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她就狐假虎威来咬她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笙迎上顾恋恋那凶狠的眼神,她面色未改,施施然走到她跟前,故意用做作的声音刺激面前这个女人。

    “可你,当着齐爷的面口口声声说要收拾我。你这不是当众打齐爷的脸么?”

    “你含血喷人!我要收拾的是你,根本就与齐爷无关!”顾恋恋怒了,气得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然而,苏笙仍旧是一副置身之外的的表情,脸上的淡定随意,气得顾恋恋面部都要扭曲了。

    苏笙盈盈轻笑,她盯着顾恋恋,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顾恋恋,我说过,哪怕我现在的地位比你低级,我仍旧能绝处逢生。你信不信,我用不了十分钟,就能让你从你引以为傲的妈咪,变成这个店里,人人都可以欺负的普通陪酒小姐?”

    “你、你敢?”顾恋恋对上苏笙那食人花儿一般的笑容,只感觉后被一阵发寒,她忽然间觉得自己惹错人了。可是,骨子里面对苏笙的嫉妒和恨,让她不肯承认这一点。

    “从来没有我苏笙不敢做的事情!”苏笙说着,站起身,两秒钟不到,她便调整好了面部表情。原本的锐利眼神变得温柔无比,她一脸难过的奔向齐爷,可怜巴巴的道,“齐爷,你听到了没有,她说要收拾我!”

    齐爷深深地看了苏笙一眼,他知道她在演戏,可是,心里面那个声音,却促使他配合这个女人。只见他猿臂一伸,猛的将女人搂进怀里,“小美人儿,咋不怕,齐爷替你出头。”

    语毕,他森森的目光猛的射向了顾恋恋,“顾恋恋,当着我的面欺负我的小美人,你好大的胆子!”

    这话,吓得顾恋恋狠狠地一抖,“我没有,齐爷我真的没有。齐爷你听我说,这个女人就是个妖女,她最擅长的就是魅惑和利用男人,你、你可千万不要被她给骗了。”

    “女人生来,不就是要魅惑男人的么?况且,你们店里的规矩,不也是这样?你连这个都不知道,看来,你这个妈咪当得很不称职啊!我得好好的跟你们戴总谈谈了!”齐爷幽幽的说道,不过简单的一句话,瞬间给顾恋恋判了刑。

    这时,只见齐爷掏出了手机。顾恋恋意识到他要干什么,吓得狠狠地一颤,连忙爬到齐爷跟前,“齐爷,我错了,是我错了,求你千万不要跟戴总说这件事情。”

    要是被戴宗知道她得罪了这位爷,那她在这个夜色,还有好日子过吗?自从当然妈咪之后,她没少利用这个身份作威作福,欺负曾经的姐妹,要是她的身份没了,那她……

    顾恋恋不敢再想下去,她大胆的伸手扯住齐爷的裤腿,卑微的祈求道,“齐爷,我求您了。千万别将这事儿告诉戴总啊!”

    “滚开,谁允许你碰我的?”齐爷脸上瞬间降下风暴,抬腿毫不客气的将面前的女人给踢开。

    顾恋恋下意识的抓住对方的裤腿,裤腿被扯翻的时候,她看到了齐爷的小腿。跟他脸上那苍老得如同树皮一般的皮肤不同,他的小腿皮肤紧致,压根儿就不像是一个七十岁老头该有的样子。

    她不敢置信的盯着那个掏出手机的男人,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猜想。她紧捏着拳头,或许,这是她保住现在这个职位的关键。

    苏笙将顾恋恋眼睛里面的算计看在眼里,尤其是刚刚那女人拉扯齐爷裤腿后,那惊诧的眼神……

    想到这儿,她的面色变了又变,难不成顾恋恋发现了什么?

    “齐爷,慢着!”苏笙打断齐爷的动作,随后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听完这话,齐爷脸色变了变,收起了手机。

    倒不是苏笙想帮助这个齐爷,主要他现在是她离开夜色的关键。再则,这也是她取得面前这人信任的最好办法。

    “行吧,念你也不容易,今天的事情就此作罢!”齐爷说着,站起身来,“顾恋恋,你是夜色的老人了。想必你也知道我的脾气,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你心里应该清楚吧?”

    听到齐爷说这话,顾恋恋心中大概也明白,面前这个危险的男人是打算放她一马。不管他暗示的是什么,她都必须附和,保存好自己的实力才行。是以,她赶忙道,“清楚清楚,关于齐爷的事情,我一个字也不会向外透露。”

    “你很上道!”齐爷满意的点了点头,“行了,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你可以走了。”

    顾恋恋如获大赦,也顾不得跟苏笙耍横,起身后便匆忙离开了包间。

    她一走,包间就只剩下苏笙跟面前这个神秘莫测的齐爷。一时间,包间里面的气氛显得尴尬,甚至当众透露着几分暧昧。

    “齐爷,我刚刚的表现,你可还满意?”苏笙邀功一般的看向齐爷。

    “你是指利用我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是指别的?”齐爷深深地凝望着苏笙,他眼睛一眯,想要从女人那双眼睛中看出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然,他失败了。面前这个女人,有时候对情绪的隐藏,比他还要厉害。

    傅齐彦的女人,果然有点东西!

    只是,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齐爷的心里,突然间有那么几分欢喜。毕竟,他就是傅齐彦。而傅齐彦,就是他!

    所以,面前这个女人,也算是他的!

    “齐爷您说笑了,我哪儿敢利用你呀?不过是齐爷您的威名太大,别的人一看到你,便被震慑到了。”苏笙笑眯眯的拍着彩虹屁。电子

    不知道是因为苏笙的话太中听,还是别的原因,他居然没有发作。

    “来吧,既然事情都已经处理完了,咱们该办正事了。”齐爷缓缓走向苏笙,苏笙听到这话,脸色变了又变,这个男人,怎么总想着干那档子事?

    “呵呵,那啥齐爷,今天你也累了,咱们还是改天吧!再说了,现在我们属于合作关系,还是不要做出工作以外的事情为妙。”苏笙轻笑着说道。

    “如果我非要呢?”齐爷大步逼近,苏笙退无可退,最后被逼到了墙角。感觉到某人的急迫,她半咬朱唇,抬起头,一双水眸含笑的望着跟前的男人。

    “如果齐爷非要这样做,我也没办法。只是,齐爷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脸?”苏笙盯着齐爷,眼睛里面闪着狐狸般狡猾的光。

    齐爷的动作一顿,最后松开了手,他背过身的那一刹那,苏笙分明看到他眼睛里面的恼意。

    “够了,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齐爷冷冷的说着,而苏笙,也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个齐爷费劲心机的隐瞒真实身份,想必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尽管,他对她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可这不代表,他愿意露出真容。是以,苏笙抓住关键点,自然能化险为夷。

    “那,齐爷……咱俩合作的事情?”苏笙看向齐爷,一脸期待的问道。

    “我齐爷说话一言九鼎,我说了要保你出去,自然不会欺骗你。再耐心等几天,我的人,会带你出来。”此时的齐爷,说话的语气充满了几分暴躁,

    苏笙自然也察觉到了,心里暗骂了一声“阴晴不定的变态”,这才笑眯眯的道,“好好好,一切都听齐爷您的安排。”

    齐爷回头看了眼那个笑得一脸得逞的女人,眸色一紧,突然间有些后悔帮她了。

    只是这时,他突然感觉到了傅齐彦的意识。齐爷的脸色变了变,心中暗道“不好”。扫了一眼苏笙,他强压住傅齐彦的意识,面无表情的道,“今天就到此为止!”

    留下一句话,他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看到齐爷那略显虚浮的步伐,她不由得皱眉深思,“这个齐爷,他究竟是谁?伪装成这副样子,难道仅仅是为了对付傅齐彦?”

    她抱着手思索起来,不过片刻,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如果仅仅是这样,他就没必要在戴宗跟前掩饰真容。难不成,他对那个戴宗……”苏笙沉吟一阵,脑子里面已经拟出了无数的可能性。但都不敢确定!

    “算了,现在我应该考虑如何离开这个鬼地方。她可不相信,那个齐爷是真心帮她的。不然,他也不可能现在就将自己丢下,独自一人离开了。”

    摇了摇头,她正要离开,可是这时,门口突然站了一个人。由于男人背光而立,苏笙没看清楚他的样貌,只是从那体型看,略有几分熟悉。

    没有多想,她大步朝着门口走去。然,对方却拦住了她的去路。

    皱了皱眉,苏笙看着面前的人。当她看清楚来人的脸时,她微微一愣,反应过来,却是干笑道,“戴、戴总,您怎么来了?”

    苏笙可不相信,面前这个男人是来放她离开的。是以,她心中多了几分警惕。就在这时,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从戴总的身后传来,“刚才不是挺横的么?怎么,现在嚣张不起来了?”

    紧跟着,顾恋恋从戴总背后走了出来。

    “苏笙,你刚刚不是挺能的么?怎么现在这么弱势了,还舔着脸对戴总笑?呵呵,你有本事,继续狐假虎威呀?”顾恋恋逼近苏笙,咬牙切齿的讥讽道。

    苏笙眼睛一眯,这个顾恋恋她是猪么?既然她要自寻死路,她不介意帮她引引路!

    “是啊,我就狐假虎威了,怎么滴?你有本事咬我啊!”当然,苏笙这话不是明目张胆说出来的。她压着声音,凑近顾恋恋的耳畔,用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说道。

    果不其然,顾恋恋一听这话,心态立马爆炸!

    “你、你有本事再说一遍?”顾恋恋气急的指着苏笙吼道。苏笙抱着手,微昂着头,一脸高傲的道,“自己耳背,还怪别人说的太小声。不好意思啊,我不喜欢重复说一句话,这样显得人很傻!”

    顾恋恋哪里没听出来,这女儿是在讽刺她蠢!她气恼不已,但是最后,却回头一脸求助的看向戴宗!

    “戴总,你看呐,这个小贱人仗着有齐爷撑腰,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顾恋恋柔弱的看向戴宗,然而,戴宗一句话,却让她的心跌入了谷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