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8:番外七(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短短两个小时,带给花轻轻的震撼不亚于一整年。

    她几乎是失去理智般下了出租车。

    那对中年夫妇以为女儿这么热情也是因为亲人重逢,当即加快了步伐,谁知女儿直直越过他们扑向了提供线索的好心人。大娃娃般挂她身上,呜呜大哭。

    中年夫妇只能跟下了出租车的顾韶面面相觑。

    “裴叶姐,你怎么现在才来——呜呜呜,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嘛,等了好久!”说完吸了吸鼻子,那语调活像是恋爱脑的白莲花与渣男爱人久别重逢,至于正牌男友/丈夫的心情?

    这个不用考虑。

    花轻轻真的没想到在绝望中出现的声音会是裴叶。

    第二世和这一世,这人总能在她人生最绝望灰暗的时候出现,一束将她从泥淖拉出来的光。

    裴叶和救赎是画等号的。

    思及此,她忍不住红着眼眶问:“你说,刚刚是不是故意看我笑话……”

    裴叶早在她扑过来的时候就把烟熄灭丢到几米远的垃圾桶,另一手托着她免得人滑下去,诚恳道:“我承认我会看人笑话取乐,但绝对不会以他人,特别是你的苦难为乐。唉,没想到在轻轻心里我居然是那种不分是非的人啊——快点下来,你再扒一会儿,你男人能杀了我。”

    她承认自己有故意的成分。

    却不是故意看着花轻轻受苦,而是故意赶在顾韶之前出手救人。

    顾韶果然不是男主,炮灰属性注定他赶不上任何一场英雄救美!

    菜鸡!

    顾韶莫名抖了抖。

    “阿韶怎么可能打得过你,你别杀他就不错了。”

    被晾在一旁的中年夫妇和顾韶:“……”

    花轻轻脑子转得快,猜出这对中年夫妇大概就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张了张口却不知该怎么打招呼,最后还是提议一起去做个亲子鉴定。看了结果再决定是喊叔叔阿姨还是爸爸妈妈。

    这一提议也正中中年夫妇下怀。

    他们找女儿找了快三十年,每年都有似是而非的线索让他们白欢喜一场,也有冒领的女人或者提供假消息索要报酬的骗子。尽管没什么经济损失,但一来二回也被折腾出心理阴影了。

    花轻轻在路上向他们打听他们女儿的消息。

    能住在这么高档的小区,一身富贵打扮,不可能是普通人家,如果自己真是他们的女儿,为什么会流落到如今的田地?中年妇女抹了抹泪,道出这些年重复了不下千次的故事。

    这么多次,唯独这次是带着平静和期待的。

    虽说还没亲子鉴定,但花轻轻的五官轮廓与中年妇女年轻时候很相似,二人站在一起,外人看了都会认为她们有血缘关系,是亲戚。再加上裴叶这位高人坐镇,他们给予极大期待。

    故事倒也不复杂。

    跟千千万万丢失孩子的父母一样,他们的孩子也是被人抱走的。那是创业初期,夫妻二人每天跑生意,有个生意上的伙伴经常来家里做客,偶尔还带着他老婆。他老婆有精神病,不定期发作那种,看他们女儿可爱就给偷偷抱走,完事儿丈夫还替老婆隐瞒,装作没事人一样安慰他们夫妻可以再生。

    后来夫妻俩查到他们夫妻头上,追问女儿下落,才知道女儿被精神病发作的老婆带出去,因为孩子总是哭,她不耐烦就低价转卖给了一个路人,几度易手。

    之后的线索就断了,他们找了近三十年。

    直到裴叶上门,当着夫妻的面露了一手能将科学棺材板钉死的操作,他们才将信将疑。

    看到花轻轻的一瞬,他们就有种预感,就是她了!

    虽说如此,但鉴定结果出来前,一切还是未知。

    夫妻二人有心邀请花轻轻去家里培养培养感情,却被花轻轻拒绝。

    “一切等结果出来再说吧,我自己这里还有一些麻烦要解决。”

    中年夫妇为难,却没坚持。裴叶看着他们走开才对花轻轻道:“除了你,这对夫妻还有三个孩子。一个比你大四岁是哥哥,两个比你小,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是龙凤胎,小两岁。”

    花轻轻一怔,明白了什么。

    她今年虚岁30,但还要过一个多月才是真正的三十岁生日。

    比她大四岁,便意味着亲生父母有个三十四岁成家立业的大儿子,龙凤胎比她小两岁,也是二十八普遍结婚生小孩儿的年纪。这年纪的成年人都现实,即使他们不惦记,他们的配偶也会惦记公婆/岳父母的口袋。若花轻轻回去,以这对夫妇对女儿的愧疚会不想办法弥补?

    可弥补是要拿出真金白银的。

    花轻轻拿到的真金白银多了,其他孩子跟配偶未来能拿到的就少了,相当于动了人家蛋糕。别说这话俗气,关心女儿也是爱之类的鸡汤。成年人就是这么现实,钱在哪里爱就在哪里。

    只给口头关心问候,不给钱财,那属于什么?

    属于“无效父爱/母爱”。因为停留在口头上的关心是成本最低廉的,而真金白银要花父母赚来的血汗钱。裴叶姐特地提这么一嘴,估计是想告诉他,亲生父母是真心想她,但兄弟姐妹未必。

    花轻轻不抱有期待就不会有落差。

    她哭笑不得:“我知道,我懂。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了,上辈子生了五个孩子,一个个都养大了。当过孩子又当过孩子的妈,怎么会不懂这些东西嘛?裴叶姐以为我还小?”

    勉勉强强也算三世为人了,亲生父母在她真实年龄面前都算是“小孩儿”,即便认亲也只是多了一门亲戚走动,真说有什么感情是不可能的。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顾韶和裴叶姐是亲人。

    裴叶看着她,叹道:“是长大了很多,但的确还小。”

    她下意识还以为花轻轻是那个小女孩儿。

    却忘了她第一世和第二世的年纪,人情世故怎么会看不透?

    毫无存在感的顾韶只得硬着头皮介入话题。

    “轻轻,裴叶姐,我们先回家吧,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花轻轻这才想起来老头子还在。

    “你怎么也穿越了?”

    “也不能算穿越吧,我也是不久之前想起来自己前世是顾韶,你走之后我第二天也走了……”

    花轻轻看着顾韶侧颜。

    这一世的顾韶跟前世不一样。前世的顾韶自毁半张脸,一半面如桃花,一半恶如罗刹。但他不在乎,花轻轻也不在乎,看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顾韶原本样貌属于斯文俊雅类型,这一世五官虽然没那么出色雅致,但也勉强能够上帅哥的标准,还有阳刚健气的外形条件。

    最重要的是——

    花轻轻道:“第一世救我的消防小哥儿,就长这样。”

    顾韶:“我知道,醒来的时候就猜出来了。”

    花轻轻对第一世的经历从未隐瞒,提的比较多的就是消防小哥儿。那么努力恳求她活下来的人,就像是一把能点燃希望的火把——如果不是对整个世界彻底绝望,精神崩溃,但凡她还有一点点勇气,她或许都会拉住他伸出来的手,带着被他点燃的希望重返人间——只是,世上并无如果这个词。

    顾韶醒来一看手机上的时间,马不停蹄去花轻轻说的小区找她。

    结果还是晚了一步,花轻轻已经被绑架,于是他去报警去救人。

    “家里有点乱,我先收拾收拾。”

    这一世的顾韶没有优越的家世,但也不算真的一贫如洗。父母在他时候幼年早亡,他吃着亲戚百家饭长大,目前是个消防员,工资不算高,省吃俭用有一笔存款,正在为房子首付而努力。

    所幸他还有顾韶时候的记忆,再加上“穿越”的福利,好好努力也能让轻轻过上以前的生活。

    花轻轻不知这点,道:“房子啊,我有,存款我也有,明天去看看楼盘?”

    顾韶:“……哈???”

    “你不想领证吗?”

    顾韶不太情愿:“会不会太草率?”

    虽然是老夫老妻了,但既然重回年轻时候,流程还是要走一下的,求婚下聘、通知亲戚、预订酒席、拍婚纱照给亲朋好友发喜糖……这些都跳过去,进度条直接拉到买房同居?

    花轻轻幽怨地看着裴叶。

    “趁着裴叶姐还在,趁早办了,免得又留遗憾。”

    窝在顾韶小窝沙发上打游戏的裴叶无辜中枪:“你们小两口结婚扯上我干嘛?我当年不是有不得已苦衷么,再加上顾韶还挺靠谱的,我相信他能照顾好你,这才放心离开啊……”

    顾韶:“……”

    其他内容不做评价,但裴叶对他“靠谱”的评价绝对是违背她心意的。

    花轻轻:“那你现在能停留多久?”

    裴叶笑着揉她发顶:“很久,别一副担心我跑路的表情,我一直在呢。”

    顾韶很识趣:“我去附近菜市场买菜,你们要吃什么?”

    裴叶给予他赞许的眼神。

    花轻轻看着陌生的单生男士小窝,冷静下来才有功夫思考接下来的路怎么走。

    她必须拿到足够的证据跟养父母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不——

    还得将他们告上法庭!

    她第一世是真的赔进去一条人命啊!

    花轻轻说了自己的打算,忐忑问裴叶。

    “裴叶姐会不会觉得我太白眼狼?跟养父母他们打官司……”

    裴叶却反问她:“有吗?你这么做很对,我很欣慰你没有选择原谅。他们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管是用什么手段将你弄来的,这些年没有好好照顾还虐待你,造成伤残是事实。如果这样都不用付出代价,岂不是给了无数人贩子一枚免死金牌,能印刷成册,当成教科书式的金牌案例给买家推销洗脑——看,买孩子不用怕,大胆买,随便养养都能混成网红赚钱千万,买房买车包养老,比亲生好。”

    原谅那对“养父母”是什么值得表扬的行为吗?

    花轻轻受了鼓舞,倏地长舒一口浊气。

    喃喃道:“我倒是庆幸他们对我不好了。”

    如果对她好,亲生父母找上来,养父母跟她处了三十年的感情,真的不好算。

    裴叶又纠正:“而且轻轻,那不是养父母是买家。”

    别说没养好花轻轻,即便掏心掏肺养着,一样是买家。

    “法理是不外乎人情,但也不能变相给人贩子和买家站台宣传,让他们有恃无恐吧?该考虑一下长远的社会影响。”这点还是联邦好,人贩子死刑,买家坐穿牢底,没那么多舆论争议。

    “裴叶姐这么说我就安心多了。”

    花轻轻其实猜得出来,自己作为名气不大不小的网红,沾上了绑架、被拐卖儿童、养父母和生父母情仇大戏这样的热门敏感标签,闹大了多半会上个热搜,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

    这个信息传递发达的时代,花轻轻无视“养育之恩”,状告养父母的“白眼狼”行为,势必会引来无数网友的口诛笔伐,多好的人血馒头?错过这个村没这个店啊。哪怕她有正当理由也不行,毕竟他们对他人的道德要求总是格外高,严于律人、宽于待己。

    他们自己可以做不到,但被他们之外的人做不到就是十恶不赦。

    届时的舆论狂潮,规模未必会比第一世小。

    花轻轻下意识紧张得捏紧拳头,下一秒却被一只温暖干燥的手覆盖。

    “裴叶姐……”

    裴叶安抚轻拍:“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

    有她和七殿下在,还能让一群网络圣人有机会宣传教义?

    “谁敢哔哔,我就顺着网线给他们送噩梦大礼包,让他们知道知道刀子砍在自己身上会不会疼。”万妖谷会织梦的妖族可不少,还能专门定制,让坠入梦魇的人享受VIP待遇。

    别说定点打击,即便笼罩整个蓝星又如何?

    花轻轻又被说得眼眶泛红,抱着裴叶不肯撒手。

    买菜回来路上碰上一个长相跟自家二叔一模一样青年的顾韶:“……”

    跟在顾韶身后的顾韶他二叔,披着顾琞外貌马甲的七殿下:“……”

    (╯‵□′)╯︵┻━┻

    他的预料果然没错,花轻轻才是阿叶众多“旧识”中威胁最大的一个,连那只练得一手好茶艺的破鹦鹉也要退让一射之地!阿叶对破鹦鹉的耐心连花轻轻的一半都没有。

    七殿下深吸一口气,皮笑肉不笑地警告顾韶。

    “你能看好花女士吗?”

    例如,杜绝她靠近阿叶半径半米的地方!

    抱别人的老婆,她是没有老婆了吗!

    不要引起他人家庭不和谐。

    顾韶:“……”

    二叔,您这个要求,他真办不到啊!

    因为走了熟人路子所以亲子鉴定第三天就出来了,证实花轻轻就是中年夫妇的女儿。

    中年夫妇很热情,关心花轻轻的住所,提议要给她在同小区买房什么的,这让夫妇的儿女却笑得有些勉强。花轻轻抽出自己的手,笑得有些凡尔赛:“不用,我昨天已经买完了。”

    “买、买完了?买在哪里?”

    花轻轻点头道:“隔壁新开的楼盘,XX花苑,距离这里大概三分钟车程。我工作这些年攒了一笔钱,买房还是没什么压力的。”

    中年夫妇的儿女:“……”

    新开楼盘的开盘价比他们这个小区目前的均价还高了一万。

    花轻轻又道:“其实有件事情,想麻烦爸妈帮个忙。”

    中年夫妇回过神,忙道:“你说你说。”

    花轻轻询问他们有无认识的厉害律师,她想打个官司,送买家去坐个牢。

    中年夫妇:“真、真的?”

    他们其实也想这么做,但考虑到女儿跟养父母的感情就忍了。

    花轻轻淡淡道:“嗯,真的。”

    忙完前期准备,已是半个多月后了。

    这天,裴叶也搞完了动物园的各项手续,回来看到她,冷不丁问了一句——

    “轻轻,有没有觉得身体不舒服?”

    花轻轻摇头:“没有啊。”

    “去药店买个试孕纸吧……”

    顾韶的枪法,过于精准。

    花轻轻:“……???”

    花轻轻:“……!!!”

    新书已经上传第一章了,估计白天过审就能看到了。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