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毒蛇的身世!

    马车在官道上缓缓而行。

    摇摇晃晃的车厢内,刚才吃得酒足饭饱的张胖子忍不住低垂着头,鼻孔里发出了均匀而震耳欲聋的巨大鼾声。

    叶枫却睁着双眼,饶有兴趣的望着躺在车厢中间的那个年轻人。

    此刻他闭着双眼,脸色苍白没有什么血色,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不过在张胖子这打雷一样的鼾声中能够睡着,叶枫才不会相信呢。

    只是这个年轻人看起来长得眉清目秀的,甚至有一些文静,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他竟然会是江湖中人闻名色变的“冷血十三杀”之中最可怕的杀手,毒蛇!

    叶枫望着他平静的脸,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命运还真是无常,上一次他在沙漠之中初见毒蛇的时候,毒蛇还是个收了别人的钱,一心想要来刺杀他的杀手。

    想不到今日他却成了重伤之下不能动弹的伤者,而自己却成了要沿途护送他的保镖。

    世事还真的是有些讽刺。

    叶枫正想着,闭着眼睛的毒蛇却忽然开口冷不丁问了一句:“你老看着我干什么?我长得很奇怪吗?”

    他的脸并不奇怪,甚至于还有几分俊俏。

    这时候,毒蛇睁开了眼睛。

    看到他的眼睛,叶枫冷不禁打一个寒战。

    那简直不像是一个人的眼睛,淡黄色的眸子,细长的瞳孔,真的活脱脱的就是一双毒蛇的眼睛!

    这双眼里透出来的诡异与杀气,令人感觉到不寒而栗。

    叶枫勉强笑了笑,说道:“没,没什么。”

    毒蛇的双眼盯着叶枫看了好一会儿,声音里透着一股慵懒的意味:“看上去你好像很好奇?”

    叶枫有些尴尬的笑笑说道:“我只是觉得上一次在沙漠之中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前来对付我们的刺客,现在却成了和我们并肩作战的朋友,真的是世事难料啊!”

    毒蛇听了这话,嘴角也露出了一丝苦笑,道:“是啊,的确是难料。”

    叶枫眨了眨眼,忍不住还是问道:“我有些奇怪,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毒蛇看了他一眼,口中淡淡的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只是一桩生意而已,唐大出得起价,我就要为他卖命。仅此而已。”

    叶枫盯着毒蛇,摇了摇头说道:“不对。如果只是一笔生意而已的话,我想天下间所有的杀手恐怕都不会接这一单生意的。”

    “这单生意刺杀的目标可是剑圣,剑圣是什么人?那可是武林之中的一个神话,可能天下间没有任何一个杀手能够有把握可以一击成功,更加没有把握自己可以全身而退。”

    “没有了性命,就算要价再高,也没有了意义,这样蚀老本的买卖但凡有点脑子,不是疯子的人恐怕没有一个愿意干。可是你明知对象是剑圣,却还是义无反顾的接了,这其中只怕并不仅仅是为了钱财吧?”

    毒蛇望着叶枫忽然问道:“你看我像个没有脑子的傻瓜,或者是神志不清的疯子吗?”

    叶枫摇摇头,他当然不是。

    毒蛇自嘲的笑了笑:“因此当知道是要去刺杀剑圣的时候,我当然也会怕死,而且怕得要命。所以你现在倒是猜猜看,我到底为什么会接这么一单生意?”

    说了半天他等于什么也没有说,又把问题丢回给了叶枫。

    叶枫望

    着毒蛇沉声说道:“依我看来,你与唐大之间,不像是一般的雇主与杀手的关系,看上去倒像是……”

    毒蛇问道:“倒像是什么?”

    叶枫说道:“朋友!”

    听了这两个字,毒蛇明显愣了一下,在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亮了一下。

    可是很快,那一点亮光便消失了,重又黯淡了下去,他的脸上显出了一种意兴萧索的神情,说道:“朋友?我不过只是一个杀手,杀手是不能有感情的,又岂会有什么朋友?”

    叶枫看着眼前的毒蛇,他的话语虽然无情,可是那似乎是在极力隐藏着什么,在冷漠的外表下面,还藏着一颗炽热跳动着的心。

    这一刻,叶枫的心里涌上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眼前的毒蛇像极了他之前的一位朋友,唐仇!

    同样是冷漠的外表,同样有着一颗渴望友情炽热的心。

    只不过唐仇是因为从小便背负起了父亲的血仇,一生被仇恨环绕,为报仇而活着。从小到大的生活之中只有不断的练武,只有无尽的孤单与黑暗。

    叶枫让他第一次看到了温暖的友情,是他短暂的生命里第一个也是唯一的朋友。

    那么,在毒蛇的身上又曾经经历过了些什么呢?为什么他也会表现得如此的冷漠却又渴望友情呢?

    叶枫很好奇。

    听完了叶枫口中唐仇的故事,毒蛇沉默了,也许对于唐仇心中的痛苦和渴望,他也有着同感,感同身受。

    良久,他才淡淡的问道:“你真的想知道关于我的故事?”

    叶枫点了点头。

    毒蛇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我的故事没有什么特别的,在这乱世之中很平常,也很普通。我是个孤儿,从我开始记事起就是一个小乞丐,到处流浪,忍饥挨饿。”

    “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是否是他们抛弃了我,或者是他们已经死于战乱或是灾荒,总之在我的记忆中我就是孤孤单单的在这世上漂零,从来没有感受过一丝的温暖。”

    “说起来,我也的确有一点与众不同,那就是我的这双眼睛,从小便是这个样子,甚至于不像是一个人的双眼。于是,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人们的骚动,他们觉得我不是人,称我是蛇妖,畏惧我,避开我,甚至于欺辱我,驱赶我。”

    “有一次,我被人打得奄奄一息,全身骨头都断了好几根,躺在雨后的泥坑里等死。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这个村子里的人都相信,我是妖怪,会给全村带来灾祸,而他们完全不认为我只是一个虚弱的寻常五岁小孩子。”

    毒蛇讲述着这些痛苦的往事,伸手抚摸着身上陈年的伤痕印记,身体蜷缩着,好像又回到了从前,自己又变成了那个受尽欺凌,遍体鳞伤躺在泥浆之中等死的五岁小男孩,眼睛里充满了痛苦和绝望。

    叶枫从他的眼光中也能感觉到他当时是如何的一种境地,心里也是一种莫名的辛酸。

    可是忽然间,毒蛇的双眼中痛苦的阴霾一扫而空,而是充满了阳光般的希冀,他接着说道:“就在我以为自己这一次必死无疑,暗自里庆幸终于可以摆脱一切的折磨,安安静静的长眠的时候,我遇到了那个人,他改变了我从此之后的一生。”

    叶枫忍不住问道:“他是谁?”

    毒蛇笑了笑,说道:“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只知道他姓朱,知道他的事迹的人全都叫他做朱大善人。

    ”

    “朱大善人?”叶枫重复了一句,这个名字很陌生,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毒蛇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据说他曾经非常富有,祖上留下有千顷良田,万贯家财,可惜一连几代人全都福浅命薄,短寿夭折了。”

    “到了他这一代的时候,认为是祖上无德,不获天佑,于是开始拼命的做善事。他修桥铺路,乐善好施,接济穷困,捐助灾民,几十年间,竟然将祖上留下来的万贯家财,花得干干净净。”

    “不过他丝毫不心痛钱财,即使是自己从富甲一方到如今一贫如洗,布衣素食,也毫无怨言。唯一他留下了祖上的大宅子,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收留那些大灾之后四处流浪,孤苦无依的孤儿们。”

    叶枫点点头,心中不由得暗自惊叹,如此善人,委实是世间难得一见。

    毒蛇接着讲述道:“那一年,他在路途上偶遇了正在等死的重伤的我之后,便将我也带回了大宅之中。从此之后,我便和那里其他的孤儿一样,有了容身之所,有饭吃,有衣穿,真正的拥有了一个家。”

    叶枫望着毒蛇脸上那满足的表情,不难想像,一个饱经苦楚,无依无靠的孩子,忽然拥有了一个家,心中的喜悦与感恩。

    不过他还是开口问道:“那么你这一身的武功,也是这位朱大善人传授的了?”

    毒蛇摇了摇头说道:“朱大善人他根本就不会武功,真正的是手无缚鸡之力,我这些三脚猫的功夫,全都是一个黑衣人教授的。”

    叶枫一怔:“黑衣人?”

    毒蛇点点头说道:“那时候我大约七岁,到朱大善人处也有两年左右了,有一晚因为贪玩忘记了时辰,天黑了还没有回到大宅,正担心回去之后会受到责罚,却在大宅子后面的山坡上,遇到了一个黑衣人。”

    “这个黑衣人说我什么骨骼精奇,天赋异禀,是天生的练武奇才之类的话,当时我年纪还太小,也听不明白,不过他露了一手功夫,赤手空拳就劈断了一旁的一棵小树,让我大开眼界,于是一心想要跟着他学武。”

    “这之后我每天夜里都瞒着所有人偷偷的溜去山坡那里,随他学武,一直学了十年,我竟然连他是谁也不知道。直到十年之后,有一天他忽然告诉我,我的武功已经有了小成,他要我帮他去杀人。”

    “原来这个黑衣人是江湖上的一个杀手,专做收人钱财,为人杀人的买卖。不过这一次他失手了,还受了伤,无奈之下只能寄希望于我能帮他完成任务。这也算我报答他十年来的授艺之情。”

    叶枫一呆:“你答应了?”

    毒蛇苦笑了一下,说道:“怎么会?一开始我自然是坚决拒绝的,可是经不住他一连许多天的劝说,加上那个时候,恰好发生了一件大事。朱大善人多年来为了养育我们这帮孤儿,入不敷出,欠下别人债款,被人多次追讨,不得已竟然要卖掉最后的这所大宅子来还债。”

    “这所大宅子这些年来就是我们这些孤儿的家,它是朱大善人最后的一点财产了,说什么也不能让它被变卖掉。无奈之下,我只好与黑衣人约定好,他付给我高额的报酬,而我去替他杀人。”

    “原本我想,做完这一次,用得来的钱财替朱大善人还了债,保住大宅子,也就保住了我们大家的家。只做这一次,从此之后,便洗手不干,再也不做这样的事了。”

    他自嘲的笑了笑,说道:“谁知道,事情的发展竟然会远远超出了我的想像!”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