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8章 您还要有什么怀疑!

    第1578章  您还要有什么怀疑

    “我是渣男我承认,但你说我有孩子不认,那我可不同意。”墨时琛微微挑起眉梢,似笑非笑的看着许薇音,“她的孩子是谁的,她非常清楚。”

    “阿琛……你……你别这样说了,好不好?”许薇音低头,声音更咽,楚楚可怜的模样,那是一个让人心痛。

    墨时琛完全不理会她这副模样,冷笑道:“怎么,演戏真演上瘾了?”

    许薇音轻轻抿着唇,用力摇头摇头。

    她经纪人越看越生气,握着拳头,直接在墨时琛面前晃了晃,沉声道:“墨时琛,你给我注意点,不要这么欺负人,懂吗?”

    “是你们在欺负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好事不做。”墨时琛冷笑,眸子里尽是嘲讽。

    他以前不觉得许薇音讨厌,现在他认为这世上最讨厌的女人,就是她没错了。

    “我们哪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你自己不好好的想想,你做过什么吗?我们音音是个女孩子,这次受伤最严重的,好不好?”许薇音经纪人愤愤不平道。

    墨时琛却笑了,一副早已将对面女人看透的表情,“你受伤最严重?要不要我帮你好好算算啊?

    你这个女人,现在涨粉两百万了,这不是个小数字吧。涨粉如果是损失,那我希望我也有这样的损失。”

    许薇音不说话,抿着唇静静的看墨时琛。

    她发现了,墨时琛现在真是讨厌死她了,不然不会说出这种让她难看的话。

    “还有……你现在的热度赶超了一些流量小花,那些赞助商什么的,都可以选你了。复出的棋,在这里才算是走的最好,对不对?”墨时琛又说。

    “不是的,阿琛,我不是在算计你,求你……相信我,好不好。”许薇音说着,眼泪流淌的越来越多,她肩膀微微颤抖。

    之前那个高高在上的仙女,瞬间变成了要立刻凋零的花儿,真是一个我见犹怜,众人怜悯。

    “阿琛,求求你……不要误解我好不好?我不怕被黑粉攻击,不怕出事,就怕让你……让你不喜欢我。让你误解我。明明我们当时在一起是那么开心,那个晚上你也说了……会对我负责的。”

    听到简微雨这话,工作室的经纪人,还有其他人全部目光冷冷的睨着墨时琛。

    然而墨时琛一点都不在乎他们的目光,他只是摸着下巴,似笑非笑的说:“还有呢?你继续说,那个晚上我对你做了什么?”

    “阿琛,别让我回忆了,反正念晨不是最好的回答吗?”许薇音说。

    “呵呵……”墨时琛笑了,精致无瑕的容颜上染着一层浓重的冷意,他轻哼一声,笑道:“很好,许薇音,你又拿孩子说话,那我就必须跟你好好的说一次。我们交往的时候,我只碰过你的脸,你应该记得。”

    许薇音咬着唇,支支吾吾的吐出了一个我字。

    “我为什么没有碰你的身体,你还记得原因吗?”墨时琛又问。

    许薇音轻轻摇头,那么多年的事,她早就不记得了。

    “因为前几天你刚跟一个死胖子潜规则,我嫌弃你脏。我说了,你选择那样的路,就不要想跟我有亲密接触。我这双手碰你的脸,已经是极限。”墨时琛一字一顿,落地有声。

    许薇音的脸色很是难看,她紧咬着牙关,神色复杂的对着男人,更咽着说:“那个……你……你能不能……别再这样说我。毕竟我们也交往过。”

    “曾经我跟你说过,只要你不触碰到我的底线,我一定不会拿当年的事攻击你。可现在你利用我炒热度也就罢了,还想让我戴那个绿帽子,许薇音,你觉得我是有多傻?”墨时琛笑着。

    然而这笑意从容之下,却是让人心尖儿颤动的寒峭。

    许薇音摇头,再摇头,可怜巴巴的说:“你听我说,真的……真的不是绿帽子,我没有,我也不舍得给你戴绿帽子。”

    “呵呵,没有你许薇音做不出来的事,只有我墨时琛想象不到的你。”墨时琛冷笑,同时又说:“你一口咬定孩子是我的,简单,我们去专业机构重新做一次亲子鉴定。不要拿你那份伪造的骗我,孩子是不是我的,作为男人,我非常清楚,我如果一直被你骗,被你坑,只能说明一点,是我脑残。”

    “阿琛……我……我没有想骗你。念晨真的是你的孩子,不论你做多少遍,都一样。你不要再去试了,好不好啊?”许薇音说着,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落。

    看她泪眼婆娑,好像是被他们欺负惨了的模样,墨时琛忍不住轻笑出声,修长且分明的手指轻轻的摸着下巴,然后脑袋一歪,似笑非笑的说:“我不去试,不就是自己背锅了吗?”

    “不是的……这不是你背锅,念晨真是我跟你的孩子,我敢对天发誓,你信我啊。”许薇音红着眼眶,甚至有些激动。

    但墨时琛却笑了,轻轻的摇头,摆手说:“别发誓了,你的誓言在我这里没有任何用处。而且……你的信用值也早就降低了,懂吗?”

    许薇音一听,深吸一口气,睫毛颤动,像是个可怜的小女生一般,她一个字一个字的问:“所以……你的意思是,无论我怎么说,你都不会信了,对吗?”

    “不错,我只相信我自己看到的,其他不重要,懂?”墨时琛盯着眼前的女人,重重的冷笑一声。

    许薇音被他的话惹得眼泪连连,轻轻的摇头,“那……你会真正断送了你跟念晨的父子情的,我……我不想看到这样。”

    “呵呵,你不想看到?你生他的时候就该为他多想一些,而不是要拿他当成你向上爬的垫脚石,懂吗?”墨时琛问。

    许薇音眯着眼睛,捂着口鼻,轻轻的摇头,“阿琛,你误会我了,那是我儿子,我怎么会拿我儿子当垫脚石。就算你不喜欢他,你也不该……”

    “够了!”墨时琛实在无法听他这番言论,冷笑道:“你想骗记者,想骗其他人,随便你,但是骗我,没门,懂吗?”

    “我……”许薇音轻轻摇头,然后看着经纪人,脸上写满了委屈,更咽着说:“我……我真的没有骗你的意思,我是……我是想让你高兴,想让我们都好。”

    “是啊,我们家音音是个善良的人,你如果不能接受她,那也不要伤害她啊。你以为我们家音音必须要你养着才能活下去吗?你想多了,我家音音的资源很多,她五年前怎么自己生孩子的,现在也一样可以把孩子养大。”

    经纪人盯着墨时琛,一脸的愤然。

    墨时琛知道经纪人是被许薇音骗了,所以他也不会跟这个可怜的小经纪人计较,但是……他非常不高兴的是,许薇音可以一直这样演戏。

    怎么,真将他们所有人当成傻子了?

    行,她想要热度,骗她过来配合,那他就送她一个好热度。

    墨时琛想好了之后,拍了拍手,脸上写满了笑,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笑。

    许薇音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可怕,她下意识的吞了口吐沫,然后才开口,“阿琛,你……你不要这样看着我,那个……我害怕。”

    “还有你更害怕的。”说着,墨时琛转身朝着大门那边走。

    许薇音生出了一种不安,她看一眼经纪人,随后立即起身,跟上墨时琛。

    此刻,墨时琛出来,并没有立刻上车离开。相反的,他跟身旁的助理说了几句,就静静的站在那儿,一副随便大家来找他的意思。

    助理呢,就按照他的吩咐去将距离他们最近的记者给请了出来。

    记者听说是墨时琛请他们出来,一个个的眼睛放光。

    心想他们今天是不是可以等到大新闻了啊。

    那就太幸福了。

    而跟出来的许薇音,看到记者们都出来,瞬间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微微眯着双眸,凑到墨时琛身旁,压低了声音问:“阿琛,你……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墨时琛勾唇浅笑,脸上带着一丝丝让许薇音害怕的笑容,“不是你需要他们站出来吗?”

    “我……我没有,你别乱说。”许薇音摇头。

    她是想让记者们一直跟着她,保证她的热度不会减退。

    但不想墨时琛这样将记者给请出来,那是什么意思,她猜不透,但她知道对她无利。

    “咳咳……”许薇音轻轻咳嗽,很快就进入柔弱的表演之中,轻轻的对着记者们摇头,“大家……大家辛苦了,要不要进去喝点水,不要影响墨先生上班,好吗?”

    听到这话,记者们觉得奇怪了。

    墨时琛让他们出来,难道不是许薇音的意思?

    这个许薇音想干什么啊?不考虑他们的心情了吗?

    有个觉得不爽的记者,索性也不忍着许薇音了,直接举手说:“许小姐,你是不是应该给大家一个交代啊。你跟眼前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他一问话,其他人也跟着一起问。

    “是啊,你该跟我们大家说一下啊,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网传他是你孩子的父亲,请问这是真的吗?你们当初是不是交往过?”

    “没错,你孩子的父亲是不是他,你打算怎么跟孩子的父亲相认?还是说你一直要当单身母亲?”

    ……

    记者们的问话如同连珠炮一般,打的许薇音其实有些措手不及了,她双手握成拳头,闭上眼睛,深深的吸口气,然后吐出来,再深深的吸口气,再吐出来。

    之后像是整理了好久一般,才开口对着记者们,“孩子的事,我现在还需要处理,孩子父亲还不想认我们,所以……暂时不能给大家答案。”

    说完,她故意看墨时琛一眼。

    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天天跑在风口浪尖的记者比谁都清楚。

    哦,是说墨时琛真是孩子父亲啊。

    而且现在她还在跟墨时琛沟通?

    很好,这个新闻真够大的。

    众记者越想越激动,一个个的将话筒对着墨时琛,那感觉有好几个都快把话筒怼到墨时琛的脸了。

    墨时琛勾唇一笑,就看到记者开始提问。

    “所以,墨先生,你当初真跟许薇音交往过吗?”言外之意,那个孩子是他的吧。

    墨时琛没有回答,记者们就继续说。

    “孩子是你的,那你打算怎么安置他们母子呢?”

    “你是渣男,不想对孩子负责,不想给许薇音名分吗?”

    “你考虑过孩子的想法,想过以后吗?那样的孩子长大后,绝对会恨你的。”

    ……

    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发问,言语的意思就是,墨时琛真渣男,真的搞事情,对不起许薇音跟孩子。

    墨时琛料到记者会这样想,毕竟这些是许薇音有意为之的,现在微博上那些人骂他,不也是基于这一点吗?

    许薇音聪明,他也不是傻子。

    想好之后,墨时琛笑了笑,对着其中一个记者说:“首先,你们问我跟许薇音是不是交往过。我墨时琛从来没有不敢承认的,对……我们是交往过。五年前。”

    记者一听,面面相觑,一个个的脸上有光。

    看,让他们抓住了大新闻吧,果然是墨时琛的孩子。

    虽然墨时琛不算是有名的富豪,但也是大家所熟知厉害人物了。

    这样的人跟许薇音……放出去也是炸弹,可以让微博热闹好一阵的。

    “至于你们说孩子是我的,抱歉,这件事我不承认。我跟许薇音交往过程中,只碰过他的脸,至于其他的,我都没碰,一来是没兴趣,二来,我交往过的对象都知道,我不喜欢那些接触。”墨时琛平静的说着。

    记者们被这个回答弄的有些懵,愣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反应过来。

    “所以……你是说孩子跟你没关系?”

    “这怎么可能啊,许薇音又不会说谎,你们怎么可能没关系。”

    “但是男人有没有碰过女人,那是自己非常清楚的一件事啊,我觉得墨时琛不会骗人的。”

    很快,记者中间就生出了分歧,有一部分是愿意相信墨时琛的,但有一部分不愿意相信。

    许薇音看到他们的反应,立刻扯着墨时琛的衣袖,轻轻的晃了晃,装出一副小可怜的模样,轻轻的摇头。

    “不是的……我们……我们不是这样的,你不要再说了,好不好?”许薇音声音更咽,那感觉好像是被欺负的很惨一般。

    墨时琛对上她的表情,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深吸一口气,极其淡定的说:“如果你坚持这样说,那抱歉,我会出证据的。孩子的亲子鉴定,我找专业机构帮忙,全程发布在微博上,你说如何。”

    听到这话,许薇音的脸色变了,她眉头紧皱,轻轻的摇头,一字一字的说:“阿琛,你……你真要闹成这样吗?这不好的。”

    “没什么不好,你跟我都需要一份清白。你孩子是谁的,你或许不知道,但我清楚这个孩子与我没关系,我总不能一直背黑锅,你乐意,我还不乐意你呢。”墨时琛笑着,眉梢微微向上一挑,反而让人难受。

    许薇音现在惆怅了,真闹的整个网络都知道,她该怎么办?

    她可不想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啊。

    想到这里,许薇音更咽着,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抿着唇说:“我……我不用你这样,我跟孩子真不需要你给名分,我们……我们很好的。”

    “你想要名分我也不会给,又不是我的,为什么我要傻乎乎的去喜当爹?”墨时琛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说着。

    许薇音:“……”

    “好了,大家还有什么,自己去问许薇音,我工作比较忙,就暂时不陪大家聊天。”说着,墨时琛对记者们点头微笑,然后给助理递了个眼神。

    那办事能力超强的助理,早就已经拿着手机,留下了其中几个记者的电话,同时跟他们说,会悄悄的转一笔辛苦费。

    墨时琛不在娱乐圈,但对娱乐圈的规矩还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记者们目送着墨时琛走远,一个个的的神色无比的精彩。

    等着墨时琛真正走了,他们才重新看着许薇音。

    此时,许薇音的经纪人跟助理也出来给记者们发红包。

    许薇音扶着额头,轻声说:“抱歉啊,各位,我……我实在太难受了,现在想先回去,你们……你们不会介意,对吗?”

    记者们可以理解许薇音的心情,就没有立刻追着她。

    等许薇音离开后,他们有一部分回去打稿子,还有一部分继续在蹲守。

    他们就是想从许薇音这里挖出一个大新闻。

    孩子如果不是墨时琛的,那以许薇音的脾气,也该是个非常厉害的男人的。

    在记者们蹲守的过程中,墨时琛已经联系了他的网红前女友们。

    一句你们还想不想要热度,顿时让一些前女友激动。

    他们听到墨时琛的要求后,一个比一个开心,果断的先搞自拍,修图,然后才发微博。

    于是,不到晚上,各种类型的网红都在微博上发消息。

    浅浅森林:“关于大家说墨时琛先生的事,作为前女友,我必须站出来帮他说话哦。他是个很好的人,从来不会逼迫女孩子,更不会随便碰我们。交往的两周时间,他一直很尊重我。没有跟我有过过分亲密的交流。”

    冬云姑娘:“我也是墨时琛的前女友,交往的时间算是长的了,有一个月时间。但这一个月我们过的非常清水,吃饭看电影,还有谈论一些有意思的事,但一样的啊,没有发生过关系,这是墨时琛的习惯,不会碰他的女朋友。他说要对每一个女孩子负责,他碰太多,我们以后怎么结婚嗯?”

    安吉拉:“我算是他前女友中比较奔放的吧,但我可以告诉大家,他非常懂得尊重人,相处那么久……他并没有对我们做过什么不好的。”

    ……

    一个个网红站出来说话,对墨时琛是否跟前女友们有过亲密接触做解释,这是什么意思,聪明的网友们一看就知道。

    很快的,网络上的流言方向变了。

    大家就在想啊,既然墨时琛不会随便碰女朋友,那么许薇音跟墨时琛交往的时候,也该是干干净净的。

    否则突然冒出一个孩子,墨时琛没有理由不认。

    尤其那是个儿子,还不是他们豪门不喜欢的女儿。

    网友们越说越觉得自己是接近真相的,他们研究了很久,最后开始抽丝剥茧,要将许薇音孩子的真正父亲找出来。

    许薇音看到网络上的流言跟她预期的背道而驰,也是很生气。

    她正在发火的时候,周珍珠的电话过来了。

    “您好,请问……”许薇音没有存周珍珠的号码,上来先问清楚。

    周珍珠轻轻咳嗽两声,语气微沉道:“我是墨时琛的母亲,周珍珠。”

    “哦……伯母啊,您好……请问您打电话是什么事?”许薇音在周珍珠面前还是要端着的。

    周珍珠非常不喜欢她的语气,重重的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儿说:“我找你,当然是有重要的事。”

    “哦……是关于孩子的事,对吗?”许薇音问。

    她在周珍珠面前,是一定要抢到说话的主动权的。

    她的意思,周珍珠当然看的出来。

    周珍珠重重的冷笑一声,沉声道:“微博上的流言我看到了,他们说我儿子不会随便碰女人。你肚子里的孩子,真是我儿子的,对吗?”

    “墨时琛不会随便碰女人,但不代表他不会碰。我的容貌是不是够格让他碰,我不用说,伯母也是有考量的,对吗?”许薇音反问。

    周珍珠微微蹙着眉头,轻轻的摸着下巴,笑道:“是,你这张脸确实能吸引男人,但我儿子说的,我总不能不信啊。”

    “是,那是您儿子,您必须相信。可我儿子,您不是也已经看过了吗?就单凭那样一张脸,您还要有什么怀疑?”许薇音笑了。

    她知道周珍珠没安好心,也就是因为他不安好心,他才更方便搞事情。

    有些事他不方便做的,周珍珠可以啊。

    她现在就是要利用周珍珠,帮她还有她儿子得到那些本该属于他们的。

    <center  class="clear"></cente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p>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