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正要做那事!

    雪莲花没管这些,自己走进洞去,看一眼,使劲叫:“谁下的毒手?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p>

    姊姊站在挽尊一边说话:“没人下毒手!可能病了!这么冷的天,自己就晕过去了;你不是医生吗?恰好给她看看?”</p>

    “鼠女刚才喊什么?你们不会没听见吧?”</p>

    “可能吃了鼠药,受不了,到处瞎叫唤吧!”</p>

    “哪来的鼠药呢?”</p>

    “不知道,要问她才明白。”</p>

    雪莲花心里疙疙瘩瘩的,总觉得有问题;尽管这样,表面还是看得过去,将大鸟的头抬起来观察一会说:“鼻子流血,鹰钩嘴亦然;七窍来血,无法医治,断定死亡!”</p>

    姊姊倒不可惜:“既然死了,拖出去扔在山坡上喂豺狼!”</p>

    挽尊在一旁,困惑不解,问:“鼻子口来血叫七窍出血吗?”</p>

    “本来七窍是指双眼、双耳、双鼻孔和嘴,但鼻口流血可断定为七窍流血。”</p>

    挽尊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手太重了,大鸟刚纳为妾,尚未享受婚夜带来的幸福,死了有些可惜!令:“来人!”</p>

    洞里只有姊姊和雪莲花;并没其他人;当然没有人会出来接受命令;姊姊骂:“杀千刀的,你命令谁呀?打死了人,不自己拖出去,难道还有人帮你吗?”</p>

    雪莲花惊呆了!愿来是男人打死的!太可怕了,惊叫着闪一闪,就不见了!</p>

    挽尊郁闷极了!用手远远指着姊姊的鼻子嚎叫:“以后不许骂我杀千刀的!我是王子,是有身份的人!”</p>

    “在我面前说这种话,也觉得合适吗?好好想想吧!大家都走了,看你这个王子,如何实现父亲留下来的大业?”</p>

    “所有的人都欺负我,这个王子,不当难道不行吗?”</p>

    “当不当是你自己的事?我要走了!”</p>

    挽尊亲眼看见姊姊闪一闪就不见了;用雷公眼扫瞄,什么也没有?姊姊会到哪去呢?天这么冷?大鸟还在身边;看一看,始终觉得有问题,这只鸟并不普通,怎么就这样死了呢?</p>

    挽尊不甘心,试图从大鸟的脖子上找到打开头部的痕迹;一点一点翻开看没有。那么,大鸟变成女人如何实现呢?以前亲眼看见过;她穿上鹰衣,戴上鹰头,就变成了鹰,打开外衣,里面应该是女人才对?</p>

    猝然,听见姊姊的声音怒吼:“死了!翻什么?自己拖出去扔掉,不就完了吗?”</p>

    大鸟死了,或许是姊姊最愿意见的事;白美女疯了,就没有女人争了;挽尊自然而然回到手中。</p>

    挽尊用隐形眼到处看,也没发现姊姊;那么,声音哪来的?问:“你在哪?快出来呀?”</p>

    “你别管!趁没人看见,赶快把大鸟的尸体处理了!”</p>

    挽尊被迫无奈,抓住大鸟的女人手,一股热量顺手传进大鸟全身,感觉很温暖,动一动,大鸟双眼睁开;迷迷糊糊说:“良人;好冷呀!你能不能抱抱我?”</p>

    “你穿这么厚的鸟衣,如何抱呀?”</p>

    大鸟站起来,牵着挽尊的手,进自己的卧居;说:“衣服的事,你也见过,只要拿掉,里面就是纯粹的女人;恰好洞里就我俩;还欠我一个新婚之夜,抓紧时间补回来。”</p>

    挽尊不得不想:“大鸟会是什么样的女人?会不会比姊姊还好?虽然已有几房妻妾,但每个女人都不一样;真奇怪!脸不一样,身体亦然;最美的要数小仙童荷灵仙;在没得到仙人点拨之前,身上的莲花裙沾在肉上拿不下来;点拨后全变了;身体还有青春气息,一嗅到,男人彻底醉倒!不知大鸟会是什么样的?挽尊想入非非,恨不得立即成为一对!</p>

    这时,耳边响起姊姊的声音:“鹰人是鹰变的;你忘了,她会抓老鼠,食老鼠,浑身都有一股鼠味,不怕染上,就跟她吧!”</p>

    挽尊郁闷极了!姊姊像鬼魂一样紧紧跟着自己,用鼻尖上的隐形眼到处找,也没看见,问:“姊姊,你在哪?快出来呀?”</p>

    “我出来,你们是不是就放去私混了?”</p>

    “姊姊,你想怎样?”</p>

    “我们才是一对!一只大鸟,早点扔出去;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p>

    大鸟用鹰眼到处看;也没找到姊姊说:“我看不见隐形物;有姊姊在一边,如何是好?”</p>

    挽尊蹦蹦跳跳喊:“姊姊;你别坏我的好事!娶了大鸟,还没圆房呢!心里总惦着;要么,你走开,要么现身,别弄得大家不得安宁!”</p>

    没有回应;难道姊姊走了?</p>

    大鸟说:“管她看不看?夫妻的事,她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开始吧!”</p>

    挽尊最想见大鸟把全部的毛衣脱下,展现在自己面前的会是什么样的女人?大鸟脱衣见过一次,先拿掉鹰头,露出人脸来,再……前次没仔细看,这次不能放过每个细节……</p>

    大鸟准备半天,很想避开姊姊的视线,就是找不到姊姊藏在什么地方?决定不考虑这些,正欲拿下鹰头……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人呢?都死到哪去了?”</p>

    好像不是鼠女的声音;那么,会是谁呢?挽尊慌慌张张走到小洞门口往外看,惊呆了:“怎么会是她?不是……”</p>

    大鸟出现在挽尊身边,感觉很奇怪,问:“你是谁?”</p>

    “我是谁?还用介绍吗?良人,她跟你呆在卧居里吗?”</p>

    “没有,刚进来,就听见你的声音了!”</p>

    “别忘了,我也是你纳的妾;以前属于婚外情,现在应该履行夫妻义务,她已做过,到我了!”</p>

    大鸟慌慌张张说:“还没有?正准备……”</p>

    “谁相信呀?谁来证明?”</p>

    挽尊想一想说:“证明什么呀?我跟她做不做都是私事;你不应该管!”</p>

    “我没管,只是到我了!你不能这么偏心,只爱大鸟,不爱我!”</p>

    “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否则,也不会纳为妾!姊姊虽然没当众宣布;其实早就是我的人。”</p>

    大鸟“哼哼唧唧”不愿听:“没宣布属于婚外情,不是妾,不应该排在夫妻生活的第一位。”</p>

    此语对姊姊大脑刺激很大,闪一闪现身,面对挽尊要求:“立即宣布纳妾!”</p>

    很快遭到大鸟的反对:“以前没纳就不纳了,现在不能再纳。”</p>

    喜欢仙道圣尊请大家收藏:.com)仙道圣尊更新速度最快。</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