条新的军情后,却站在山上放声狂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过于癫狂,几乎笑到了喘不过气的地步。笑着笑着,李来亨赶紧佝偻起了腰背,好像要摔倒在地上的模样。

    郭君镇讶异问道:“殿下是惊是忧?”

    李来亨擦了一把狂笑出来的口水,总算一本正经起来回答说:“孤是喜,孤是大喜。”

    顾君恩倍感莫名:“江南水师快到徐州了,形势骤然变化,或许将不利于大顺,殿下是有何喜?”

    李来亨拍手大笑道:

    “南明小朝廷内讧频频,fǔbài至极。他们的军队也是扰民有术,作战无能。

    如果南明小朝廷保持中立,我军尚要分出至少一个师的兵力监视吴兵;

    如果南明小朝廷的军队北来与我为敌,则我军以千余精骑就可以将其尽数连营摧破;

    如果南明小朝廷与我们敌人结盟为伍,那依照孤的估计,多尔衮至少也要分出两三万人马保护吴兵,才不至于被南明军队拖了后腿!”

    李来亨停下笑声,他环视周围诸将一圈以后,指着远方清军旗帜那隐隐露出的军势,慷慨从容地说:

    “江南兵来徐州为孤分多尔衮之兵,同为汉人,抗虏有功。将来我军平江南以后,孤还要下诏寻人问清楚,究竟是何人提出使江南兵北伐的策略?应该有封侯之赏!

    吴兵既然已经从宿迁奔往徐州,那么多尔衮的用兵意图也是昭然若揭了。看来清军攻势的目标,无非就是拔除徐州以后,与南明水师汇合,利用江南船只渡过黄河,直插入河南中原腹心之地。

    这样也就难怪多尔衮在河北逡巡不前,他不怕黄河解冻的缘故,完全是因为清军本来就没有打算通过冰封的黄河河道,强行突破我们强而有力的河防垒塞。而是将全部的筹码,都押注在了利用船只从徐州一带渡河上面。

    可惜东虏中已无洪承畴一辈深谙明军内幕的人物,多尔衮竟然昏了头,将清军南征的胜利希望押注在了南明军队的表现上面!

    这、这……这只能让孤感到,是天欲亡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