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卷浊天下篇补一神域!

    天上挂着几个残缺的太阳,炙烤大地。

    直愣愣地望着空荡荡的远空,所见空间呈现波纹状摇动着。好似下一刻,就要崩溃。

    “这里就是浊天下吗?”

    兰采薇站在干枯的山石之巅,喃喃道。

    她的眼里,视线所及之处,全是破碎与混乱。看不到哪一片,哪怕是一丁点的安宁与祥和。灼日、风暴、地震、火山、空颤……这些在清天下很少出现的灾难,就那么普普通通地在她面前上演,如同这片大地最平凡的场景。

    忽然,她脚下的山石激发出剧烈的颤动,一股庞大的气流冲天而起。

    旁边的叶扶摇一把抓住她,如同闪烁的火光,迅速躲开。

    兰采薇再看去时,之间所立之地已经成了一处破碎的空间,丝丝缕缕虚空气息不断从外往内渗透。

    “那是什么?”

    叶扶摇说:“虚空乱流。那处地规则太过薄弱,乱流一冲就破开了。”

    兰采薇咽了口气,“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叶扶摇哈哈一笑,“当然不是啦,谁嫌命长啊。”她说:“不过浊天下大多数地方都是这个样子。可供生存的地方非常非常少,这也导致了浊天下生命数量甚至一度赶不上清天下的种族数量。”

    “这么夸张啊!”

    “当然。清天下的生命数量是浊天下几亿倍吧。”叶扶摇看了看在不断塌陷的空间,“但也正是因为这种恶劣环境,能够在浊天下生存下来的种族都是十分适格的。清天下九成九的物种都无法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

    “那清浊天下的战场上,浊天下平均战力岂不是更高?”

    “肯定的。不过,像这种世界战争,大人物们的胜负更关键。低级战场的作用更大程度上是为了争夺大势。”

    “大势?”

    “一种生命的繁衍、成长与进化势头,简单点就是传承趋势。像清天下的大势就是被人族把控着的,所以人族是第一种族。”

    兰采薇不太懂,有些艰难地消化着。

    叶扶摇笑了笑,“不着急,慢慢来。”

    “算了,师姐你说吧,我们现在该去哪儿。”兰采薇妥协道。

    “神域。”

    “那是什么地方?”

    “浊天下的第一种族,天神族的辖区。”

    “听上去很了不起啊。”

    “天神族的确了不起,是实实在在的高适格种族。”

    “我们怎么过去?”

    叶扶摇眨眨眼问:“你要看看风景吗?要看风景的话,就慢慢过去。”

    兰采薇挤了挤鼻子,“别吧,我还是更想……”

    “想什么?”叶扶摇逼近一些,挑嘴一笑。

    “想见到曲红绡。”兰采薇有些难为情地说。

    叶扶摇立马装作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果然,你心里一点都没有我。”

    “这有什么关系啊喂!”

    “我会争风吃醋的。”

    “都说了,不要用这种会让人误会的词!”

    “采薇,你真是个见异思迁的花心姑娘。”

    兰采薇脸一黑,静静看着叶扶摇。

    叶扶摇一下子就怂了,连咳两声,“我们快点去神域吧,晚了就不好了。”

    说着,她拽着兰采薇一步没入虚空。

    在这种规则十分薄弱紊乱的地方,叶扶摇反而会变得更强。对她而言,规则越薄弱,越好掌控,与其他人截然相反。

    神域是最靠近浊天下世界灵脉的一片地域,大小大概是清天下东土的三分之一。并不大,但却是浊天下最为肥沃的地方。

    不同于清天下以国划分土地的方式,浊天下是以城邦的方式划分,每一个种族占据一片辖区后,会设立不同城邦,尽量将资源和土地的利用达到最大化。

    神域划分了十五个大城邦,呈现圈层分布,从内到外,将帝城护住。

    叶扶摇和兰采薇此行的直接目的地就是神域帝城——天玄城。

    神域对土地的利用达到了最大程度,基本所见之处,全是天神族的基础建设所及之处。说得直白一点即是,神域这片土地就是一座超大型城池,只不过里面划分了十五个区域,而天玄城就是最高权力所在之地。

    从外到内的圈层构造,使得任何一个地方都在直接控制范围内。所以,初次踏入神域时,兰采薇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繁华。

    神域比她所见过的任何一片大陆都要繁华,高密度的基础建设与严丝合缝的地域规划结合,使得这里俨然成了建造水平最高的地方。她甚至觉得这是一种建造上的奇迹与艺术。在清天下时,她如何也无法想象会有这样的城池存在。

    交通、水利、市场、供给所、管理分布、排污……面面俱到,无一不是在合理规划之中。

    她看到喷涌着云雾般蒸汽的交通工具,从内城区,在固定的行进路线上驶来,上面运载着许多人,如同巨龙一般。她看到城内运河中,大山般的铁船,高挂旗帜,吐气如蛟,闻声似雷鸣不息。

    “那是什么?”一条长龙般的巨大机器在铁轨上奔涌,呼啸着从兰采薇身边驶过。

    叶扶摇想了想,然后说:“火车。”

    “火车?是什么法宝吗?我看上面有好多人。”

    “一种交通工具,可以载人,也可以运货,依靠对灵石渣的二次利用激发的力量驱使。用金属矿物打造而成,很坚固。有固定的行驶轨道,被称作铁轨。神域中每个城邦都规划了铁轨路线,城邦与城邦之间又区分了城际火车和城内火车。”

    叶扶摇赞叹道:“不得不说,天神族的人很聪明。为了更加合理地利用土地资源,在基础建设上的水平十分了不得。”她指了指传出运河上的大船,“你看那些大船,有河上居住用,也有运货载人用的。每一片区域,都尽量保证对天神族有直接益处。”

    “清天下是截然不同的样子。”

    “是的。清天下资源太过丰厚,土地太过庞大,完全没必要这么做。环境、文化与认知的共同作用下,才催生出这样的文明。”

    兰采薇想了想说:“不过,灵石渣二次利用似乎比较麻烦。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用外力进行摧毁释放。比如说焚烧、压缩、变质等等。这很难控制,不过看这样子,天神族的工匠们控制得很好。”

    “真神奇……”兰采薇问:“那他们为什么还要入侵清天下?”

    “显而易见,资源不够用。正是因为资源不够用,才会出现灵石渣的二次利用,以及基础建设的大规模发展。”叶扶摇又指了一片地方,“你看那里。”

    兰采薇遥遥望去,在极远的一座山区,十几座巨大的机器扎根在山体上。机器上悬挂着大型铁锤,正在不断敲击山体。

    “那是什么?”

    “采矿的,下面还有其他机器,把灵石矿进行第一次加工后释放出灵气,运输到城池中,剩下的灵石渣再运到灵石渣补足点,进行二次加工,以供火车和大船以及其他工具的使用。”

    “你的意思是不是,像这样开采下去,灵石总有用完的一点,所以不得不看向清天下?”

    “那是肯定的,生存是任何种族的第一使命。”

    兰采薇想了想问:“如果,没有清天下,浊天下最终会成为什么样?”

    叶扶摇闭上眼仔细推衍一番后说:

    “那浊天下会更加疯狂地推进对任何资源的多次利用,像火车这种工具会越来越多。到后面,因为灵石越来越少,灵气也就越来越说,种族平均修为不断下滑,直至降到一个修炼不如做其他事的层次后,这个世界的性质就会彻底改变,那时世界规则可能会发生修正进化,进入末法时代,为世界提供新的前进方向。”

    “好复杂……”

    “是这样的。这种事,大概没几个人懂,我也只是一知半解,公子可能知晓得多一些。到时候可以问一下他。”

    兰采薇笑了笑,“不过我还有些期待那样的世界。”

    “工业制造的世界……”叶扶摇嘀咕一声,“我想,一定存在着吧。”

    她晃了晃头,“算了,想那么多干嘛,找曲红绡才是关键。”

    “我们怎么进去?”兰采薇问。

    “当然是伪造身份啦。刚才我观察了一下,发现神域的监察方式很特殊。我们最好不要太过声张,要真是被某些大人物关注到了,即便是我也会很恼火的。”

    “怎么伪造?”

    叶扶摇说:“我们身上还携带着清天下的气息和规则,这肯定不行。首先,先换个种族。”

    “换个种族?”兰采薇一愣,“说换就换啊。”

    “稍微修改一下规则就行。”

    叶扶摇说着,握住兰采薇的右手。

    兰采薇如惊弓之鸟,“你想做什么!”

    叶扶摇委屈哭诉,“不用这么提防我吧。我只是想修改一下你的生命规则而已。”

    “还能这样?”兰采薇皱起眉。

    “嚯嚯,这是我的看家本领。也就只有公子比我厉害些。”

    “那行吧。”

    兰采薇把手递给叶扶摇。

    叶扶摇握着她的手,一条条红色的散发微光的丝线从其手腕涌出,钻进她的手心。

    兰采薇立马感受到一种十分玄妙的感觉,很轻很柔,好似有人在抚摸自己的灵魂,而灵魂随着抚摸在不断变化着。似乎有什么东西不见,又多了某些东西。

    “好了。”叶扶摇松开手。

    兰采薇立马环视自己,但不见着任何变化。

    “这也没什么不同啊。”

    “样貌肯定不变啦。我可还是喜欢现在的你。”叶扶摇笑嘻嘻地说,“但实际上,你的生命本质已经发生改变了。现在,你不再是人族,而是渊泷族。”

    “那是什么种族?”

    “一种生活在海底世界的种族。如果说天神族是陆地上的霸主,那渊泷族就是水中的霸主。”

    “是不是相当于龙族?”

    “差不多。”

    “神奇……”

    叶扶摇打了个响指,立马一张透明的牌子落在兰采薇手中。

    晶莹剔透,如同最完美的冰晶。

    “这是什么?”

    “你的身份令牌。有这东西,才会让进城的。”

    “这么严格吗。”

    “嗯,神域的城池化管理特别严谨。秩序上比之清天下要详细分明得多,尤其是对人口的管理。简而言之,每一个生命都在记录之中,户籍、出生时间、行程、成长经历、修炼经历、行业工作等等……”

    “想想我都头大了。”兰采薇痛苦地说。

    “哈哈,不是专门学这块儿的,听着的确头大。”

    兰采薇也不得不佩服自己这个师姐,懂得是真的多。

    “走咯!”

    她们进了神域,第一站是南城邦。

    若不是赶着时间,兰采薇非要好好看一看这座有着不少借助灵石渣运作的大型基础设施的城池。

    当务之急是赶到天玄城去。

    叶扶摇如同就是这里的原住民,做什么都轻车熟路。她带着兰采薇到了城内火车休令处,乘坐城内火车赶到城北,随后在城北火车休令处转车,乘坐城际火车,赶往天玄城。

    灵石渣火车的速度并不算很快,但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够用,反正肯定是要比他们自己赶路快。像在清天下,还有说骑马、骑乘灵兽等等的说法,但在这里完全没有,这边的环境甚至不支持灵兽和一些野兽的生长,就连吃的肉都是集中豢养的家畜产的。

    有指定的城邦进行豢养,然后产出的肉食再运输到各个城邦,分发给每个人。

    像这种想吃什么,完全不由自己决定的生活,兰采薇以前是很难想象的。而这,还是最强大的天神族才能拥有的条件。她实在无法去想象其他弱小种族生活在怎样的环境中。

    一上火车,叶扶摇缠着求着要了个抱抱后,就睡着了。

    兰采薇多少还是习惯了自己这个奇怪师姐的奇怪行为,已经无所谓了。她把自己的注意力全然放在火车上形形色色的事物上。

    在火车上,她见着来来往往的天神族以及其他种族的人时,都还感觉得到。他们生活得其实还蛮幸福的,比起在清天下的人要好一些。清天下那种环境,凡人世界倡导遵守秩序,自给自足,修仙者世界则是弱肉强食的实力为尊,而在这边,似乎资源全由城邦进行分配,食物、饮水、修炼、教育、医务等等。

    她仔细听其他人的交谈发现,似乎这里每个人以后要做什么都被分配好了。甚至于,大部分人的恋爱与婚配都是分配好的,只有极少数特别优秀的才能自由选择。

    这令她感到震惊。她断然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个地方,人力与资源如此集中。甚至于人口的数量都由城邦严格控制着,不允许私自生育,也不允许拒绝生育要求,并且诞生下的婴幼儿有城邦机构进行统一抚养。

    关键是,这些人并不感到任何拘束,反而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

    这就是环境、文化与生命目标所决定的状况吗?

    之后的路途中,她一直在思考这种社会环境生活方式的可能性。想到最后,不得不对其妥协,似乎在浊天下这样恶劣到如同末世的环境里,这种体制的确更加合适,将资源和人力的使用达到最大化。

    她想,如果自己没有见过清天下,诞生起就在浊天下,大概也会觉得理所应当吧。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她还是比较佩服能够想出这种体制路线以及生产方式的人,在浊天下这种恶劣到极致的环境里寻求一条生路并不简单。

    在火车上度过了十天时间,她们递到神域的中心城池——天玄城。这个天神族最高权力所在之地。

    这么算着,兰采薇觉得火车还是蛮快的,虽然但看速度不快,但不用休息。

    像这种极大程度上解放劳动限制的工具,她向来都很喜欢。这令她想到清天下的墨家。墨家机关术也致力于利用工具解放劳动,但文化与思想的不同,导致他们走的路完全不同,他们创造那么多神奇的机关,不是为了生存得更好,也还是为了寻那一个长生梦。

    在火车上的时候,她就听闻最近天玄城的管理格外严格,似乎要举办什么大型活动,由王庭亲自举行。届时,天神族的女帝会出面。

    听他们说起女帝,兰采薇分明感受到他们对这位女帝的敬仰与爱戴。

    对其称呼也格外夸张——

    “永恒不朽的伟大帝王”、“赐予所有天神族成员生命的神明”……

    这听上去确实夸张了,不过也令兰采薇产生极大的兴趣。

    要说女子为王,为帝。她只听过一个清天下的云兽之王,但也只是听说,都没真的见过。古往今来,大多数的帝王都以男子为主,要说哪儿出了个女皇帝,都是被争议的对象。

    而在这儿,在这神域里,这位女帝受到绝对的爱戴,没有哪怕一点异议。她不得不对其产生好奇,在心头为其画像。

    那位女帝该是何般模样,何般性格,何般能力?

    随着灵石火车一声巨大轰鸣,用颤石铸造的发声器宣布:

    “各位族内族外的同胞,我们已经抵达伟大的、永不落幕的帝都天玄城……”

    一长串的激昂的念词过后,火车门开了。

    叶扶摇如同专门卡好时间,猛地睁开眼。

    “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曲……”她刚说了一个字,立马闭嘴。

    “怎么了?”兰采薇疑惑问。

    叶扶摇看了看前面。

    兰采薇看去,在火车门口,四个身穿黑红色长袍,带着顶高帽的人默默注视着她们。

    兰采薇立马装作自然转头的样子。

    等到那四个人走后,叶扶摇才松了口气。

    “那些人是什么?”

    “异端巡查者。由天神族王庭所立的,专门负责排查一切异样事物。”

    “我们被盯上了?”

    “刚才那只是例行巡查。突然看着我们,应该是因为我那一个‘曲’字。”

    “那你想说什么?”

    叶扶摇用口型说:“曲红绡。”

    “啊,这难道是什么异样事物吗?”

    叶扶摇笑了笑,“如果不是异样事物,我就不会带你来这里了。”

    “什么意思?”

    “别什么意思了,下车吧,我们好好欣赏一下,这座伟大的都城。”

    说着,叶扶摇站起来,牵着兰采薇的手就朝着车门走去。

    兰采薇立马甩开她的手。

    “别想说些听上去了不起的话后,就自以为是地牵我手。”

    “采薇你真小气。”

    “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