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深夜求救!

    张浩很清楚,张诗茵是即担心小林子村这个品牌被毁了,又想尽快做出她的事业来。

    从张诗茵对李亦菲的态度改变以后,张诗茵已经将李亦菲当成了嫂子,对李亦菲做出不少贡献的小林子村,张诗茵是真心想维护。

    从马少那个小弟那里,张浩得知张诗茵为了创业,付出比同龄人好几倍的努力,看得出来,张诗茵是想尽快将平台做大。

    但张浩真得是不放心去省城,没有什么,比父母的安全更为重要不是!结束和张诗茵的通话以后,张浩头疼的想着,有什么办法让林平的实力,早些恢复?

    灵玉!很快,张浩想到,灵玉对武者修炼有极好的作用,或许可以拿给林平试试。

    于是,张浩顾不得时间已晚,都是凌晨一点了,带着两块灵玉,又一次去了林平的住处。

    林平正在修炼,对于张浩的到来,那叫一个疑惑:“张兄弟?

    这么晚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

    “林平兄弟,你试试,看对你有没有用?”

    张浩直入主题,拿出了两块灵玉。

    “天啊!”

    “张兄弟,你有灵玉?”

    林平看到,顿时是大吃一惊。

    “手里有一些。”

    张浩淡淡道:“要是不够,我再给你拿。”

    “不不不,我不能要,这灵玉,实在是太贵重了!”

    林平急忙摆手拒绝道。

    要知道,灵玉的价格,在市面上,是过亿的存在,并且是有市无价,特别稀缺的存在。

    张浩拿出两块,这让他真的是震撼不已。

    他镇守一方,一年的报酬,也不一定能得到一块灵玉!“只要对你有用,你不用管他的价值。”

    张浩认真道。

    这灵玉,他是得来全不费功夫,真不觉得有什么耶。

    “那我拿一块?”

    林平迟疑道。

    他看灵玉的眼珠子,就像是铃铛一样,随时要掉出眼眶一般。

    这么好的东西,要说他一点也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啊。

    “都拿着吧,等用完了,跟我说一声。”

    张浩淡然的将灵玉,塞到林平手里。

    “张兄弟……”林平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张浩淡淡一笑,一脸平静的离开了林平家。

    他还没有回到自己家,还在路上,他身手的电话响了起来。

    电话的胡正然打过来,他一接通,胡正然焦急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

    “张兄弟,你能不能现在来医院一趟?”

    “是不是有什么危急病人?”

    张浩皱眉问道。

    一般情况下,胡正然不会随意的打他电话,能让胡正然打这个电话,那病人的身份,恐怕是不简单!“是,不止一个,是一家人,最大的已经八十多岁了,最小的才三岁,老老少少八个人……”胡正然挑重点道。

    “我们医生会诊,看不出病因,做血常规检查,也检查不出结论,但看症状,这一家人像是吸过毒,但他们一家人并没有解除过毒品,这一点我完全可以向您保证!”

    “我过来看看吧。”

    张浩迟疑几秒,还是决定去医院一趟。

    几岁的小孩,几十岁的老人,既然知道了,他总不能见死不救不是。

    张浩快步回到家里,交待阿黄去他爸妈那边,开着车,朝南洲市而去。

    路上,胡正然接连打了他数个电话,焦急的问张浩,能不能快一点。

    张浩听出来了,胡正然和这一家人的关系不简单。

    不过,就算是没有胡正然这重关系,他还是会出手不是?

    张浩尽可能将速度提升到极致,二百多码行驶的车子,就跟飞机在飞一样。

    好在这是深夜的晚上,路上并没有多少车子。

    一个小时以后,张浩来到了医院。

    胡正然在一楼等着,明显等了有一会了。

    看到张浩过来,他急忙迎上去,带着张浩走医院的专用电梯,迅速来到了医院的抢救室。

    “病人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张浩淡然问道。

    “实不相瞒,病人一家,有俩位是我的老师,如果不是他们俩,我可能没有今天。”

    胡正然如实道:“深夜让你过来,实在是不好意思。”

    “其它的等会再说吧。”

    张浩看了眼躺在抢救室里的八个病人,一个个全都是昏迷不醒。

    他迅速上前,首先出手抓住一个年约六十的老人的手腕,几指扣在脉搏之上。

    十几秒之后,张浩的眉头,不由紧皱了起来。

    吸毒?

    情况和胡正然所言,可谓是完全一致。

    “你确定,他们没有吸毒的历史?”

    张浩回头看了眼一脸紧张的胡正然。

    “这是我老师,他的工资,除了一部分给家里,其它的全部给了家庭条件困难的学生,绝对不可能去吸毒!”

    胡正然有些激动的解释道。

    “旁边那位是我师母,她是我老师以前的一个学生,她身受老师的恩情,毕业以后嫁给老师,和老师一样,也成了一名老师,和老师一样,将钱都支助了学生……”张浩顺着胡正然的视线看了眼胡正然的师母,年约五十岁的样子。

    他松开胡正然老师的手,转而给胡正然师母把脉。

    情况一样,俩人的症状,都像是吸了毒,绝不是一二天的时间!“我能让他们醒来,但能不能好起来,得看他们能不能戒掉毒瘾。”

    张浩微微摇头道。

    脉象不会作假,胡正然说的再伟大,他也不会相信,因为脉象不会骗人,无法伪装。

    “张兄弟,麻烦你先出手,如果我老师一家人真的是瘾君子,我……我以后一定跟他们保持距离……”胡正然听张浩特别肯定,也开始怀疑起来。

    他内心深处,真得不愿意相信老师和师母会是这样的人。

    张浩没再说什么,手上变戏法似得出现了几支银针。

    回阳九针,医白骨,活死人。

    这对老师的情况,对胡正然他们来说很难治活,但对张浩来说,真得不是事啦。

    十分钟以后,这对老师,先后脱离了危险,缓缓醒来。

    “老师,你在吸毒吗?”

    胡正然在张浩医治他师母时,忍不住问醒来的老师道。

    “小胡,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胡正然老师冷冷道:“你要是污蔑我,我这命,你不救也罢!”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